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万塔城邦(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3日 10:21 南都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缅甸:万塔城邦(组图)
乘船顺着伊洛瓦底河来到蒲甘。
缅甸:万塔城邦(组图)
蒲甘的落日。
缅甸:万塔城邦(组图)
按小乘佛教的教义,每个男人一生都要有一次出家为僧的经历
缅甸:万塔城邦(组图)
一个工人正在寺庙里修复佛像。

  “手指之处必有浮屠”,如用一句话高度概括蒲甘的特点,这句想必最合适。

  行走者语

  缅餐以酸辣为主,和泰国菜口味比较接近,但由于卫生状况过于糟糕,肠胃不好的人建议不要轻易尝试,蒲甘很多酒吧咖啡馆和旅馆的餐厅都能做各种口味的西餐和中餐,价格合理,味道也还不错。缅甸奶茶味道非常好,千万不要错过。

  在缅甸旅行,马车是一种特色体验。车夫都熟知各个主要景点并略通英文,一天时间能按顺序带你游览主要的景点。

  在缅甸旅行,需注意尊重佛教习惯,不能触摸当地人(特别是小孩子)的头,进任何庙宇佛塔前都要脱去鞋袜。

  文/图_丁丁

  谢天谢地,我赶上了清晨从曼德勒开往蒲甘的船。因为错过前一天在城里订票处的工作时间,我只好拖着行李,让旅馆门外的揽客摩托车直接将我带到码头。好在码头那个不起眼的售票处窗口开得很早,天微亮时,我已经买票上船安置好行李,优哉游哉地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甲板上。此时太阳刚刚升起,船舷一端被映得通红,但温度却很低,与昨天下午相差很远,穿着长衣长裤依然要不停走动,时常猛灌上两大口咖啡,才能感觉暖和一点。

  伊洛瓦底是缅甸的母亲河,其冲积出的伊洛瓦底平原为全缅甸提供最主要的物质供给,但即便如此,河两岸所见一切,也只能用贫瘠和乏味来形容:不变的景致——沙化日渐严重的河床和各种热带树木时常令人昏昏欲睡。多数时候,河面上非常安静,只有当偶尔经过沿途的村庄时会喧嚣一阵子。每逢此时,小贩会趟着齐腰深的河水凑上前来,兜售他们头顶篮子里的货物,乞讨的孩子则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可怜地看着你……

  给落日一点掌声

  11世纪前后,当时的国王阿努律陀首次统一缅甸全国,他不仅定都蒲甘,还将南传小乘佛教订立为国教。此后的两个多世纪里,他和他继任者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兴修佛塔,以显示对佛教的虔诚和展示强盛的国力,从那时起,这个只有4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便成了名副其实的万塔之国。时过境迁,当年的王朝早已灭亡,但2000多座佛塔有幸被保存下来,与柬埔寨的吴哥、印尼日惹的婆罗浮屠并称为东南亚三大奇迹。

  我的车夫不仅擅长说故事,还熟知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此时,他并不是拉我去投宿,而是直奔瑞山都塔(Shew-san-dawPaya)去欣赏日落。“快点爬上去,不要耽误了,这里有东南亚最美的日落。”在一处高耸的佛塔下,他停下车,示意我脱了鞋子沿陡峭的台阶拾级而上。

  蒲甘大多佛塔分布并不集中,单看每座,你并不会感觉其壮观,但在某个高处俯瞰远处的群塔,效果则完全不同。多数佛塔并不开放,而瑞山都塔是少有的可以登顶的一座,于是它便成为俯瞰佛塔群的最好地点。

  当我喘息着登顶时,才发现来晚了,大部分好位置已经被前面的游客捷足先登。找了一个尚可的位置,支起三脚架,静静等待日落。

  不多时,太阳缓缓西下,刚才还喧闹的周围瞬时变得宁静,人们全面朝一个方向,专注地凝视远方。橘红色逐渐被远山吞没,当整个太阳消失后,整个天空被映红,当远处佛塔上方最后一缕余晖慢慢退去时,人们不约而同地鼓掌,这掌声,就像是为大自然的精彩表演而喝彩。

  用心灵与佛国对话

  接下来的几天,我骑着租来的自行车,穿梭在佛塔之间。

  早上,天凉风大,我顶着风出发。这个时候拜访阿南达塔最合适。围绕阿南达塔的阿南达寺是蒲甘最美的佛教建筑,它代表着蒲甘王朝的最高建造水准。在它周围有长长的走廊,每条走廊都通到中间的院子,院子里开满鲜花。在淡黄色外墙上,有数千尊大小不一的佛像和彩陶浮雕。

  按照小乘佛教的教义,每个男人一生都要有一次出家为僧的经历。当男孩长到七八岁时,便初次入寺修行,时间为一至三年。而首次剃度的意义重大,要有隆重的庆祝仪式,而这之后的整个人生中,任何时候都可以再次入寺修行,可以是短期,也可以是终生。

  一天下午,我走近瑞山都塔旁一座小寺院,此时众多小和尚都朝大殿里跑,他们手中拿着经卷,似乎是去上课。我跟着他们来到大殿跟前,当小和尚纷纷坐定时,一声清脆铃响从前面传来,刚才还到处窃窃私语的大殿瞬时鸦雀无声。见此情景,我也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找了个角落坐下。随后,上师出现在大殿的正前方,这个30多岁的清秀男子一出现,便展现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气质,他身披宽大的袈裟,气宇轩昂,他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给小和尚们布置功课,然后又好像是示范诵读经文,前后不过五分钟,然后,他一转身,拂袖而去,其潇洒程度堪称惊艳。剩下一班小和尚在喃喃念经。

  还有一天早上,我见到一队和尚出来化缘,和尚从大到小排着齐整的队伍走在小路上。每到一家门前停下来,主人看到了都将自家的饭菜拿出来,给每个和尚的钵里装一些。我开始只是远远跟拍,见他们并不介意,也就离得越来越近。最后的小和尚看到我,拿着手中的钵,眼睛羞涩地望着我。我知道,在这个佛教国家里,每个人都有义务为他们施舍些什么,于是我拿出100缅币,双手捧到领头的和尚前。他并没看我,只是微微示意我将钱放在钵的盖子上,然后转身,一个小和尚就接过钱,专门保管起来。领头的和尚这才朝我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便继续前行了。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神态淡定,没有看钱一眼。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