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悉尼双年展:语不惊人死不休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0日 11:01 新京报

  迈阿密艺博会

  艺博会中的冬奥会

  它始于2002年,它的全名叫迈阿密海滩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它是巴塞尔艺博会的北美姊妹版。它每年12月在美国南部温暖的迈阿密海滩举办,与巴塞尔艺博会跨越重洋、跨越季节恒久对视。它的首次登场就引来极大的轰动,吸引200多家世界顶级艺术机构捧场。虽从巴塞尔延伸出来,但比起“姐姐”的学术范儿和严肃劲,它带有明显的美国流行文化烙印。它展示更多当代艺术,其美国、拉丁美洲画廊比巴塞尔要多得多。它已成为美国最大型的艺术博览会,它为拉丁美洲国家打开一个通道。它每年都在短短4天生产大量财富,藏家一掷千金将名家名作或年轻艺术家作品收入囊中,引导着艺术的审美和消费走向。它并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卖场”,更是世界艺术界冬季最重要的聚会。它让迈阿密成为冬季艺术之都。它是集合旅行、休闲、娱乐活动的艺术综合体,不仅有世界各国的艺术“大人物”,还汇聚了大量的艺术爱好者和游客。

  法国 里昂双年展

  最原创,最特立独行

  它1991年诞生于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在法国有巴黎双年展,在欧洲有威尼斯双年展,起初它不过是欧洲双年展的小字辈,但它顶住压力,影响日益增大。它不是最有名的双年展,却是不随大流的双年展,主办方希望展览关注有深度的社会问题。它不是收集各地艺术家的已有作品,简单拼凑出一个主题展,而是一个有“创作者”的展览,参展艺术家根据主题专门创作作品。它不是每年都要找一个著名策展人,实际上2009年第十届里昂双年展邀请中国策展人侯瀚如策展之前,数届都没请过外国籍策展人,而侯瀚如也不负众望,成功策划“日常生活的景观”。如今,它已成为法国最有名的双年展,欧洲各国游客都因它的吸引来到法国第二大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在2008年授予里昂“媒体艺术之城”的称号,里昂是第一个获得这一殊荣的城市。

  欧洲 欧洲艺术双年展

  为主流展览查漏补缺

  它的“游牧性”是独一无二的,它就是要从中心出走,每届都故意避开大城市,偏选艺术边陲之地或缺少艺术话语权的小国举行。

  1996年第一届在荷兰鹿特丹,1998年第二届在卢森堡,2000年第三届在前南斯拉夫的卢布里雅那,2002年第四届在德国的法兰克福。

  它是最青春最有活力的双年展,创立初衷就是致力于提拔欧洲年轻艺术家。它没有全球各大双年展到处重复的老面孔,每一次都带来新鲜感。它每两年对欧洲年轻艺术家地毯式扫描,是尚没资历的年轻人首个重要国际舞台。定居巴黎的中国艺术家黄永砯取得法籍前就曾获邀参加首届展。

  它是对威尼斯双年展等主流展览的查漏补缺,它致力于纠正国际大展对年轻艺术家的反应迟钝。它发展出泛欧洲的艺术合作网络,将遍布欧洲20多国的不断涌现的新生代艺术家、公私立艺术机构空间、策展人和评论家大串联。

  澳大利亚 悉尼双年展

  语不惊人死不休

  它创始于1973年,但它的前身是贝乔诺·内堤斯创建的“当代澳洲艺术奖”,早在60年代就异常活跃。它是澳洲最大的现代艺术展,它开创了多个第一:是第一个庆祝澳大利亚文化和种族多样性的庆典活动,是第一个在国际当代艺术背景下展示本土艺术的展览,是第一个聚焦亚洲艺术及本地区当代艺术的双年展。

  它的宣言是提供新鲜的策展观点和独特的艺术视角。在1979年第三届“欧洲对话”主题中,探讨澳洲和欧洲的相互关系与影响,并质疑纽约在当代艺术中的霸权地位。1982年它规模空前,17个国家的200多位艺术家和团体参加,其中艺术家大维拉充满争议的画还被警察查禁,轰动国内外,甚至牵动政府首脑出面表示尊重言论和艺术表达自由。

  中国艺术家是它的常客,2010年第17届双年展“距离之美:岌岌可危时代的生存之歌”,有36个国家166位艺术家440件作品参展,其中就包括沈少民、孙原&彭禹、杨福东、蔡国强等多位中国艺术家。

  韩国 光州双年展

  亚洲第一,不差钱

  它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双年展。1995年首届光州双年展就有2300万元预算,由“视频艺术之父”白南准策展,让它一举成为具有世界影响的双年展。

  1997年近百万人参观光州双年展,风头胜过只有6万客的威尼斯双年展。它是最不差钱的双年展,展览预算从1995年到2006年一直排名世界第一。它严谨地走着国际路线,哈拉德·塞曼、奥奎·恩维佐、查尔斯·艾奇、侯瀚如等著名国际策展人先后把关,不迷大腕,不搞秀场。

  它从不乏政治议题,不会对“民主”视而不见。它的创立也是对1980年“光州惨案”的纪念,无论策展人来自哪国,总为“历史与记忆”设特别展区。2006年拉丁美洲地区以内战及美国介入事件为重点;中国艺术家张大力收集了毛泽东时期的各种海内外文宣;台湾艺术家陈界仁的《凌迟考》则透过照片重新考证中国历史中凌迟酷刑的过程。

  日本 横滨三年展

  艺术不是娱乐

  它是日本最大规模的国际当代艺术展,但在亚洲版图中,诞生于2001年的它是一个幼齿的三年展,论年龄比不过中国台北双年展和上海双年展,论名气比不过韩国光州双年展。

  光州双年展在国际上的盛名,也让日本着了急。也许正是因为太着急,前两届展览民族性有余,国际性不足。2001年首届匆忙之下全由四位并非很有国际影响的日本本土策展人操刀。2005年第二届原定建筑大师矶崎新任主策展人,但因经费问题,最终换成日本艺术家川俣正。那届主题为“艺术马戏团——跳出日常”,还真来了个与艺术家合作的马戏团,整个展场像足了马戏团。2008年第三届,日本终舍得将决定权交给西方或被国际认可的专家。他们邀请德国丹尼尔·伯恩鲍姆、英国汉斯·尤而里奇·奥布里斯特以及瑞士某美术馆馆长比阿特瑞克斯·鲁夫等一同来策展。那届“时间的裂缝”主题中,日本“可爱文化”的艺术家无一入选。因为总策展人水泽勉认为“艺术不是单纯的娱乐产业,我们要防止艺术泡沫”。

  中国 北京双年展

  国际性强,亚洲性弱

  它创办于2003年,只举办了四届。北京双年展国际策展人温琴佐·桑福将有百年历史的威尼斯双年展比作老夫人,将北京双年展比作4岁的小女孩。但它堪称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双年展。

  2003年首届北京双年展展出45个国家329位艺术家677件作品;2005年第二届扩为69个国家632位艺术家778件作品;2008年第三届增至81个国家701位艺术家747件作品;2010年第四届则有85个国家535位艺术家562件作品,规模超过威尼斯双年展和圣保罗双年展。

  它从创办之初就关注全球艺术生态的平衡问题,虽传统,但有号召力。2010年“生态与家园”的主题吸引93个国家4000位艺术家投递1.2万件作品。它国际性强,但亚洲性弱。有看头的往往是国外参展作品,前三届优秀作品奖中国艺术家全军覆没,而第四届9位获奖者也仅有一个中国人。正如桑福所说:“威尼斯双年展主要是针对西方艺术,非洲双年展主要是针对非洲艺术,北京双年展其实应该以亚洲艺术为核心。”

  上海双年展

  最具品牌价值展览

  它是国内历史最长的双年展,始于1996年以“开放的空间”为主题的首届展览。它是中国最早有策展人意识的双年展。从2000年第三届双年展起,首次引入中外策展人小组,从侯瀚如和清水敏男强强联手,到郑胜天、林书民、翰克·斯劳格和朱里安·翰尼在后几届的参与,塑造出良好的学术范儿。它是品牌价值最高的中国双年展。

  2002年,“海上·上海”除了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还用装置、录像艺术、媒体艺术和建筑等来思考上海现代性;“都市营造”则对都市化进程和城市建设展开探讨。2004年“影像生存”反思都市媒体文化,探讨可视世界的制像技术。2008年“快城快客”聚焦城市的主体:人,思考城市化中的移民状态。这些有力的主题为上海双年展赢得了好口碑。所以,它成为上海的一张城市名片,并已获国外私人银行资金支持。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