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离岛“金马澎”:更“原始”的景致(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11日 10:33 商务旅行杂志

  核心提示:单为一曲《外婆的澎湖湾》,澎湖之旅便可以令人眉心开花。澎湖如何美呢?

台湾离岛·金马澎台湾离岛“金马澎”

  船开出了十来分钟,我匆匆发了条微博:“厦门五通码头。捷安快艇,29元+1元保险。半小时内到金门。”到达金门水头码头,确实只花了不到半小时,回头望,是朦胧中的厦门。厦门到金门,金门望厦门,就有这么近!

  像在五通码头出发时一样,这头的检查站也没什么人,交验了三证——“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入台证”(由台湾方面批)、“登船证”,我便算是真正进入金门了。这天是2011年8月12日。“就这么方便了。”台湾海峡两岸观光旅游协会(简称“台旅会”)北京办事处的刘连官才说。

  刘连官,马祖人,为这次“大陆媒体赴台参访自由行暨离岛(金马澎)地区主题之旅”团领队。刘连官说,这是大陆居民赴台个人游正式启动后的“首发媒体团”,北京八人、福州两人、广州一人。应该高兴的。此团原本计划是7月22日出发,因为是“首团”,“三证”办理两岸都需要协调各部门,时间紧,就推后了20天,之前行程表上的12天计划不变。

澎湖生活博物馆澎湖生活博物馆

  此前,6月28日,内地媒体频频报道:“一大早,厦门首批赴台个人游的103名旅客,将与北京、上海的游客同时启程?这103名游客中,从厦门乘捷安号轮船赴金门,转乘飞机抵达台湾本岛的共46人,厦门直航台北57人,共分四批出发。其中年龄最大的89岁,年龄最小的不足3周岁,旅游时间最长的达到11 天。”我相信,选择从厦门乘船先到金门的46人中,一定有人等这“自由行”的一天等了五十多年。“花炮,鲜花,笑脸,长枪短炮。”内地媒体那天赴台采访记者发回的报道里都仪式化地用上这些字词。

  每回到厦门,出差或旅游,我都尽量抽时间做一件“一个人的事”——从厦门望金门。有时,站在厦门会展中心附近海滨望,有时,买张船票在“厦门金门环岛游”游船上望。说是金门大胆岛上有“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几个大字,即使有时用上了望远镜,我一直也未能看清。厦门环岛上也有几个大字,“一国两制,统一中国”,两岸这样对话了几十年。

  常常与人谈论金门,说到著名的“八二三炮战”,说到金门田野乡间的“小心地雷”标语,说到58度金门高粱酒?但是,这些知识,要么在史书上,要么在媒体的报道文字里,要么在台湾籍朋友的口碑中。

  除了这些,金门还有其他,翟山坑道、金城民防坑道、莒光楼、金合利钢刀、王大夫一条根、陈景阑洋楼、清朝总兵署、迎宾馆、广东粥、贡糖、马家面线、风狮爷、山后民俗文化村,不止于此。你所不知道的金门,有时候可能是这样:你不知道金门高粱酒“深入喉,不上头”吧,你不知道“战地金门”曾盛产进士、举人吧,你不知道“狮山炮阵地”里陈放的那支8英寸榴弹炮的威力吧,你不知道蒋介石当年题写的“勿忘在莒”四字的真迹就在金门第一高峰太武山上吧,你更不知道金门县政府要把金门打造成“大学岛”吧??。

  更多谈论台湾。关于台湾的高科技、品牌竞争力、绿能产业、医疗健检、步道、夜市与小食、日月潭和阿里山、集集小镇、环岛火车、诚品、花博会与设计大会,甚至芳香理疗等。这些,也就是常说的台湾“科技的力量”、“知识的力量”和“美丽生产力”。我们常常 “惊叹”于此。而这些,多发生在我们也许已经以“商务邀请”方式踏足过不少次的台湾本岛。

兰屿、绿岛、金门、马祖、澎湖,都是“台湾离岛”。兰屿、绿岛、金门、马祖、澎湖,都是“台湾离岛”。

  兰屿、绿岛、金门、马祖、澎湖,都是“台湾离岛”。也许有“深度台湾游”的人坚决上了绿岛,为了一睹著名的“绿岛监狱”。但绝少有人串联着游了金马澎。重新翻看旅行笔记:“厦门出发,轮船到金门;金门机场,立荣航空小飞机飞台中;台中清泉岗机场飞澎湖,马公航空站;澎湖飞台北,走东北角、淡水;台北松山机场飞马祖,降南竿机场;回程,从马祖福澳港坐‘金龙轮’到马尾港。”“我们公司也从来没有设计过这样的旅游线”。台中统元旅行社总经理张龙麟说。在台北长荣集团会所晚宴(长荣航空与立荣航空同属长荣集团),我们见到了立荣航空的所有高层,包括金马澎三地区的总经理。“这个行程属于特案,衔接上相当的考人”。立荣航空广报室主任陈丽萍说。

  “绿岛小夜曲”、“外婆的澎湖湾”,这样美丽经典的民谣,我认为是“台湾美丽生产力之离岛”部分的甜点。

  单为一曲《外婆的澎湖湾》,澎湖之旅便可以令人眉心开花。澎湖如何美呢?到达之前,好朋友蔻蔻梁一再提醒,一定要体验澎湖的夜潜。在澎湖期间,参观了聚大成的澎湖生活博物馆,入口是大大的风帆模型和有许多微笑的纯朴的“澎湖人”群像,在博物馆里一路游走,两层楼的照片和模拟生活场景展示区,有王船、柱状玄武岩、七美屿潮间带心形石、石敢当、菜宅、背篓举叉的夜间捕鱼人、中屯风力发电园区、仙人掌等。打算“慢游澎湖”,如果不能到达更多的地方和体验更多,这里倒是个好去处。但是,博物馆里似乎找不到有关潜水的资料,这些天导游也没有有关潜水的解说。就别说夜潜了。也许我的“个人游”在“团”的缘故?也许“夜潜”就是一个有关澎湖的美丽传说?

  在澎湖没想到的是,音乐人张雨生和“外婆的澎湖湾”传唱者潘安邦原来同是“笃行十眷村”村民,张家和潘家仅隔五十米左右。到风柜尾吹海风顺便回忆电影《风柜来的人》,让人“小青春”也“小清新”一把。在马公市的“夜钓小管”是我的第一次。这些,与夜潜的传说一样美好。更美好的事是,在澎湖时收到在北京柏悦酒店工作的TINA CHEN发来的吃货清单:“文康市场内的鱼土、魠鱼面(早餐);妈祖庙附近的香肠大肠(下午);中正街上的肉丸(下午);妈祖庙附近的米糕与四神汤(中午到下午);妈祖庙旁的爱乡民宿,有好喝的仙人掌汁和风茹茶(我阿姨);四眼井药店的药膳蛋;‘国宾英雄馆’前的咸酥鸡;清心小食店的红鲟粥。” TINA是土生土长澎湖人。

  梦幻样的澎湖,马祖人刘连官也是头一次到。

“台澎金马”,马祖常与金门被相提并论“台澎金马”,马祖常与金门被相提并论

  马祖的性格,我从刘连官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少。首先,飞机降落在南竿机场之后,他才又展露他一贯的憨厚的笑,并说,“你们算运气很好了,飞机不误点,还准时降落。飞马祖的航班,经常还因为天气不好被取消或延后,有时飞机飞到马祖上空,还得飞回去。”不早说!有团友在南竿岛上随意一家“7-11”店转,听到两妇人——一店员和一客人低声闲话,“连官去了北京,回来了。”这容易让人想象,更远古年月海边的“马祖村”,村里的孩子有本事外出闯荡,现在荣光回来了。

  刘连官之前在马祖当过兵,在连江县政府和马祖观光局干过,是去年五月挂牌的台旅会北京办事处台湾派员,任秘书。马祖的几天,刘连官是既当导游,也当司机,还当接待官。“那时候,南竿岛上的普通人到北竿岛,都要经过相关部门允许,要办批条。”“战地政务时期,马祖人不能离开马祖去台湾,台湾本岛人也不能来马祖。”“以前,给我配的是卡宾枪。”“以前,我们经常要躲炮弹了,对岸一般是单打双不打,春节三天不打。”在壁山观景台和大澳山“战争和平纪念馆”,刘连官给我们拉家常似地说着“战地马祖”的故事。之后,他驾着1980年代“福狮”(丰田的台湾叫法)拉着我们下坡爬坡。

  “台澎金马”,马祖常与金门被相提并论,多是因为金门和马祖在两岸对峙年月,都属于军防前线,都是一样的“坑道”、“反空降堡”、“小心地雷”警示牌、“解救大陆同胞”类标语、“高梁酒”等。马祖的观光产业在金马澎三地区,起步最晚。但是,马祖多了两样法宝,一是有世界上最高的妈祖雕像,二是于2001年重新发现世界仅存不到一百只的“神话之鸟”——黑嘴端凤头燕鸥。

  “就算去掉来回机票费用,这里的工资还是比在台湾本岛高。”马祖风景区管理处的游淯翔小姐说。游淯翔家在台北,一年前应聘“交通部”观光局工作,选择来了马祖。马祖吸引力,从这也能看到一二。

  马祖人的酒量明显的好。不管是58度“元尊陈高”,还是46度“东引陈高”,只要开喝,必是半杯闷。马祖的规矩是,“屁股一抬,喝酒重来”,起身,便要绕场 “打一圈”。好在是,马祖高粱和金门高粱一样,也是“深入喉,不上头”。回到家乡,刘连官在酒桌上不含糊,58度“马酒”,他开始天天大口闷。 自此,我们称他连官兄。

  在马祖,收到的名片的人名下面,几乎都是两个电话号码,一个马祖当地号,一个“中国移动”号。“在海上,我们有时搜到大陆信号。”

  最后,我们从南竿岛的福澳港乘坐“金龙轮”到马尾港,返回内地。

  相对于台湾本岛,金马澎少了走马看花的“热闹”,更“原始”。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