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看到圣彼得堡醒来(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2日 11:50 新民晚报
清晨看到圣彼得堡醒来(图)
叶卡捷琳娜宫殿外景

  清晨4时40分,列车徐徐滑进圣彼得堡站。天,尚未放亮,城市的轮廓朦朦胧胧,像罩着一层巨大的薄纱,静静地等待初露的晨曦将它揭开。

  大巴载着我们去中餐厅用早餐。圣彼得堡与莫斯科一样,有不少中餐厅,都是中国人开的,门面不大,招牌也不显眼,有的甚至在地下室。早餐,很传统很简单:白粥、馒头、肉包子、白煮鸡蛋、萝卜干、辣白菜、花生米……

  吃罢早餐,俄罗斯人还没醒来,但圣彼得堡醒了。桔红的初阳轻盈地从地平线上跃出,柔顺的光晕慢慢变得亮堂起来。于是,各种色彩呈现眼前,300年前的建筑红是红、蓝是蓝、白是白、绿是绿,鲜艳夺目。导游说,俄罗斯的冬季漫长,单调枯燥,唯有色彩斑斓的建筑点缀城市的美丽。我们在“十二月人党”广场一带散步观光。早晨,人稀车少,路面干净,空气新鲜,绿荫匝地,又见空荡荡的有轨电车、无轨电车悠悠驰过……漫步其中,惬意驱散了缺睡少觉的倦态。走着,看着,想着,身处心目中的这座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觉着那拂面的风也很浪漫。一边是伊萨基辅大教堂,一边是涅瓦河,在广场中央,有一座圣彼得堡的标志性雕塑——彼得大帝纪念碑,也是著名的“青铜骑士”雕像。这座铜像高5米,重20吨,是法国雕塑家法尔科内的杰作。铜像被安置在一块重达1600吨的天然巨石上。这座城市的奠基者彼得大帝身披战袍,骑在前蹄腾起的骏马上,马的后蹄踩着一条毒蛇,马头上停着一只小鸟,整座雕像很阳刚、很艺术,透着历史的凝重。1782年8月7日,在彼得大帝登基100周年时,这座雕像揭墓,距今230年。俄罗斯大诗人普希金(1799-1837)的名作《青铜骑士》的创作灵感,便源自这座雕像。

  上午9时过后,我们从彼得保罗要塞向30公里外的皇村进发。所谓皇村,就是曾经的皇亲国戚居住之所。这是个自费项目,花400元人民币,去参观叶卡捷琳娜宫殿和花园。这是18世纪俄罗斯最豪华的宫殿,乃彼得一世为夫人叶卡捷琳娜建造的行宫,也是其女儿伊丽莎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亚历山大一世、尼古拉二世最喜爱的行宫。置身其中,犹如来到童话世界,任何华丽的词藻都难以描述宫殿的辉煌。尤其,宫内一间琥珀小屋,10多平方米,四壁全用琥珀镶嵌雕琢成各种图案,耗去天然琥珀两吨多,这种豪华之下的艺术创造力,令人叹为观之。

  夏宫、冬宫、涅瓦大街,以及各种教堂,都是200年前后的建筑,既有巴洛克的华美、古典主义的自然、浪漫主义的感伤,也有中国风格的异国情调,美不胜收。当然,这座城市还孕育了众多世界级的文化名人,大诗人普希金,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理,大作曲家穆索尔斯基、柴可夫斯基等,他们的故居多半在涅瓦大街上。我们在冬宫里还看到了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的作品,那都是稀世珍宝。1917年十月革命的指挥部也设在圣彼得堡的斯莫尔尼宫,当年列宁就在这里指挥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停泊在涅瓦河畔……我们坐着游艇,品味着伏特加和香槟,在涅瓦河上游览,游艇直抵波罗的海入海口。

  两天一夜,圣彼得堡在我心里刻下八个字:博大精深,美轮美奂。(钱勤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