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以企鹅的节奏生活(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15日 11:23 南都周刊

  文/图_潘小粥

  小企鹅会在浅滩上等候其他同伴,稍作停留再一起上岸。 (维多利亚旅游局提供图片)

  我告诉5岁的女儿要去墨尔本看企鹅。电话那头,她咯咯直笑,而后严肃地纠正说:妈妈,企鹅只在南极,墨尔本怎么会有企鹅呢?

  墨尔本真的有企鹅,而且是世界上最小的企鹅。日落,天色昏暗,它们从海里冒出来,然后成群结对地回家。

  我的墨尔本朋友很喜欢模仿企鹅,时常张开双臂,一摆一摆地走在街上,然后,来一句,我们就是喜欢企鹅,慢悠悠。

  提起墨尔本,一般人总爱将它与悉尼作比较。表面上,两者都是澳洲的大都会,然而,骨子里两者却有截然不同的风格。相比悉尼的现代、急促,墨尔本则来得自然而从容,就像企鹅一样。朋友跟我们说了个笑话,在墨尔本,你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匆匆忙忙奔跑的人,这个人一定是被憋急了。

  墨尔本是缓慢的,岁月在这里似乎停滞,时间所留下来的奇迹,都被完美地保存下来。对待这些自然馈赠,墨尔本人一向都小心翼翼,如菲利普岛(Philip Island)上那群小企鹅,考拉保护中心的小考拉,还有屹立在海边的十二门徒岩,墨尔本有关部门规定,只能远观,不可亵玩。

小企鹅会在浅滩上等候其他同伴,稍作停留再一起上岸(维多利亚旅游局提供图片)小企鹅会在浅滩上等候其他同伴,稍作停留再一起上岸(维多利亚旅游局提供图片)
墨尔本街头着名的“圣保罗大教堂”。墨尔本街头着名的“圣保罗大教堂”。
想知道大自然的力量有多强大,可以坐直升机去看“十二门徒石”。十二门徒石位于大洋路,原是石灰岩悬崖一部分,最初被命名为“母猪与小猪”,1922年改为“门徒石”,原先有9座岩石,现在只剩下8座。  想知道大自然的力量有多强大,可以坐直升机去看“十二门徒石”。十二门徒石位于大洋路,原是石灰岩悬崖一部分,最初被命名为“母猪与小猪”,1922年改为“门徒石”,原先有9座岩石,现在只剩下8座。
考拉一天睡20个小时,所以想要看到正在活动的考拉需要一点运气。考拉一天睡20个小时,所以想要看到正在活动的考拉需要一点运气。
企鹅很敏感,稍有杂声,就会顿足,甚至撤回海中。企鹅很敏感,稍有杂声,就会顿足,甚至撤回海中。
乘坐普芬比利蒸汽小火车,勇敢者可以把腿伸出火车窗外。 乘坐普芬比利蒸汽小火车,勇敢者可以把腿伸出火车窗外。
火车内的餐车。火车内的餐车。
普芬比利火车在600多名义工辛勤努力下,每天都会运营,圣诞节期间还有盛大的活动。 普芬比利火车在600多名义工辛勤努力下,每天都会运营,圣诞节期间还有盛大的活动。

  只可远观

  从墨尔本出发,到达企鹅的家——菲利普岛,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面积跟香港差不多。菲利普岛对墨尔本市民来说,是冲浪、驾船、钓鱼、滑水等活动的海滩度假胜地,但使它成名的,却是那群驻扎在岛西南端诺毕斯岬附近的夏陆滩(Summerland Peninsula)上的小企鹅。

  在菲利普岛,成千上万的企鹅原住民,比当地人口还要多(当地人口只有5000人左右)。相比高达一米的南极帝企鹅,菲利普岛上的企鹅身高只有30厘米、体重约1公斤,是企鹅中的“袖珍版本”。由于体积较小,为躲避天敌,每天日落前1-2小时,小企鹅就会成群结对地从海里归巢。

  我们比小企鹅早一个小时到达它们的家,却不得其入。作为外来者,我们只能从栈桥上面看这群可爱的小精灵。离地一米左右、宽约三米的栈桥,架在岩石的上面,一直蜿蜒到海边。海滩上建有一个十几层高的看台,虽然时间还早,但看台上面,已经坐了好多人。初春的墨尔本,夜里还是很寒冷,我们和看台上的人一样,穿着羽绒服或者冲锋衣,戴着厚厚的帽子,在寒风中,焦灼地等待远处的大海。自1920年代对公众开放以来,每年大约有50万名游客会在这个看台上等待企鹅回家。

  晚霞渐渐消退,海浪声声中,海鸥不时发出低沉的叫鸣。天越来越黑,海天一色,但企鹅的影子还是没有出现,寒风中,着急的小孩老是错把浪花当企鹅,不停地问,为什么企鹅还不回家?

  终于,距离看台几十米远的浅海滩上,一个白色的小东西,探出了头。这是小企鹅回家的先遣队队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企鹅回家的旅途充满惊险,勇敢的先遣队必须要先观察四周动静,确保没有敌人之后,才引导大部队登陆。

  海浪声,鸟鸣声,甚至远处一绺光线,都会让先遣队队员惊觉万分,它们反反复复地上来又下去,折腾十多分钟之后,三只勇敢的小企鹅终于走上来了。紧接着,一群群小企鹅出现在浅海滩上,像穿着燕尾服的绅士,摇摇摆摆地一起回家。

  企鹅归巢实行的是家庭集体行动。澳洲企鹅大多是“一夫一妻”制,一个巢只住一对企鹅。我们试图跟随一只企鹅回家。为保护企鹅及其栖息地,我们只能在栈桥上面,一路尾随它。从海滩大约走了40米,这只企鹅一路高歌,这是它向恋人求欢的信息。不一会,另一只企鹅出来,它们热烈地拥抱在一起,如同恋人般。在一间小屋外,它们停了下来,不肯进去。这让我们很不解,仔细一看,原来两个家伙正在温存。好奇的我们,拿出手表,记录下这两只企鹅温存的时间,足足四分钟。

  墨尔本企鹅的天敌是狐狸,为保护这些小企鹅,墨尔本政府对菲利普岛上的狐狸进行猎杀,所以你想在菲利普岛上看到狐狸,是不大可能的。与企鹅一样,在墨尔本,考拉也是被严密保护的,禁止接触和拥抱考拉。

  在考拉保育中心,我们只能在桉树林中的400公尺观察径上,睁大眼睛寻找考拉的踪迹。这里一共有35只考拉,由于考拉一天有20个小时在睡觉,所以要看到生龙活虎的考拉,导游说,那得靠运气。我们的运气似乎不错,一只考拉如明星般,一直在我们眼皮底下表演,从这棵树爬下来,又坐到另一棵的枝头等着我们,实在萌极了。

  也能亵玩

  如果说墨尔本政府对于动物是极尽苛刻保护的话,对于历史古迹,墨尔本人却有变通和延展。就像100多年前开出的小火车,依旧在轰鸣。

  在带有凉意的初春,我们坐上普芬比利蒸汽小火车,开始一趟丛林之旅。普芬比利是澳洲人最喜爱的火车,也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为完好的蒸汽火车之一。上世纪初,维多利亚州委开发偏远地区而修通了四条低成本的762毫米宽的铁路线,普芬比利是其中之一。这趟火车,从1990年12月18日开出之后再没有停开过。

  我到的那天,雨刚停,穿上毛衣还是冷。在那里,我碰到了好多中国人,带着孩子。孩子们肯定喜欢普芬比利蒸汽小火车,墨绿色的车头,红色的车厢,穿着老制服的司机,像极了托马斯小火车。

  这里的乘务人员,大多是上年纪的义工。他们摇着铃铛,催促火车开动了。从Belgrave开始,到达终点站Gembrook,总长度24.5公里,需要2小时,但中途站Emerald Lake的环境优美,游客大多以此为终点。蒸汽小火车走得有点慢,爬上斜坡时看似有些惊险,却似乎回到了1950年代的时光。

  从烟囱喷出的一团团蒸汽中,传统在延续,而你我都可以是保护传统的一分子。普芬比利的传统是有趣,好玩的:坐在窗台栏杆处,把腿伸出火车窗外晃荡着。是危险还是刺激?

  每个人都有不同答案,我坐在栏杆处,不担心被甩下火车,一路担心自己的鞋会不会掉下去。这个担心是有必要的,听说有的人最后只能赤脚回去了。

  电话里,我告诉5岁的女儿这个担心,她说,掉就掉吧,高兴就好。

  行走者语

  国内有北京、上海、广州直飞墨尔本的航班,新加坡航空、国泰航空也可提供从国内城市经由新加坡及香港飞往墨尔本的航班。

  维多利亚州是澳洲大陆最小的州,从首府墨尔本出发,前往各个郊区的景点,如菲利普岛、莫宁顿半岛,不用爬山涉水,平均1小时至1个半小时的路程,不会很辛苦。

  对于许多人来说,春天的墨尔本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墨尔本杯赛马节。赛马节已经举办150届,每年11月第一个礼拜二举行,赛马日墨尔本全市放假一天,可以合法赌马。

  到墨尔本,最好能品尝一下咖啡,这座“咖啡之城”,有3000多家咖啡屋。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