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舌尔:印度洋上的宁静交响(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19日 14:09 新旅行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撰文/刘莹莹博士 摄影/Scott Riley

  1  塞舌尔:印度洋上的宁静交响

  “在塞舌尔,我忘记了鞋子的存在。”

  当别人问我塞舌尔之行的感受,这总是我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这也是我的塞舌尔朋友阿曼达告诉我的第一句话。“在我的国家,你会忘记穿鞋子。”当我从仅能容纳18人的涡轮螺旋桨飞机上走下来到德罗什岛(Desroches)的沙滩机场,阿曼达和其他德偌施岛上工作人员已经在那里等候迎接我。那些温暖的笑脸、欢快的笑声、挥舞的手臂,还有阿曼达的这句话构成了我对塞舌尔的第一印象。

  德罗什岛是塞舌尔Amirates亚群岛29座珊瑚岛中最大的岛屿。从空中俯瞰,这座岛笼罩在无穷无尽的青绿、蔚蓝和碧绿之中,整个岛屿被14公里长,完美无瑕的乳白色沙滩环绕着,宛如上天大笔一挥,在宽广的洋面上划下一道蜿蜒的曲线,美得几乎让我屏息。

  它仅有5公里长1.5公里宽,主要的交通工具是电动高尔夫球车和自行车。从机场到我们海边别墅的路上,电动车却不得不停下来给“特权阶级”让路。“那是乔治,”阿曼达告诉我,“她可是这儿的皇族!”乔治──是一只硕大的塞舌尔陆龟,重四五百斤的她此刻正慢悠悠地在路中央回过头来审视我们这些打扰散步的陌生人。“每天早上,她会准时地出现在海滨餐厅用早餐。”阿曼达告诉我。“为什么乔治是‘她’?”我注意到阿曼达使用了英语的阴性第三人称。“我们在确定她的性别之前就给她取了这个是容易的事。”她笑着说。

  乔治是个温顺的大个子,对人类很友善,因而是颇受访客喜爱的喂食对象。阿曼达告诉我,乔治最爱吃牛角面包,不过香蕉、芒果、各种水果蔬菜对她的健康更有益。于是我喂她吃了一些小香蕉。有一次,她也许是吃了过多的牛角面包,消失了六个月。很多人以为永远失去了她。可半年后她又重新出现了。显然是回归大自然后,摆脱了人类的垃圾食物,恢复了健康!太多的蛋白质对陆龟没什么好处。

30年复原天堂岛30年复原天堂岛

  30年复原天堂岛

  隔天阿曼达果然把奥雷利安介绍给我。 奥雷利安是岛上的环保专家,他是个皮肤黝黑的高个帅哥,三十来岁,法国和毛里求斯混血。作为专业的海洋生物学家,他和同事托尼负责德罗什岛的环保研究中心,除了在外自由生活的40来只成年陆龟,他们还养育了40多只小陆龟。奥雷利安讲话时透露着真正的海洋生物学家的风范:“大多数珊瑚岛都高出海面不到3 米。实际上,我们漂浮在印度洋中央的一堆沙子上,距离海面只有几米,而这些沙子的来源都是珊 瑚,这真是太神奇了!”

  清早四点半,奥雷利安和阿曼达就来接我们去寻找绿甲海龟,现在这个季节正是海龟开始上岸产卵的时候。天还没亮,我们一路驱车朝岛的一端开去,车灯微弱的光照着前方狭窄的道路。车所过处,我们看见陆蟹飞快地爬进它们的洞穴里。也有一些勇者,高举着它们的大钳子凶悍地挥舞着,想要保护它们的领地,抵抗“巨大” 的入侵者,我们的车!幸运的是,我们的车齿没把这些螃蟹碾碎!

  要去海滩,我们必须穿过椰林中一片19世纪定居者的古老墓地。我们只有几支小小的手电筒,微微地照亮脚前的一小块地方。奥雷利安告诉我,椰子并非岛上的原产植物,是被早期的定居者当作经济作物带上岛的,殖民时代的椰子经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岛上的生境和面貌。“我们正在想办法用本土植物代替椰子树,让那些消失了的本土动物回家。”奥雷利安踌躇满志。阿曼达说她常常跟游客讲一个传说,一位美丽的公爵夫人的鬼魂常常在夜里的海滩上走来走去,找寻她失踪的婴孩。这个故事的确非常吓人,因为在林子里真的可以听到婴儿的哭声。“我们很幸运,这座墓园已经有一阵子没有闹鬼了。”我们一边笑着讲鬼故事,一边害怕地牵着彼此的手臂。隔天早上我们出去看奥雷利安拍摄鸟儿在森林里筑巢的时候,我偶然间发现,传说中婴孩的哭声其实是当地的鸟鸣声。“这些鸟儿是这几年才开始在这里筑巢的,它们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多了。”奥雷利安很自豪。

  在破晓之前我们到达了海边,沿着沙滩,满怀期待地找寻着绿甲海龟的踪迹。我们找遍了整片海滩,却没有找到一个巢穴。奥雷利安指了几处地方给我们看,海龟用爪子把这些地方“伪装”得乱糟糟的,以分散捕猎者的注意力。真正的巢穴应该就在“伪装点”附近。有趣的是,海龟可以在海里游好几千公里,却总会回到同样的地方来下蛋。海龟在一个巢穴里可以下1000只蛋。

布兰登•格里姆肖的“沙粒”布兰登•格里姆肖的“沙粒”

  布兰登•格里姆肖的“沙粒”

  回到马埃岛,我们下榻在塞尔夫岛度假村,离繁华的马埃岛开船只有几分钟。刚到不久,我们就前往岛上山顶的直升机停机坪。站在山顶往下看,一圈白沙缀在翠蓝色海水的背景上,圆岛、长岛和摩延岛就像是白沙间的绿宝石,另一边,马埃岛笼罩在云烟之中;这景象实在美不胜收,叫人惊叹。

  听说我要去拜访布兰登•格里姆肖,度假村经理说:“他是我们的邻居,他现在应该在家。”86岁高龄的布兰登•格里姆肖(Brendon Grimshaw)是塞舌尔圣安妮国家海洋公园中摩延岛的主人,也是岛上的唯一的居民。圣安妮国家海洋公园由一群岛屿组成,包括塞尔夫岛(Cerf)、摩延岛、圣安妮岛(Sainte Anne)、长岛(Longue)和圆岛(Round),这些岛屿彼此相距不远,离塞舌尔的主岛马埃岛(Mahe)也只有几公里。有些地方退潮的时候,甚至可以在裸露的沙地上步行,从一座岛走到另一座。

  太阳已经下沉到了岛屿的背后,我们试着打电话给布兰登,却联系不上。于是我们决定直接去找他。小船停在离岛还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我们沿着在半露出水面的沙地朝摩延岛走去,仿佛进入了一个独特的世界。我边走边把相机高举过头顶,因为海浪同时从两面朝中间这片沙地涌过来。我一开始不知道海中间的这片沙地是怎么形成的,可现在明白了。两边的海浪涌来,把沙子推到中间,形成这条沙道。有时候,两边的浪头凶猛地涌上,把我的上衣和短裤打得透湿。我感觉就像是走在圣经故事《十诫》里的海水奇迹般分开的海底。

  晚餐时分,我们爬上阶梯到达他的房子,却看见一个招牌上写着“4点关门”。可我们还是进去了,想见见这位传奇人物,跟他约定明天的会面。布兰登在家,正在给他的狗儿喂食。他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向我们问好。“我们从中国来,德罗什岛的阿曼达介绍我们来拜访您。”我简单地说明来意,提出明天再来登门拜访。“呵呵,明天我还没死的话,请你们一定要来。”他幽默地说。第二天,我们带着午餐盒和各种各样的问题登门了。

  很多报纸和媒体报道把布兰登描绘成一个头脑灵活、精力充沛、疯狂、诙谐的谜一般的人,一个怪人。不过我个人觉得他尤其是一个快乐而又精明的人。他自由自在,对生活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给我们开门的时候,他穿着游泳短裤,光着上身,皮肤晒得黝黑,脚上趿着一双拖鞋。他年轻时穿西装打领带,像很多商界人士一样。现在86岁了,他不再在乎人们的目光。他只想摆脱所有的限制。我们一待就是5个小时,跟他聊天,坐在阳台上喝啤酒,参观他的房子和整个岛,给他拍照,听他讲他的冒险生活……

  5  给巨型陆龟喂食

  布兰登•格里姆肖出生在英格兰约克郡,可他在非洲和印度洋国家生活了将近五十年。他在多家报纸当过记者,因此他的足迹踏遍了全世界。他在《东非标准报》和路透社工作过,在《坦喀尼喀》做过主编。退休到摩延岛之前,他是坦桑尼亚政府的第一位公关顾问和总统顾问。

  他骄傲地带我在岛上参观,他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八年。我们一起给他养的一百多只巨型陆龟喂了食。他轻抚它们的头,亲吻它们,就像它们是温柔的小猫咪一样。“不过它们经过的时候要小心,如果它们突然趴下,会压坏你的脚。”

  布兰登仿佛就是现实生活中的鲁宾逊。他也确实常常被媒体比作“当代的鲁宾逊”。他的朋友、同事和伙伴雷内,一个土生土长的塞舌尔人,常常被比作“星期五”。 2007年汤姆•汉克斯(Tom Hanks)的《荒岛余生》上映,《伦敦每日镜报》在报导《荒岛余生》的首映时同时还采访了布兰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