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奥斯陆:重归平和冷静的峡湾小城(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0日 10:17 新京报
挪威奥斯陆:重归平和冷静的峡湾小城(图)
奥斯陆大教堂门前的草地上,一颗硕大的红心立在那里,爆炸事件后,每天都有人在这里献花。
挪威奥斯陆:重归平和冷静的峡湾小城(图)
海港区是设计理念极前卫的生活区,这是电动汽车充电停车场。
挪威奥斯陆:重归平和冷静的峡湾小城(图)
奥斯陆峡湾边的德罗巴克小镇上的圣诞老人之家。

  时间如果可以倒回1624年,在遥远的北欧,峡湾边一座满是木屋的小城毁于一场大火,当时的国王克里斯钦决定兴建新城,并将城市改名为:克里斯蒂安尼亚。自此之后的几个世纪,小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三个世纪后的1925年,克里斯蒂安尼亚终于得以回归她的本名。这个城市,就是如今的挪威首都奥斯陆。

  奥斯陆是一座让人感觉亲切、闲适、悠然的首都城市。它没有如巴黎、伦敦等大都市的拥挤、嘈杂,却有着同样的繁华与热闹。虽然奥斯陆已经“荣升”全球第一贵的城市,但依旧挡不住人们对这里的热爱;尽管受到爆炸和枪击事件的影响,但游客们对这里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海港区的先锋生活

  奥斯陆的景点,大多集中在市中心市政厅一带。这里其实凝聚着整个奥斯陆的文化。你用步行,就可以走过市政厅、城堡、皇宫、国家歌剧院、蒙克博物馆……然而,想要了解真正的奥斯陆,需要迈出景点,深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中。

  离去往比格岛(Bygdoy)的码头不远,有一个奥斯陆的海港区。在这里,有一个不一样的奥斯陆。

  看起来像是旧海港码头的这一地区,如今是一个设计理念极为前卫的生活区。生活区的一个入口,有一个不小的停车场,场内停着很多小车。据当地人介绍,这里不是普通的停车场,而是一个电动汽车充电停车场。海港区停车场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区,在奥斯陆市中心,一个停车位一个月的费用大约5000克朗,而电动汽车停车场不仅停车免费,充电也免费。奥斯陆政府正是用这种方式来表明一种态度:支持低碳、支持环保。

  海港区里,有老房子也有新建筑,看起来像一个建筑试验田。老房子多是曾经的海港仓库,它们被改建成了可爱的酒吧、很小资的餐厅。而新建筑简直可以称得上百花齐放,有圆形,有菱形,还有帆船造型的住宅……直接从海港引入的海水,在小区里营造了小桥流水的氛围,水里岸上,有很多新颖造型的建筑小品,奥斯陆的文艺范儿、先锋范儿,在这里显现无疑。

  圣诞小镇珍惜有阳光的日子

  奥斯陆位于奥斯陆峡湾,沿着峡湾边,在奥斯陆的郊区,有很多风姿绰约的小镇。这些小镇没有了奥斯陆市区那么多游人,有一种慵懒的氛围。

  在众多的郊区小镇中,我选择了德罗巴克(drobak),这里不仅有海湾、有城堡,还有挪威知名的圣诞老人之家、圣诞老人邮局。

  德罗巴克位于奥斯陆南郊,从市中心坐几十分钟的bus即可达到。小镇广场旁,两座黄色的建筑十分不起眼,但很多人却是为了它们才来到这里,这两座黄色木屋,就是圣诞之家和圣诞邮局。这里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寄给圣诞老人的信。你可以为亲朋好友选择一些可爱的圣诞礼物,或者寄一张明信片给家人朋友。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奥斯陆高纬度纯粹的蓝天,令人心旷神怡。于是,我看到街头巷尾手拉手在散步的老人,绿地草坪上喝着咖啡闲聊的年轻人,马路上开着高级老爷车兜风的中年人,人们无一例外,在享受着这个晴朗的午后。

  或许是因为冬季的漫长和黑暗,奥斯陆人仿佛非常珍惜有阳光的日子。于是,我选择像当地人一样,坐在日光下,来一杯浓香的咖啡,在奥斯陆的小镇,享受一个属于自己的周末午后。(文字摄影/北角山妖)

  维格朗公园

  赤裸雕塑中的人生旅行

  这座全部作品由挪威著名雕塑家古斯塔夫·维格朗一个人设计完成、世界上最大的雕塑公园,就位于奥斯陆市中心。园内有超过200组、由青铜和花岗岩等制作的人体雕像,这些人物形象,无论男女老少,无一例外都是裸体,它们将人生百态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它们有的表达了生命从襁褓到耄耋的历程,有的表达着人生各阶段的喜怒哀乐,有些展示了生命在传承过程中的欣喜与快乐,有的则昭示着人生的各种苦痛挣扎。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生命轮回。

  维格朗公园里,最知名的雕塑当属愤怒的小男孩儿。这个小家伙攥拳跺脚大哭大闹,表情十分生动。

  劫后余生

  无论发生过什么,生活依旧要继续

  一直以来,奥斯陆给我的印象,就如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有让世人艳羡的美貌,有孤芳自赏的傲气,有离群索居的不屑。此次奥斯陆之行,我一直想知道,那一次可怕的枪击爆炸事件,究竟会对奥斯陆人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走在今天的奥斯陆街头,人们悠闲依旧、热闹依旧,街心广场,年轻人在跳街舞,商场里依旧是打折的热闹,酒吧、咖啡馆到处是歌舞升平,仿佛悲痛从来不曾有过、生活从来都是如此安宁。奥斯陆的地铁、公交、商场、博物馆,没有哪一个地方增加更严格的安检。尽管枪击、爆炸才过去没多久,但这事仿佛就是扔进奥斯陆峡湾里的一粒石子,虽然曾经引起涟漪,但也迅速消失。

  但奥斯陆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吗?探访爆炸现场,那里依旧整体封闭着,从外面看不到任何内部修复情况。走进奥斯陆大教堂时,那些献给逝者的鲜花、礼物、烛台,会提醒你,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大教堂门前的草地上,一颗硕大的鲜红的心立在那里,鲜活得仿佛在跳动。每天,都有人在不断地献花,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在天堂里俯视着我们。我问一位前来献花的女士,恐怖事件究竟会给奥斯陆人留下怎样的影响,它会改变奥斯陆人的观念吗?女士回答我,不,奥斯陆人不会为此而改变什么,我们依旧会享受阳光、享受美食、享受生活。无论发生过什么,生活依旧要继续…

  夜晚,我又一次出门,准备去大教堂。

  奥斯陆的夜色朦胧,它没有巴黎的奢华、伦敦的鼓噪、布拉格的热闹,相比之下,奥斯陆的夜略显冷清,但惟其如此,才是奥斯陆风格,平和又冷静。大教堂前,点起星星点点的蜡烛,烛光在夜色中摇曳着,仿佛是为那些逝去的灵魂照亮回家的路。

  一个巨大的红唇广告,照亮了奥斯陆的街道,反而使得远处的市政厅显得有些昏暗——亲吻奥斯陆的夜,我莫名地这样想。无论发生过什么,生活依旧要继续,我欣赏奥斯陆的态度。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