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安特卫普:设计师的“麦加圣地”(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6日 12:16 新旅行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比利时安特卫普:设计师的“麦加圣地”(组图)
古建筑屹立

  “水城布鲁日,时尚、钻石之都安特卫普,丁丁为代表的漫画,不输德国的啤酒”,这是个虽然小,旅游资源却很丰富的国家。作者带着你去安特卫普领略作为先锋、前卫设计师的“麦加圣地”和世界最大钻石交易中心,去安特卫普的六个修道院,品尝修道院之外买不到的特拉普派啤酒(由修道院修士们酿制的啤酒)。

钻石和时装是小城安特卫普的两个符号。小城不大,却是世界最大的钻石交易中心。钻石和时装是小城安特卫普的两个符号。小城不大,却是世界最大的钻石交易中心。

  尽管有人质疑它的地位在下滑,被印度或别的国家取代,但是全城有一千六百个钻石公司(主要是犹太人经营),还有各种跟钻石有关的博物馆和展厅,以及世界上最好的钻石切割工匠,庞大的基石难以撼动。

  Safdico是一家顶级钻石制造商和交易公司,每个月切割大约数千克拉的钻石,在南非、安特卫普、纽约以及博茨瓦纳都有工厂,最近几年在安特卫普已经切割过一些大型的钻石,像莱索托诺言,是近13年来发现的最大一颗,也是本世纪所发现的最大钻石,还有Letseng Legacy,其拥有者是珠宝商Graff。

  根据Yves Alexis,Safdico的常务董事的说法,“Safdico擅长的就是处理罕见的特别的钻石,重量上多半都是5克拉以上的。”公司有大约30名切割人员、珠宝师和工程师,均为业内的顶级工匠。“安特卫普在钻石业有一定的位置,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那些小而便宜的钻石不会选择在安特卫普。目前安特卫普的钻石中心把重点放在高端技术上。总之,钻石切割打磨这块市场,安特卫普绝对不会拱手让给别人。”

  至于打磨的过程这么多年来有何变化?Yves Alexis说:“现在,Safdico在开始切割打磨前,会花数月的时间观察和协商,把它最完美的切割打磨角度和市场需求做结合。”

  “裸钻的价格仍然在上涨,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产量越来越少。De Beers的钻石质量也不如以往。”

钻石店铺钻石店铺

  在安特卫普,如果你计划待的时间不长,可以在出发之前,先给当地珠宝商打电话,告诉对方你想买什么样的钻石,大小、成色、切割都要讲清楚。

  等你人到安特卫普后,有专车从酒店接你去珠宝店,在预先筛选出的几颗钻石中进行精选,如果有中意的,立即可以成交。同时你还可以选择首饰的式样,珠宝商会当着你的面把宝石送到加工作坊。

  钻石一直都是有争议的产品,许多人会说,每颗钻石后边都有肮脏和血汗,但是在安特卫普的每一颗钻石都是受联合国保护的“非冲突”钻石。也就是说,卖钻石挣的钱不会用在暴力、军事和恐怖活动上。所以买到钻石的时候,你还会拿到一份保证书,保证你的钱不会被拿去干坏事。当然,价格也是这里的优势,比别处便宜三折,不由你不动心。

  无意购买钻石的人可以在钻石区转一下,就在中央火车站周围。大约是1平方英里的面积,容纳了1500家钻石公司和4家钻石交易所,其中最大的一家钻石公司是Diamond land。全球最大的钻石博物馆也在这座城市,除了视觉得到满足以外,你可以用耳朵去倾听。钻石图片从16世纪一直到现在,在这儿,你还可以看到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光之山钻石和非洲之星。

时尚前沿之城时尚前沿之城

  如果说安特卫普是先锋、前卫设计师的“麦加”圣地,怕是无人持有异议。单单提及安特卫普六君子和Martin Margiela就可以让时尚界为之晃动。

  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Antwerp 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是比利时服装设计师的摇篮。

  说是摇篮,服装专业却只是四十多年前才设立,而且比利时本身也没有什么时尚的传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学生们才反而没有任何包袱,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风格。

  这所学校很严苛,四年的教育,每年被淘汰的学生占了15%~25%,不过,因为“六君子”的声名在外,这所学校获得机会也要多很多。1987年,六位来自安特卫普的设计师在伦敦举办了一场颠倒众生的服装秀,解构式的服装秀,时尚界封给他们六人一个集体的头衔——安特卫普六君子(Antwerp Six)。受这六位设计师的影响,之后,还有不少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生也获得了时尚界的肯定,例如大名鼎鼎的Martin Margiela等等。

  了解“六君子”的作品,一般是从位于老城的Lombardenvest 2的Louis店开始,店不大,却是第一家卖“六君子”成衣的服装店。

旗舰店旗舰店

  老城的Nationalstraat大街,则是一百多年服装传统的老街,1989年,德赖斯 范诺顿(Dries Van Noten)的Het Modepaleis店的开张,开始了它的时装复兴之路。

  这是他的旗舰店。建筑是老建筑,据说是以前其祖父的竞争对手的店铺,他在保存原有的风貌之余,更加入了细致的时尚精神。德赖斯家学渊源,他是家族的第三代裁缝,其祖父最擅长的是通过内外颠倒的方式进行二手服装的改制,他的父亲在安特卫普郊区开了一间高级服装店。店内服装的风格是19世纪的,集合了许多世界元素,印度、中国、泰国、摩洛哥、埃及的印迹在服装上都得以呈现。镶嵌着珠子的围着薄纱的帽子,印花的裙子,裁剪得体的长裤,每件都像是欧洲人的传家宝。

  2000年,他搬进了安特卫普Godefriduskaai的一个仓库,以前是德国和其他军队的兵舍,6层的空间,既是他的办公室,也是他作品的展览区。

  位于Nationalestraat 28号的ModeNatie博物馆,是老街的一部分,也是老街的灵魂,共有5层。曾经被用作男士成衣店、豪华酒店、货币交易所和发电公司,是不折不扣的“历史遗产”。

城市街道上的艺术气息城市街道上的艺术气息

  当然,不是每一个时尚的符号都在Nationalestraat大街上。安 迪穆拉米斯特(Ann Demeulemeester)的店Leopold de Waelplaats位于Verlatstraat街,店内装饰素净到只有黑白两色。安在时尚界素有“黑皇后”之称,因为她热爱黑色,也热爱白色,“以前我的老师教我,绝对不要用白颜色,也不要把白和黑搭在一起用,因为Chanel就很少用白色,可是为什么我就不能用呢?”她曾是朋克女,不懂得禁忌。“穿任何你喜欢穿的东西,”安的设计曾经受过歌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的影响,后者是她的好友,参加过她的服装秀。

  比利时最好的啤酒,一般在修道院之外的区域都买不到,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亲自去修道院一趟。

  门铃响了,Joris,Westleteren的St Sixtus修道院酿酒厂的头儿起来开门,他穿着修士的黑白袍,戴着头巾,灰色的袜子和皮凉鞋,黑发参差不齐。

  Westleteren是全世界7家特拉普派啤酒厂中规模最小的一家,包括Westleteren在内,还有五家都位于比利时(分别是Westmalle,Chimay,Rochefort,Orval和Achel)。所谓特拉普派啤酒(Trappist beer),就是在修道院里,由特拉普派修道士们亲自酿造的啤酒。6家共酿制了20种啤酒,其主要特点是高度发酵,口味很重,很浓的烈性啤酒。

  Westleteren始建于1830年前后。这里啤酒的特别之处在于其酿造的全部过程之中没有使用任何过滤和分离的工序,使之富含新鲜的麦芽,特别的酒桶,甚至李木的瓶塞的芳香。

  至于修士为什么会酿制啤酒,Joris的解释是:中世纪的欧洲传染病经常肆掠,经过发酵的啤酒是人们取代不洁饮用水的主要饮料,可以说啤酒是那个时代的一种生活必需品。而特拉普派的修道士们除了精神上侍奉上帝外,还从事大量的体力劳动,从开荒种地,到生产出自己所需要的各种生活资料,其中最著名的是他们的奶酪和啤酒。

  这一天是一年72个酿酒日当中的一天,修道院很安静,Joris经过铝罐和装瓶室,里边有五位修士在工作。

  在接下来的五到八周内,修士会把啤酒从罐内装到瓶子里。瓶盖上,可以区别四种啤酒,分别为4、6、8和12,指的是其酒精含量接近于这些数字。其中啤酒12(酒精浓度有时候10.8%,有时候是11%,不一样,黑啤,口味很重,有人形容岁月和可可粉以及葡萄干的味道)曾被一个啤酒网站评为全球五大顶级啤酒之一,8度啤酒排在第九位。

  一年大约会酿制50万箱啤酒,大约16万箱的Westvleteren 12。许多顾客会拨打修道院的买酒电话,电话有录音信息,顾客会知道,什么时候啤酒可以销售。大约一年会有36次,直到卖完为止。

  每个月,每个人,每个电话只能订购一箱,且只能提前预订,之后再去修道院的商店里购买(只能在此购买,别指望有人会邮寄给你,有一个指定的电话,但是经常占线)。如果你自己打算上门去购买一车回来,修道院的僧侣是绝对不会卖给你的,其主要目的是防止你进行再买卖。在布鲁塞尔有名的Beer Planet店的网上,特意注明:Westvleteren12不用于买卖,但是在你购买足量其他啤酒时,可以赠送。

  至于其他5家的特拉普派啤酒,Joris说,“我们没有竞争”。

  “修士每天就是祈祷和工作,这就是特拉普派修士的生活,如果一天祈祷24个小时,你也会疯的,所以这样也算是一种平衡。我们还可以谋生。”

  修道院酿的啤酒卖出的钱恰好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一旦达到目标,他们也就不再酿制。

  Jules之前是面包师,后来由于妻子去世,就来阿赫尔(Achel)修道院当了修道士。修道院安排他酿酒,因为他对酵母多少有点了解。而酵母,是酿酒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比利时最好的啤酒,一般在产地之外的区域都买不到,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去一趟。而比利时人对待啤酒,就像法国人看待葡萄酒。有传言说,修道士即使闭着眼酿的酒也比其他的啤酒要好。一般的啤酒需要3天酿制,修道院的啤酒则要花上2至3个月,并在瓶里进行第二次发酵。

修道院修道院

  Jules说,这儿酿的啤酒卖出的钱恰好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一旦达到目标,他们也就不再酿制。酿酒厂就在修道院内,还有家咖啡馆,这意味着,你可以透过大玻璃窗,一边喝着酒,一边看Jules忙于酿酒。这儿还有一家商店,卖比利时的其他啤酒以及喝啤酒需要的特殊的玻璃杯。

  时不时地,你可以看到Jules出去祈祷,-天7次。游客也可以跟着一起祈祷。

  韦斯特马勒(Westmalle)修道院距离布鲁塞尔开车大约1个半小时,位于安特卫普的小村庄,修道院不允许游客进去,不过它的咖啡馆提供啤酒,你也可要求经理播放制作啤酒的DVD。在这儿买到的Westmalle Extra,是修道士们给自己酿的,甚至连标签都没有。韦斯特马勒修道院建于1794年,啤酒酿造始于1836年,有人称其为“特拉普派啤酒之母”。目前的配方沿用的是1956年的酿酒配方。啤酒呈金黄色,在瓶中经过第二次发酵,口感柔软、细滑,于果香味的同时还有一点点苦味,有时候还带有香草的香味,回味绵长美好。装瓶基本上是33cl的,适宜用宽口玻璃高脚杯饮用。韦斯特马勒修道院除了酿酒外,也养牛,他们还自己做奶酪,其口味根据牛吃的草不同而不同。

  罗什福尔(Rochefort)位于比利时东南部的阿登高地(Ardennes),那儿树木繁茂,非常适合徒步旅行。这儿的酿酒厂同样也不对游客开放,这儿没有咖啡馆。不过,你可以开车四处溜达一下,能够看到那种老式的铜罐子,有人把大麦芽通过一个斜槽倒进一个老式的拖拉机。你可以在Malle Poste酒店的酒吧喝到当地的啤酒。啤酒强而有劲,不过却不苦涩,带有麦芽糖般清爽的甜度。

  奥瓦尔(Orval)是最老的酿酒修道院,给人的印象最深的是,森林中间的一座青色的建筑,里边有一个18世纪的酒窖和古井,酿酒所用的水就是从这口井抽上来的。修道院内还提供客房,可以让客人体验修道士们的生活。奥瓦尔所酿的单一啤酒可能是特拉普派浓啤酒中最干的一种。

  从奥瓦尔到希迈(Chimay)大约需要两个小时,主要是乡间小路,Notre Dame De Scourmont修道院位于山上,可以俯瞰农田和树木,游客可以随意在修道院中间的花园走动和参观教堂。希迈可能是最商业化的一个,他们的3种啤酒(“Chimay Red”、“Chimay Tripple”和“Chimay Blue”)都有不同的大小尺寸包装。“Chimay Red”色泽为铜红,入口时味道平衡而丰富,回味中略带着一丝杏仁的芳香。“Chimay Tripple”的丰富的啤酒花香中带着麝香葡萄的气味。“Chimay Blue”深色的酒体中散发着清新的酵母的气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