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广场:看墨西哥生活的花花世界(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09日 13:57 《世界》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岁月轮回昨夜风

墨西哥城墨西哥城
  11宪法广场
宪法广场是墨西哥城生活万象的花花世界宪法广场是墨西哥城生活万象的花花世界

  墨西哥城的中心,是宪法广场,它拥有金字塔、宫殿和广阔的空间,据说当年这里种满了棕榈树,还是一个电车总站,电影《弗里达》里,少女弗里达每次来墨西哥城时,不都是在这里坐电车回家吗?

  如果带着电影中的记忆来到宪法广场(Zocalo),绝对有一种面目全非的感觉,甚至连宽阔都称不上,因为广场总是挤满违章建筑一般的临时搭建物,大舞台、帐篷或者充气城堡,自然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我们看了看它东边的国家宫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在这里上班的墨西哥总统,一定不会无聊,透过大窗口,就能看到这样的花花世界。

  一面猎猎生风的巨大国旗—长55米,宽31.43米,面积超过1700平方米,又大又重,我们都怀疑风能不能吹得动它,但是,风一乍起,它便悠悠地从远离旗杆的一端,慢慢腾腾地扬起一角,费力翻转一下,呼地又颓然垂下,像极了疲惫的人,那被强行叫醒时的眼帘,一切都进入了慢镜头一般,我们都为它提着一口气,加油加油,反复数次后,才鼓足气,呼啦啦地展开。

  国家宫殿现在是总统的办公场所,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你带了身份证明就能进去任意地参观,我们还在大门外犹豫试探,门口高高大大的警卫就大老远大大方方地招呼着,come on come on,这边来!我们进去,是想看看里面那一幅著名的里维拉壁画《伟大的特诺奇蒂特兰》,描绘了整部墨西哥的文明史,上面还画有弗里达。果然,大厅主楼梯上整整一面墙,覆盖了气势浩大的一幅画,弗里达,绿衣的弗里达,带着镰刀斧头五角星的项链,静静地藏在许多人之中,依然光彩夺目。这个女人,无论在哪里,墨西哥、纽约还是巴黎,画里、生活里还是电影里,总是引人注目。

  晃到国家大教堂,当然也很精彩,鎏金溢彩的内殿,精美的赎罪坛和壮观的国王祭坛,彩色的玻璃窗将芸芸众生笼罩在上苍的光芒中。不管游客如云,总有虔诚的人,不断的进来,在额头点点圣水,划个十字,悄悄地坐在长椅上,默默地和上天进行一番心灵交谈,单腿轻轻地鞠了一个躬,然后又投入了门外的世俗世界。可是,更精彩的是周围的人群:跳着Conchero舞的印第安人、烟雾缭绕中的神婆神汉、卖小吃的小贩、闲坐傻乐的市民,神秘的草药香,混合着食物的辛香,永远是热热闹闹的,这人世间的热闹,千姿百态,和教堂里的完全不同,那里也人来人去,虽然来者怀了各自心事,但是表情都是那样的相似。我们总是喜欢在这里流连,只是看看这些热闹,就让人觉得生活的繁碎,能够自由自在的上演,其实,就是一种幸福。

  沾墨西哥纳税人的光

宪法广场是墨西哥城生活万象的花花世界宪法广场是墨西哥城生活万象的花花世界
卡门大教堂的美丽圆顶是小镇的一面卡门大教堂的美丽圆顶是小镇的一面

  弗里达说,我一生中有两次重大事故:一次是车祸,一次是你。这个你,就是她亲爱的丈夫里维拉。

  距离蓝屋几公里之外的安琪儿小镇,有一栋建筑,就在Altavista大街的尽头。他们的朋友、建筑师和画家Juan O’Gorman专门为他们设计了这栋特别的小楼,一幢红房子和一幢蓝房子,中间由一架天桥相连,隐喻了他们之间那种独立和相对的夫妻关系,红房子是里维拉的,蓝房子是弗里达的,当时的媒介评论说,这是主观与客观的相互关系存在于男人与女人的住房之间。令人费解的评语,但符合他们的关系。

  圣安琪儿小镇,和蓝色小屋的科约尔坎小镇一样,现在是墨西哥城的富人区,安静的社区,偶见的人,紧闭的大门上镌刻着主人的名字。几簇鲜艳的三角梅溢出了高墙,一盆盆亮丽的花儿,开放在石墙窗洞的窗台上、干净的街道,穿行在两侧对峙住宅的石墙之间。车子无声地滑过街头,那些过于艳丽的表面,在这里都是不需要的,石墙背后的庄严,使这轻盈的色调,并不失去底蕴。就连大门上的邮箱,都是古色古香,拙拙的花体字,带着岁月的痕,掩在碧绿的藤蔓中,开着姹紫嫣红的花儿。

  听说我们去了圣安琪儿小镇,酒店前台的大叔就说,wow!那你们见到了那12具木乃伊了吗?那12具木乃伊,就在卡门博物馆的地下室里,我们一心寻找弗里达和里维拉,并不知道偶然进去的这个卡门大教堂和卡门博物馆居然这么大名鼎鼎!

  刚开始,我们是被卡门大教堂漂亮的圆屋顶吸引,不由得稍稍偏离了地图上的路线,前台大叔说卡门教堂在17世纪初期建成时,是这个地区最富有的一个场所,当初很富丽堂皇。时间淡淡的洗去了那种咄咄逼人的光泽,纹饰的精致愈发细腻,偶尔的斑驳,恰巧点缀在留白处,反而叠加了它的韵味。

  大教堂门口写着门票48比索,可是当我们和门口大叔买门票时,他却说free,今天是免费的。墨西哥遍布了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美术馆,且不说那些政府大楼里的画展,就连私家殖民建筑里的各种艺术展,都是免费入场的,也不知道是哪里主办的,不过,展出的都是相当有水准的作品,有的甚至还配有很专业的现场讲解,我们也毫不客气地进去欣赏一番,就是收费的地方,比如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墨西哥城博物馆等等,每周都有免费的参观日,我们都不记得在墨西哥免费享用了多少次艺术大餐,他们是把艺术和文化,真正做成了一种公益事业。

  当然,譬如墨西哥、譬如它的邻居美国等国家认为,既然人民纳了税,当然有权利享用公共资源,为什么还要收费?除非你是私立博物馆,当然就不在这个行列之内,我们应该是沾了墨西哥纳税人的光。

  TIPS

  三日转遍墨西哥城

  第1天

  墨西哥城里的休闲之旅:在ZOCALO广场及附近一带乱转,看一看阿兹特克人的舞蹈表演,逛一逛大神庙和国家宫殿;然后往西走,在阿拉梅达公园的食肆和人堆里凑凑热闹大快朵颐,可以顺便参观附近的国家美术宫或是拉丁美洲塔;搭地铁去ZONA ROSA地区转转,看看墨西哥城现代化的一面,那里有很多有意思的酒吧和咖啡馆,可以消磨掉晚上的时间,如果有兴趣,还可以去Plaza Garibaldi广场一边喝龙舌兰酒一边欣赏墨西哥流浪乐队表演。

  第2天

  墨西哥城的弗里达之旅:通过地铁、巴士和步行连接,先去科约尔坎小镇的弗里达故居和托洛斯基故居,然后再去圣安琪儿小镇的里维拉和弗里达画室博物馆,这两个小镇还是墨西哥城里的富人区,直到今天都还是一个极具浓厚艺术气息的地方,一如巴黎的蒙马特,纽约的格林威治村,也是一个购物天堂,如通往画室博物馆的Altaviata大街两侧,就有很多品牌专卖店和小资情调的咖啡馆,如果要购买优质工艺品,可以去圣安琪儿小镇的Bazar Sabado市场。

  第3天

  墨西哥城的文化之旅:从汽车北站搭巴士去特奥蒂瓦坎(Teotihuacan),参观金字塔和城市建筑群遗址,来往的车次很密,如果不需要看得很仔细呆很久时间的话,还可以考虑从金字塔回来后去霍奇米科尔的古运河坐一坐花船,感受一下墨西哥人喜欢的休闲生活,在那里,周末时候会热闹很多。

  很多名声赫赫的地方,或许是在记忆中太熟悉,相见时,没了那种心潮起伏的澎湃,更像是复习一本旧书,朗朗上口,却没有了悬念。眼前的这座城市遗址,在照片中反复见过,有些照片还是在很好光影时照的,已经是它的最美时刻,落日的金、朝阳的红,都是美不胜收的,所以,如今在这朗朗乾坤之下,几大坨白花花的建筑物,甚至让人有点失望。

  强烈的阳光,磨去了所有的棱角轮廓,整个特奥蒂瓦坎遗址平平地贴在天际线上,一条大道,散落几座金字塔,荒草中掩埋着几方古建筑,这座城,曾是中美洲最大的城市,过去如何的辉煌,都早已荒废千余年,远在阿兹特克人来时,就已经是一座弃城,既然是遗址,不管多大的来头,一定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时间是无情的,洗刷到最后残留下来的,都已经是彻底的面目全非。

  相对于历史,可能有人会相信遗址,历史是人写的,到了最后,说不清真真假假;遗址是事实,一石一木皆具象,但,它们不会说话,所以这么大的一座遗址,这么多文物的出土,最后,考古学家们还是不得不说,“这些祭品像句子,但我们还没掌握全部的字汇,也不完全了解顺序,因此很难解读。”

  特奥蒂瓦坎帝国,如今看来,有点像一个文艺青年,对于理想的某个下午特别在意,如果他要找你喝杯咖啡,一定是想和你谈谈心聊聊未来,告诉你某种信仰,这个帝国曾经强大过,曾经向南扩张到了今天的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但,它却似乎对占领和统治并不感兴趣,而对自己的文明包括文字、数学、历法等等的传播更为热衷。余下来,这些国家能够给它进贡就更加圆满啦。所以,这个文艺青年,带来的精神聚力,有着惊人的生命,直到它覆灭数百年之后,阿兹特克人仍然把它当成朝圣地,相信所有的神都会跑来这里为太阳提供推动力,而如果今天是春分的话,你还能看到几千名新时代的信徒云集到这里,汲取汇集于此的神秘能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