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巴金故居:时代精神家园(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06日 11:19 东方早报
巴金(1904-2005),现代文学家、出版家、翻译家。(丁聪绘)巴金(1904-2005),现代文学家、出版家、翻译家。(丁聪绘)

    本版图片 早报记者 高剑平 实习生 金轲

  安静了6年之后,上海武康路113号又开始热闹了。昨天(12月1日),历时5年,武康路113号巴金故居完成修缮和整理工程,重开大门,即日起向公众开放。文学爱好者就此可以进入巴老生前的世界,接触巴老生前写作、会客、生活的场景。

  昨天,巴金故居完成修缮,并免费对外试开放。

  文学爱好者就此可以进入巴老生前的世界,接触巴老生前写作、会客、生活的场景。据悉,在试开放期间,每日开放时间为上午10时至下午3时,周日、周一闭馆,团体参观需要预约。明年5月1日前后,巴金故居正式开馆。

  在昨日举行的第10届巴金学术研讨会上,包括画家黄永玉、冰心女儿吴青等70多位巴金学生、朋友、研究者出席了会议。

    巴金故居不只是一幢房子、一座故居,无论是空间布置、图书摆放、生活用品陈列还是灯光布置等,都把博物馆陈列方式和日常生活形态结合起来。

巴金故居一角。在博物馆的陈列方式上,将空间布置、图书摆放、生活用品等日常生活形态结合起来。巴金故居一角。在博物馆的陈列方式上,将空间布置、图书摆放、生活用品等日常生活形态结合起来。
巴金故居外貌巴金故居外貌
故居中陈放的一台老式打字机故居中陈放的一台老式打字机

  巴金故居“修旧如旧”

  位于上海武康路113号的巴金故居,是一幢二层带阁楼的花园式洋房,始建于1923年,于1948年改建。最初的房主是英国人毛特宝·林海,房子曾为前苏联驻沪领事馆商务代表处。它由一栋主楼、两栋小辅楼和一个花园组成,总占地面积1400平方米左右。主楼是一座花园住宅,假三层,细卵石墙面,装饰简洁;南立面底层为敞廊,上为跌檐式山墙;北立面入口设券心石的半圆形拱券。1955年9月巴金从淮海坊迁入此处,在这里居住了整整半个世纪,是他居住时间最长的寓所。

  在这里,巴金写下了《团圆》(后被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等反映抗美援朝的小说,《倾吐不尽的感情》、《赞歌集》等多本散文集,还翻译了《往事与随想》等文学名著,尤其是《随想录》也完成于此。众多中外作家及各界名人曾出入武康路巴金寓所,关于这座房子及其发生的故事也留下了很多回忆文字,这里成为一个留下中国文学不同时期记忆的见证场所,也是几代读者寄托对巴金和那一代人情感的精神空间。1950年代,巴金在这里接待了学者萨特、波伏瓦,还有朋友沈从文、曹禺、柯灵、唐弢等。“文革”时,妻子萧珊去世,巴老也被剥夺了写作的权利,他把自己锁在武康路寓所北辅楼面积不到三平方米的保姆间里,重译屠格涅夫的《处女地》。

  2005年10月17日巴老去世,10月20日第八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浙江嘉兴召开,会上提议把巴金故居改建成博物馆。翌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梁晓声、贾平凹和张抗抗等人在全国政协会上递交了《建议在上海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馆》的提案,提案建议:在上海武康路113号巴金的住宅原址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馆,完整保存展示巴金生活写作的环境和场景,以图片、实物、声像向参观者介绍这位文学大师的生平事迹。2007年11月下旬,上海市作家协会在第八次会员大会的工作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出建立巴金纪念馆,对巴金的资料进行抢救性收集和研究。同年12月13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正式启动巴金故居纪念馆筹建工作,由市作家协会为建设主体,组建专门工作班子,负责具体工作。随后,上海市作家协会成立巴金故居(筹),会同上海市作家协会办公室一起开始巴金故居的筹建工作。2008年至2011年,巴金故居(筹)协助巴金家属开始陆续整理图书、书画、手稿、家具、生前用品等文物资料,为日后的故居开放做了准备。2011年6月文献资料整理工作初步完成。

  2011年7月,徐房建筑实业公司对故居全面修缮,修缮方采用了“修旧如旧”的原则。不仅屋内原有的木门、木楼梯、吊灯、金属门窗把手均予以完整保留,对主楼屋顶作防水层修补后,再使用与原材料相近的瓦片翻新;巴金会见客人的沙发、写作的桌子、放书的书架,也逐一按原样置放。目前完成的巴金故居房屋外立面在1982年大修时采用卵石修补过,但色泽和大小与原材料有明显偏差,这次施工人员专门挑选与原来的细卵石相近的材料,使外立面恢复了原有的色泽样貌。

  故居将成全方位文化机构

  修缮完毕的巴金故居是一座风格简朴的花园住宅,包括一座主楼、南北两侧辅楼和一个花园,作家的生活环境、工作场景,故居内家具、图书、资料等都得以完整保存,再现巴金生活、写作的场景和氛围。在巴金故居里,最多的是书。客厅、书房、阁楼、阳台上放置着整面墙的书柜。在巴金的卧室里,一切都保持着巴老生前起居时的状态。床头上夹着朴素的红色台灯,床头柜上放着装在皮套里的老式收音机,床头还留有白色木头扶手支架。

  据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介绍,2008年至2011年,巴金故居的负责方协助巴金家属开始陆续整理图书、书画、手稿、家具、生前用品等文献资料。经过初步整理,巴金收藏的各文种图书就有近4万册,内容广泛,包括大量中外作家签名本和初版本等。据不完全统计,各类书稿、书信、文献、照片档案资料超过10万页(件)。另外,巴金生前使用过的家具、器物、衣物等各类生活用品也都保存完好。

  负责修复筹备工作的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说,因为居住时间长达半个世纪,这里保存着巴金先生相当完整和连续的文献资料,这在所有名人故居收藏中,非常罕见。目前,巴金故居中收藏的文献资料年代从1920年代一直延续至21世纪,是中国现代文学半个多世纪的见证。

  根据规划,巴金故居还将整合巴金研究资源,设立巴金文献资料收藏中心、巴金研究中心、巴金文化活动交流中心等专业中心;除了收藏巴金本人的资料和举办相关活动外,还将积极收藏同时代作家的文献资料,开展各种文化交流活动,使巴金故居成为全方位的公共文化机构。

  从昨日起,巴金故居将有半年时间进行试开放,参观区域、参观时间和接待人数等均有一定条件限制,到明年5月1日前后正式开馆。在试开放期间,每日开放时间为上午10点至下午3点,周日、周一闭馆,团体参观需要预约。

  一座真正的作家故居

  昨天,第10届巴金学术研讨会同时在上海召开,88岁的画家黄永玉特地在家人陪同下来到上海参加研讨会,参观并不陌生的巴金故居。在巴金故居门厅口挂着一幅竖着头发的巴老肖像画,作者就是黄永玉。当黄永玉受邀为巴金故居作一幅巴老肖像时,黄永玉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画竖着头发的巴老。在研讨会上,黄永玉说,“就是要画出心中的巴老”,“我喜欢巴老这张古典的与众不同的面孔。”画上题着黄永玉为巴老写的一首诗《我是谁?》,通过层层设问,两代人在对话。黄永玉回忆说,他第一次见巴金是1946年底和黄裳、汪曾祺一起去的,给他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巴金的沉默、不善言辞。“他写的书,他翻译的书,我几乎都读过,我认识新世界得益于他的书最多。”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现在是巴金文学研究会会长,在昨天的研讨会上,他回忆说,他第一次去武康路113号见巴金是在大三时候,“这座小楼对我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武康路113号不仅是巴老居住的地方,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家园。”

  在会议间隙,所有与会者都得到邀请去参观巴金故居,巴金女儿李小林则在故居门口做起志愿者带领大家参观。巴金故居不只是一幢房子、一座故居,无论是空间布置、图书摆放、生活用品陈列还是灯光布置等,都把博物馆陈列方式和日常生活形态结合起来,首批参观者都非常满意。参观中,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说,“这才像个真正的作家故居博物馆,就算放在西方的作家故居博物馆中,也是拿得出手的。”

武康路名人故居索引 刘建平 制图武康路名人故居索引 刘建平 制图

  武康路位于上海徐汇区,长1183米,宽12米到16米,梧桐婆娑。由于“名人旧居”密集,被誉为“浓缩了上海近代百年历史”的“名人路”。巴金故居位于武康路113号,以此为中心辐射的名人故居包括黄兴、陈立夫、宋庆龄、孙道临等历史名人的旧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