忠孝东路:台湾最贵的一条路(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0日 10:07 新周刊
忠孝东路:台湾最贵的一条路(图)
总长10公里的忠孝东路,承载了台湾人的几个共同回忆。

  总长10公里的忠孝东路,承载了台湾人的几个共同回忆。早期这是一条南部农村年轻人的发财之路;20年前,忠孝东路更是象征台湾民主运动,打破专制独裁的民主道路;现在已经蜕变成全台湾流行文化的发源地。

  忠孝东路,对于台湾人来讲,存在一种复杂特殊的情感。

  总长10公里的忠孝东路,承载了台湾人的几个共同回忆。早期这是一条南部农村年轻人的发财之路;20年前,忠孝东路更是象征台湾民主运动,打破专制独裁的民主道路;现在已经蜕变成全台湾流行文化的发源地。

  一条忠孝东路见证了台湾政经社会的62年变迁。而忠孝东路也是台湾音乐人最喜欢描写的一条马路,包括1991年罗大佑的《大家免着惊》、2001年的动力火车《忠孝东路走九遍》,陈绮贞的《九份的咖啡厅》中有“这样的午后,我在忠孝东路的咖啡店”,陈升的《拿起来放下》中有“忠孝东路你走一回,你有没有认得谁”。

  这些歌曲,都在在描写出忠孝东路的多样性,从淘金、维权抗议到高不可攀的房价。

  6月底两岸开放台湾自由行,大家不妨来个忠孝东路之旅,体会台湾社会文化的特有活力。

  西门町到东门町,台北市发展重心东移从日治时代开始,台北市的政治与经济中心都在西边靠近淡水河的西门町、大稻埕这一带。

  随着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来台之后,老旧拥挤的台北西区,早已经无法承载城市的发展,台北市政府决定把都市发展的重心往东迁移。

  1967年台北市改制为直辖市之后,忠孝东路沿线成为台北市最重要的区域经济开发轴线,顺势把拍蒋介石马屁的中正路改名为忠孝东路一段,正式串连起总长10公里的忠孝东路。忠孝东路的开发,带动了台北东区的快速发展,形成了数个带状商业区,光华商圈、SOGO商圈、敦南商圈蹿起。

  20年前,台北市的城乡结合部就是在忠孝东路四段(靠近基隆路口),往东走的忠孝东路五段就是一片稻田,以及许多的军人眷属居住的眷村。

  但是,台北市政府把市政大楼搬迁到忠孝东路五段旁的信义计划区,原本的农地在短短的10年内,变成台北市首要的CBD(中心商业区),菜园稻田大批被改建为101大楼、百货公司与电影院,这里也是全亚洲百货公司最密集的地方。

  不同于传统的台北旺族都居住在台北西区,最近几年崛起的电子新贵与名人都很喜欢住在忠孝东路三段的名人巷与五段的信义商圈,信义商圈内的大楼豪宅居住了周杰伦、张惠妹与郭台铭等台湾名人。

  忠孝东路代表台北多元性

  要游玩忠孝东路,最好的方法就是搭捷运(地铁)。

  从台北车站搭上捷运,沿着忠孝东路一共有10站捷运车站,每一站的出口都是忠孝东路的繁华商圈。如果喜欢买最新潮的3C产品的游客,可以直接在忠孝新生站下车,车站周边就是被称为台湾秋叶原的光华商场,最新最便宜的平板计算机、智能型手机,在这里一应俱全。而喜欢买名牌奢侈品的游客,绝对要去SOGO商圈、敦南商圈与信义商圈一游。漫步忠孝东路,千万不要只把注意力放在大马路上的大型商店,不妨转个弯,绕进忠孝东路四段的小巷子,巷子里充满着艺文气息,更有许多年轻人开的个性小店铺,如明曜百货后面的巷子,有一家咖啡馆,闹中取静,吸引了许多艺文界人士青睐。每天午后,导演侯孝贤就是爱坐在窗边的座位,静静地观察窗外的人潮,一会沉思下一部电影的创意。

  忠孝东路也是一条见证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台湾本省与大陆外省文化融合的区域,值得大家慢慢品味这62年的两股文化交融。来到信义商圈不要只是逛逛101大楼拍照,请越过101大楼旁的信义路,走进四四南村,就闯入了另外一个时光走廊,体会台湾特有的眷村文化。

  蒋介石从大陆带来了上百万的军人与眷属,当初为了安顿这些军眷,又怕他们在台湾安逸过生活,不愿意“反攻大陆”,国民政府就在当初的台北市城市边缘盖了很多“眷村”,竹篱笆、木材与石灰瓦形成眷村的共同特色。再加上军眷从中国大江南北而来,也把全中国各省分的料理都带进了眷村,形成特殊的眷村饮食文化,在由第二代的台湾媳妇加入台湾料理的元素,就融合为特殊的“芋头(外省)番薯(台湾本省)”文化。

  四四南村位于地价最贵的101大楼旁,原本是台湾第一座眷村,全部都居住四四兵工厂的眷属家庭,经历过拆迁的抗争之后,幸运地被台北市政府保留下来,成为纪录台湾眷村文化的公民会馆,与一旁的101大楼形成极大的对比。

  忠孝东路,社会底层的抗议之路“忠孝东路西对介寿大路遐,介寿大路公在中正大庙埕……”20年前,歌手罗大佑收入《原乡》专辑的《大家免着惊》这首歌,用台语(闽南话)大声呐喊出台湾社会经历过的政治与经济的重大改变。

  罗大佑的歌曲中,点出了忠孝东路在台湾往民主社会发展的重要地位,吊诡的是,忠孝东路一直都是中南部年轻人到台北的第一个印象,希望能够在这里闯出一片天,但中南部农民工的抗议活动却也是从忠孝东路出发,影响全台湾。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也是台湾从威权世代过渡到民主社会的关键时期,忠孝东路也成了民众示威抗议的民主广场,每有大型的示威游行,忠孝东路必须封路。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988年5月20日,台北市爆发战后台湾最大规模的农民请愿抗议活动,从白天到深夜二十多个小时的警民冲突,也让国民政府大幅修正农业政策。

  由于忠孝东路贯穿了台北市最核心的四个行政区(中正区、大安区、信义区与南港区),而且掌控了台北东西向交通大动脉与紧邻台北车站,忠孝东路沿线房价快速飙涨,迫使很多中南部的年轻人,攒了一辈子的储蓄,都买不起忠孝东路的一间厕所。

  在那一个台湾钱淹脚目的时代里,台湾民众对于高房价的愤怒,到了1989年达到最顶点,一个无住屋团结组织发动了“无壳蜗牛”运动,超过一万名的抗议民众夜宿忠孝东路,躺在忠孝东路上,抗议政府无法解决高房价的问题。罗大佑奋力唱出,“今仔这个古城亲像当在变,爱靠台湾同胞做主来表

  现,人人拢真认真打拼在赚钱,但是城市甘有机会出头天”,忠孝东路就是这样一条反映台湾民众硬颈敢拼的性格的马路,值得大家细细体会。

  图/何经泰文/晔文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