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八零九零后:记忆中的丁丁(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14日 11:12 精品购物指南

  主要人物谱

  丁丁

  《丁丁历险记》主人公,记者,总是做超过工作范畴的事,喜欢冒险,理想主义者。

  白雪

  丁丁的好伙伴,原型为刚毛猎狐梗,爱喝酒,护主。

  阿道克船长

  商船“卡拉布让号”的船长,从“金钳螃蟹”故事结交丁丁后,成为“副手”。

  杜邦和杜庞

  从来没有完成过领导派的任务,并且经常自找麻烦,虽然看起来像一个模子刻出的,却压根不是亲戚。

  费罗赛尔

  退休官员,有“收藏”钱包癖好,常偷盗。

  红色拉克姆

  在漫画《独角兽号的秘密》中首次出现,路易十四时期的海盗头子。

  萨卡林

  在漫画中是古玩收藏家,在电影里又有新的身份——红色拉克姆的后裔。

  70后李海鹏  童年因为丁丁而完整

  李海鹏 作家、前记者,著有小说《晚来寂静》、专栏集《佛祖在一号线》

  初识丁丁:父母奖励的连环画册

  为什么爱丁丁:丁丁不是熟知的高大全的英雄形象,只是一个忽而被人捆起来忽而被人救走的浪漫小人物。

  对电影的期待:不要像好莱坞电影那么炫。虽是历险故事,但并不强调险象环生的感觉,别为了惊险而改变。

  隔了一个世纪,丁丁这个不用写稿的比利时记者出现在一个中国记者的随笔——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的《梦幻启蒙》里:“我们这一代记者领受的新闻启蒙是梦幻式的,若非《光荣与梦想》,就是法拉奇,不仅没有呆板,甚至连平淡也没有。童年时期我们读的《丁丁历险记》就更甭提了,作为一名在小便池里都能找到独家新闻的记者,丁丁比起007来不遑多让,连同那条雪纳瑞犬都比《南方周末》更有力量……”

  并不是丁丁吸引他走上了新闻之路,如多数70后一样,丁丁只是他的“一段至今都美好的人生记忆”。

  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在租着看连环画,“租书摊上也有十来本《丁》,一分钱一本,十分钟看完还掉。那时买书是最奢侈的一种行为”。他比别的孩子幸运,四年级一次优异的考试成绩后,父母给他买了一套连环画,里面除了《丁》,还有《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等。而《丁》因为是外国故事,被他本能地放到了最后再看。

  正是最后看的这部《丁》颠覆了李海鹏对连环画的认识,“丁丁和我们的故事不一样,他不是我们熟知的那种高大全的英雄形象,只是一个忽而被人捆起来忽而被人救走的小人物的浪漫故事。”《丁》和其他漫画还有一点不同在于,它是欧洲直线条的绘画风格,简单活泼,而我国的漫画都是苏联式工笔的现实主义风格,“画本偏简单速写,还带有一点脸谱化,确切地说,都不能叫卡通或者漫画。”

  大学毕业后经济自由了的李海鹏买回了《丁》全套的碟,“反而只看了三张,毕竟以另一个年龄认识丁丁,故事太简单了。只当留个纪念好了。”

  如果一定要说丁丁对李海鹏的特殊意义,那就是记者这个特殊职业寄托的人生可能性,这样的人生在当时的环境下只可能通过记者来实现,“既能够匡扶正义解决问题,又不是那么强大,还可以云游世界。”

  现在的李海鹏看来,丁丁只能成为儿童的朋友,“这正是他的优点,非常友善,也真正了解儿童需求。”

  这么多人怀念丁丁,李海鹏觉得,也许怀念童年会显得温情,也许有些人的童年因为丁丁而有了非常快乐的体验,这种快乐恰是因为丁丁故事里的那一份精神和美学层面的“纯真”。“这份纯真非机器主义产物阿童木可比,也非暴力凶杀的《三国演义》之类可比,是我们的小说装也装不出来的。”这也正是李海鹏对电影《丁》的期待与担心,“不要做的像好莱坞电影那么炫。虽然是历险故事,但并不强调险象环生的感觉,别为了惊险而改变。”

  80后孔祥东  被丁丁绑定的人生

  孔祥东,百度丁丁历险记贴吧吧主,丁丁中国俱乐部会员,《丁丁与阿尔法艺术》、黑白动画片《金色的螃蟹》中文版的翻译者 ,今年11月丁丁藏品展(京沪广渝)策展人之一。

  初识丁丁:表姐的黑白小人书

  为什么爱丁丁:最最喜欢的还是看到的第一本丁丁《破耳朵的故事》。绘画细致生动,不仅可以看出作者绘画技法的进步,也可以看出时代的变化。

  对电影的期待:早在1993年就知道斯皮尔伯格要拍,没想到等了20多年是个3D的,真潮啊!总感觉他拍的丁丁有点像蝙蝠侠,电影里丁丁的经历似乎比真实的丁丁更精彩,“只能说是为了迎合时代吧。”

  孔祥东与丁丁的故事是一部完整的粉丝成长记。

  2002年6月的黑龙江伊春,网吧收费已经喊出了每小时一元的低价,这个价格让很多一直对网吧怀有莫名好奇但更多是无知的年轻人蠢蠢欲动,21岁的孔祥东就是其中之一,他对网吧的认知也限于“一个只有会打五笔和会第一册英语的人才能去玩的地方”。孔祥东心想,“每小时一元够便宜,应该去里面看看什么样”,但他更真实的想法是,“进去在互联网上看看丁丁”,因为更早时,他曾经听人说起过有丁丁的网站。

  孔祥东第一次认识丁丁是一本小人书《破耳朵的故事》,故事创作于1937年,是丁丁系列的第六本,在苏联、非洲、北美、中国之后,丁丁来到了南美洲。南美洲的丁丁听着广播起床做早操,伊春的孔祥东为表姐这本中国文联出版社的小人书激动不已,那时他才5岁,还不能看懂文字,仅仅是细致的图画、丰富的故事已经让他刻骨铭心,也影响了他未来20多年的生活。

  在网管的帮助下,孔祥东在搜索栏里打上www.tintin.com,一张丁丁穿着风衣飞跑的图片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当时太高兴了,真的在网上看到了丁丁的图像,下面是5个国家的国旗。”进入网站后,孔祥东当时就被里面所有的丁丁彩色图片迷住了。从小一直是看黑白的连环画丁丁,他一直不知道丁丁有彩色版。

  网管还帮他找了一个名为“亦凡公益书库”的中文网站,不仅能看到全套的《丁》,还让孔祥东第一次看到了丛书的作者、“丁丁之父”埃尔热的生平介绍以及照片。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网站的留言中提到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彩色版的《丁》。随后的几天,孔祥东“泡”在了网吧,他的收获颇丰:这套书在当当网和卓越网都有的卖。“当当网价钱较低,我想买的时候已经没货了。为了早日看到,只好花高价在卓越网买了一套32开本的。”这套书花了他170元。这是孔祥东的第一次网上购物。

  “当时国内的丁丁网站可以说全是精品,比如亦凡公益书库、丁丁奥斯卡、真的小炭等等很多”,直到有一天在搜索栏里打上“丁丁历险记动画”时 ,他突然看到一个响亮的名字——丁丁中国俱乐部!里面有“丁丁下载大全”“丁丁链接大全”“丁丁影像”“丁丁商品”等五六个链接标签,发现了若干国外的丁丁网址链接,还在“丁丁商品”看到丁丁相关的录像带、VCD以及《丁》原声大碟、邮票、名信片,更看到了世界各国的《丁》的各种封面以及中国文联和中国少儿版《丁》小人书的所有封面原版大图。现在回想起来,他很后悔当时没有把这些珍贵难得的图片保存。

  每次上网,孔祥东第一个打开的网站就是丁丁中国俱乐部。丁丁中国俱乐部也是第一个在网上提出“我们的丁丁我们译”的口号,“没想到后来真的看到了《丁丁在苏联》《丁丁在刚果》的彩色中文版”,遗憾的是另一本《丁丁与阿尔法艺术》中文版只有珍贵的两页,自称“不才”、不懂外文的孔祥东后来借助翻译软件把剩余的部分翻译完成。不到两周,他的翻译就被大量转载。若干年后,他在淘宝网上看到了自己翻译的这本书被盗版印刷后高价拍卖,“我只是因为不想错过他的每一个故事才去试着翻译,从来没想过去盈利”。

  在丁丁中国俱乐部,孔祥东认识了网站站长Henry,两个人一直交流自己对网站建设的想法。为了网站的稳定和会员发帖的方便,2003年,俱乐部网站搬迁Yahoo香港,并将会员区改称为“丁丁(中国)俱乐部-国际空间站”。默认语言为英文,但可以正常显示其他各种不同语言的字体。这个非盈利的网站发展三年后于2006年被迫间歇性关闭,每年仅11月开放。

  此后,孔祥东转战阵地,起名为“北方丁丁迷”在百度贴吧开始了自己的丁丁之旅,并于一年前成立了几个丁丁迷QQ群,“没有想到还有很多90后读者,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在网上寻找丁丁的组织”。 2004年鸿运视听公司发行《丁》国语动画片时,组织过一次丁丁迷的聚会,“所有的参与者都可以抽奖,据说可以到比利时丁丁的故乡去旅游。”这一次机会他错过了。今年8月,他有机会在北京见到了百度丁丁历险记贴吧的另一位吧主张生,并给她带去了自己收集的一些丁丁早期动画资料。

  他的资料有多少?“只要是发行过的,就会想尽办法去找。”1947年的黑白版动画片《金钳螃蟹贩毒集团》有,是国外的朋友把DVD压缩后传给他的;1956年的几部动画片有;连埃尔热最初在丁丁杂志上发表的初版丁丁,他都收集到了电子版……他给4岁的儿子做了很多丁丁的人偶,儿子玩的也是丁丁车模。

  现在孔祥东有了自己的计划:在11月15日电影上映之前组织一次丁丁藏品秀。时光网联合他将展览轰轰烈烈地拉起来了,初步确定12日11时在北京蓝色港湾中央广场举办,随后会在上海、广州、重庆举办。

  他已经收集了自己能收集到的全部丁丁产品,如果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去比利时的丁丁博物馆实地观摩,已经看过丁丁博物馆纪录片的他“做梦都想去,还可以看看埃尔热的其他作品。以后也一定会去成”。

  泛90后李国辉 丁丁是半部20世纪史

  李国辉,教材编辑,丁丁中国俱乐部会员,收藏《丁丁历险记》的爱好者

  初识丁丁:表姐的《连环画报》上的连载

  为什么爱丁丁:细节真不错。比如《蓝莲花》画的上海与历史不符,但明显是照着中国照片画的,很是精致。

  对电影的期待:我倒是可以接受电影方式的改编,其实有点改变没什么,万物无不变之理。希望情节曲折但让人轻松,不要把几部作品攒在一起拍。3D的表达也可以,《里约大冒险》那样不是很好吗?

  1989年出生的李国辉不爱运动,喜欢闷在家里看家长的书报杂志。李国辉的表姐有80年代的《连环画报》,上面有《丁丁历险记》之《蓝莲花》的连载,共三期,他看的是第二期,“画得很好,情节生动,正义感强。” 他觉得翻译得很好,比如抗日组织“龙的传人”叫“龙子会”,“但是因为篇幅有限,所以画报上删了不少。”

  真正让他震撼的是看到杂志上黑白版《蓝莲花》的彩色封面,他甚至还幻想过,“捡一个大钱包,让我凑齐一套丁丁,而我当时都不知道丁丁有几本。”

  第一部后,李国辉就开始收集全册,有了新版就去买新版。他的藏品中包括青海版、少儿英语版的书,埃尔热的另一部漫画集《奎克和吕克》(中译名《淘气包快闪》)、《永远的丁丁》、《丁丁和我》等。

  最让李国辉印象深刻的是《奥卡托王的权杖》,“这集开始,整个丁丁就贯穿了一条主线,作者假定世界上有这几个国家,包括西尔达维亚、博尔多利亚、圣狄奥多罗斯,以后的故事就在这几国发生,这样可以避开某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故事越写越丰满。”

  涉猎的漫画越多,他对丁丁也越来越喜欢,“老埃画的细节真不错,只有柯南可与丁丁媲美,但柯南每幅图够大,可以画得很仔细,不像丁丁这般核桃上雕花。”

  这个泛90后读者的角度更严肃,“最可贵的是丁丁的时效性很强,几乎就是半部20世纪史,老埃几乎把当时的历史全部用漫画表现出来,包括那些有些敏感、严肃的题材。比如《权杖》那集,作者就把巴尔干诸国与比利时的现实写进了亡国危险的西尔达维亚。”

丁丁丁丁

  为什么人人爱丁丁?

  七零、八零、九零后丁丁迷如是说

  丁丁,一个标准的欧式英雄,用他简单的道德标准——寻找真相、保护弱者以及见义勇为,征服了刚从战争的耻辱中苏醒过来的欧洲大陆,他积极健康的个人品质还深深影响了东方中国的儿童乃至成年人们,不仅是70后单调童年里的一抹亮色,也是80后童年里的不可或缺的记忆,还征服了并不缺少漫画读物的90后们,那些《丁丁历险记》的黑白小人书、连载《丁》的报刊或者各种丁丁游戏、唱片、黑白电影、VCD、DVD与丁丁的纯真一起成为了他们毕生珍藏的宝贵财富。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比利时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