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黑”的北京游:“黑旅游”的吸金链条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8日 10:14 法律与生活

  “黑旅游”的吸金链条

  提要:经过20多年的衍生,前门黑旅游背后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链条中的每个环节都寄生着不同吸金者。

  “去长城吗?100元一位,保证低价,到点儿发车。”在北京前门一带,只要有游客模样的人经过,就会突然钻出这样一些人,操着外地口音,戴着红袖箍,向游客特别是外地来的游客,兜售长城一日游旅游项目。看到有戴红袖箍的人出面介绍,通常情况下,游客都会把自己放心地交给他们,跟着走上一段路,来到一个停车场,坐上大巴去长城。

  东北人杨虎每天就重复着这样的工作,早起,拉客,送人,再去拉客……这份工作,比起之前在这里卖水,收入还真能多不少。但让他有些不爽的是,总有不少人天天盯着他,就像签了卖身契,稍有不慎,就会惹麻烦。

  杨虎的老板就是姜延国,在前门一带非常有名,他自己干的这份工作也有个专业叫法——“票提”。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就是给旅行社揽客人的临时工。而他还没干到两个月,就因为老板姜延国一伙人被警方端掉,被迫失业了。

  控制“票提”保客源

  杨虎决定从卖水转行干“票提”,是因为总听别人说,干“票提”挺能挣钱。

  到北京打工几年来,杨虎干过保洁,做过小买卖,但都挣得不多。由于常年在前门混,他多少也认识几个哥们。几次都听他们提到,要想踏踏实实当“票提”,最好去找一个叫天成亿兆的旅行社,这家旅行社的老板叫姜延国,在前门地区的一日游旅游市场很有势力。经过别人介绍,杨虎被两个成天在前门大街溜达的年轻壮小伙,带到了他们的老板面前。

  “想做‘票提’啊?”几眼简单的打量之后,姜延国甩下一句“行,好好干吧”,转身就走了。之后的几天,杨虎就在那两个壮小伙的示意下,守在前门的一条胡同里,看到游客模样的人,就迎上去问他们去不去长城。

  碰上刚好要去长城旅游的,杨虎就随口跟他们说一个价钱,从60元到150元不等,全凭对游客经济实力的简单判断。跟游客谈好价钱后,杨虎被要求把游客带到正阳门附近的停车场,上车前让游客把团费交给一个在天成亿兆旅行社工作的叫小玉的人,拿上旅行社给发的票,就坐上大巴等待出发。

  干了几天后,杨虎接到旅行社的通知,要去开个会。这个会对杨虎意味着,他得到了老板姜杨的认可,正式成了天成亿兆的人了。到了约定的时间,杨虎准时来到前门的一家肯德基,参加他“入职”以来的第一次公司例会。

  杨虎到了那里一看,早已经有三四十个陌生的面孔等候在那里,杨虎心想,这应该都是自己的同事。过了一会儿,姜杨来了。姜杨先作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便开门见山地说出会议的主题。告诉大家,干“票提”也得有规矩,守纪律。为了便于公司统一管理,要给所有干“票提”的人办个证,印个袖箍,以此证明“票提”的身份,好为以后工作行个方便。可同时,办证得交钱,每人200元,如果不交钱没办证,以后也别在前门拉游客。看着大家都掏了钱,杨虎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还是交上了这200元。几天之后,他领到了印有“天成亿兆旅行社”字样和自己照片的胸卡,还有一个红底黄字的袖标,上面印着“治安巡逻”,也有的同事袖标上印着“宣武治安”。

  一个月后,杨虎从自己的眼睛耳朵和别人的嘴巴里,终于彻底明白了游戏潜规则。所谓“票提”这个职业,就是在固定的揽客地点拉客人,然后把客人送到公司指定的发车点。自从姜杨给大家开过会后,他与他的这些同行们揽来的客人就不能交给别的旅游公司。

  于是,杨虎每天早上5点就得准时到公司安排给他的点,向来来往往的行人介绍长城一日游。每天到达指定地点后,杨虎都会发现,离他不远的地方,总会站着几个穿着警式大衣的年轻壮小伙,一边盯着他揽客,一边驱赶着那些没有挂胸牌、戴袖标的“票提”,有时还会动手打人。

  “票提”的工资实行零底薪提成制,没有基本工资,收入全靠提成。而这提成就来自游客交的团费,公司和他们约定,每名游客最后入公司账目的数额是50元,也就是说,超过50元的部分,“票提”就能事后从公司财务那儿领走作为提成。公司明令禁止不许他们把客人送到别的旅游公司,一旦被发现就要被罚2000元,不愿意交罚款的结果只有一个,直接走人并再也不能在前门地区干“票提”。

  只要50元就能去长城?公司的利润有多少?杨虎在尝到干“票提”来钱快的甜头后,一直没琢磨明白这个事儿。而他只知道,在确保碰上的游客能被他稳稳地送上天成亿兆大巴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在游客心理底线之上报个高价,拿到超过50元部分的提成,自己就算完事儿了。按照这个定位,他与其他三四十个“票提”同行一起,在利益的驱使下,为天成亿兆拉来了源源不断的客人。

  威胁恐吓“吃独食”

  “票提”在北京“一日游”行业中早已存在,控制“票提”还只是天成亿兆控制客源的一部分。为了达到垄断前门地区长城一日游市场的目的,天成亿兆公司又创造了“看口”模式。姜延国还对这一带所有的宾馆和旅行社进行肃清,要求他们作为自己产业链的下端,将手中的客源全部交出。

  一开始,姜杨还出面和前门旅行社、宾馆的经理谈,要求他们配合天成亿兆,把到店的客源都交到自己这里来,当然,这些旅行社和宾馆也会有一定的收入,也就是类似于票提的一部分提成。面对这样的霸王条款,这些常年在前门做生意的老板多数不答应。在“和谈”无法奏效后,为了迅速进入经营状态,姜延国发动各方力量,着手壮大自己的队伍。

  在李毫的推荐下,姜延国从李毫的老家河南禹州招来20多个年富力强的小伙子,这些小伙最年轻的刚刚20岁,最大的也不过30,除有一人上过高中外,其余都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这些人在老家没有固定职业,经常招惹是非,有的甚至是当地公安局的“常客”,听老乡李毫一招呼,就来首都“圆梦”了。他们一到北京,就被安顿到李连成开在前门大街的歌厅。这些昏黄幽暗的KTV包间,成为这些年轻小伙在北京的落脚地。

  起初,这些“看口”的小伙还只是在各自负责的据点看紧游客和票提,后来逐渐地也承担公司的相当一部分客源。他们每周开一次例会换一次口,手里也拿着天成亿兆的小广告,不时向路人散发。让客源最大限度地流入自己的公司。

  后来,“看口”看到总有一部分客人通过别的旅行社签约,便开始直接拦截这些载人的旅游车,活生生地抢客源。有时直接拦车哄骗车上的游客说他们乘坐的是黑旅游公司的黑车,把游客骗到自己的旅游车上去;有时挑起事端故意碰瓷儿,让带着游客的旅游车没法顺利离开,游客等不急的时候也就在他们的诱骗下上了天成亿兆的车;有时碰到不吃这一套的黑车司机,“看口”的小伙就会以砸车相威胁,多数司机不愿惹事也就自动放弃了车上的游客。

  碰上拦车的还好说,在天成亿兆划定的势力范围内正常营业的旅行社和宾馆,也隔三差五地遭受这些“看口”打手的骚扰。这些负责“看口”的小伙子们,成天穿着军用大衣,大多留着光头,戴个墨镜,每人配一个电台,很像电影里的黑社会。一旦被他们发现哪家旅行社或者宾馆有游客没从天成亿兆报团出发,他们就会立刻出现在这家旅行社或宾馆门口,要么站在门前制造恐怖气氛,要么直接入内干扰正常经营,甚至会大打出手,就是不让别人做生意。即使是报了警,他们也会识时务地配合警察的批评教育,等警察离开之后继续捣乱,让人头痛不已。

  更为嚣张的是,对于自己的竞争对手,姜杨还指使手下的这帮人经常强行摘掉别人的价目表,强迫他们把每位70元的价目牌更换成每位100元甚至更高,以价格优势为自己招揽客人。到后来,这片所有的旅行社,包括32家宾馆,无一不受到姜杨一伙的打压。姜杨一伙人在被警方抓获后,从他们天天运载票提的面包车里,警方搜出了一些用于行凶的镐把等凶器。

  疯狂敛聚黑心钱

  给“票提”留有不小的提成空间,从别处抢来的客源也并不收超乎情理的高价团费。那么,这帮黑旅游团伙的营利动机究竟在哪?他们又能从这些长城一日游的游客身上攫取到多少利益呢?

  根据姜延国手下会计小玉的供述,天成亿兆的收支情况一目了然。通常情况下,公司的毛收入一共包括四部分:一是报团时每人的费用50元(超过50元的部分返给票提或提供客源的宾馆);二是上长城后的进店人头费,每进一个人能收6元至8元不等的费用;三是上山后的进店回扣,也就是根据游客的实际消费情况来计算,其中包括从玉器店和中医门诊各提成40%,从果脯店提成10%;四是自费景点的人头返利,每进一个人能返19元。

  与此同时,天成亿兆每发一车游客的支出是:车费800至1200元;高速加上停车费150元;导游工资100元;从进店回扣里给导游提成20%,每名游客景点门票38元。旅游淡季的时候,天成亿兆每天能发两三辆车,生意好的时候,每车坐40人的大巴,怎么也能发四五辆。

  从2009年4月起,北京市公安局及当时的宣武分局就陆续接到关于天成亿兆公司欺行霸市的举报,派出所虽曾就天成亿兆公司与其他旅行社之间的纠纷进行过调解,但一直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2010年6月,警方经过调查取证,抓捕了这个团伙的18名成员。

  调查发现,从2009年10月公司开始垄断旅游资源到2010年6月被警方集体打击,天成亿兆公司共营利将近200万元。其中大部分收入,来源于高比例的进店消费回扣。

  2011年5月4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这个涉嫌寻衅滋事的犯罪团伙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庭审持续了整整一天。庭审过程中,有不少参与“看口”的年轻小伙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后悔不已。对于他们而言,人生刚刚起步,却要在监狱做个停留。

  最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姜延国等人为追求经济利益,有组织地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在前门地区实施多起违法犯罪活动,欺行霸市,严重地破坏了前门地区的旅游市场。这个重要成员基本固定、人数较多的犯罪集团,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对19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判处五年六个月至一年四个月不等的刑期。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