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贵族生活蒙太奇(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03日 10:16 商务旅行

  核心提示:高大的古树下,Philippe Hurault伯爵坐在草坪的白色长凳上,看着一百米外的城堡

  高大的古树下,Philippe Hurault伯爵坐在草坪的白色长凳上,看着一百米外的城堡。温暖的阳光下,城堡的蓝色屋顶和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他浅喝了一口温和的上等葡萄酒,咀嚼着嘴里配以柠檬酱马铃薯块的帘蛤,满意却又疑惑的咕噜着:“要是有韭菜、红枣、百里香烹调出的小羊肉就更好啦!我坐的这白色长凳好像以前没有!”确实,白色的木质长凳是后来修建的。同时,我站在艾斯克丽蒙城堡酒店的人工湖边的草坪上,这也是假设我拍摄的一部法国惊险悬疑电影的开始镜头。

关于Philippe Hurault伯爵的情节关于Philippe Hurault伯爵的情节

  关于Philippe Hurault伯爵的情节

  一个半小时前,我还在巴黎。巴黎城里没有到艾斯克丽蒙城堡酒店的公共交通工具。唯一的方法是只能由城堡酒店派出的汽车接送,这就意味着就是只有受到邀请才能去,贵族方式从第一步就开始设立门槛了。

  车开了好一阵,才从都市里突出重围,巴黎太大了。总算告别了热闹的都市,经过郊区,然后穿过一大片绿色的植被,车驶入一段碎石路,开始有点颠簸,我感觉到应该不远了。在进入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后,突入眼帘的是茂密的树林,一转弯,是一座石头小桥,看到了不远处的城堡。车驶过桥,桥下水缓慢流过。

  下车,简单安放好行李,按捺不住激动,立即四处走走,我要好好了解一下法国老式贵族的生活。

  沿着城堡有一圈护城河,很宽,明显是修建时人工深挖的,在十五、十六世纪的时候,应该能够抵御小型部队的进攻。只是不知道当时这里有没有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有没有出现披着铠甲、骑着骏马的骑士,最好是手持长矛向城堡挑战的唐吉柯德,此时我能听见的只是缓缓的流水声。

  问了旁边的城堡酒店工作人员,他向我介绍,城堡主体旁边的Tour des gardes是目前所存留下的最古老的建筑,建于11世纪,最初为一个女子监狱,现在改建成客房。Le Pavillon de la Laiterie是一个源自19世纪的阁楼,后被命名为Trianon, 现在用来作工作室和会议室。因为经常有主题晚会和展览,这里面配套有调温泳池和网球场。

  城堡面积很大,到处是草坪,也有一个红色的翅膀模样的现代抽象雕塑悄悄的隐没在树丛下。沿着古老的林荫小路,发现刻有法文标志的古井,看四周,靠近以前作为牛棚的建筑,看过的波兰斯基的电影《苔丝》中苔丝挤牛奶的画面若隐若现在眼前,据说那部电影很多镜头是在法国拍摄的。

  微风中,想象自己就是Philippe Hurault伯爵,慢慢地挪着步,走着走着,高大的古树下,灿烂的阳光在大片的绿色草坪下划出长长的投影,心情很是开朗,于是坐在木制白色长凳上,喝着葡萄酒,看着远处的城堡。时间过得很慢,遥想中国发生的一切,眼前,通向护城河的人工湖里波光粼粼,幻化成影像,中间插入了Philippe Hurault伯爵乘坐热气球降落在周围草坪上准备点火升空,却总也点不着,正着急中??远处有一男一女两个法国年轻人在骑自行车闲逛。

  太阳变得很暖,很快就淹没在树林里了。回到酒店准备享受晚餐。顺便问工作人员,想不到这里还能飞热气球,但需要事先联系,热气球就起降在人工湖周围的大片草坪上。

  在两三千米高的空中,往下看,世界寂静无声,上升的气流自耳边摩擦而过,热气球的点火器隆隆作响,Philippe Hurault伯爵决定在热气球上享用法餐。这是我想到的情节之一。

  晚餐,La Rochefoucauld厅四周是18世纪的木质装饰。我在红色的餐椅上落座,厚厚的白色餐布映衬下,周围一片安静。就餐的都是绅士女士模样,大多年纪较大。暖暖的烛光中,角落里的一男一女,虽是两鬓斑白,轻声细语中却也显出几分暧昧的味道。法餐上得很慢,但很精致,上菜的小伙子很是帅气。

  看着窗外暮色下的草坪,不由得回想起浪漫的戛纳海滩的露天电影。是啊!一堆朋友,在草坪上看露天电影,作为派对的结局或开始都是不错的主意。

Barbara Cartland套房Barbara Cartland套房

  吃饱了不禁有些困,回到我的Barbara Cartland套房,在宽大的浴缸下想Philippe Hurault伯爵可能那时没这种享受,不禁为自己的“腐败”感到些许内疚。丝质的壁布、丝质的寝具、温暖的粉色,躺在大床上,Philippe Hurault伯爵是酣然入睡还是为想念的女人不在身边而辗转反侧呢?

  路易十四休息厅内的早餐

  真是不想起床!这是我被清早的鸟叫声吵醒后的第一个念头。这床太舒服了,还有鸟鸣声,吵,但也很是悦耳,在城市里想都别想,我真是有点不忍心醒过来。

  起来,四处走走,早晨,有些雾气。门窗都是木质的,走道和楼梯都铺有红地毯,很安静。思维的惯性,让我开始构思在这里拍摄旧式的温馨爱情电影,不,冷战时期的间谍电影,平静下潜藏着涌动的暗流,高潮的格斗追踪即将发生。

  窗外,鸟儿们三三两两,在城堡四角尖顶屋顶飞来飞去,呼朋唤友的鸣叫声此起彼落,轮流俯视着下面停车场上进出的几个客人和侍者。

  下楼,无意中透过大堂门厅的玻璃,看到外面停车的地方,两个穿白色马裤黑色马靴的十七八岁的姑娘,像是姐妹,金发垂肩,身型优美,气质非同一般,尤其眼睛清澈透亮,远非我在国内时尚杂志翻阅的模特所能比拟。想也没想,赶紧冲出大门,拿起斜背的相机,刚在取景器里看到金发姑娘模糊的身影,猛然镜头里影像变成晃动的黑影,眼睛移开相机,看到的是一个正要拍照,被保镖拦住,摆手示意不能拍摄,再看看周围酒店侍者的眼光,虽然语言不通,我大概有些明白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贵族!

  也许是有名望的大家族的后人在此度假,在这个传媒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小心保护自己的生活不被打扰,也是情理之中,想不起在哪本书上看到,说在欧洲,特别是西欧,能延续到今天的贵族大多都尊奉“低调是最大的美德”的原则。赶忙露出笑脸,收起相机,然后用仅有的能大致发出声音的法语说对不起,同时做出手势,努力表现出自己不知情,表示抱歉的表情。侍者恰好的做出手势,引导我去餐厅用早餐。

  桌布上已经摆好刀叉,四周的墙面和顶棚铺设的是深红色的橡木,凝重的气氛中却又散发出激情的暗示。看到大幅的皇家壁画,瞬间,王室贵族们雍容华贵的生活场景,在我的臆想中快速流过。这里是原来的路易十四休息厅,现在,我居然在这里准备享用早餐!

  自助餐很丰盛。阳光出来了,透过白色的窗帘,这里很安静,心情很好。那两个穿白色马裤的金发姑娘也进来用早餐,周围顿时增添了些青春活跃的氛围,必须承认,欣赏她们优美的身姿给我的用餐增加了许多说不出的快乐。间或,她们的保镖兼司机会在餐厅门口往里看一眼,以确认我没有再次拍摄的企图,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却很敬佩他的职业精神。

  早餐完毕,沿着城堡四周的护城河散步,却不知不觉走神的想起了索菲亚科波拉拍摄的讲述法国最后一个皇后奢靡生活电影《绝代艳后》,奢华的法国贵族!

Pavillon des TrophéesPavillon des Trophées

  最适合婚礼镜头的地方

  走着走着,到了据说是最有特点的附属建筑“Pavillon des Trophées”,其中宴会厅la salle des Trophées带有一点古堡的童话风格,墙壁上装饰着鹿头,蜡烛吊灯及蜡烛桂枝灯,有一股原始的味道。阳光透过落地大窗户的白纱浸入室内,站在门口,纯白色的宴会桌椅的远端却有柔和的蜡烛光。整个屋子的气氛宁静而温馨。

  这种浪漫的氛围是拍摄婚礼镜头的绝佳之处,因为除了楼上可以度蜜月的房间,房子外面大片开阔的地带正适合拍摄新郎新娘和客人嘉宾的动态画面。背景正好是城堡的主建筑,其实,我自己也多么希望一生中也能有一次机会在这里举办婚礼。

  想着正要在这里磨蹭一下,想象一下自己会挑选哪个姑娘作新娘,还没起头,已经听到有人在远处喊我的名字。

  预定的时间到了,停车场,高大壮实的城堡酒店的销售经理站在小车旁在等着我,他将送我回巴黎。护城河里有小船在游荡,坐在船上的法国女人穿着精致,忍不住让人想多看一眼,多么希望有时间坐船,和她在湖里相遇,再用生硬的法语打个招呼??

法式贵族生活蒙太奇法式贵族生活蒙太奇

  真的要走了?我不自觉的放慢脚步,希望尽量延长享受这里慢生活的一切,石头城堡,树林,池塘,护城河,还有时不时躲进云层,又很快露脸的太阳。

  坐进车里,城门砰的一声关上。马达发动,我忽然感觉到空气的味道是那么的不一样。我本能的摇下电动车窗,迎着扑面而来的满眼的公路旁浓密的绿树,我闭上双眼,深深的吸气。脑袋里却浮现的是那两个穿白色马裤黑色马靴的金发贵族姑娘,也许是因为没能拍下照片,我想在离开时拼命把她们记住。石子路上轻微的摇晃很快使我不知不觉有些半梦半醒。

  Philippe Hurault伯爵站在城堡前的桥上注视着我们远去,快乐的表情出现在他不解的脸上。对!这就是剧本的结尾。

  是不是就这样半梦半醒到巴黎,我后来记不得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