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灿灿的金泽(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30日 14:59 南都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幕府时代的传奇往事和留存至今的古老建筑,以及一直以来闪闪发光的金子,都让这座城市充满着富甲一方的气质。

在招待尊贵客人时,日本人喜欢在餐饮中添加金箔。在招待尊贵客人时,日本人喜欢在餐饮中添加金箔。

  来金泽,一定要到金店看看他们怎样做金箔。

  文/图_丁丁

  宽敞的马路和排成长龙缓缓向前蠕动的车流,林立的高楼大厦和一家挨一家出售时髦商品的店铺,石川县首府金泽——与东京或大阪比都不逊色。就连市中心的火车站,都以充满设计感的玻璃幕墙为主体,一副前卫面孔。其实这只是金泽的表象,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历史,你便会发现金泽闪闪发亮的内心。

  走入武士社区

  金泽市从几年前开始一项计划,招募志愿者为游客进行义务导游。如今,城市里活跃着一批这样的人,他们通常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虽然退休了但依然精力充沛,他们了解并热爱这个城市,不计报酬地提供服务。给我带路的山口先生便是这样的一位。

  尽管老爷子今年已经70多岁,但看背影和健步如飞的样子就像个年轻人。他穿着朴素,与一般的退休老者无异,但给我演示与城市有关的资料时,顺手就掏出一个iPad 2,与城市有关的地图、演示软件等都藏身其中,而且他用起这些软件非常熟练。

  顺着车水马龙的主路走不多远,沿小路一拐,我们便把喧嚣抛在脑后,进入了一个传统的金泽。“长町一直以来就是这个样子,从当年织田信长手下的大将前田利家入住这里算起,已经有400多年了……”

  走在这片清幽的地方,很容易让人以为它仅仅是当年代表名望和地位的“高尚社区”,其实这里曾经是武士的居所。作为幕府时代最重要的大名,年俸百万担的前田家族有大批家臣,这片世袭武士承担着保卫主公与城市的任务,就连这里的规划,都有这样的作用:如迷宫般的曲折小巷、越来越狭窄最后不通的死路、连续弯路、丁字路……这设计,都隐藏着防御外敌入侵的作用。

  时至今日,那些发挥着城防功能的设计以及叱咤一时、武功盖世的武士逐渐被人们淡忘,但他们的居所却依然是金泽最重要的看点。位于长町最深处的野村家便是这样的地方,这位当年最名声显赫的武士不仅享受厚禄,还拥有这处美丽的园林作为宅邸,如今,这所恢弘的建筑兼具茶室和博物馆的双重功能,让那些远道而来的游客不仅可以通过其中丰富的史料、实物了解当年,还可以一边悠闲赏景一边悠闲地享受时光。

  弃军备,兴家业

  面积不大的金泽有很多古老景致,比野村家更有名的是城市的地标兼六园。这个在17世纪时由前田纲纪主持修建的园林得名于中国的《洛阳名园记》,宏大、幽邃、人工、苍古、水泉、眺望六种特征兼具。每天从清晨到黄昏,这里都有络绎不绝的游客。而相比之下,位于它对面的金泽城则少了许多人气,当年的一场大火让其损失殆尽,之后就再没有回复到往日风貌。

  据博古通今的山口先生说,前田家族在这一地区势力的不断壮大曾引来远在江户的德川幕府的恐慌,他们想出各种办法削弱、制约前田的实力;而前田家族其实也很恐慌,他们害怕幕府撤藩,所以也不断表达自己的忠心——在天守阁毁于火灾后不再重建、停止军备扩张,将家眷送到江户城居住、世代与德川家族联姻等。“这些政策其实与今天金泽的文化发展密切相关。”山口先生说,“原本就充裕的库府由于减少了军备这一项重要开支,地区变得更加富庶,于是前田家的历代藩主便将多余财力用于发展文化,陶瓷、漆器、茶道,这些都是从那会儿发展起来的,不过与之相比,金箔绝对算这里的招牌。”

  “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城市的富足,一定要看看它金光闪闪的一面。”山口先生不断地对我讲。作为全日本最重要的金箔产地,金泽绝对以此为豪。我们步行来到位于东茶屋街一处不起眼的房子前,这是一处有几百年历史的金店。这家店铺门脸狭小,但内部却非常开阔、别有洞天。按照当年的传统,所有金店都是这样的格局:小而不起眼的低调门脸儿,狭窄到无法错身的过道。这些措施都是为了防盗。原以为金店里占据主要的是那些金光闪闪的戒指、项链或者更为夸张的金条金砖,但这里并不是这样。除了少数金饰之外,有很多特别的东西。刚刚进门受到款待,喝到主人端上的热茶,在飘香的茶入口瞬间,我赫然发现水中央漂着整片的金箔。而下午茶点的蛋糕外表,更是夸张地被金箔包裹。就在我惊叹时,山口先生淡然说,这并不算什么,如果是一些附带餐厅的金铺,还会用整桌的金箔全席招待贵宾。在金泽,金子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奢侈品,而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日用品。

  金店一层展示的制品都与生活有关,而二层则像一个传奇的隐秘世界,这里展示的金箔制作工艺,与几百年前几乎毫无二致。一个角落中,上了年纪的师傅正在制作金箔。“把24K黄金以十几道工艺进行加工,便可以得到金箔了。”室内锻压机巨大的声音让店员要跟我“喊”话,“锤压的工序非常重要,它让金箔达到蝉翼般纤薄的精度,过去这道工序都是采用手工,现在可以用机器代替,所以省力很多,但仍需精湛的工艺和丰富的经验才能顺利完成。”山口先生说。此时,锻造金箔的老工匠正对着头顶的日光灯仔细端详薄如蝉翼的金箔。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