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幸福二章(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3日 10:04 商务旅行杂志
夏威夷:幸福二章(图)
美好的食物、土地与关系

  曲奇

  核心提示:除了悠闲快乐的生活方式这个夏威夷为人所知的一面,如今幸福密码又多了新含义。

  美国每个州都有一个别号,相对于遥远的帝国之州纽约,夏威夷可没那份雄心,幸福之州的称号对她倒是贴切。但是,幸福从哪里来?除了悠闲快乐的生活方式这个夏威夷最为人所知的一面,如今,幸福的密码又多了一些新的含义。

  美好的食物、土地与关系

  Wai’anae曾被列为夏威夷食品风险最高的社区,这直接导致了肥胖、糖尿病等疾病的高发。此外,当地的青少年怀孕、休学和犯罪率等也是全州最高的。而MA’O有机农场的定位,是“为可持续发展的夏威夷培育有机食物和青年领导人的社会企业”。

  八月。夏威夷瓦胡岛。中美战略慈善伙伴工作坊的日程之一,是访问MA’O有机农场。之前我对这个农场的唯一了解,是世界名厨Nobu Matsuhisa曾亲临此地参观。Nobu在全球拥有二十五家餐厅,其中在怀基基海滩Parc Hotel内的餐厅就是从MA’O订购有机蔬菜的。

  我对这个行程的最初期待,不过是欣赏农场景致及品尝有机晚餐。且一路上有人介绍:为我们准备的那顿饭90%的原料都产于当地,而那剩下的10%实在是没办法—他耸了耸肩:“例如我们这里不擅产橄榄和葡萄,所以像橄榄油和葡萄酒什么的还得依靠外部渠道。”

  对MA’O的第一印象,是它对夏威夷传统文化的传承。刚下车就看到三个当地人在门口站成一列,用吟唱的仪式向我们表示欢迎。唱的是当地语言,虽然听不懂字句的意思,但其中的肃穆、谦卑与热情无需翻译。他们穿着很酷的黑色T恤,上面印着醒目的“No panic... Go organic(无需惊慌,选择有机)”字样。

  此行的最大收获,是弄明白了MA’O存在的意义绝不仅是提供本地产的有机蔬菜。事实上,农场所在的Wai’anae长期以来是一个“问题社区”。它曾被列为夏威夷食品风险最高的社区,这直接导致了肥胖、糖尿病等疾病的高发。此外,当地的青少年怀孕、休学和犯罪率等也是全州最高的。而MA’O有机农场的定位,是“为可持续发展的夏威夷培育有机食物和青年领导人的社会企业”,它名字就来源于当地语言中“青年”、“食物”和“园艺”三个词的首字母缩写。

  十七到二十四岁的实习生在农场每周工作二十小时,他们可以得到每月五百美元的津贴以及利华德社区大学的学费减免。通过这样的方式,农场培养了一批穷苦家庭中的第一代大学生。他们在这里学会了夏威夷传统农业文化框架下的现代种植技术,劳作本身还可以为取得社区大学的学位积累学分。

  MA’O有机农场后来和当地的另一家社会企业Makaha Studios合并,成立了Wai’anae社区重建合作社。Makaha Studios是从事影视制作和多媒体服务的,外人一开始难以理解蔬菜跟数码影像之间有什么关系,可这两家企业的合并被称为“革命性的学校-社区合作”,旨在更好地解决该地区最紧迫的青年成长教育、农业、健康和保护夏威夷传统文化等社会问题。例如现在当地高中实习生项目的内容设置跟种植和影视制作紧密相关,他们开展了电影及食品节等活动。学生自己拍摄的关于某实习生如何在MA’O农场劳作十个月后成功减肥一百三十磅并与土地产生深厚联系的短片还获得了大奖。

  完美的有机农场之旅,从来都是以完美的有机大餐谢幕的。餐厅不过是在农场空地上搭的一个棚子,大厨是从城里餐厅借来的,是新鲜美味的食材及当地人的淳朴待客之道让这顿晚餐如此与众不同。众人起身向农场员工及厨师团队举杯致意。这个充满温情的夜晚,让我想起十年前当Gary Maunakea-Forth 和他的妻子创办MA’O农场时的激情:对美好食物、美好土地及美好关系的追求。

快乐先锋快乐先锋

  快乐先锋

  到火奴鲁鲁的第一天,需要坐一小时大巴士到某地参观。好客的当地人打开巨大的一袋夏威夷果仁,用一次性杯给车上乘客每人分一杯。我百无聊赖中阅读了一下杯上的文字,才知道它是用玉米为原料做成的。跟普通一次性塑料杯不同的是,它不消耗石油,而且还可以降解,对环境不造成任何污染—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盛满果仁的杯子无异于一个象征,它早早暗示了我对夏威夷最深刻的两个印象:悠闲快乐的生活方式以及环保先锋的姿态。

  这次去夏威夷是参加国际会议。出发前被告知不需要带正装,事实上联络人原话说的是:“唔??在那里好像没有人穿正装的。”即便是著名大学教授接受电视台专访,穿的也是洋溢当地风情的印花短袖。游客也常买来穿上凑热闹,还学着本地习俗满口“ Aloha”。再加上这里本是多人种聚集之地,在一派热情友好的氛围中,刹那间难以辨认谁是游客谁是当地人。

  盖洛普本年度发布的调查报告宣称,夏威夷的幸福指数位居全美第一。有趣的是,《纽约时报》要求盖洛普依据调查结果提供“最幸福的美国人”的特征总结,答案如下:“住在夏威夷、男性、身材高大、年龄至少65岁、亚裔美国人、已婚、有子女、犹太教徒、拥有自己的生意、年家庭收入超过12万美元。”结果《纽约时报》只打了几个电话就轻易地找到了符合条件的人,可见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夏威夷人幸福感最强。

  除了祥和乐土,夏威夷名声在外的另一面是环保先锋。其州府火奴鲁鲁是全美100个大都会城市中碳排放最少的城市。而去年的生态城市排名显示,火奴鲁鲁在世界221个城市中名列第二,仅排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之后。

  当然夏威夷也有它本身的问题。作为东西方的桥梁和度假胜地,它每年要接待众多旅行者及承办各种大型会议,仅此两项便需消耗大量电力。而夏威夷90%的石油依赖进口,因此拥有全美最贵的能源价格。

  去年底40岁的布赖恩沙茨出任副州长,在他的推动下夏威夷更积极地发展清洁能源,并确立了2030年清洁能源占能源需求70%的目标。

  从因地制宜的原则出发,夏威夷发展清洁能源是得从充足的太阳能、风能和潮汐能入手。毛伊岛的朋友自豪地告诉我,那里的光伏屋顶项目即将竣工,到时相应的比萨店、鱼市等商铺的电力将由一座屋顶太阳能光伏阵列提供,每天发电量高达2880千瓦时。夏威夷还正计划铺设一条海底电缆,把一些小岛上的风力发电厂和火奴鲁鲁连接起来,这条电缆的启用相当于每年节省200万桶石油。而美国第一个商业风浪项目也是在夏威夷兴建的,计划利用深海的冷水为40幢大厦提供空调制冷,此举每年可节约17.8万桶石油。

  这还不算,美国海军期待在2020年使用的能源中有一半为生物质能。因为美国太平洋舰队设在夏威夷,而此地又盛产甘蔗,美国政府决定让夏威夷蔗糖生产商研发如何为海军提供燃料以减少对化石能源的依赖。除甘蔗以外,他们还研究了以海藻、甜高粱、油桐和其他植物作为代替品的可行性。好吧,套用一句最近的流行语:人类已经不能阻挡夏威夷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