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火山盛放的国度(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2日 10:30 新旅行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1这个拥有17000个岛屿的、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度,到处都是沉睡的、冒烟的以及刚刚喷发的火山。
2爪哇火山,持续盛放
3布兰班南寺,火山灰无法触及的地方
4日惹,白色之城
5锡纳朋,410年后复活
6有一句话来形容当地人的状态——“和火山一起生活”

  这个拥有17000个岛屿的、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度,到处都是沉睡的、冒烟的以及刚刚喷发的火山。凶猛喷发的火山令印尼看起来更像地狱而非天堂。但实际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完全习以为常,有一句话来形容当地人的状态——“和火山一起生活”,人们甚至以此为生,并有其独特的火山文化。

  在太空某处遥望地球,印度尼西亚群岛就像一辆没有刹住车的、巨大的”毕查“(BECAK印尼语:脚踏三轮车──印尼国车),行驶在亚洲与澳洲大陆之间的海域。这辆毕查沿着赤道,从马六甲海峡开始由西向东狂奔到巴布亚新几内亚,横跨3个时区,延绵5000公里。这个拥有17000个岛屿的、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度,到处都是沉睡的、冒烟的以及刚刚喷发的火山。由于拥有超过130座活火山,印尼被称为火山的领地。

  凶猛喷发的火山令印尼看起来更像地狱而非天堂。但实际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完全习以为常,有一句话用来形容当地人的状态——“和火山一起生活”,人们甚至以此为生,并有其独特的火山文化。

  爪哇火山,持续盛放

  在印尼文化的发源地日惹北方约32公里处,耸立着一座令人敬畏的、常年冒烟的活火山——默拉皮,这是印尼爪哇岛中部最年轻、最活跃的活火山。锥形的默拉皮火山海拔2911米,山顶是月球般的地貌,而火山陡坡较低的两侧,则是茂密的植被。数个世纪以来,有几千人居住在这个活火山的山麓。火山喷发出来的大量的火山灰,育肥了这一片大地——人们在这里耕种大片大片郁郁葱葱的水稻田。他们的村庄有的还在海拔1700米的火山山腰处。

  梭罗,是从爪哇岛东面进入默拉皮火山区的门户。2010年10月26日,就在我刚离开苏门答腊岛,住进爪哇岛梭罗贵族的庭院之时,苏门答腊明达威群岛发生七级以上地震,并引发摧毁性的海啸!而离梭罗只有1小时车程的默拉皮火山,在休整了4年之后,也在此时再度爆发。

  走上梭罗的街道,人们却全不当火山爆发是一回事,到处莺歌燕舞,夜夜生辉。我问庭院的主人:“这个时候继续向西前往日惹,会不会有危险?”主人回答:“我儿子刚从日惹回来不到1小时,那里一切都很安全——只要你不在火山脚下。”于是,我打算第二天前往默拉皮火山区日惹。

  布兰班南寺,火山灰无法触及的地方

  人们一定无法想像,在咖啡厅喝着冰镇咖啡,晒着太阳,近距离观看默拉皮火山一天爆发5次的情景。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个绝妙的地方,就是日惹市区东北面17公里处的布兰班南——这是一个爪哇岛上最完美、最雄伟的印度教寺庙遗址。

  布兰班南寺庙群在默拉皮火山的东南方大约22公里处,与默拉皮火山西南方大约18公里处的婆罗浮图佛教寺庙群遥遥相望。

  第3天默拉皮火山再次大爆发的时候,印尼当局已经将默拉皮火山20公里以内的地区戒严,不许任何人接近。由于大量的火山灰飘落与堆积,婆罗浮图寺庙群再次关闭。而当局也已经封锁了火山脚下的度假胜地卡流浪——这里空气清新,风景如画,一直是观察默拉皮火山最好的地点。我在离卡流浪只有3公里的村庄找了一个咖啡厅,坐下来品尝印尼最地道的火山咖啡,看着冒烟的火山脚下,农民们在耕田。他们泰然处之,仿佛默拉皮火山没有爆发一样。

  从卡流浪一路开车来到布兰班南印度教寺庙群,晴空万里,骄阳似火,酷热无比。回头一望默拉皮火山,在古印度教寺庙群背后的山顶浓烟滚滚!分不清天边漂浮的是云还是火山灰。像在柬埔寨吴哥窟寺庙群一样,我又跑到布兰班南的一个寺庙里面睡午觉。这一次,还是很多乱七八糟的梦!

  日惹,白色之城

  第二天早上,我一早起床出来,就看见主人家的人全部带着口罩。上街一看,我吓了一跳:全城白色一片——火山灰有3厘米厚!街边的车,就跟冬天北方的车被大雪覆盖一样!人们平静地对我说:“你赶紧戴上口罩!昨晚半夜1点,默拉皮火山再次大喷发了!”

  当地人在火山之神爆发时,都会以蔬菜、鸡肉甚至羊(扔进火山口)来祭拜以平息神的怒火。印尼人认为自然灾难都是人类的行为造成的,会影响到政治候选人的成功或者衰落(说是每次爆发,印尼的政坛都会有变动,社会随之动荡)。据说,他们在死后埋葬时,头部冲着默拉皮火山,脚对着大海。像在信奉印度教的巴厘岛,有一座海拔3000米的阿贡山,据说真正的巴厘人晚上睡觉时头也冲着这座山。就连流传的连锁短信,都是“请放一千只羊在火山口,以平息火山之神的愤怒”。印尼大约有300多个民族,700多种语言和方言,官方认可的宗教有6个,伊斯兰教、天主教、新教、佛教、印度教和儒教,同时也信仰自然。不过,能把所有民族牢牢地捆在一起的,却是对于火山的崇拜,以及他们身上的“火山属性”。

  爪哇岛上强烈的阳光,已经穿不透日惹古城天空上的火山灰层,全城阴天——不!是全城白昼如同黄昏!大街上行走的人,跟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一样,全部面纱蒙脸。即使如此恶劣的气候,仍然阻挡不住日惹人对生活的向往:早起的小贩已经推着食品小车走街串巷叫卖;上学的孩子带着口罩,在母亲的陪同下在食品车前吃早餐;中央大街——玛丽欧布鲁大街的小贩,已经开始清理他们货摊上堆积的厚厚火山灰;环卫工人开着洒水车,正在认真清理大街地上厚厚的火山灰。走进集市,人们还是像以往一样摆卖,只是多了很多戴口罩的人。

  锡纳朋,410年后复活

  飞机从吉隆坡起飞,穿越繁忙的马六甲海峡,然后在棉兰这个印尼第三大城市徐徐降落。那一天晴空万里,在一望无际的天空中,已经看不到任何漂浮的火山灰,但是,这并不等于位于棉兰西南60公里处的锡纳朋火山没有爆发过──在昏睡410年后,锡纳朋于2010年8月底到9月初的半个月内有连续3次大喷发。对北苏门答腊省的印尼人来说,无论是8月28日,还是9月5日与7日,都是一个必须铭刻在历史中的日子。

  锡纳朋火山是一座更新世至全新世的复式火山,共有4个火山口,但当中的3个是死火山口——只有1个是活跃的。 

  在我到达锡纳朋火山区的时候,这座火山已经在一个月前停止喷发。我的当地向导伊尔说,8月28日半夜,锡纳朋火山爆发前10分钟有强烈震感。“这些地震都是火山喷发引起的啦!”伊尔继续说,“没过多久,我们看到锡纳朋火山开始喷出岩浆,山脚下的森林遭火苗吞噬。浓重的烟雾,使得我们只能看见5米以内的东西。”事实上,不到两小时,锡纳朋火山喷出的火山灰已经扩散至火山周围30公里内的地区。不少逃离的农民说,他们的菜地遭火山灰覆盖。

  布罗莫,地球上有月球

  在印尼东爪哇省的普罗博林戈与玛琅之间,有一片令人生畏的地貌。这个地区,就是印尼印度教徒最崇拜的圣山之一——布罗莫火山。它是印尼爪哇岛上90座火山中的其中一座复式活火山。

  “如果暂时无法登月旅行,那就去印尼布罗莫火山!那里有月球般的地貌!”这是一位美国朋友在日惹到巴厘岛的长途车上跟我说的话。当时我惊讶不已:地球上怎么会有月球的地貌?再说,印尼是众所周知的热带雨林国家啊!在雨林里,除了发疯似狂长的生命,就只剩下碧蓝如洗的天空了。带着巨大的问号,我在晚上8点抵达了布罗莫火山脚下的旅馆。在夜色中观望四周,巨大的蕨类植物耸立在房屋的前面,无数的鲜花在草地上盛放……怎么也无法想像这里地貌是如同月球般荒凉。然而,当第二天早上醒来,步行两分钟到观景台上一望,就被眼前的史前地貌景象惊呆了:穿越茂密的热带雨林,一个锥形的冒着浓烟的山体突然在一片平原上冒出来……这片荒无人烟的地带给人以世界尽头的感觉,尤其是在日出时。如果再加上几头体型巨大的恐龙,那么,这个景象就是电影《侏罗纪公园》中最经典的画面。难怪这一片令人生畏的地貌,被称为印尼最为壮观的风景之一。

  通常来说,这个地区都被称为“布罗莫山”,但是,布罗莫火山只是是滕格尔山火山口里3座火山中的一座活火山。布罗莫火山的两侧,就是海拔2440米的完美的锥形火山巴托克和更为巨大的海拔2581米的克尔斯火山。不过,布罗莫火山一直是整个东爪哇高地的灵魂。几百年来,即使在安静的时期,生活在火山周围的5万信仰印度教的滕格尔人,一直对布罗莫火山顶礼膜拜。每天,人们登上火山口,把活鸡与花圈扔进火山口,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扔一朵鲜花,也能表达人们对火山的敬意……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