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乾隆年间古建筑被用作库房 门窗遭改造(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07日 09:50 北京晨报
北京乾隆年间古建筑被用作库房 门窗遭改造(图)
  旭华之阁四周墙皮已出现大面积剥落,部分墙体开裂,殿门被换成了两扇现代铁门,看着很不协调。
北京乾隆年间古建筑被用作库房 门窗遭改造(图)
  旭华之阁殿内被分割成了四个房间,殿顶也被白色的吊顶遮盖,在被房间切割出来的通道内,放着梯子和一些金属管道。

  在西山的烂漫红叶下,掩蔽着不少珍贵的古迹。它们多有显赫的身世,却少有人知。目前常来光顾的只有秋风秋雨和偏爱访古的山友。这些古迹大多仅剩断壁残垣,或孤零零的一殿一亭,仿佛风烛残年的老者。旭华之阁、松堂以及北法海寺便是其中知名的几处。市政协委员李乔建议,要加大力度保护这些流落山间的文物,被不合理使用的也应尽快腾退。

  ■记者探访

  无梁殿被用作库房

  站在西山林场的盘山路上下眺,香山红旗村一带鳞次栉比的楼房中间,突兀地立着一座恢弘的古建。黄绿相间的顶子,红色的山墙。这就是京城少有的无梁式结构建筑——旭华之阁,殿顶为浑然一体的砖石结构。

  记者两次在山林间寻觅,几经辗转才有幸接近这座神秘的无梁殿。目前公开的资料显示,旭华之阁建于清乾隆二十七年,也就是1762年。原为“宝相寺”主殿,如今寺院其他建筑已无存,仅剩此一阁。宝相寺是仿五台山殊相寺所建。当年乾隆皇帝在五台山礼佛,摹绘了殊相寺的文殊像,回京后命人刻成石碑。为珍藏此碑,修建了宝相寺。

  记者看到,旭华之阁整体结构保存尚好,乾隆御笔书写的“旭华之阁”四字石刻还很清晰。只是四周墙皮已出现大面积剥落,部分墙体出现开裂,而门窗也均被改造。特别是殿门被换成了两扇现代铁门,看着很不协调。顺着门缝向殿内看,里面被分割成了四个房间,殿顶也被白色的吊顶遮盖了,已完全没有古建的样子。在被房间切割出来的通道内,放着梯子和一些金属管道。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里曾是某单位的库房,进行过整修。

  在旭华之阁东侧数百米处,有一处院落,里面遍植白皮松。隔着铁栅栏可以看到一座灰色亭台,俗称“松堂”,是当年焚香寺的遗存。这里相传是乾隆皇帝到团城阅兵时的休息场所。记者在院落外找到了一块镶嵌在围墙里的标识,显示旭华之阁及松堂已于1984年被定为市文保单位。

  西山首寺仅剩山门

  离开旭华之阁向北,沿着香山19号路上山,进入金山陵园。在半山腰的地方,可以看到灌木丛中一段一段的残墙。走到近前,记者才发现灌木中隐藏的一座寺院山门。山门外有两尊破损的石狮,其中一个石狮仅剩下半个脑袋。

  山门似乎刚刚进行了修缮,大门上的红漆很鲜艳。跨过破损的院墙,只见山门后有一处标识上写着:法海寺遗址,海淀区文物暂保单位,海淀区人民政府1999年1月公布。

  据资料记载,此处遗迹俗称北法海寺,与石景山的法海寺相对应。相传为元代“山中第一大寺”宏教寺的旧址。记者看到,北法海寺除了山门保存完好外,寺内的殿宇都只剩下了基座。有两块石碑矗立在遗址上,其中一块石碑上的“敬佛”二字格外醒目,为顺治皇帝的御笔。

  由于北法海寺遗址的围墙存在多处缺口,登山的人们可以比较容易地进到院中,草丛里丢弃了不少垃圾。顺治皇帝的御笔碑上满是墨迹,可能是一些拓片爱好者所为。

  据金山陵园管理处张主任介绍,北法海寺虽与陵园同在一座山上,但却不归陵园管辖。陵园工作人员仅是义务维护文物的安全。比如发现有山友进入遗址会进行劝阻。今年五六月间,海淀区文委已经对保存较好的山门进行了修缮。据张主任了解,北法海寺早在清中晚期便已遭到破坏,并逐渐演变成今日残破的景象。

  ■专家点评

  无梁殿北京不多见

  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著名古建专家晋宏逵告诉晨报记者,无梁殿又称砖殿,最大特点是建筑材料全部采用非燃烧材料质地的砖、瓦、石砌成,不采用传统的梁、柱、柁、檩等木质构件。中国古建大部分都是木结构,砖石结构本身发展就比较少,在北京甚至全国范围内也是明代以后才陆续出现。

  “无梁殿形式的古建在北京非常少,也没有特殊规定什么样的建筑必须使用无梁殿结构。”晋宏逵表示,物以稀为贵,又是乾隆皇帝敕建的寺庙,旭华之阁的价值自然是难以估量的。

  老北京网创始人张巍表示,旭华之阁如今没有对外开放,一般人无缘得见。又由于没有专门保护,破损在所难免。北法海寺曾经号称西山第一大寺,现在只是文物暂保单位,就是正在普查中的文物,保护现状也令人担忧。但无论如何,这两处古迹已经在文物部门挂了号,算是有了些保障。而西山之中还有几处寺庙遗址,古建早已消失,但留在岩壁上的石洞石刻还在,也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可有的还没有进入文物保护的范围。

  ■委员建议

  尽快保护 腾退修缮

  市政协委员李乔表示,像旭华之阁这样,北京还有不少文物古建被某些单位占用着。这有一些历史原因。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些机关单位暂时没有条件新建办公场所,就会利用一些庙宇或殿堂。这在当时是正常的,但随着文化事业的发展,有些单位被列为文物单位后,部分占用单位就搬离了。但也有一些单位没有搬出去,这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占用单位比较爱护文物,而另一种则是不能认识到文物价值,不能很好地保护。文物部门经过多年的协商甚至博弈,一些文物单位已经陆续腾退。但还有不少有条件腾退,却没有腾退的文物单位。

  李乔认为,腾退进展艰难是对文物的认识存在问题。“我们的文物到底是谁的?不是占用单位的,是全体人民的,是中华民族的。是子孙后代的。”李乔指出,文物保护不仅仅要看到文物的经济价值、旅游价值,还要看到它是提高中华民族的文化素质、思想素质的一种重要实物教育资源。

  李乔表示,要促使占用单位腾退文物,必须要形成一种社会压力,同时占用单位也要内省,要做到文化自觉。政府和占用单位的上级单位都要进行督促。

  “北法海寺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作为文物暂保单位迟迟不能转正。还有一些文物连暂保文物的牌子也没有,我称它们为‘准文物’。”李乔建议,文物主管部门要加紧进行普查,提升这些文物的级别,让它们尽快享受到相应的保护。(晨报记者 王歧丰 文并摄)

  ■文保规定

  文保建筑使用者负责维修和保养

  据《北京市文物保护管理条例》,使用文物建筑的单位,应当负责文物建筑的保养和维修。对使用的文物建筑不进行保养或者维修的,由文物行政管理机关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维修造成文物建筑损坏的,责令赔偿损失,并可责令停止继续使用,限期搬迁。

  ■新闻链接

  另几处“无梁殿”

  颐和园智慧海:位于万寿山顶最高处,是一座完全由砖石砌成的无梁佛殿,由纵横相间的拱券结构组成。

  皇史 :是明清两代皇家档案馆,全为整石雕砌,殿内大厅无梁无柱。

  灵鹫禅寺:位于坨里镇北车营村北。元代建,正殿为无梁建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