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西湖路:漫步在时光幻影中(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2日 10:56 南方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西湖路历史坐标西湖路历史坐标
西湖路西湖路

  西湖路

  历史坐标

  西湖路,原称西湖街,该处原是广州古代湖泊“西湖”,湖中有著名的“九曜石”。1932年,市政府扩建西湖街,建成西湖路。该路段附近有较多古代的书院群和历史文物。

  西湖路,原有广州市的著名“灯光夜市”,由于邻近北京路,服装业非常兴旺,是继高第街、观绿路后广州的

  今天的西湖路,部分骑楼下的大红色“拆”字显得格外抢眼。最近,西湖路也因这个字而又一次受到社会关注。对于老广来说,这条老街到底意味着什么?封藏着怎样的历史记忆?最近,走访西湖路,在繁华商铺和密集的居民楼中,我们仿若搭乘一部时光机,在美丽的灯光幻影中搜罗答案。

最早夜市:灯光夜市最早夜市:灯光夜市

  最早夜市:灯光夜市

  被誉为“南国明珠”的西湖路灯光夜市始建于1984年5月,是全国最早开办的夜市。西湖路灯光夜市上的经营者也属于早期的个体户。他们当中不乏上山下乡的回城知青,和因为成分不好等而被当时的国营或集体“正规”单位遗弃的人。怀着对新生活的希望,他们在这里创业,起初只有两三百个摊位。每天入夜开市前,他们用竹竿沿着马路两边搭建成一个个档口,每档都悬挂着一盏电灯,人流从中间经过。夜市吸引了夜生活并不丰富的大批市民,又因其经营模式灵活多样,信息灵通、交通方便,夜市招徕了全国各地的厂商。“档龙”迅速延伸,从“一”字形扩大到“7”字形,继而再扩大到“十”字形,高峰期达1000多档,直把西湖路和教育路挤得满满当当。搭建摊档的材料,从竹竿换成了不锈钢,灯泡换成了光管,并由专业队统一按时安装、拆卸,市面还进行了统一设计和装饰,夜市经营的范围扩展到婚纱、旗袍等高档服装。

  西湖路一位退休的婆婆说:“当时每晚六七点就会有一些商人摆出全国各地的商品来卖,每天搭帐篷拆帐篷忙得不亦乐乎。但是去逛夜市的基本都是一些富人,像他们那种打工一族基本上没钱去买。”现在在大佛寺附近卖香油蜡烛的姓王档主说,当时的夜市对于解决就业方面非常有用,当年许多回城知青找不到工作就在也是做起小个体工商户主,有人发财有人破产,总之商业气息非常浓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西湖路灯光夜市发挥毗邻港澳的优势,一度领先国内时装潮流,甚至被誉为中国时装的”橱窗“。喇叭裤、牛仔裤、新潮波鞋,都抢了国营商店的生意。据不完全统计,夜市长期拥有较为固定的室内外大小百货900家,参与直接经营和配套服务的就业人数超过一万人,每年吸引数十万计的海内外顾客和游客,高峰时年营业额达8000万元,年上缴税收600多万元。

最早花市:迎春花市最早花市:迎春花市

  最早花市:迎春花市

  和西湖路有关的名词,“迎春花市”不得不提。根据有关史料记载,迎春花市,源于古代广州的花市、夜花市。南汉时期,海珠区(俗称“河南”)一带是种植花木的地方,现在,海珠区的滨江路还有“花洲古渡口”石碑为证。

  花市源于明万历年间,当时芳村的花棣(今花地)已成为花木产区。后来,在今中山路和北京路交界处出现夜间花市,使越秀花市成为广州历史最长的花市。老广州熟悉的西湖路一带花市已经有200多年的悠久历史,它始于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时称“花圩”。

  广州花市的历史已相当久远,早在二千多年前的南汉时期,广州南郊就已出现专业种花出售的花农,到明清之际,在广州老城的七个城门下已形成花农卖花的经营性“花墟”花市。一年一度的除夕花市,就是由此逐步形成的。但真正有意识地作为迎春花市,约成型于清代的中期。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为了更好地发扬花市的传统,1956年将分散于各街巷的点档集中到太平路(今人民南路),用竹竿搭成牌楼,名曰:迎春花市。从腊月廿七、八到除夕夜,一连三天三夜。从60年代初开始,分区开设花市,花档多达2000个。此外,越秀公园、文化公园、烈士陵园、流花湖等大小公园,也在春节期间举办形式多样的花展、花会,成为广州花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除夕“迎春花市”是广州特有的节日民俗,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是精神文明与民俗文明的一种表现形式,象征着吉祥如意、生活美满,是深受人民喜爱的民族文化。

  西湖路花市的前身是“双门底”花市,1956年就开始承办花市,广州历史最悠久的花街,几十年来已形成了一个文化品牌。据明末清初屈大均《广东新语》记载,明代五羊门(今黄沙后道谊园处)对岸有称花渡头者,“广州花贩载花入城,从此上舟”。十九世纪的咸丰、同治年间以后,逐渐发展成为年宵花市,成为广州人年卅晚的重要节目。当时即使是抗日战争时期,也依旧人来人往,穿西装的“东山少爷”和穿旗袍的“西关小姐”也去花市凑热闹。现在越秀区每年的花市仍然是在西湖路举行。

守住老街记忆守住老街记忆

  守住老街记忆

  ■记者手记

  无论利大于弊,或弊大于利,一切牵扯到骑楼拆迁的,都像似触碰到人们最脆弱的神经。有种声音在高呼,那是一份记忆,不应被夺走!当我们走访西湖路时,发现或许很多时候留住记忆的只是局外人的一种揣测,对于那些生活在西湖路中的人们来说,生意人更关心自家的生意会不会因此而变得更火红,居民更关心住的是否更舒适,而关乎西湖路的记忆,夜市和花市的繁华景象,是否还会再现,便是当地政府需要关切的事情了,因为这和街道的传统文化密切相关。留住记忆,或是守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走访西湖路,大佛寺附近卖香水蜡烛的王档主告诉我们,骑楼拆迁总体来说对他们影响不大,因为骑楼基本上是居民楼。但他同样也关心政府补贴的部分。而在书院文化街居住的婆婆则表示对于拆迁已习以为常,骑楼只是一种住房形式,拆迁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换个地方住而已。而西湖路上某商铺服务员则认为,西湖路本来不长,因毗邻北京路,人流量很旺,骑楼拆不拆对他们影响并不大,倒是大佛寺扩建了,多了年轻人过来烧香拜佛,对生意应该会有点帮助。

  诚然,反对拆迁的声音亦一浪接一浪,西湖路上的骑楼拆迁问题至今仍备受争议。这种现象自然再正常不过了,只是,当我们更理性更客观的面对老街区上生活的居民需求,当我们能让恋旧情怀变得不那么脆弱,当我们能更科学而辩证的对待正在渐渐远去的历史文化,大概老街记忆并没有因这部分骑楼的拆迁而全然消逝。

  ■周边联游

  广州大佛古寺

  大佛古寺是广州五大丛林之一,始建于南汉(公元917-971),至今已有千余年历史,兼具岭南地方风格重建殿宇,具有较高的文化艺术观赏价值。

  大佛寺院子正对面是大雄宝殿,坐北向南,建筑面积达1200平方米,至今仍为岭南之冠,虽历三百多年风雨侵蚀,但风貌尚存。大殿用的巨型楠木柱为安南(金越南)王所捐赠,经近350年仍完整无损。大殿正中供奉黄铜精铸的三世佛像,弥勒佛、释迦摩尼佛和阿弥陀佛,各高6米,重10吨,为岭南之冠。大佛背面还铸一座高4米,重5吨的观音像。此四尊佛像,皆贴金身,金光明照。大殿里有一钟一鼓,两边墙壁上镶有十八罗汉彩绘像,各个显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大殿前有一鼎式香炉,很精致。

  大佛寺主持耀智法师于2000年9月创办“大佛寺图书馆”,该馆成为广东省最早由佛教界人士发起、面向社会开放的公共佛教图书馆,市民办理图书证,即可到寺内借阅书籍。图书馆在2006年纳入广东省省立中山图书馆管理体系,图书馆目前藏书已达四万余种,三十余万册,以佛教、佛学书籍为主,还有不少与佛教文化相关的文史哲、艺术类图书以及佛教音像等供读者视听和借阅。大佛古寺图书馆是解放后第一个开放的佛教专业图书馆,也是第一个参与社会大型图书馆合作的寺院,其管理模式和收藏的佛学典籍,在佛教界享有一定的声誉。图书馆馆刊《如是雨林》是每两月出版一期,自2008年9月创刊以来,出版已经达到16万册。

  图书馆楼上是“大佛寺素食阁”,有1200平米,素食阁的素食与服务备受好评。大佛寺于2002年建设念佛堂,为广州佛教四众弟子提供读经研教、认识宗教、认识佛教、了解佛教文化开辟一个平台。念佛堂每天都有居士来念佛,一天一班,上午八点开始到下午五点,中午在寺里用午斋。大佛寺主持耀智法师还创办了“佛教阅经社”,每逢星期天免费为儿童提供学习国学文化的场所,以及音乐方面的古琴班、现代音乐班,定期开课。念佛堂和图书馆,每年做很多公益慈善事业,2009年省政府授予大佛寺大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大佛寺在海内外影响不断提高。

  大佛寺地址:中国广州市惠福东路惠新中街21号

  门票:免费

  药洲遗址

  药洲遗址位于中国广州市越秀区教育路,又名九曜园,是五代南汉的千年园林遗迹。五代南汉乾亨三年(919年),南汉开国皇帝刘龑在今西湖路、教育路一带,利用原来的天然池沼凿长湖五百丈(约合今1600米),史称西湖或仙湖。湖中建洲,在此炼丹求仙药,故称药洲,千年南汉皇家园林,是广州乃至全国现存最早的古代园林地面遗迹,今园内尚有一泓湖水,面积440平方米,九曜石散处水中和岸边,水石洲渚的园林意境,依稀可见。后来湖渐淤塞缩小,市街展拓。现在的仙湖街、九曜坊等,昔日都是湖区。遗址门廊古色古香。药洲遗址内,有两棵挂牌为广州市古树名木的老树,分别是树龄约111年的秋枫树和262年的细叶榕。

  园林的布局以西湖为中心,湖心有一个小沙洲,环湖有奇花异卉怪石点缀,绿树丛中则亭台楼阁、离宫别殿隐现。宋初统一了岭南,药洲成为士大夫泛舟觞咏、游览避暑胜地。从宋、元直至明清,药洲一直是岭南著名的庭园,“药洲春晓”名列明代羊城八景之一。药洲中最为人所称道的,是园中的奇石,积石如林,美不胜收。上世纪后期,广州市文物部门经过详细勘察、校对,在原有文物基础上加以整理、修葺,恢复当年九曜园的风貌。1963年3月公布九曜石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开始维修整个药洲遗址,将景石提升,使更多露出水面,并向西拓展恢复部分湖面。如今在古榕下,建有仿五代风格的“药洲”门楼,古韵犹存的千年皇家园林重新向市民游客开放,成为休憩和怀古的又一好去处。

  地址:越秀区教育路86号(南方剧院北侧)

  门票:免费

  广州书院文化街

  在广州市中心的西湖路与教育路交汇处,有一条重新修缮了书院文化街,用壁画文字等形式介绍了清代的广州书院群,它是那个年代在数量上居全国之首的书院群。当年,在以西湖路为中心的三平方公里范围内,云集了数百家宗族书院,但现在被完整保存下来的大概只有7间。如庐江书院、平所书院、三益书院、濂溪书院、考亭书院、冠英家塾、见大书院、曾家祠、青云书院等,催生越秀古书院群。其中保存完好的庐江书始建于嘉庆年间的书院,比大名鼎鼎的“陈家祠”历史还要久远,是市级文保单位。仔细观察,会发现庐江书院竟是一座四合院式建筑,据了解,由于广州一带用地紧张,为了节省地方,四合院来到岭南就改成“三合院”——将前面的厢房改成围墙,一般为三间两廊形式,像庐江书院这样完整保留四合院元素的,在广州仅此一处。重修使书院内很多文物得以“重见天日”。如“庐江书院碑记”、“房份次序碑记”等,记载了书院鼎建、重修的经过,其中一石碑上还刻了书院初建时的结构图,是书院最原始、真实的记载。

  广州书院文化街规划用地面积约5.46公顷,是广州以“书院群”为核心的“书院文化都市休闲游憩区”。从北京路喧闹的商业街,穿行在书院小巷,能够感受到昔日浓浓的古朴和沧桑感,走进200米外幽静的古书院群,来点儿探古寻幽,品味百年书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同时,在院落的天井里,能够感受到浓浓的生活气息,洗衣晾被淘米的街坊与古书院融为一体。虽然有一点破旧,却保存着浓浓的古朴和沧桑感。听着街坊屋里的乐曲声,再加上彼此拉家常的谈话,很容易被那种生活的和谐所感染。古时的广州虽然远离中原文化中心,却有着全国最多的清代书院,这和广州繁华的商业息息相关。千年商都书香味浓,宁静的古书院群与喧嚣的北京路一巷之隔,成为广州独特的人文景观。

  地址:越秀区北京路大小马站附近(近北京路步行街)

  门票:免费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周人果

  实习生 黎妙娟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