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名利场”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0日 09:35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刘金松

  河南登封少室山西麓,一个名为三皇寨禅院的寺院即将完工。与少林寺近年来对其众多下院的直接参与复建不同,这个距离少林寺“本部”最近的下院,其建设少林寺并不知情。它建成之后,还很可能成为与少林寺隔山相望的竞争“对手”。

  对少林寺品牌资源的最大化开发,曾是少林寺和地方政府的共同追求。也正是靠着这种合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最终将少林寺及所在少林景区的效益不断推向高峰。

  根据登封市规划,到2015年建成世界功夫之都,文化和旅游总收入要达到131亿元,占GDP的23.5%。

  少林寺影响力的扩大,带来的是多赢的结果:作为千年古刹,少林寺在争议中实现了复苏;地方政府也在滚滚而来的人流中收获了旅游业的繁荣;围绕少林寺而生的众多“邻居”们,也都用自己的方式,从这块蛋糕中分得了一杯羹。

  不过在一团和气中,也潜伏着危机。分歧自然是对利益的分配。在事关少林寺的诸多话题背后,都不乏各利益相关方围绕少林寺这块“唐僧肉”而争夺的身影。

  下院复建只是一个新的引子。

  少林寺缺席的复建

  三皇寨位于少室山西麓,相对于山脚下的少林寺而言,这座近乎悬挂在少室山半山腰上的下院略显冷清。

  复建后的三皇寨禅院境况已是焕然一新。依山而建的寺院几乎沿45度斜坡呈阶梯状布局。位于最高处的大殿、左侧的钟鼓楼、最下面的山门等建筑已经完工。右侧的佛塔已临近收尾,整个工程将在明年6月份完工。

  对于这个曾经的下院的复建,少林寺外联处主任郑书民表示并不知情。据其介绍,三皇寨确属于少林寺下院,也曾派僧尼住庙修行。但对于此次复建,少林寺并没有参与。

  登封之外,少林寺参与复建或托管的寺院已达29家之多,甚至一些在历史上和少林寺并没有渊源的寺院也邀请少林寺派僧人进驻,期望复制少林寺模式。

  在外地政府纷纷将少林寺奉为“招商引资”的座上宾时,近在咫尺的下院复建,却将少林寺排除在外。据登封当地知情人士介绍,三皇寨禅院复建的主导者释德建同样大有来头,其被当地研究者称为是少林寺“禅武医”文化的唯一继承者。

  不过少林寺并不认可这一说法,为此还曾将最早提出该研究结论的学者告上法庭,认为其“歪曲少林寺佛教文化历史,捏造少林寺禅、武、医文化传承人,误导社会大众”。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此次复建的虽然只是少林寺众多下院之一,但有了少林寺唯一“禅武医”文化继承人的坐镇,最终可能形成的格局是:山下少林寺,山上三皇寨。山下的少林寺已经过度商业化,真正的少林寺在山上。

  看似门户之争的背后,不乏政府的推手。少林景区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证实,三皇寨禅院的建设获得了嵩管委的支持,二者之间签有相关合作协议。嵩管委的全称是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是登封市政府的派出机构,统筹管理包括少林寺景区在内的登封众多旅游景点。

  上述知情人士认为,自少林寺“上市门”之后,地方政府和少林寺的冲突开始激化。此次少林寺下院复建,也被认为是在有意弱化少林寺在整个景区中的影响力。

  嵩管委一主管建设的负责人,否认了政府参与三皇寨禅院的建设,认为其复建只是个人行为。对于其未来是否会像少林寺一样参与门票分成,该负责人表示,“目前还不清楚”。

  利益场

  旅游收入是少林寺这块金字招牌为当地带来的最直接经济效益。

  如今,少林寺每年的游客人数已达150万左右,按每张100元的通票价格计算,门票收入达1.5亿元。在这个盘子中,少林寺直接从门票中分成,少林寺景区每卖一张门票,少林寺可以提成30元,其余70元由当地政府和合资方港中旅按比例分成。

  旅游之外是武校。根据登封市体育局的统计,目前登封城内有超过70家武术馆校,每年可为登封带来5亿元直接收入。

  由少林和功夫衍生而来的上下游产业也不容小觑,目前已开发出武术器械、教具、旅游纪念品等10大类主导产品,商家200多个,年营业额逼近1个亿。

  枯燥的数字背后,是复杂的利益分配。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多次提及,少林寺在门票收入的计算上比较被动,“到底卖了多少票,多少人是免票的,都是他们(指少林寺景区)说了算,给我们多少是多少。”

  当少林寺拿着官方发布的游客统计数字去结账时,往往会被告知——“那是对外宣传的”。实际结账的依据人数往往要打折扣。于是少林寺在庙门口自己加装了检票装置,派僧人负责二次验票。

  即便是结算后的分成,也存在着博弈。据释永信此前透露的数据,从2005年到现在,地方政府累计拖欠少林寺的门票抽成有4000多万元。释永信曾对媒体抱怨说,出家人也不能上访。不过有一天凌晨两点,河南省政府门口来了上百个和尚,那一年的门票款也随即结清。

  对门票款的计较,让当地政府部门觉得,少林寺太商业化。一位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私下指责说:“你和尚念好经就行了,要那么多钱弄啥?”

  在少林寺景区内,少林寺的30元门票抽成对应着寺院60亩的范围,在整个景区内,属于单位产出较高的区域。

  庙门之外,分属不同的利益群体。进景区第一站,是嵩山少林寺武术馆,负责为游客表演少林功夫。这个看上去类似少林寺嫡系的机构,其实是河南省旅游局的一个处级单位。

  过武术馆继续前行,是一个颇具佛家风格的禅居酒店,豪华标准间门市价为680元/晚,同样是政府部门投资修建。

  少林寺庙门对面,是十方禅院,内有500罗汉像,进门可用景区通票,无通票需向门口“功德箱”捐10元香火钱。投资商为登封县商业局与郑州市盐业公司,后转给私人承包。

  林林总总的商铺由政府负责拍卖。2004年第一轮拍卖时,2000多平米商业用房和1500多个车位,拍出3297万元。到了2009年,一个6平方米的黄金(1600.50,3.80,0.24%)摊位,最高年租金能达72万。

  邻居们的生意

  红火起来的少林寺,也为它周围的邻居们带来了商机。最先富起来的是有功夫传承的武术世家。这些打着“少林寺”旗号的武术学校,每年收取1.1万到1.6万不等的费用。针对外籍人士的武术体验班,按天收费,每天30美元左右。

  少林寺申请商标保护后,曾有人建议对当地乱用少林品牌的乱象维权。释永信则对身边的人说,“开武校也是弘扬少林文化,不能砸人家饭碗。”

  其实,另外一层担心是怕被扣上“注册商标是为了垄断获利”的帽子,对少林寺商业化的指责,已经让它在公众中信誉受到伤害。因此在当地,无论是傍着少林寺发财还是混口饭吃,只要不做得太过分,少林寺一般不会追究。

  但也有剑走偏锋者,曾有从登封出去的武校学员公开在上海传授“少林铁裆功”,并自称为“史上最牛壮阳神功”。这个为期一个月的短期培训班,收费在2万元左右。少林寺获悉后,随即发表声明撇清关系。

  看相、算命是少林寺邻居们的另外一项发财之道。曾有少林寺和尚干预假和尚算命,被报复打断了腿。从此真假和尚以庙门为界,划清界限,假和尚敢跑到寺内算命,会被寺里的和尚揍;寺内的和尚敢在庙外干预算命,则会被假和尚报复。有少林寺僧人支招说,判断是否是少林寺和尚的一个简单办法是,少林寺和尚一不算命,二不化缘。干这两项的,肯定不是少林寺和尚。

  角色冲突

  以少林寺为中心而衍生的庞大利益场中,寺院和方丈自然是处于漩涡的中心。

  2000年少林寺拆迁整治的时候,一些被涉及到的村民曾去围堵少林寺,也有人向各个部门邮寄揭发检举信,说释永信嫖娼、包二奶。而在一次得罪政府后,当地政府曾组织审计组去审计,最终没查出问题。“嫖娼门”消息传出后,少林寺曾找相关部门沟通,希望能出面澄清。有地方领导竟然安抚说,永信个人先受点委屈,让媒体一报道,今年又多来20万人,也算为地方旅游做贡献。少林寺无奈,只得自己悬赏“捉凶”,并向公安部门报案。

  少林寺早期的快速发展,正是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从早期的寺院重建、到景区的拆迁整治,以及营销推广,是靠着双方的合力,才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最终将少林寺及所在少林景区的效益不断推向高峰。

  但在做“大”后,双方的分歧开始出现。地方政府沿着原有的商业路径继续膨胀;释永信却希望少林寺“富”起来之后,更能回归佛教本位。与目前靠观光和功夫表演所带来的影响力相比,回归佛教本位才是少林寺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对一些找上门来的商业活动,少林寺开始有意躲避。于是,当穿着比基尼的选美小姐要游少林寺时,释永信在头天晚上开会要求,寺院的僧人要避免和穿比基尼的美女们接触,并避免合影。第二天,主办方找来同样剃光头、穿僧衣的武校学员,在少林寺门口和美女们握手、合影、切磋武艺。

  双方的地位也在出现微妙的变化。少林寺刚起步时,释永信和师父去县里反映问题,等一天也不一定能见到县里的领导;2006年普京到访时,只有释永信和其平行而坐,连省里来的领导的座位都得靠后30厘米。据说一位当地领导试图把座位与释永信并齐,结果被普京的保镖架住,把椅子拉回了原地。

  在和一些地方官员合影时,释永信也开始出现在中间位置;在少林寺举办的一场活动中,有向领导赠送礼品的环节,安排的流程是,释永信站在原地,参会的领导排队前去受领。

  这种变化显然让政府官员难以适应,一位多次参加了类似活动的政府工作人员说:“领导们合影,你站中间,明显不懂规矩;既然是送给领导们的礼品,你就应该双手送到领导面前,让领导排着队到你面前去领,搞得跟恩赐的一样。”

  在地方政府看来,少林寺就是一个庙,一个带动当地旅游发展的景点;释永信则有他心中的少林寺——一个已经传承千年的禅宗祖庭、一个可以具有世界影响的佛教圣地。

  释永信曾提出,免除少林寺景区的门票,让信徒能够自如进出。这和政府的计划显然不吻合,门票收入曾是“少林寺”上市计划中最稳定的收入。这一计划也因少林寺的反对,最终搁浅。

  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大梁曾如此评价少林寺的生存环境,“目前与少林寺相关的方面没有一个是超越利益的……都有直接利益在里面。这肯定不是传统文化、宗教文化发展的良好环境。”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