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黑”的北京游:“黑旅游”是一块伤疤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8日 10:14 法律与生活
“染黑”的北京游:“黑旅游”是一块伤疤
“染黑”的北京游

  “染黑”的北京游

  特约记者/尔雅晨晓 张叶婷 本刊记者/赵晓秋

  北京前门,一块汇聚了京味文化和古城风韵的著名景区,一处游客在北京逗留观光的热点地区。但在行内人眼里,这里是做旅游的天然宝地——也是“黑旅游”的集散地。

  “黑旅游”是前门的一块伤疤。据旅游管理部门统计,每天有数以万计的游客,在从前门到北京北部山水间的旅游巴士上被骗。

  事实上,经过20多年的发展,京城“黑旅游”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寄生着吸金者。

  “前门老大”姜延国、李连成就是这样的“吸金者”。他们在前门这块宝地上划定一块地盘后,靠着嚣张的气势将其打造成一个“王国”。在获得丰厚收益之后,铁窗成了他们的归宿。

  “打黑”虽能带来旅游环境的改善,却并非旅游品质提升的关键。

  “黑旅游”背后的吸金者

  “前门老大”姜延国的发财梦――控制北京一日游。

  北京一日游市场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末,当初国内游兴起,北京成为大量旅游散客汇聚的中心。这些来京的游客无一不希望去长城逛逛,但却不知如何出行。此时,北京仅有的几家由外事接待部门变身而来的旅行社,忙于接待境外游客,根本无暇顾及大量的旅游散客。

  到了20世纪90年代,北京旅行社渐多时,却正是全民出境游的热潮。那时旅行社都忙着做赚钱的出境游生意去了,北京一日游市场还是没有正规旅行社介入。这为大量的非法旅游提供了生长的温床。

  2000年以后,正规旅行社开始把目光转向庞大的“一日游”市场。无奈经过近20年发展的非法“一日游”已经自成体系,牢牢地控制了市场。旅行社服务跟不上非法一日游,成本也高。坚持一段时间后,有的干脆退出。

  就这样,经过20多年的衍生,前门黑旅游背后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链条中的每个环节都寄生着不同牟利者。随着执法力度的加大,这个链条又不断演变以对抗打击,很多非法一日游的经营者正“漂白”为正规旅行社,在看似合法的外衣下,进行伤害旅客利益的行为。

  合伙

  在北京前门一带的旅游市场,提起姜延国的名字,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姜延国的知名度之所以这么高,不光是因为他在捞足了前门地区旅游资源的无数桶金后被警察带走的命运,更是因为他在这个自己划定的“势力范围”内嚣张霸道的老大做派给这个集聚了京味文化和古城风韵的北京著名景区,带来的持续阴影。

  现年40岁的姜延国是北京天成亿兆旅行社的总经理,业内人都叫他“姜杨”。凡是在前门地区做旅游生意的人都知道,在前门这一带,2009年到2010年的那段日子里,北起泰丰楼,南到月亮湾,西到老前门的游客集散中心,东到西河沿头条和大栅栏,那可都是姜延国的地界。凡是踏上这块土地的外来旅游者,就算是插上翅膀,也难逃出姜延国布下的网,最后都得坐上天成亿兆的旅行大巴,开始长城一日游。就凭这一点,姜延国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前门老大”。

  姜延国做旅游有些年头了。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的他,高中毕业后在北京通州一家织布厂做了3年的临时工。1992年,他从工厂出来正式干上了旅游。

  刚开始,姜延国在北青旅等一些已经初具规模的旅游公司跟着别人干,没用多长时间就当上了经理。后来,为了能多赚些钱,他索性从别人的公司跳出来,先后在天安门和前门附近自己干旅游。直到后来,他受托出任北京天成亿兆旅游公司的总经理,对这个老前门地区成立的新旅游公司开始了全面掌管和经营。

  “雇佣”姜延国的人,叫李连成,是天成亿兆旅游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也是真正的幕后老大。

  李连成和姜延国年龄差个十几岁,但都在北京生活多年,还有着共同的生活经历。李连成初中毕业后有了去农村插队的经历。后来,他回城在北京的一家印刷厂工作。1982年,他就从厂子里出来,赶着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拨经商浪潮下了海。陆续做了些小买卖后,2001年,李连成开始在前门开歌厅,后来,这家歌厅就成了天成亿兆的办公场所兼员工的集体宿舍。

  2008年,李连成找到了同在前门做旅游的姜延国,和他商量一起创业的计划。李连成对姜延国表示,利用自己的资金和人脉优势,再发挥姜延国搞旅游的特长,成立个旅游公司,专门经营长城一日游,一定是个好赚的买卖。

  两人一拍即合,当年7月,天成亿兆旅游公司就以30万的注册资金正式成立了。李连成是实际出资人,他让姜延国全面负责公司的各项事务,自己则负责一些公司的对外联络,实际上就是去打点各路“神仙”。两人约定,作为出资的收益,李连成每月从公司的纯利润里拿走30%,剩下的由公司进行支配。

  吸金

  公司成立了,谁来干活?怎么干?李连成和姜延国清楚地知道,北京前门是外地游客来京逗留观光的热门地区,这里既有浓郁的老北京文化,又地处市中心,交通住宿都比较方便,是块做旅游的天然宝地。但多年来,早有不少和他们怀着同样捞金目的的旅行社驻扎在此,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人脉,况且附近还有规模较大的北京旅游集散中心,外地游客多慕名而来,要想在这里打开自己的市场,不是件容易事。

  几经合计,他们发现,只有走捷径,才能以最低的成本、最快的速度在前门地区打开市场。

  于是,李连成和姜延国分别利用多年来自己的关系网,从同学、朋友入手,很快找来了公司的几个核心人物:赵玉、杨强和李毫。三人在姜延国之下各管一摊,小学文化程度的赵玉负责公司财务,杨强负责管理票提,李毫则负责看口人员管理。

  “票提”和“看口”,是随着旅游公司遍地开花催生出的两份新职业。所谓“票提”,就是帮旅游公司拉客的专职人员,而“看口”的职责,则是盯着票提把游客送到特定的旅游公司。

  李连成和姜延国到底是早年下海的生意人,对于行业的游戏规则,很快就能熟练地掌握运用了。前门一带游散多年的票提队伍,自从天成亿兆旅游公司成立之后,没用多长时间,就成了一支有组织、有纪律的固定队伍。

  在天成亿兆时代之前,也有不少人在前门地区干票提,但基本上都分散在各家旅行社名下,各拉各的客,各揽各的活,相互之间也没什么大的摩擦。而姜延国一上任,就把这一带所有干“票提”的人召集在一起,煞有介事地当上了他们的老板。

  按照李连成和姜延国的筹划,他们的人员已经全部到位,只差正式开张了。为了公司运转,姜延国还找来两个年轻的女导游,加上一个做饭的大姐,天成亿兆旅游公司的生意做起来了。

  短短数月间,就有200万元钱进账。然而,就在“前门老大”姜延国和李连成憧憬美好“钱景”时,一个举报,让他们被公安机关带走。姜延国被警方带走时,家中还留有他25的妻子和刚满2岁的女儿。

  延伸阅读

  一日游“不倒翁”的倒掉

  姜延国、李连成并不是第一个栽倒的吸金者,早在2008年,被称为前门一日游“不倒翁”的李士旺的发家和倒掉是至今为止京城一日游业内最为震动的事件。

  李士旺,北京昌平区南邵镇北邵洼村人。1993年军校毕业的李士旺成为北邵洼村的村支书,当时村里负债50多万,李士旺当家的3年间,村里脱了贫,还率先铺上了水泥路。但1995年,李士旺因指使他人殴打与自己政见不同的副支书李军,在服刑10个月后被镇里免职。

  刑满释放后,李士旺的人生陷入冰点,做司机被水箱烫伤、开砂石场赔光了本钱,李士旺只好进北京务工。

  在前门的“龙小饭店”里,李士旺的人生第二次走向辉煌。几年下来,勤勤恳恳工作的李士旺深得老板赏识,被提升为饭店经理。就这样,李士旺迅速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2004年,李士旺进入北京旅游市场,并很快因其讲义气,作风硬朗,迅速闻名于圈内。

  在“一日游”圈内人看来,李士旺是一个矛盾的人。比如他刚和别人哭完穷,然后就开着悍马和对方去吃饭;他经常和手下人说,遇事要冷静、莫冲动,要多动脑子。可自己一旦遇见不顺利的事,通常会用棍棒、砍刀来解决。

  2007年8月,北京一家媒体刊发了一篇北京一日游市场问题的文章,并点评批评了李士旺。有所触动的李士旺开始积极与政府联系,希望加强行业自律。

  2008年4月27日上午,初中文化的李士旺,揣着他起草的“一日游联盟章程”离开了妻子,说要去北京市旅游局,号召各旅行社杜绝使用暴力、欺骗等手段坑害游客。他想能够通过这份章程,抹去自己以往留在一日游市场的黑色痕迹。

  可是,几个小时后,在自己公司员工为孩子操办的满月宴上,李士旺被抓了。随后警方宣布,该次行动中,警方共计抓捕以李士旺为首的涉恶成员20余人。抓捕的理由是,李士旺恶势力团伙多年来盘踞在前门一带,欺行霸市,妄图通过暴力手段垄断“一日游”市场,并实施了“巴士劫案”等系列暴力事件。

  2010年1月11日,李士旺因为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伪造公司印章罪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