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伦盖蒂之非洲梦(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1日 10:18 第一财经日报
塞伦盖蒂之非洲梦(图)
塞伦盖蒂之非洲梦

  核心提示:大迁徙之雄奇壮观不必赘言,然而,你用不着为错过迁徙的高潮部分而忧心忡忡。

  动物都有个坏毛病:不按牌理出牌。就拿那些任性的非洲牛羚来说吧,每年这个时候,它们通常都会经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Serengeti)进入肯尼亚西南部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此时此刻,塞伦盖蒂自然保护区的广袤平原上,数千头庞然大物正优哉游哉地晒太阳,颇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幸一睹传说中“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展”。

  大迁徙之雄奇壮观自不必赘言,然而,你用不着为错过迁徙的高潮部分而忧心忡忡。当地的导游会告诉你,被迁徙大军“扫荡”过后的草原才是最佳观景台——一切就像被上帝用除草机割过一样,清晰的长条形视域令整个平原上的动向都一览无余。迁徙过后的草原才是真正的高潮,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精彩回放:成群结队的旋角大羚羊、转角牛羚、大象以及其他小动物。

  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35万亩土地上,人类的存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确切地说,塞伦盖蒂的游客数从未超过80人。面积与其相差无几的马拉国家公园却可同时接待3000名游客,吉普车总是络绎不绝。然而,无可否认的是,人迹罕至的塞伦盖蒂才是我们梦想中的那个非洲:零星散布着合欢树的广袤平原、碧蓝如洗的天空、连绵起伏的丘陵、开阔的视野……这里是数千种非洲动物雨季大迁徙的必经之路,亦是盗猎猖獗的“三不管”地带,直到美国对冲基金大亨Paul Tudor Jones和南非富豪Luke Bailes决定伸以援手。自俩人组建反偷猎巡逻队以来,塞伦盖蒂已成功收复大片失地,野生动物的迁徙队伍亦在不断壮大之中。

  2008年,当我初次造访塞伦盖蒂之时,呈现在眼前的非洲平原有着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奇诡壮丽,然而传说中的迁徙大军却难觅踪影。两周前,自国家公园西部的甘巴拉耶纳平原出发后,迎接我的是一支浩浩荡荡的迁徙大军:斑马、角马、非洲旋角大羚羊、长颈鹿、狒狒、鸵鸟、疣猪、水牛……种类之多、数量之巨,已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

  与三年前相比,本次塞伦盖蒂之行又可添上新的一笔。除三间价格不菲的小旅舍之外,位于迁徙“夹点”的半流动帐篷目前亦开始接受预订。这便是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为VIP贵宾提供的新体验:淋浴间、洗手间、洗脸池一应俱全。然而供电系统等现代化设施欠奉,你只能就着手电筒看地图,用篝火 烤面包,喝着乡村风味的滋补汤。条件看似简陋,价格却无比令人心动。事实上,光是住宿费一项,便足以让我做出深入“敌后”的决定;更何况,若是牛羚再度耍大牌玩失踪,还可搭乘国家公园的“后迁徙航班”直抵最前线,占尽天时地利。自塞伦盖蒂机场起飞一刻钟后,我便目睹了记忆中最壮观的一幕,浩浩荡荡的牛羚大军从肯尼亚穿过马拉河重返塞伦盖蒂,多年的非洲梦竟在一瞬间变成了现实。

  牛羚群之所以掉头向北,显然是垂涎马拉河对岸的肥美水草;然而,平静的表象下隐藏着重重杀机,潜伏在暗处的猛兽不时上演惊心动魄的夺命狙击。我曾亲眼目睹一只猎豹是如何跟踪并伏击一头非洲大羚羊的,也曾在湖边憩息时邂 =逅100多头前来饮水的野象,甚至循着厮杀的痕迹摸到了狮群的洞穴。

  置身于开阔的平原腹地,没有什么比这种群兽环伺的感觉更令人热血沸腾了。帐篷的舒适度与安全性自无需赘言,然而你的灵魂似已逐渐融入外面那个冰冷而残酷的野兽世界。微风拂过篷网的声音清晰可闻,清晨的鸟鸣声将你从睡梦中唤醒,狮群的怒吼比想象中更令人心悸。

  假如你是大迁徙的忠实观众,那么5月下旬至7月是拜访塞伦盖蒂的最佳时机;10月份你有机会目睹动物群掉头向北涉水而过的壮观景象。150万头牛羚、50万 头汤姆逊羚羊和20万匹斑马同时现身固然是不可多得的奇观,然而不绝于耳的巨大噪声却足以将你的耐心消磨殆尽。窃以为,与其担心错过野生动物大迁徙,倒不如以随遇而安的态度来欣赏后迁徙时代的塞伦盖蒂平原。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