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员工监守自盗 盗印文物影像贱卖大陆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17日 10:16 东方早报
台北故宫员工监守自盗 盗印文物影像贱卖大陆
《龙藏经》

  提示:台湾“廉政署”推估台北故宫损失的无形授权金恐高达上百亿元新台币。

  台北故宫典藏的《龙藏经》是清朝第一部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藏文“大藏经”音译),共搜集1057部佛教经典,完成迄今已342年。历史上相传,亲眼看见《龙藏经》者,能得七世福报,因此《龙藏经》向来盛名远播。据报道,陈水扁也曾在2008年卸任前,特地前往欣赏。名嘴陈文茜就此分析指出,“阿扁是想对《龙藏经》求点福气”。

  不管从历史、文物自身质量还是珍贵稀有性,《龙藏经》都堪称稀世珍宝。康熙八年,蒙古籍、笃信藏传佛教的孝庄皇太后,亦即民间熟悉的“大玉儿”,动员娘家资源筹款,由康熙皇帝动员僧众171名,将年久破损的明代大藏经,用泥金重新抄写一遍,命名《龙藏经》,这也是清朝第一部重修的佛经。当时使用飞金(金箔)逾37万两银,金粉近1800两,共分108函(象征世间芸芸众生108种烦恼),总计10万页经文,每一函经文重达50公斤,今日市价估逾百亿元。

  《龙藏经》原藏于北京紫禁城,1949年后来到台湾。

  早报记者 韩少华 综合报道

  台北故宫博物院近日深陷“复刻门”。11月14日清晨,因涉嫌盗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国宝”级文物《龙藏经》、《永乐大典》的数字化档案,并在未获取授权的情况下,将其制作成“复刻版”(仿制品)转卖渔利,台北故宫助理研究员陈耀东、陈的研究助理叶丽珍与台北“祥禾国际公司”的丁裕峻被台湾“廉政署”控制。

  台湾“廉政署”推估台北故宫损失的无形授权金恐高达上百亿元新台币。台湾“廉政署”于今年7月20日正式挂牌成立。这是台湾惟一整合防贪、反贪、肃贪的专责廉政机关。

  曾来大陆洽谈委托印制

  台北故宫博物院近年来积极进行“国宝”级文物的数字化建档工作,并将部分成果以授权的形式交由厂商出版。陈耀东与叶丽珍自2008年起经手《龙藏经》的仿制、出版等文化创意产业方面的业务,因此对相关技术流程很熟悉。于是,他们与叶丽珍的男友丁裕峻合作,成立“祥禾国际公司”(简称祥禾国际),私下复制了《龙藏经》等文物的数字化档案,由“祥禾国际”出面对外洽谈制作及贩卖等事宜。

  台湾“廉政署”称,陈耀东以个人名义成立“祥禾国际公司”,并擅自复制《龙藏经》等文物影像数字文件,未经招标程序即暗中交由“祥禾国际”对外洽谈复刻及贩卖事宜。由于台湾查缉盗版品相当严格,陈于是转向大陆市场,找到合作厂商,制作《龙藏经》等赝品在大陆销售。原本每套高达188万元新台币(约40万元人民币)的复刻版《龙藏经》,只卖10余万元新台币(约2.1万元人民币),3年多来至少卖出上百套。

  台湾“廉政署”还查出,陈耀东涉嫌以“合法掩护非法”方式犯案,于今年7月12日至15日间,还安排台北故宫前主任秘书孙润本率团,带着“祥禾国际”副总经理丁裕峻至中国浙江大学出版社、浙江影天印业公司参观访问,并洽谈《宋画全集第四卷》委托印制事宜。通过合法行程,让大陆方面了解“祥禾国际”在台北故宫的“分量”。

  台湾“廉政署”在搜集证据时,从陈耀东的账户上发现数笔疑似来自大陆的汇款,每笔约2.1万元,这说明盗版买家中有一部分来自中国大陆。

  盗取上千份文物数字文件

  今年10月,台北故宫博物院故宫政风处察觉到了陈耀东的可疑形迹之后,向台湾“廉政署”通报。11月14日,“廉政署”搜查了陈与叶位于台北故宫文化创意行销处的办公室与两人住所,并在台北市南京东路二段的“祥禾国际”查扣了《龙藏经》、《永乐大典》、《富春山居图》、《宋画全集》、《西夏文金刚经》、《董其昌心经》、《唐圣教序墨拓本》、《早春图》、《郎世宁开泰图》等上千件文物的数字化图像档案,获得总共76张光盘的证物。台北故宫也派出书画、器物及文化创意行销等3位处长协助辨别证物。

  虽然文物本身并未因此受损,但台北故宫博物院在此事件中损失的是价格不菲的授权金。据悉,为了获得制作并销售《龙藏经》高仿制品的授权,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合作厂商“龙岗数位文化”必须缴付约6700多万元新台币(合1400多万元人民币)才能换得限量印制500套的授权,其中的31套归授权方所有,印完后还必须销毁最初所获得的数字化图像档案资料。

  “10万新台币 连纸钱都不够”

  台北故宫文化创意产业处处长苏文宪表示,台北故宫发现助理研究员有问题,因而通过台北故宫政风处举报,“廉政署”配合搜证。他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台北故宫的遭遇是世界上各大博物馆都面临到的问题,要开发文化创意产品,就有图像授权的程序;对于签约获得授权的厂商,可以用合同规范其行为,而“事后的稽核跟审查非常重要,要确认厂商究竟印制了多少量”。

  就台北故宫内部研究人员的工作流程,苏文宪表示,通常图片的数字化档案是由书画处或器物处依研究计划提申请、摄影,再交给文化创意产业处或其他研究人员做处理,研究完毕之后,也必须收回光盘,“我们知道这些图档的去处,也可以有所依据。” 但他也指出,很难保证不会发生什么状况,“就像流行音乐就算加密又锁码,但是仍有盗版的情况发生。”他还称,目前仅发现这两名故宫员工盗用光碟,是否有盗印、复制刻印,仍要通过司法侦查澄清。

  由于案情尚未有定论,苏文宪说,如果要用这些数字化档案图档去印制贩卖《龙藏经》,而且只卖到那种价(10万元新台币),“说实话,连纸钱都不够。”

  ◎相关链接

  台北故宫数字典藏计划与《龙藏经》

  自2001年以来,台北故宫开始规划了一个5年期的数字典藏计划,并拟分5年时间以5期实施,时程从2002年度起至2006年度止。该计划拟建立国宝与重要古物级文物较完整的数字典藏资料库,因此拟以5年的时间,完成10000件精华的器物和书画以及至少20万件清代档案的专业摄影和数字化建档,并完成文物说明文资料库的建置。

  台北故宫称该计划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对数字化的文物典藏进行文物的加值应用,对文物评选出各种主题,发行成各种书籍、光碟、影带及网页等产品,增进中外人士欣赏中华瑰宝文物的机会与角度,宣扬中华文化。

  台北故宫表示,他们自德国引进先进摄影器材,展开数字典藏化计划,《龙藏经》光拍摄就花7年;另从2008年起,授权“龙冈数位文化”出版印制,花了3年才完成,耗资逾2亿元新台币,堪称台北故宫历来最大的出版计划。

  据悉,新书《龙藏经》纸张采用与原件相仿的120磅长纤维黑卡纸,具有较高强度、适合长时间使用及保存。每套包含经文108册、经文检索1册和图像检索2册,于今年2月15日在台北故宫礼品部上架开卖,首套由美国华人预订。

  “龙冈数位文化”董事长赵钧震表示,原定新书《龙藏经》为平版印刷,后为象征其尊贵地位,改以抗氧化防紫外线的金绢印刷,另选用世界图书馆典藏专用的荷兰漆布作为封面,加上将悠久文物数字化技术艰难,因此成本昂贵。

  台北故宫博物院早前曾表示,《龙藏经》的出版除提供信众请购供奉、庄严佛堂外,对于藏学、佛学、佛教艺术,以及清初宫廷绘画史和清代书籍制作工艺的研究,都是一部非常重要的资料。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