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三年展:中国最好的三年展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0日 11:01 新京报

  广州三年展

  中国最好的三年展

  它是后起之秀,它2002年才诞生于广东美术馆,至今也仅举办了三届。但它的策展人、团队、主题始终坚持国际化与学术化。首届由巫鸿策划“重新解读:中国实验艺术十年(1990—2000)”,搜罗了徐冰、隋建国、张晓刚、蔡国强等海内外137位艺术家179件作品。不仅是展示,更重要的是重新解读,为“实验艺术”正了名。

  2005年第二届侯瀚如策划“别样:一个特殊的现代实验空间”,期望反拨主流艺术体制和发展模式,直接瞄准珠江三角洲及中国城市化现象,将100位艺术家、建筑师成果展示给公众。

  第三届三年展在众多大展中“突围而出”。如今,连伦敦文化圈都认为这个涵盖了摄影、艺术和设计的三年展是中国最好的。2011年第四届将由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教授姜节泓与IKON美术馆馆长乔纳森·沃特肯斯策划,关键词为未来之物、未来之事、未来之城、未来之变、非常城市、未来之信。

  国际新媒体艺术三年展

  可以玩的三年展

  它诞生在中国美术馆,它是近十年来国际上最大规模的新媒体艺术展。2008年首届“合成时代:媒体中国2008”吸纳世界30多个国家近100位重要艺术家,2011年“延展生命”展出23个国家近80位艺术家53件作品。它带来世界上最新的新媒体。2008年“身临其境”讨论人与自身的关系,“情感数字”讨论人与机器的关系,“现实重组”讨论人与现实的关系,“无所不在”讨论人与社会的关系。2011年“延展生命”以惊异之感、临界之境、悬迫之域三个主题,解读生命的新含义,思考生态和环境危机。

  这是一个好玩的三年展,它颠覆了传统艺术静态观赏的体验,展场像科技馆,像游乐场,像游戏厅,总之你可以尽情地玩。2008年有互动能力超强的电子机器人,2011年让你看到听到闻到触到天气环境数据,还能看着二氧化碳变成氧气。它是艺术也是科学项目,它是艺术也是解决方案。它突出了最前沿的艺术想象力,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香港艺博会

  亚洲的巴塞尔

  它是后劲最足的艺博会,2008年首次举办,仅用四年时间就成长为亚洲最顶尖艺博会,引得纽约高古轩、马里安·古德曼,巴黎候巴克,伦敦白立方等西方著名画廊纷纷登场。它比内地艺博会更为国际化,它是西方与亚洲的桥梁,2011年展出来自38个国家260多家画廊,其中不乏全球重大影响力的画廊。它是中国最专业的艺博会,自由汇率、零关税和宽松审查,让它年年都有高成交率。它被国内外参展画廊高度评价,还与德意志银行签订了三年赞助计划。

  它是画廊需认真对待的交易场所,是西方画廊眼中亚洲市场的缩影,是亚洲画廊进入西方市场的捷径,是亚洲藏家眼中建仓西方艺术的交易所。艺术北京、CIGE中艺博两个北京艺博会外加上海当代,都拼不过一个香港艺博会。连“上海当代”新任总监马西莫·托里贾尼都忍不住前去打探“敌情”。而巴塞尔艺博会索性在这个“亚洲的巴塞尔”成为威胁之前先行收购了它。

  南非 约翰内斯堡双年展

  重塑“非洲心灵”

  它是非洲最受全球关注的双年展,它是南半球上悉尼、圣保罗外的第三大双年展。历经40多年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1994年首次民主选举,1995年就创办首届双年展。它是最有使命感的双年展,用第三世界文化挑战向来称霸的欧美文化,针对殖民地种族主义歧视问题,促使南非种族隔离的觉醒,重塑“非洲心灵”。

  它第二届就请来策展人侯瀚如和奥奎·恩威佐,参展的国际艺术家更是多达158人,是西方主流大展之外最大的国际艺术对话平台。正是奥奎在第二届双年展纠正非洲的地方性和民族主义趋向。南非很快融入国际艺术大舞台,艺术家频频进入国际大展。它不仅让南非成为全球艺术旅途中最热门的站点,还因艺术家、美术馆馆长、策展人的纷至沓来,彻底改变南非的文化面貌。它是最有爱的双年展,参展艺术家、研究者为大众举行讲座、工作营、座谈会及广播节目,曾有50多个学校的一万多名儿童参与教育活动。

  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双年展

  连接东西方

  它诞生于1987年,伊斯坦布尔城的魅力成全了它的精彩。面向南欧和阿拉伯的伊斯坦布尔,充满异国情调,它是西方世界中的东方,是东方世界中的西方。因此,这座城的任何国际艺术活动,都注定会将城市本身作为一个重要参考点,双年展也毫不例外。

  双年展邀请的国际著名策展人常利用城中有特色古建筑邀请艺术家现场创作。也有艺术家在6世纪建造的圆顶圣索非亚大教堂里用录像演示伊斯坦布尔人今天的真实生活。它国际性大于民族性,首届展览就介绍西方前卫艺术,邀请国际知名艺术家,本国艺术家的参展反而要等到第二届。它是一个激进的双年展。2009年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俨然一场政治展。即将来到的2011年第12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更是用“无题”,讨论艺术和政治的关系,从五个集体展名称——《无题(护照)》、《无题(Ross)》、《无题(抽象概念)》、《无题(枪下的死亡)》以及《无题(历史)》——就能管中窥豹。

  古巴 哈瓦那双年展

  社会主义双年展

  它诞生于1984年,是最早在社会主义国家举办的大型国际展览。它是最有趣的双年展,在双年展举办前,哈瓦那已开始研究第三世界艺术,并建立林飞龙研究中心,而20世纪最重要的古巴混血艺术家林飞龙的父亲是中国移民。

  它是第三世界的双年展,有拉丁美洲、加勒比海、亚非洲地区的艺术家来参展,专为促进第三世界艺术家对话而存在。第三届双年展的主题是“第三世界艺术中的传统性和现代性”,第四届是“对殖民主义的挑战”。它是最反霸权的双年展,照顾边缘艺术家,抵御西方标准的隔离与分化。它经费少得可怜,国际赞誉却不少。2006年哈瓦那双年展少到只有11万美元。它没经费邀请明星级艺术家来参展,但国际明星级艺术家会闻风而来。2007年任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的罗伯特·史托就说:“我所看过最具活力的作品,事实上来自古巴。我想那些之前很少被注意的国家的艺术家,的确从哈瓦那得到注意。”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