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的喀喀湖的深蓝情怀(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29日 14:18 南方报业网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的的喀喀湖的深蓝情怀(图)
塔克里岛的小女孩
的的喀喀湖的深蓝情怀(图)
梦幻再现
的的喀喀湖的深蓝情怀(图)
与时间的碰触

  每个到达的的喀喀湖的人,都会对这里晴朗、湛蓝的天空留下深刻印象。站在湖边,蔚蓝的晴空异常清澈高远,一丝丝浮云是不同笔触,装点着天空。湖水是大海般的深蓝,微微起着波澜,偶有海鸥一类的水鸟飞掠过,洁白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着亮光,竟然如宝石一样璀璨。

  从看到的的喀喀湖的第一眼起,我就丝毫不怀疑它的神性,雄伟状阔的安第斯山脉,在它身边都显得安静而谦恭。湖边秘鲁城镇普诺的嘈杂与喧嚣,丝毫不能打扰到神湖特有的神秘洁净感。

  的的喀喀湖位于秘鲁和玻利维亚交界的安第斯山脉,海拔3800多米,面积8000多平方公里,是南美洲最高、最大的淡水湖泊。湖中有51个岛屿,大部分有人居住。“的的喀喀”到底是何意,已经难以考证,有很多人说,它是美洲狮的意思,因为整个湖的形状如同一头俯卧的美洲狮。大湖分属秘鲁、玻利维亚两国,一位秘鲁小伙子开玩笑地对我说,狮子上半身“的的”是秘鲁的,而屁股“喀喀”是玻利维亚的。

  漂浮岛:乌鲁斯人的家园

  从五百年多前欧洲人第一次到达南美洲大陆时起,这片大陆的命运就开始发生转折,不论是辉煌还是质朴,很多文明都与“的的喀喀”的原意一起逝去了,但是这个湖宽阔广博,成功地庇护了一些安第斯山土著居民,让古老的生活方式延续至今,比如乌鲁斯人和他们的“漂浮岛”。

  漂浮岛是的的喀喀湖的奇景之一,那是数座用芦苇扎成的浮岛,几百年来,一直漂浮在湖水中,乌鲁斯人世世代代居住在上面。湖中大部分地方水面开阔,但是在一些水浅的地方,生长着茂密的芦苇丛,漂浮岛就隐藏在芦苇荡后面。

  登上漂浮岛时,感觉很奇特,因为岛的面积不小,上面又有房屋和码头,如果不注意地面上全部铺满金黄色的芦苇草,几乎不会感觉它是无根的漂浮物。岛上俨然一个小村落,穿着鲜艳衣服的妇女帮忙把船靠岸,见到有生人上岛,玩得一身脏的孩子欢叫着跑来跑去。

  乌鲁斯人是安第斯山脉的古老民族,当印加人与湖畔部落打仗时,他们为了躲避陆地上的战火,创造出这种奇特的岛屿,从此生活在湖面上。漂浮岛是用芦苇建成的,人们把芦苇捆扎成紧实的垛子,再把一个个垛子连接到一起,做成类似竹排的平台,漂浮在水面上。漂浮岛面积有大有小,大岛能有十来户人家,小的也有三两户。芦苇垛在水中浸泡时间久了,也会腐朽,所以这些岛要时常维护,保持家园的稳定。实际上,乌鲁斯人做得很好,他们的岛已经在的的喀喀湖中漂浮了好几个世纪。对于乌鲁斯人,芦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脚下的“地面”是用芦苇铺的,居住的房屋是用芦苇建的,运输、打鱼的船只也是芦苇扎成的。

  漂浮岛上有耸立的了望塔,我攀上一座,眺望远景,只见一座座金色的漂浮岛连成大片,岛上炊烟袅袅。现在漂浮岛已经被充分地商业开发,了望塔失去了军事意义,被扎出美观的鱼或鸟的造型。在一个岛上,有群孩子在踢足球,球在芦苇地面上很难弹起,但是孩子们依然玩得很开心。只是不知道,万一一个大力射门,球被踢进水中,是不是还要游泳打捞?

  塔克里岛:织毛线的男人

  除了漂浮岛,的的喀喀湖中还有数座岛屿,这些岛散落在宽广的湖面中,亦是分属秘鲁、玻利维亚两国。因为岛与湖岸的距离很远,所以有些岛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我拜访了湖中的塔克里岛(Taquile),这座岛以男人们擅长织毛线著称。

  塔克里岛是耸出的的喀喀湖中的一座小山,面积不大,只有7平方公里,据说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人居住。码头在山脚下,出了码头便要登山,这里毕竟是高原地区,从码头去村庄的山路上,气喘吁吁、时走时停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而那些肤色健康的当地人,即使扛着从城里运来的货物,也能从容地一路登上去。

  岛上的土著特色鲜明,他们属于蒙古人种,但是五官轮廓比大部分中国人更加鲜明一些。也许是因为生活环境相似,这里的人外貌看起来有些像藏族人,肤色偏黑,头发是深黑褐,浓密略微卷曲。

  在半山腰,我遇到第一个向我招揽住宿生意的当地女人。她看上去很年轻,不过20岁上下,腼腆地低声说着西班牙语,眼睛黑白分明,带着诚恳的笑意。山路已经走得很累,我没有犹豫,就跟定了她。她穿着岛上传统服饰,上身大红色的衣服,下边黑色的及膝蓬裙,从头上围下来一块长长的黑色厚披肩,在腰上随意地结着。高原温差大,这块围巾一定非常实用,白天遮阳、早晚避寒。

  这种搭配看起来很时尚,特别是那黑色的短裙,公主裙一般蓬开,又很短,露出赤裸的膝盖和小腿,看起来很可爱。路上我遇到一些女子,从背影看,都像十几岁的少女,但是转过脸来,却是满脸皱纹的老妪,有种意外的违和感。

  岛上男子的衣服又是另一番风情。男人们一律白色厚布上衣、黑色高腰裤子,上衣扎进裤子里,样子颇为英武,除了—每个男人头上都戴着一顶颜色鲜艳、编织精细的彩色帽子。帽子的形状有点像睡帽,长长的尖顶歪在一侧。帽子是不能乱戴的,族长的帽子有特殊花纹,而已婚和未婚男子的帽子,花纹也是不同的。

  塔克里岛的男人有编织传统,男孩子从小开始,就要学习编织,而他们的帽子,基本都是自己织的。路上,经常看到有成年男子一边走路一边拿着两根毛衣针打毛线,边走边与同伴聊天,走路、编织两不耽误,织出的花纹还精细异常。

  岸边民宿:温暖而细腻的生活

  晚上住进民宿,我才知道,这户人家只有一间客房,甚至还没通电,有崭新的白瓷马桶,却没有上下水。大部分来岛的游客都是当天返回,所以岛上的夜晚格外安静,的的喀喀湖平静得连涛声都没有。太阳落山后,气温就明显降了下来。在岛上逛了一下午,已经饿了,于是我找个小板凳,坐在灶台边,看着女主人在烛光中忙忙碌碌地生火、做饭。吃饭的时候,大家就围着温暖的炉火,每个人捧个大碗,喝一碗热乎乎的稠粥,里面有肉、菜和玉米粒,味道很温暖。

  坐到回程的船上,真的有一点不舍。短短两白昼一夜中,我看到了带雪的青色山脉抱拢着湖水,那里已经属于玻利维亚境内;我爬上了山顶古代神庙改造成的露天教堂,十字架上飘着诡异的灰绿色苔藓;我石头小巷与绵羊狭路相逢,穿短裙的牧羊女用黑披肩挡住了自己的脸,无从分辨年纪;我在山坡的古老梯田中迷路了,找路的同时顺便窥探了一下在田边织布的老人;因为错过了吃饭时间,只能硬着头皮去敲已经关门的小饭馆,而服务员给我端上来美味的炸小鳟鱼;我看到,主人家的小男孩神情专注地埋头编织一条窄窄的细带子,他把紫红色的毛线和深蓝色的毛线一根根仔细整理好,编好后,他把带子系在我的手腕上,说能给我带来好运。

  的的喀喀湖的天空依然明媚晴朗,几丝薄云在空中装饰,湖水也深蓝依旧,船上的卡克里人相互交换古柯叶子,心满意足地咀嚼着。清风吹过,有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都被风吹散,融到无边的蓝色之中。

  的的喀喀湖攻略

  如何到达:的的喀喀湖周边最便利的旅游城镇是秘鲁的普诺,可以乘坐火车或长途汽车从古城库斯科到达这里。长途汽车非常便利、班次很多,而火车经常被取消。另外,离普诺几十公里外的胡里亚卡市有机场。

  城内食宿:普诺是著名旅游城镇,有各种档次的食宿地可以选择。老城里有很多宾馆、客栈,如果不是在旺季(圣诞假期、天主教宗教节日等),不提前预订也没问题。城里有很多饭馆,其中不乏中餐馆子,但是味道走样,不太好吃。街上有很多当地人卖零食、水果、鲜榨果汁,价格便宜,很有地方特色。

  陆上古迹:普诺附近的Sillustani古代墓葬群,秘鲁的十大古迹之一。可以自己去,也可以在普诺参加半日的旅游团前往。

  湖中游:【漂浮岛】漂浮岛是的的喀喀湖最有名的景点,不能错过。可以在普诺的码头买漂浮岛1日游的船票,每天上午有多个班次。漂浮岛有很多个,规模有大有小,岛上有导游讲解当地风俗,可以在漂浮岛上吃饭。有些岛可以住,想停留一晚的话,最好在买船票时提前咨询一下。另外,去其他岛的普通客船也会在漂浮岛停留,如果去Taquile或Amantani岛,就不必专门买漂浮岛的船票了。【普通岛】的的喀喀湖里有2个岛屿可以参观(属于秘鲁的部分),可以在普诺码头买票前往。大部分旅客不会住在岛上住宿,只在岛上玩两三个小时后就乘船返回。如果想充分领略的的喀喀湖和岛上风情(他们还充分保持着古老的印加习俗),建议住一晚。不过岛上条件有限,大部分地方不通水电,最好自己带上手电和零食。

  物价:秘鲁消费水平不高,即使普诺这样的旅游城市,价格也不贵,吃、住、行都比国内大城市还要便宜一些,例如普通饭馆的单人套餐大约二十多人民币、市场上用橙子现场压榨的果汁只要五六块钱可以买一大杯。

  安全:市场上会有小偷,出租车司机有时会对外国人要高价,但是总体来说,普诺还是非常安全的。的的喀喀湖海拔比较高,虽然一般不会有太强的高原反应,但仍需注意,不可剧烈运动。另外高原地区昼夜温差大,注意保暖。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