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委员热议“最美中轴线”申遗(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1日 10:17 京华时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北京:委员热议“最美中轴线”申遗(图)
去年4月27日,舞龙队在中轴文化游启动仪式上表演。(资料图片)本报记者 张斌 摄

  去年12月,市政协常委会通过关于加强北京城中轴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建议案草案,其中提出要做好古建腾退、保护和修缮工作。昨天,市政协委员许伟介绍,这份建议案市政协常委会已经通过,作为常委会建议案向市委市政府提出。

  昨天是市政协会议第一天,中轴线申遗引发了委员们热议。市政协委员、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介绍,建国几十年,中轴线两侧的现代化建筑和中轴线的传统建筑格格不入,这次是列入了整治和拆除计划。

  今天,本报以“文化”为关键词,推出聚焦之二:中轴线两侧现代建筑将整治和拆除。

  中轴线三个角楼计划修复

  本报讯 (记者 张然)昨天,在市政协会议间隙,记者采访了市政协委员、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在问及中轴线申遗工作的进展时,他说,今年市委新年上班后第一个常委会,第一个议题就是关于中轴线申遗。目前已基本确定了中轴线申遗的方向。今后中轴线的建筑要体现传统,不是体现现代,展示历史上一些文化内容。

  北京要开展哪些实质性的工作?孔繁峙说,北京将做三件事,一是古建修缮,二是中轴线文物占用的搬迁,第三就是环境整治。

  中轴线保护规划还在制定中

  京华时报: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北京中轴线预计什么时候有望纳入国家文物局的预备名单?

  孔繁峙:现在还很难说。我们会积极争取。但每年主要是根据进展程度。比如说你明年要是达不到这个进展程度,很多该做的没有做是不行的。

  京华时报:据了解,今年三、四月份国家文物局可能会调整预备名单,此前的名单没有中轴线,这次是不是考虑积极申请纳入?

  孔繁峙:对。现在不光我们,各个省市前期都在做准备工作。需要扎实地开展工作。比如像西湖申遗,一共用了十三年。申遗的过程其实也很好地实现了保护。

  京华时报:北京将开展中轴线文物占用的搬迁。文物占用搬迁主要指的是什么?

  孔繁峙:少年宫所在的寿皇殿处于中轴线上,如果在这个位置上修一个几层小楼肯定也不好看。新的少年宫已经建成,这边的建筑应尽快腾退出来。通过景观恢复,恢复历史,这样一来景山公园的面积就大了,寿皇殿与景山公园融于一体。我在今年的建议中也想谈这个问题,争取能促成今年实现。我们最终要实现中轴线重要建筑完整地对外开放。

  京华时报:在古都风貌恢复方面将开展哪些工作?

  孔繁峙:中轴线按照保护的规划来安排,最大的工作是对中轴线两侧的环境整治。建国几十年,在中轴线两侧已经增加了很多新的建筑。现代化建筑和中轴线的传统建筑格格不入,这次是列入了整治和拆除计划。关键是两侧建筑的风貌、材料和装修特点要进行专门的研究。

  京华时报:中轴线保护规划何时出台?

  孔繁峙:这个现在还在制定当中。包括保护范围、缓冲区的划定等,还在制定。

  京华时报:今年的10亿文物修缮资金,中轴线方面如何使用?

  孔繁峙:主要还是考虑将名城保护做起来,逐步恢复。今年计划修复三个角楼,包括左安门东南角的外城角楼、右安门西南角的外城角楼,以及西南城角楼,体现旧城风貌。

  京华时报:在修复时应有哪些注意的地方?是否会影响交通?

  孔繁峙:不会影响交通,以前修路的时候就已经预留了,路都是弯的,绕开了这些建筑。这是今年名城维修的大工程,力争今年开工。在修复时尽量采用一些旧的城砖,尽可能在外形上对应明清的风格,体现建筑的价值。

  京华时报:中轴线的保护对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作用是什么?

  孔繁峙:中轴线是整个名城的核心建筑,在整个名城当中起到了反映名城的整体的作用。保护中轴线实际上就是下一步推动整个名城的保护。通过中轴线的保护促进北京名城城墙遗址的保护,促进中轴线两侧胡同肌理的保护。通过中轴线的整治,恢复古都的环境,给广大市民提供一个良好的古都风貌的传统环境,同时也增加北京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因为它是一个古都名城。它是作为我们中华民族传统建筑的一个展示的窗口。

  本报记者 张然

    于丹

  申遗可激活 中轴线内在功能

  “这条中轴线对于我们来讲,其实都已经是一条‘传说中’的中轴线了。”于丹说,其实从元大都以来,中轴线上有过哪些故事,有过哪些建筑,这些在史料上都曾记载,包括梁思成先生对中轴线的论述,史料上都有,“但是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对中轴线的概念,在我们这次提出‘它作为一个概念’之前是不清晰的”。

  于丹说,中轴线有很多建筑都在翻修,这种翻修不仅仅是外表的修缮,更重要的它是一种功能性的提升。也就是说怎么让它文化的形态和文化的内容水乳交融地结合起来,让它以一种老北京的外在风貌和新首都的内在功能交融在一起,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提出申遗,一定是一种内在功能的激活,一定是整条中轴线作为北京文化地标的一次建立。所以,从这上来讲,它也是很有必要性的。

  本报记者 王硕

  朱尔澄

  申遗结果重要 过程也非常重要

  民盟北京市委副主委,北京市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朱尔澄此前参加了“中轴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专题调研。她认为,在中轴线申遗中,结果重要,过程也非常重要,有助于进一步提高古都风貌保护。

  “我们几乎每天都经过中轴线。”谈及这条7.8公里长的“线”,朱尔澄充满感情。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每个人,都很容易就接触到中轴线,它作为一个城市的规划布局,是“我们祖先城市建设规划思想、建筑文化的集中体现,还有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非常非常巧妙,很有意思”。

  “我们应该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那么中轴线要保护什么,如何保护?她认为,中轴线之所以能提出申遗,因其还比较完整地存在,两边的重点文物、建筑基本还在,“这非常难得,毕竟我们建设速度较快”,正是在这一前提下,对中轴线加强保护,以及按过去风貌的特点进一步做工作。

  本报记者 商西

  郭耕

  拍“印象中轴线” 在媒体广泛播出

  在去年政协关于中轴线申遗的调研上,郭耕也多次参与。在调研过程中郭耕发现,虽然大家对中轴线保护有了一定共识,但还远远不够,甚至一些人还不太认可这件事。

  郭耕说,这座始于元代、成型于明清、发展于近现代的中轴线,堪称我国古代都市规划的巅峰之作,是人类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是“北京的灵魂,中国的象征,世界的唯一”。鸟瞰京城,一个巨大的“中”字端端正正地坐卧中央,从钟鼓楼到永定门为其中的一竖,紫禁城则是其中的一个口字,展现了中华民族建筑学、规划学的大手笔、大气派、大智慧。

  他建议,借鉴张艺谋“印象”系列,推出“印象中轴线”系列,编排北京的历史文化片“印象中轴线”,在广播、电视、报刊、网站等媒体广泛播放和刊登相关宣传题材,强化公众对“保护中轴线”的认同感。

  本报记者 周宇

  杜宏谋

  中轴线保护关键在意识转变

  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杜宏谋一直参与中轴线申遗课题调研。他认为,现在中轴线保护遇到的所有问题,关键在于人们的思想意识是否真正转变。如果人们对历史、对自然都心存敬畏之心,那么一切问题都将很好解决。

  杜宏谋说,中轴线是北京的特色,世界的唯一。梁思成曾对中轴线做出过“天人合一”的称赞。包括天坛、地坛等的排列分布,每一砖每一瓦,每一棵古树,棋盘式的布局,无不体现了壮美的秩序,让人们对天空、对历史都充满了敬畏和深沉的爱。

  在这种背景下,杜宏谋认为,中轴线的专项保护规划是非常重要的。以前分属四区,现在分属两区,必须统筹协调,不能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比如盖个楼,高高矗立在中轴线的旁边,破坏了整体的风貌,那就是对自然、对祖先的不尊敬。

  本报记者 周宇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