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上帝在尘世的居所(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0日 10:23 精品购物指南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她对我而言一直是个废墟之城,充满帝国斜阳的忧伤。我一生不是对抗这种忧伤,就是跟每个伊斯坦布尔人一样,让她成为自己的忧伤。”

——帕慕克《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这是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帕慕克的童年回忆,同时也是他为自己的故乡所写的传记。从这本传记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谜一般永远读不完的城市,再也没有任何城市比它接受过更多文化的洗礼和强权的觊觎了。千百年来,无论是君王、罪犯,还是间谍、奴隶,伊斯坦布尔都用宽广的胸怀把他们一一接纳,任其将自己文化的色彩涂抹其上。行走在这座城市忧伤的斜阳中,你依稀会看到帕慕克心中那慢慢升腾起的希望。

谜一般永远读不完的城市谜一般永远读不完的城市

  当东方邂逅西方

  经过彻夜的飞行,黎明前夕,伴随着略显昏暗的路灯,在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沿着现代化的柏油路,穿越建于4世纪的古罗马瓦伦斯高架渠,瞬间恍若穿越了历史。这里是从长安出发的丝绸之路的最西端,也是自巴黎开出的东方快车最东边的终点。对于西方来说它代表富足的东方;而对于东方,到了这里那就等于到了西方。行走在这个横跨欧亚的大都市,无不感到东西方文化的交织与融合。

  伊斯坦布尔,世界上唯一地跨两个大洲的城市,博斯普鲁斯海峡穿城而过,将其分成两个部分。当这些中学地理的必背项真真切切地变成脚下行走的土地时,曾经苍白的课本条目,确已幻化成一个斑斓的世界。

伊斯坦布尔,世界上唯一地跨两个大洲的城市。伊斯坦布尔,世界上唯一地跨两个大洲的城市。

  自公元330年古罗马的“千古一帝”君士坦丁一世将首都从罗马迁至当时还被称作拜占庭城的这里后,将其更名为君士坦丁堡,这块土地便开始了它延续千年的辉煌时期。曾经固若金汤的高耸城墙一度捍卫着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在波斯、阿拉伯、俄国大军的围攻下固守千年,几乎成为神话,直至火炮的出现。现今大部分君士坦丁城墙依旧保存完好,行走其间,仍能感受到它昔日的荣光。

  据说,当年的君士坦丁堡富甲一方,它所拥有的黄金超过欧亚两地的总和,装饰艺术杰作更是举世钦羡,被称作“上帝在尘世的居所”。可是,这一切的美好却毁于“家贼”之手:一个流亡的拜占庭帝国王子阿历克斯向威尼斯总督丹多罗建议,请其帮助夺回拜占庭帝国的王位,作为回报,他承诺付给当时十字军欠威尼斯商人的钱款。丹多罗是拜占庭的宿敌,他的眼睛就是被拜占庭王弄瞎的。而早就觊觎东方拜占庭富足的罗马教皇对此一拍即合,于是本来计划东征耶路撒冷的十字军转而攻打君士坦丁堡,经过两次战役、三场火攻,最终在1204年4月13日攻入城中。阿历克斯被送上皇位,却旋即被政敌绞死。蝗虫般的十字军掠夺教堂,抢夺黄金圣像,血腥屠杀,将整个城市搜刮一空。精美的艺术品融化成金子,十字军满载黄金回返欧洲,最大的赢家丹多罗则把最好的圣物载回威尼斯,珍藏在圣马可教堂,也为自己赢得了“威尼斯有史以来最好总督” 的荣誉。拜占庭人认为君士坦丁堡是“上帝捍卫之城”,上帝却无法使其免于十字军之伤。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基督与真主的对话

  君士坦丁大帝是历史上第一位信奉基督教的皇帝,这也使得15世纪前的君士坦丁堡一直担当着基督教的中心。拜占庭的富足让其在教堂建造上当仁不让地处于领先地位,最为著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和它那直径31米的中间无支撑穹顶,在公元6世纪建成后的整整1000年间无人能够超越,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一位古代作家甚至认为“它并非砖石所建,而是经由金色锁链从天堂低垂而下”。 后来奥斯曼帝国占领了这里,于是著名的大教堂又变成了清真寺。

  现在这座曾经的教堂已经变身博物馆,步入其中,第一件事就是抬头仰视那巨大的穹顶。别具风采的圆顶由两个半球形拱门支撑,阳光透过窗间形成的光束,照耀着顶部圣母玛丽亚的壁画和两旁高挂着的书写着哈利法名字的巨幅木牌,仿佛让人仰望到了天界的美好与神圣。只可惜教堂众多储藏室内曾经拥有的黄金圣坛、十字架银制圣杯,还有众多的镶嵌艺术品及各种圣物,都被十字军抢劫一空。唯一留下的,就是著名的三圣像等马赛克镶嵌画。有些黄金马赛克被十字军毁掉了,因为伊斯兰教不能有具象的影像,剩余的马赛克画也被用灰泥和石膏覆盖。随着修复工作的展开,被覆盖在下面的基督教肖像马赛克被逐步揭开,这样一来,覆盖在上面的伊斯兰教艺术却可能因此被摧毁。这份纠结不仅牵动着信徒们的心,连我们这些游客也无法取舍。如果基督与真主同时出现在这里,不知道是否会商议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从教堂出来,穿过圣索菲亚广场,对面就是同样声名显赫的蓝色清真寺。这个原本叫做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的宏伟建筑,现在是土耳其的国家清真寺,当初为了超越圣索菲亚大教堂而兴建在原拜占庭皇宫旧址之上,并因为里面装饰着2万余块伊兹尼克蓝色瓷砖而被人们称作蓝色清真寺。作为奥斯曼帝国古典建筑最后的伟大作品,大理石的内壁,260扇窗户,43米高的穹顶由4根直径5米的大柱支撑着,恢弘的祷告大厅彰显着不凡,即便是在清真寺林立的伊斯坦布尔,也是那般的卓尔不群。想象一下,如果到了朝拜的时候,这里满是祷告的教徒,会是怎样一幅壮观的景象啊!

  当我走出蓝色清真寺,站在圣索菲亚广场上,看着如织的游客来来往往,出售着咖啡和红茶的小贩热情地招揽着生意,一边是红色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一边是蓝色的清真寺,一种奇妙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我仿佛看到基督和真主就站在广场的中央,友好地交谈着……

  爱江山更爱美人

  自打奥斯曼王朝占领君士坦丁堡后不久,就选择在能俯瞰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马尔马拉海的地方修建了一个全新的宫殿——托普卡珀宫。15~19世纪,这里一直是奥斯曼帝国的权力中心,先后有25位苏丹在这里君临天下。后宫的300多个房间,来自欧、亚、非的各色美人在此轻歌曼舞,留下了诉说不尽的爱恨情仇。最为著名的,非苏莱曼大帝和他的皇后洛克塞拉娜莫属。

  作为奥斯曼帝国在位时间最长的苏丹,苏莱曼大帝对外曾将帝国扩张到几乎攻占维也纳,差点影响到现代欧洲的语言版图;对内则亲自开创了社会、教育、税收和刑律等方面的立法改革,建立了帝国数个世纪的法律制度基础。他自诩为“苏丹中的苏丹”“上帝在人间的化身”。

  可在后宫,当伟大的苏莱曼遇见了被俘获的乌克兰女奴洛克塞拉娜之后,随即堕入情网不能自拔。为此,苏莱曼不惜破坏奥斯曼帝国延续两个多世纪的不得娶外国姬妾为妻的传统,他还允许洛克塞拉娜一直陪伴他在宫中度过余生。当时的奥斯曼帝国有个习俗,即新登基的苏丹有权铲除包括自己兄弟在内的任何政敌,使得每场加冕礼都成为喜悦和冷酷交织的时刻。

  在苏莱曼大帝在外征战之时,洛克塞拉娜为能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位,在后宫开始了铲除异己的活动。先后流放了苏莱曼的长子及其母亲,除掉了苏莱曼的密友兼重臣易卜拉欣帕夏以及王储穆斯塔法。虽然最终她的儿子塞利姆继承了皇位,却是个绰号为“酒鬼”的昏君。至此,奥斯曼帝国元气大伤,再也不复往日的强盛。可苏莱曼大帝一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因为他能与自己的爱人永久相伴,这种幸福感,在他那流传至今的情诗中表露无疑。

  徜徉在托普卡珀宫的各个庭院之中,各代君王留下的各色建筑,即便现在看来也是奢华的。后宫之后的第三庭院,现在作为展出奥斯曼帝国最珍贵物品的“珍宝馆”。镇馆之宝就是一颗重量高达84克拉的钻石,其大小和名贵程度仅次于英国女王王冠上的“印度之星”。而以前的御膳房现在仍陈列着2万多件当年经丝路运送到此的中国瓷器,包括了元明清的很多珍品。听说其中许多在国内已经绝迹。有趣的是,可能是由于突厥语的缘故,瓷器的介绍上中国被写作QING,而不是常见的China。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