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戏楼正乙祠:一次浪漫而失败的新生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01日 09:42 中国新闻周刊

  一次浪漫而失败的新生

  可是正乙祠的经营者需要思考盘算的却远不仅于此。十多年前的那场轰动的官司明白地告诉他们,一部《梅兰芳华》或加一个男旦版戏,不足以撑起这座古老的戏楼。

  1995年,正乙祠曾经大修,戏锣只敲了三年就关张了。

  故事开始于1994年10月,34岁的浙江企业家王宇鸣偶然路过正乙祠,眼中的戏楼破败不堪,部分结构已处于危楼状态,楼内柱倾梁歪,戏台台板、二层楼板都已腐朽……当天王宇鸣便拟定了抢险修复计划,并向教育局以每月5万元的租金承租了正乙祠。

  “是正乙祠者,顾同仁发源之始,造福之基也,乌可任真湮废哉。”王宇鸣当时说。

  一年之后,耗废500多万元修复一新的正乙祠续上了中断60年的戏弦。

  3天的庆贺演出,梅葆玖、梅葆玥、谭元寿等梨园名人登场助兴。91岁的胡薭青和84岁的清史专家朱家溍题写台联: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83岁的古戏楼专家、著名的书法家王遐举老人坐着轮椅,开封提笔写下“正乙祠戏楼”匾额,成为临终绝笔。

  在接下来三年的经营中,王宇鸣的团队筹演了700多场包括京、评、昆、梆、越、曲艺、杂技、皮影等剧种和音乐的演出,还演过《哈姆雷特》。可在那个全民皆商的年代,正乙祠始终经营惨淡,甚至有连续十几天仅王宇鸣一人坐在台下,独自观看北方昆曲剧院在戏楼的演出。

  到1996年,王宇鸣卖掉自己的酒店、写字楼和四辆轿车,仍无力弥补每天收不抵支的开销。最终“因拖欠”租金、水电、电话等一列费用,被教育局告上法庭,并被判“强制执行”。

  之后,王宇鸣离开了正乙祠,从此不再与曲艺界联系。

  2005年,正乙祠被北京市文化局接管,其下的北京市传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从2006年开始负责管理正乙祠。基金会不以赢利为目的,戏楼也从2006年开始,不再对外营业,不做收费演出,而只是作为公益活动的舞台。直到两年前,王翔找到了它。

  老戏楼的现代“功能”

  再一次,正乙祠被赋予新生。此番时代和背景皆有不同,老戏楼的命运和身份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12月中旬,新任美国大使骆家辉将出现在正乙祠,出席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合作的“朋友项目”的相关活动。

  这不是正乙祠第一次出租戏楼作为大型活动的举办场所。一年间正乙祠平均每月1~2次被租作“堂会”。

  新华雅集总经理助理武小刚透露说,最喜欢租用正乙祠的单位,除了外国机构,还有国内的IT企业,“似乎越高科技的公司越喜欢到这样有历史感的地方来举办活动”。 而且因为正乙祠前身就是“财神庙”,承租举办活动的人多想沾上点它的“财气”。

  事实上,举办高档的堂会或高端会所,已成为如今古建筑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在北京,除了南新仓外,位于地坛南门的方泽亭,不久前刚被改成了“升平社”,正悄然开始举办高级的越剧堂会。世贸天阶的吴地人家边听昆曲边吃饭;“梅府家宴”打的是“梅家”的名,亦可点戏伴宴。这些“堂会”有个共同的特点是,基本以吃为重点,且价格不菲,古建筑和戏多作为活动的背景和配菜,求的是档次和格调,是“有文化品位”的消费。虽然也是听戏吃饭,但已和旧时以戏会友的堂会大不同。

  正乙祠初始也动过搭配餐饮以吸引更多高端人群的念头,可是“纯木结构的文物”规定是不准动火的,阴错阳差倒成就了它清高的味道。

  有了活动租金垫底,加上新华雅集公司的投资方是海航而非个人,正乙祠的第二次重生之旅应该要比15年前幸运一些。管理者也得以更从容思考应注入哪些更新更多的内容,既符合“最古老戏楼”身份,又丰富正乙祠演出。

  演出季是一个实验,为正乙祠试探符合其口味气质的“菜品”。戏剧《黄粱一梦》选自今年第四届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精品剧目,故事源自1200多年前中国唐代传奇小说《枕中记》,8月孟京辉带上导演黄盈及演员参加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首演,结果这部“不用字幕也能看懂的中国戏剧”连演24场,被观众称为“最中国”。

  黄盈将传统戏曲的内容表演融于戏剧当中,他希望这部戏“能让人安静地去思索、去探寻传统之于当代的真正意义”。

  独角戏《我这一辈子》取自老舍同名作品,编剧和主演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方旭一个人。

  方旭是北京人,自小在四合院长大,对老北京的记忆一直情有独钟。多年前因看到李立群在1992年的独角舞台剧作品《台湾怪谭》,从此惦记上这样的舞台形式。

  在编排《我这一辈子》期间,他曾和老舍之子舒乙长谈,对老北京的人情冷暖有更多的心灵相犀,对于老舍加正乙祠的实验,他也很期待。甚至他还想把自己最想演的关于崇祯皇帝的独角戏放在正乙祠。

  当今中国,一直不缺新建豪华楼宇的气魄,却少有诚意地寻找过去的文脉和文化,并能够将之传承发扬的眼光与智慧。

  不论是一个300年的老戏楼,还是因新中国而有的剧场,或者新时代下的先锋舞台,都需要找到合适自己气味和身价的作品,才可以让剧与场相辉应并流传于世。就如当年的众多京剧名典与戏楼,以及《茶馆》之于人艺。

  这两天,杨小林最伤脑筋的是,如何能使通向正乙祠的胡同的泥洼地显得平整干净一些,并解决好附近的废品回收站。另外他还得去胡同拐角处的停车收费处“包下停车位”,毕竟“接待美国大使馆的活动不能显得太寒碜”。

  同时,林兆华的实景版《茶馆》即将在正乙祠开始排演。为了配合该戏,正乙祠12月将重新安装座椅,摆上八仙桌,恢复完整的茶楼布置。如果顺利,明年3月,实景版《茶楼》将正式亮相,并在正乙祠驻演。

  雨打风吹,道不尽的风流。正乙祠安静地伫立在巷子深处,呼吸着北京数百年的气息,酝酿着属于这个城市的故事。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