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景点双乳峰开展网络选秀活动引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3日 10:30 《小康》杂志

  在贵州省贞丰县,有一个著名景点双乳峰,围绕这一景色开展的“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网络选秀活动引发创意产业与低俗炒作的争议,而在双乳峰选秀策划者的计划中,还有一场名为“戴罩大典”的活动等待实现……

  文|《小康》记者 谭畅 贵州、北京报道

  猫步,泳装,闪光灯,尖叫声。

  看起来这像是一场时装秀,但是走在T台上的却有模特、歌手、演员、老师、学生以及网络红人,她们秀的不是时装,而是“乳峰”。

  9月21日,一场名为“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网络选秀活动选出前十强选手。策划者一开始就不讳言炒作的手法,但也再三强调其目的是为了“关注女性,感恩圣母,展现现代女性风采”。因为这场秀的终极目标是给黔西南贵州贞丰县境内的双乳峰寻找代言人,而入选者无论胸大与否,均认为自身形象契合双乳峰代言人标准。

  “低俗”、“炒作”、“噱头”……选秀活动开展至今,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争议,作为贵州双乳峰景区总经理的周鑫则表示,自己乐见这样的争议,只要让景区被更多的人知晓,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峰”从故乡来

  在布依族、苗族等十几个少数民族聚居的贞丰县,有一个著名的景点双乳峰。两座并立的双峰高135米,形同女性丰腴而坚挺的双乳,没有丝毫人工痕迹。据地理学家考证,像这样协调、逼真的双乳山峰,是喀斯特地貌的佳作,不单在中国绝无仅有,其他国家也没有类似的发现。

  当地布依语将这两座山峰分别称呼为“坡关”、“坡勇”。其中“坡”字,意译为“奶”,坡关和坡勇,则分别意味着“有奶才有生命”和“有奶才有勇气”。

  双乳峰此前只在当地闻名,但从今年5月的炒作活动开始后,逐渐为外界所了解。双乳峰山下是布依族聚居的地方,方圆2公里,布依族人口占95%以上。

  韦韵就是其中之一,这位布依族姑娘参加“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的网络选秀后,很快就占据了网上票选的头把交椅。一位在贞丰县政府部门工作的公务员是韦韵的老同学,每天上午,他都会打开比赛的网页为韦韵投上一票,以表支持。

  韦韵的参赛头像是一张身着绿色露肩T恤的生活照:一双大眼睛直视镜头,轻闭双唇,侧身站立,中分的直发从圆润的双肩一直蔓延至腰际,浑圆挺立的胸部“规模”蔚为可观,身后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海,在远处群山连绵起伏。

  贞丰县不以出产美女闻名,这里是黔西南最著名的黄金县,但同时也是国家级贫困县,此地蕴藏着丰饶的地下资源和美丽的风景,却也面临着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重难题。旅游是近年来贞丰县重点开辟财源的新方向,这里曾属于古代的夜郎国,有历史文化的底蕴,也有喀斯特地貌的佳构,旅游开发因此多被看好。

  据不完全统计,在全国有10个名为“双乳峰”的景区,大部分名不符实,尽管如此,在“波霸大赛”之前,贞丰的双乳峰也并不为人所知。

  韦韵说,双乳峰是布依族人的圣山,作为布依族的儿女,她有责任通过自身的努力弘扬民族文化。但她之所以报名参赛,是做生意的姐姐一路张罗,从报名到上传照片都是姐姐在操作,她猜想也许姐姐认为自己的身材比较契合比赛主题。

  这位80后姑娘不愿过多提及年龄,作为总决赛十强中唯一来自贞丰县的女孩,她相当自负。9月2日,韦韵来到县郊父母的家中,让母亲为自己做布依装扮。这天下午,她约了县电视台的摄像师朋友为自己的MV补拍几个镜头。

  包上白色包头布、换上布依族宽松的蓝布黑襟衣服,韦韵看上去多了几分含蓄,她刻意松开了领口和侧身的纽扣,说“这样能够给人以遐想”。为了拍摄呈现满意的效果,她加粗了眼线,刷上了黑、紫两种颜色的睫毛膏,一边问记者“我的妆是不是有点淡了?”一边毫不吝啬地迅速往自己脸蛋上扑粉。尽管如此,依然遮不住脸颊两侧星星点点的雀斑,因为前一天熬夜打麻将的缘故,她的眼袋还很不争气地跳了出来。

  她告诉《小康》记者,这个名为《家乡美》的MV一方面是提供给组委会参考,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至于拍摄费用,则是“朋友帮忙,自己半自费”。

  从参赛至今,韦韵已经数次被身边朋友和陌生人问及关于比赛的事,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还有这样的比赛?”接着就是“你竟然参加这种比赛?”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她都不厌其烦地告诉对方,这就是一场普通的选秀,它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双乳峰。

  是否会选出一名本地选手,作为双乳峰的代言人,是旁观者最大的疑问。但当地的官员们对此避口不谈,倒是贞丰县文联主席向往直言不讳:“我并不希望她凭借本地人的身份夺得代言资格。”在向往看来,像韦韵这种在县城里长大的女孩,不管是身材还是个人素质都很难与那些来自大城市、有着丰富舞台经验的选手匹敌,不能因为她是本地人就为她大打感情分。而负责策划本次选秀的北京创世蓝海公司总经理王永金坦言,韦韵的自我介绍中“布依族”和“出生于美丽的双乳峰脚下”两个标签为她加分不少,但相对偏大的年龄和参赛经验较少是她现实存在的短板。

  无论如何,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布依族歌手韦韵正在尝到“走红”的滋味,狂热的追随者甚至为她组成了一个名为“奶酪”的粉丝团。

  乳沟=事业线?

  双乳峰的“选秀”活动,如策划者所料,在推出后即引发了截然不同的争议。

  在最初的五月份,在“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的第一批宣传材料中,还标明了其主办方之一是“贵州省贞丰县人民政府”,但随着批评与指责声音的加大,贞丰县委宣传部于7月1日在贵州都市报上登报澄清此活动是企业行为,与政府无关。在后续的宣传中“贞丰县人民政府”、“贵州省黔西南州文联”字样都不再出现。

  最后的实施过程中,景区开发公司、策划方、地产商成为了主力,而设置了10万、5万、3万的前三名奖金,还附赠拍摄双乳峰景区电视及平面广告的机会,则在网络上吸引了众多女性前来参与。

  就连策划人王永金也坦率承认,选手们各怀目的是必然,有人为了数目可观的奖金,有人为了出名炒作自己。“一些参赛选手就是这样想的:乳沟=事业线。”王永金说。

  原定于9月15日公布的“波霸”十强名单因为一对“姊妹花”的临时退出而延期。来自河南的双胞胎选手姐姐叫靳美玲,妹妹叫靳庆玲。

  她们都没有上过大学,高中毕业进入广告公司工作一年后,就开始了演艺生涯。和众多怀揣明星梦的女孩一样,报名参加各种电视选秀节目,游走于各个片场,拍摄为数不少却不为人知的电视剧和广告,扮演女四号、女五号甚至更边缘的角色。

  靳庆玲的新浪微博认证说明之一是:“《爱难分》饰女一”,《爱难分》是由北京卫视自制系列栏目剧《剧说》当中的一集,拍摄成本很低,片酬自然也不高。除此之外,能够在网络上搜索到的相关信息就是,姐妹俩有过参加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经历。

  姐妹俩认为,双乳峰也是形象相似的两座山峰,这和她俩双胞胎的身份相得益彰,她们在父母离异后一直和母亲生活,为了感恩母亲,她们报名参加了选秀。

  俩姐妹喜欢穿大圆领的低胸上衣,理由是“练习舞蹈的女孩都习惯低胸的着装”,她们的内衣罩杯并不大,但是嵌在娇小的身体上还是比较醒目,她们给出解释是“胸部长得高,所以显得大”。她们不喜欢别人过多关注自己的胸部,在得知“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的总决赛可能会有泳衣展示环节时,姐姐靳美玲非常吃惊地说:“那我还是退赛算了。”

  进入十强的其他女孩,除了“土生土长”的韦韵之外,都和这对姐妹花有着相似的经历:她们虽然没有韦韵“近水楼台”的优势,但有着丰富的演艺经验,大多是拥有大把青春的“90后”平面模特、歌手或演员,平时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演艺工作;她们在苦寻成名的机会,因此不厌其烦地参加大大小小的各种选秀;她们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着极度的自信,并认为“美丽就该展示”。

  从山东到北京学习影视表演的宋佳怡排名第六,她明确表示在参加“波霸大赛”的同时还参加了另外两个选秀节目。1992年出生的她和同龄人一样,喜欢往自己的QQ空间上传照片,其中不乏领口开得很低的生活照,也有当“汽车宝贝”时的性感照片。其中一张今年7月在甘肃张掖汽车拉力赛上与著名车手韩寒的合照,让这个女孩颇感得意。照片中的宋佳怡皮肤雪白,脸颊绯红,眼睛在蓝色美瞳和黑色眼线的辅助下被撑得很大,她身穿蓝色紧身短裙,并将过于宽松的蓝色T恤撩起,在侧面打结,露出一大片细白的腰肢,她轻挽着韩寒的胳膊,对镜头甜笑。

  宋佳怡告诉《小康》记者,她的父母在得知她参加“波霸”选秀之后,感到吃惊与不理解,但又觉得女儿长大了,出于对孩子品行的信任,就没有多加干涉。这个性格直爽的山东女孩对自己甜美的笑容和高挺的胸部非常有自信,但最近她也开始为总决赛有更佳上镜效果而决定减肥,但又隐隐担忧胸部会因减肥而缩小。

  参选的女孩们为了得到更好的名次往往会作一些“线下”的努力,曾经有选手因使用刷票软件疯狂刷票而被取消参赛资格,在十强名单即将出炉的9月上旬,还有个别女孩在中秋节前主动联系王永金要给他送月饼。

  心比“胸”大

  此前,王永金的策划公司曾经为双乳峰制作过一个名为《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的发起者,原来是世界第一波霸》的视频。这一次,“乳房”不管是对于双乳峰,还是参赛选手,都意味着最受瞩目的“焦点”。

  双乳峰景区副总经理雷雪峰告诉《小康》记者,双乳峰景区自去年4月25日耗资2.6亿元人民币打造完成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宣传策划。而“寻找中国第一波霸”的选秀是在去年11月的董事会上讨论通过的,董事会认为,如果单是以“寻找景区代言人”为名,恐怕太为平淡,难以从众多的选秀活动中脱颖而出,于是就冠上“波霸”之名,大打女性解放之牌,以博大众眼球。

  雷雪峰说,选秀活动开办至今取得了令人满意的宣传效果,有大量游客慕名而来,甚至不乏地方政府组团过来参观游览。韦韵也说,“在跟别人介绍自己家乡的时候终于不那么费力了。”

  然而,“波霸选秀”宣传家乡的初衷并不为贞丰民众所接受。几千年来,中国女性一直以含蓄为美,改革开放以后,张扬个性的行为逐渐脱敏,但在观念相对落后的贞丰县,对“波霸”海选大为反感的民众不在少数。一部分民众认为,双乳峰是贞丰县30余万人民的“圣母峰”,以“波霸”为名的选秀非常低俗,亵渎了他们的圣山,“这样的名,不出也罢”。

  当地政府部门在这一事件上始终表现得很羞涩。在贞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黄林看来,“波霸”一词过于吸引眼球,政府方面也考虑到选秀会引来争议,所以自始至终没有参与,不过他也承认,政府还是乐于看到这次选秀带来的宣传效应。

  周鑫澄清说,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颂扬神圣的双乳峰,展示现代女性的天然美、健康美,而“波霸”只是一个噱头,不一定选出来的人胸部是“最大的”,但也应具备良好的“三围”条件。周鑫列举了一个胸围一米、号称“中国第一波霸”的巨乳症女孩被淘汰的事例,来印证自己“不选最大”的观点。此外,十强中排行第三的山西女孩王欣也相信,这场选秀一定不是以胸大胸小来论英雄,理由是她自己的胸部就“有点小”,但还是进入了前三强。

  让王永金觉得有意思的是,作为这场“大秀”的策划者,他像欣赏电影的观众一样,欣赏到了女孩们不同的人生态度。“她们的思想都比较open,想拿奖,就得有付出,就不能不让人打量。”王永金说,“不过,要换做是我女朋友参选,我够呛能支持她。”

  “寻找中国第一波霸”让周鑫尝到了“噱头”带来的“甜头”,但这仅仅是该景区迈出的第一步,在双乳峰的战略构想里,一场名为“戴罩大典”的活动,早在一年前就写入了周鑫的策划书。“戴罩大典”的操作设想是,与一家知名内衣公司合作,选择一个特殊的日子(妇女节或是母亲节),找999个帅气的少数民族小伙,为双乳峰戴上一个巨型的“文胸”,借此申请吉尼斯“世界最大的文胸”纪录。“如果这样的设想能够达成,相信全世界都会聚焦双乳峰。”周鑫兴奋地说。

  不过,周鑫承认这样的操作存在现实难度,“戴罩大典”首先得经过国土资源厅的批准,因为不可能戴一下就“摘掉”,多戴几天又担心会损伤植被。在周鑫看来比较可行的方案是,在双乳峰上栽种薰衣草,形成一个天然的“文胸”。

  还有一个创意,就是修一个直达双乳峰山顶的喷头,通过喷水或者喷牛奶的形式来营造母亲分泌乳汁的情景,但是这个创意现在看来更加难以实现,因为这有可能会破坏整个双乳峰的生态。

  宏伟蓝图并不仅限于此,这个野心勃勃的企业家接下来的愿望是:先把双乳峰打造成一个以关爱女性为主题的度假胜地,再建立一个世界最大的内衣博物馆,同时成立一个乳腺癌防治中心。“哪个地方都没有我这里有条件。如果投资好,策划好,像乳腺癌防治就能吸引很多大企业、公益基金。”说到未来,周鑫神采飞扬。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