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美体验万圣节派对不眠夜(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31日 12:00 精品购物指南
万圣节万圣节

  当夏天撞上万圣节

  地点:布里斯班

  出镜人:Rachal

RachalRachal

  女 26岁 某跨国公司金融人士 澳洲留学背景

  鬼节是我记忆中跟青春有些许牵连的节日。那些难忘的符号:美丽的南瓜灯,假面舞会,布满晶莹水滴的蜘蛛网,曼妙的背景音乐,大家的尖叫声起哄声,酒精以及阳光。带着晶莹水滴的蜘蛛网一直在记忆的最深处颤抖,那用胶水凝成的露珠仿佛随时都要掉落下来。

少什么都不可少南瓜。少什么都不可少南瓜。

  季节错乱 疯狂不断

  那年,我的18岁生日刚过,就被送到南半球的黄金海岸——澳洲念书。在那里,我要度过四年大学时光,这种强迫独立的冲击对我来说有点早,不仅要独立面对生活,还要面对永远跟电脑另一端的中国不同的季节。当我感到陌生的恐慌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疯狂地学习,我很快成了班上成绩最好的人。

  万圣节来临的时候正是布里斯班的春末夏初,阳光无限好,跟从前在美剧里看的每逢万圣节还应景地下点雪完全不同。当然,这些对我来说也是陌生的,我从没试过在11月份穿短袖,过夏天。就在这个错乱了季节的半球,我没有像小时候看地球的图画书时那样以为的:地球对面的人都倒立着生活,我直立行走,读书,下楼,撞到了人,抬头:完蛋了,好帅啊。是的,我爱上了我撞到的这个家伙。

  回去之后,我立刻在facebook上搜索,太好了,没有设限。原来他来自山东。啊,他还会弹钢琴。哇,这家伙拍的照片也不错嘛。嗯,文笔犀利幽默。什么?他居然跟我参加了同一个社团?我怎么从没见过他?我不禁对着电脑捶胸顿足一番:整日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真是耽误事儿啊!

  于是,沉默如我也要发力了,正赶上万圣节,除了办一个邀请大家来参加的party,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可以近距离地接触他。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尤其是我这样首次来到陌生国度,仅知道万圣节是英语国家都会过的鬼节,当晚人人扮成鬼,当街狂欢,小孩子还会拎着小桶去敲门,问“trick or treat”讨糖吃。

  还好,跟我合住的还有一个在这里读研的北京女生Lily。我和Lily都极其怀念故乡冬天的雪,于是,我们将万圣节派对的主题定为反季节的“Snow”——来参加party的必须在身上装扮一处带有“雪”的含义的物件。 我们先在facebook上发了一个event,对这次活动进行了描述,写明各带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和酒水过来,并且在身上添加一个与雪有关的元素,然后对朋友进行邀请。我颤抖着手指,邀请了他。

夏天和鬼怪——奇特的万圣节搭配。夏天和鬼怪——奇特的万圣节搭配。

  为爱而生的鬼节趴

  剩下的一周,我们俩每天都在为派对而忙碌,我们在一起开策划会议,其实哪有那么多东西要策划,可是却令我们乐此不疲,我们严肃一阵,活泼好几阵,我们在一起聊自己和别人的糗事,还聊自己心里的秘密。一直抗拒新环境的我在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错过了那么多。当然,我也把自己的小秘密告诉了她。

  我们共同的家并不大,白色的墙面和简单的木质家具,装饰起来很容易。我们在网上买了很多彩色气球,喷漆,银色闪花,还有白色塑料假雪,蜘蛛网,万圣节南瓜和面具,都非常便宜,我们还用胶水在蜘蛛网上做出了像是凝固的水珠一样的露珠,非常逼真。

万圣节是胆大人的节日。万圣节是胆大人的节日。

  那一天终于到了,朋友们陆续到来,他们用自己带来的彩色纸剪出各种雪花,帮我们粘贴在已经装饰好的白色天地中,很美。因为季节,我总觉得澳洲的万圣节并不是那么有氛围,可能是太阳光的缘故吧,缺少“鬼”的元素:阴冷,雪,刺骨的风。

  他果然来了,而且穿了一件黑白相间的短袖,戴了一个夜礼服假面一样的面具,披了一件斗篷——我始终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还是Lily眼尖,揪住他大声地问:雪的元素呢?本以为他会很囧,没想到他特别淡然地说:别急,等着瞧。把我们整个蒙在鼓里。

  Party进行得很顺利。后来办的趴多了才知道,party嘛,只要有酒有音乐有朋友,再加上美食,那就绝对不容错过了。那天,我们畅饮朋友们带来的酒,吃各自带的美食,成本既小又欢乐。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开始群魔乱舞,根本不管对方杯里的酒是否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Lily一直把我往房间的另一边挤,我正准备发飙时,发现他正站在我身旁,酒精顿时不起作用了,我开始头皮发麻,腿脚也不听使唤。“送给你,这就是我今天的雪。”这是一个温和却有力的声音,出现在眼底的是一个晶莹透亮的物体,是一个飘满雪花的水晶球!当时我就觉得,生活真是处处有惊喜啊。

  不是结尾的结尾

  我们在一起四年,那是一段漫长而充满喜怒哀乐的时光。之后我们没有一起参加过任何一次万圣节派对:第二年,他在住院;第三年,我回国实习了;第四年,我们闹分手。所以,那次万圣节派对被赋予了极其特殊和重要的意义,令我至今怀念。

  推荐

  在布里斯班,万圣节正处在春末夏初,缺少季节里的“鬼气”,但群魔乱舞的活动可是一点都不逊色。推荐大概是由政府办的大型活动vampire walk,举办的那天你只要去就行了,因为他们会提供免费的血浆和装扮,把你扮成僵尸或者吸血鬼,然后跟着人群一起尖叫游行,非常有鬼节气氛。

  好莱坞万圣节

  地点:洛杉矶

  出镜人:于鑫

于鑫于鑫

  男 28岁 旅游行业

  万圣节在传统的概念里,曾经不过是糅合惊悚与奇幻的儿童节日。在这一天,年轻的爸爸、妈妈和孩子们一起制作南瓜灯,装饰房间营造恐怖气氛;到了晚上,再给孩子精心打扮一番,然后带着这群怪兽、小鬼和超人去左邻右舍“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乱)。我去年到美国读书,住在校园,本想着这儿既没家长更没孩子,满墙的棉花蛛网和幽灵装饰就该是万圣节的全部内容了吧?后来才知道,如今在美国的城市里,万圣节玩得最痛快的其实是我们这些二三十岁的“大孩子”。

在万圣节之夜你可以极尽恐怖之能事。在万圣节之夜你可以极尽恐怖之能事。

  群魔乱舞

  怀揣着星光熠熠的好莱坞,洛杉矶这个城市永远不缺光怪陆离和奇思妙想,自然是美国每年圣诞节最有看头、最有玩头的城市之一。数不尽的主题派对不提,光是Santa Monica大道上的万圣节大游行,每年都吸引着50万当地民众和游客,狂欢的盛况在美国全国也无出其右。我的学校就在橘子郡,距离洛杉矶45分钟车程。离万圣节还有1个月左右的时候,洛杉矶各种派对活动的信息就已铺天盖地,提醒你:该准备的准备,该订票的订票。

  与合家团聚的圣诞节不同,万圣节更注重公共性、参与性,也就总会人满为患,当务之急是提前购票。每逢万圣节,饭店、夜店、游乐园都改头换面迎合万圣节的恐怖主题,更不待说那些历史悠久、专业级别的鬼屋。万圣节期间门票价格翻倍,还经常一票难求。我第一次在美国过万圣节,经验少,觉悟低,万幸有在学生会工作的同窗好友,才排除万难拿到了Monster Massive(“群魔乱舞”)的门票。

  票务搞定后,就是准备自己万圣节当晚的造型。万圣节变装的戏码历史悠久,最早是限于灵异恐怖,譬如幽灵魔鬼、僵尸巫女。发展至今,百川其纳,科幻人物、漫画英雄、明星政客,只要你解释得通,都算符合规矩。万圣节当晚见到一个朋友打扮成一根胡萝卜让我记忆犹新,他在一片墨黑暗红之中橙黄清亮,傲然挺立,自曰:“I’ve always been afraid of carrots. (我从小就最害怕胡萝卜)”

万圣节元素万圣节元素

  眼看万圣节临近,我却一直找不到心仪的服装。虽然在美国变装派对司空见惯,有很多专业的服装出租商店,但到了万圣节自然供不应求。网上也有很多定制万圣节服装的小店,只要你提供足够的照片资料和自身尺寸,基本什么都做得出来,唯一的问题是价格不菲。当时很是羡慕美国本地的同学,不少人有全职妈妈亲手缝制。后来在一间小店找到一套老旧的清朝服装,心想做个中国僵尸也不错,一时激动租了下来。不想官帽却成了大问题,几番周折遍寻不着,最后用自己拙劣的手工糊了一顶,好在万圣节夜晚处处灯光昏暗,才得以蒙混过关。

  现在想来,外国僵尸装才是最经济实惠的选择。只要选出自己不喜欢的旧衣服,弄脏了、剪乱了、涂上鲜红的颜料即可。弊端是僵尸依赖脸上化妆,整晚难以维护,尤其对于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生,想要认识女孩儿,血肉模糊妆必然是个障碍。

  推荐

  除了文中提到的Santa Monica万圣节大游行和Knott's Scary Farm,洛杉矶地区其他万圣节期间重点玩乐地点:

  Monster Massive 群魔乱舞

  Monster Massive是洛杉矶地区每年一度规模最大的万圣节表演兼派对,有多个舞台供知名歌手乐队和DJ表演,从下午开始一直进行到凌晨,最适合纵舞狂欢。

  Universal Studio

  环球影城是体验美国万圣节的必经地,这里的布景因为财大气粗,相较其他主题公园真实,也更吓人。最值得一提的是许多美国恐怖片在这里都有自己的景区,比如SAW、Chucky、Men in Black等等,很多布景道具甚至是当初拍片的原件。

  Queen Mary's Dark Harbor

  洛杉矶著名的Queen Mary (玛丽皇后号)巨型邮轮,是有近百年历史的老邮轮。万圣节期间,Queen Mary驶入黑暗阴森的废弃码头,化作鬼船,停泊在黑暗之中,据说里面尽是浴血迷宫,机关重重。Queen Mary和其他恐怖主题场所不同的是,邮轮自身从1940年代就一直被闹鬼的传闻缠绕,很多登上此船的游客都有看到鬼魂幽灵的经验。Queen Mary的黑暗码头之旅安排游客亲临传闻的发生地点,和机械与塑料堆砌的步行街自然大有不同。

你当然也可以化身无邪的天使派。你当然也可以化身无邪的天使派。

  万圣节之夜

  虽然万圣节是11月1日,但10月31日晚上的万圣节之夜才是这一节日的重头戏,而且万圣节在美国预热期很长,10月下旬活动就陆续开始了,都算万圣节期间。学校里爱玩的朋友,万圣节前一个周末就进入了状态,逛鬼屋、参加恐怖主题的音乐晚会等等,让万圣节的气氛慢慢升温。10月31日下午,终于穿上了全部行头,特意找朋友帮我化了一脸铁青,跟学校的一行朋友出发前往Santa Monica大道参观万圣节万人大游行。从几位朋友中就可以看得出来,美国人比华人学生要敢玩儿、会玩儿得多。华人多是轻描淡写,而校园里的美国学生不少人全情投入,我们甚至看到了遍身涂蓝的阿凡达。我暗自庆幸自己微下苦工还是对的。

  因为大游行的缘故,去西好莱坞Santa Monica的路上异常难走,好在堵在路上也不无聊,几个人开始细细评判来往车辆里面的人的装扮。再次暗下决心明年一定不惜血本辉煌一把。终于在远离Santa Monica几条街道的路边找到了停车位,向游行人群走去,人越来越多,音乐声开始嘈杂。学姐告诉我这个万人大游行最早是同志万圣节游行,因为同志人群的创造力和宽尺度,游行越来越受欢迎,队伍越来越壮大。据说如今已经没有正式的组织者,而是完全自发的集体狂欢。走在人群里,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人群的高昂兴致,身边的朋友看着这些奇装异服如欣赏珍禽异兽,告诉我自己好像还未酗酒就已微醺,产生了不现实感。队伍行进得很慢,很多陌生人友好地互相合影,大费周折凹造型的人,想必这时候最引以为豪。从人群整体看来,似乎只有男性真心实意地制造恐怖造型,而年轻女性更多的是打着万圣节的幌子展露自己的身材,造型多梦幻迷离,服装多紧致性感,尤其这一年似乎因为 Twilight《暮光之城》的缘故,性感女吸血鬼格外盛行。Santa Monica的游行会进行至凌晨,但玩了3个小时后我们不得不前往下一站,Knott’s Scary Farm诺氏恐怖园。毕竟恐怖才是万圣节之夜的重中之重。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途中在一家小酒馆停留片刻之后,才来到Knott’s Scary Farm。这个主题公园本名是Knott’s Berry Farm,诺氏果园,是南加州三大主题公园之一,前身为草莓农场而得名。每年11月公园都会应景万圣节而打造诺氏恐怖园。

  在入口看到赫然写着的“13岁以下禁止入内”,我们就觉得这儿的恐怖应该会货真价实了——虽然大多数公共场所都会在万圣节期间装扮一番,但与其说恐怖,其实体会到的就是一种可爱的热情而已。我很喜欢恐怖电影,所以一进来主题公园看到特意营造的雾气弥漫就兴奋不已。我们还没来得及进入迷宫,就被前方传来的尖叫吓了一跳。也许是来的时间不太完美,进入Slaughter House 屠宰场迷宫时,前面有不少中学生。看着迷宫里的人被屠宰,血流成河着实让人脊背发凉,但人多起来就少了份不安的感觉。好在吸取这一迷宫的教训,我们之后一直躲着那群学生,恐怖感倍增。主题公园里最可怕的元素其实是真人演员。他们无处不在,无声无息地跟着你,然后突然跳出来吓你,连男人都会禁不住惊叫一声。灯光昏暗的情况下,真人、假人难以区分,好在唯一可以安慰我们一行人里胆小的姑娘的是,因为法律规定的关系,真人演员是不允许触碰游客的。只是恐怖电影里有太多连环杀手乔扮成鬼屋演员杀人的剧情,难免会让人产生联想。总体而言,氛围音乐烘托着细致的布景,再加上卖力的真人演员,我们一行人着实体会到了万圣节的精髓。

  万圣节之夜的最后一站是校学生会的万圣节派对。驱车回到校园,正值月黑风高,朝着古旧的礼堂走去,校园里四处步履轻盈、欢笑不断的“行尸走肉”和“牛鬼蛇神”很完美地总结了万圣节——用假扮的恐惧乔装欢乐。

  当万圣节真的圣洁

  地点:图尔

  出镜人:Francis

  25岁  业余乐团小提琴手,法国图尔留学背景

  图尔是国王的宫殿,达·芬奇养老的地方,这里有欧洲第一古堡香波堡,还有著名的舍农索堡。这样一个布满古堡的法国古城,古老和肃穆的气质应该跟万圣节很是沾边吧?答案大出所料:错,错,错!

  旅途归来的惊喜

  2009年底,我乘着TGV(法国的高铁),从斯特拉斯堡游玩归来,心里惦记着旅途的一切见闻,感触良多。抵达图尔火车站,感到中部地区还是比北方暖和一点儿的,心中油然而升一种奇妙的“家的感觉”,可真实的家却在万里之外——人绝对不能抛弃的就是阿Q精神。

虽然也有夸张的装扮,但是图尔的万圣节更像中国的清明节。虽然也有夸张的装扮,但是图尔的万圣节更像中国的清明节。

  回大学城的一路,发现火车站及周边古老的建筑略有装饰,都是彩盒和画儿什么的,但是数量很少,由于正值Toussaint假期(万圣节假期,法语里叫做诸圣瞻礼节),整个古城显得很祥和,没有对鬼怪的调侃和戏剧般的喧闹,反而显得有些其乐融融。但正是这种氛围,才更能得到我对万圣节的认同,理应如此吧。

  法国的Toussaint跟美国的Halloween尺度上区别很大。我参加之前被动地什么都没准备,因为旅途结束的当天就是万圣节,我背着大包从北方风尘仆仆地归来,一进楼道就被他们直接扛起来丢到餐厅去high了。

  我们的楼道是像奔驰的logo一样的三岔,我住在其中的一岔里。这个楼道有12个房间,加上家属,大概有6个法国人,七八个阿拉伯人,3个中国人,1个挪威人,三四个非洲兄弟和一个巴基斯坦美女。巴基斯坦美女必须被隆重地提出来,因为她那天为我们烹制了正宗的巴基斯坦美食,用以果腹,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回归正题:大家的装扮倒没有什么特别,阿拉伯人穿着阿拉伯长袍,印度人穿着印度纱丽。我有一件黑白相间的大毛衣,在正常的日子里穿出去会显得略像骷髅,在这天正派上用场,我也一直在质疑:自己是怎么买了这么一件正常的日子穿会略显不正常的衣服。这样清淡的装扮并不是因为我们是外国人不懂万圣节的规矩,就连当地的法国人,也没有什么十分出格的装扮。万圣节在教义里,本就是一个瞻仰圣人的节日,在美国算是被异化,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鬼节。法国的万圣节,更像是清明节:这就是文化的差异吧。

  不一样的狂欢

  无食无酒,派对不欢。除了巴基斯坦美女的厨艺,还有其他人在白天去买的比萨、帕尼尼、洛里昂肉饼,配以碳酸饮料和红酒,节日气氛很容易被烘托起来。比较特别的是,一定要准备一些糖,倒不是为来敲门的孩子们准备的,而是防止别的楼道的人来捣乱,如此一来就要先给他们糖——这算是个比较有意思的传统,但是我估计,仅限于图尔的大学城内。别的楼道的兄弟姐妹们过来,插科打诨,大口喝酒,一起分享食物。吃到后一半,非穆斯林会喝红酒,穆斯林会一起抽水烟——这是一个癫狂的时刻,饭桌上的残羹被瞬间撤掉,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巨大的音响,放着撩拨神经的Disco。这才是群魔乱舞的时刻,阿拉伯人都跳得棒极了,“八”字臀。年轻人的荷尔蒙都开始作祟,有家属的双双回房间,或者开车出去,没家属的甚至存在速配。加上我在内的3个中国人,心中默念佛法心经,继续打着酱油各自回屋:这也是文化的差异吧。

去古堡和教堂过一个传统的万圣节。去古堡和教堂过一个传统的万圣节。

  事实上,Halloween是欧洲的节日,在19世纪开始传到美国,但在20世纪又通过美国流行文化的传播重新回到欧洲,所以很多欧洲人反而将这个欧洲的传统节日视为美国文化的一部分,也算是阴差阳错。

  推荐

  体验一个圣洁的万圣节,推荐去圣马丁大教堂或者图尔大教堂,那里会举办一些庄严肃穆的宗教活动。

  市政厅前的Jean Jaurès广场,有喷泉。万圣节时候有布景,也是一个圣洁万圣节文化的体现,适合前去瞻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