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库尔斯沙嘴的迷人气质(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30日 15:24 南都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秋天的波罗的海,已经开始结冰了。秋天的波罗的海,已经开始结冰了。
  库尔斯沙嘴的样子和气质,像极了我在波罗的海边捡到的那个漂流瓶,深邃、神秘、充满惊喜……让人对其因未知而产生无限遐想。  库尔斯沙嘴的样子和气质,像极了我在波罗的海边捡到的那个漂流瓶,深邃、神秘、充满惊喜……
漂流瓶漂流瓶
圆滚滚的木柴圆滚滚的木柴
在了无人烟的丛林间能有这样一个木头房子五颜六色、到处堆满圆滚滚木柴、有旅馆餐厅咖啡馆的地方,有什么理由不停下来?  在了无人烟的丛林间能有这样一个木头房子五颜六色、到处堆满圆滚滚木柴、有旅馆餐厅咖啡馆的地方,有什么理由不停下来?
小镇尼达的房子很多都刷上各种颜色,连屋顶上的“小巫师”装饰也不例外。小镇尼达的房子很多都刷上各种颜色,连屋顶上的“小巫师”装饰也不例外。

  库尔斯沙嘴的样子和气质,像极了我在波罗的海边捡到的那个漂流瓶,深邃、神秘、充满惊喜……让人对其因未知而产生无限遐想。

  文/图_丁丁

  就像前苏联加盟国的多数城市一样,克莱佩达(Klaipeda)整个城市都几乎毫无个性可言,这一点,只需开车匆匆而过便自然可知:宽阔三车道公路、火柴盒一样矗立、年久失修的“共产主义宿舍”,以及飘出袅袅青烟的高耸烟囱,尽管已经离开前苏联统治20多年,但今天所见一切,依然可见当年的影子。还好,我们的目的地不是这里,猛踩油门就可以将这些乏味甩在脑后,并且可以在码头赶上下午最早一班的船前往目的地:一水之隔的库尔斯沙嘴 (Curonian Spit)。

  让人忘却终点

  “前进、前进,大胆点,快些,要开船了。”在经历了漫长排队等待后,又一艘轮渡靠岸,车陆续往上开。工作人员以一连串的短句指挥我把车尽量向前靠。当停好车熄火下来时,我看到自己的车与前车距离不足三厘米,而反光镜与旁边车反光镜的距离也几乎要挨上。“最考验驾驶技术的时候,便是开车上船了。你显然还没习惯。”见我一脸紧张,旁边宝马车里留山羊胡子的大叔摇下窗户、伸出脑袋与我闲聊。此时载满轿车的船长鸣一声汽笛,缓缓朝着不远的对岸驶去,这位号称将库尔斯沙嘴当“第二个家”的立陶宛人来自首都维尔纽斯,他显然习惯了开车上船,根本懒得下车。“等一会儿你在岛上时,就会怀念此时的阻塞与拥挤,相信我!”他笑着说完这句话时,轮渡刚好靠岸,一船的车陆续发动,穿过吊桥,陆续消失在公路尽头。

  这个面积狭长的沙洲其实是一个半岛,南北两端分别与大陆相连,一端是立陶宛,另一边属于俄罗斯。其东西两侧,分别是库尔斯泄湖和波罗的海。刚上岸时,我想当然地以为它会像其他我去过的海岛一样,距码头不远便是热闹的旅游区,但情况完全相反,码头边除了售票处和公路收费站外几乎一无所有,而下一个 “繁华”之地,则是在50公里外。

  一条单车道小路笔直延伸向远方,没有信号灯,只是走不多远便可以见到一个黄色三角形的小心动物标志,两旁的冷杉此时已退去夏日的浓绿,以深灰的色调迎接即将到来的寒冬,尽管如此,其顶部的茂密枝桠还是几乎连在一起,营造出一种浓郁的自然气息。

  在这样一个人类居住面积只占总面积1.5%的地方,开快车是再惬意不过的事,伴随着音响中Tomwaits的快节奏旋律,迈速表直指130。虽然此前已有超速吃罚单的经历,但此刻我仍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脚下猛轰油门。只有偶尔路旁的美景是减速理由,透过高耸的冷杉林,右手的丛林深处几次出现一闪而过的动物,左手边则是深邃的泄湖,很久才能看到对面有一辆车闪过,而前后范围内,一路上不曾见到同方向行驶的任何车辆,更不要说行人。如此的风驰电掣,甚至让人忘记了终点的存在。

  冷峻的北方之海

  如果没有小镇尼达(Nida),库尔斯沙嘴广袤的景致很容易让人审美疲劳,它的出现,恰到好处。在了无人烟的丛林间外能有这样一个木头房子五颜六色、到处堆满圆滚滚木柴、有旅馆餐厅咖啡馆,还有能安静看日落小水岸广场的地方,有什么理由不停下来?

  其实这个常住人口只有几百的地方早年只是个小渔村,随着库尔斯沙嘴名气渐大而逐渐繁荣起来,夏天时俨然是度假胜地,街上被大批穿泳装戴墨镜的度假客占据。此时旺季已过,大部分店铺关门歇业(没错,他们大部分都只做几个月的生意),只有少数几家餐厅和旅馆还在坚持营业。小镇沿着整个半岛唯一一条主路分布,我很容易地找到了带漂亮花园的小型酒店,停好车,又被热情的主人款待了一顿丰盛下午茶点后,在阳光最好的时候出门,没一会儿就来到小镇心脏——近邻游艇码头的小广场前。此时的小广场没了夏日的喧嚣,一副宁静祥和模样,游艇码头的水面上开始结冰,游艇早早都落下帆,罩上搌布,它们的有钱主人再次光临,或许要等到明年夏天了。远方的海面上时常有船只经过,那些多是本地的捕鱼船满载而归,栈桥上的钓鱼者甩动鱼竿,玻璃线在夕阳里闪出一道金光,远处水面上的渔船与栈桥尽头的灯塔构成一幅美妙的画卷,灯塔身上红白相间,高处突出位置被喷上立陶宛最著名啤酒品牌的广告——SVYTURYS。

  这边面朝泄湖的小镇广场一派温婉景象,而驱车十分钟绕到半岛的另一侧,波罗的海则展现了其冷峻模样。经过了百年的防沙治理,库尔斯沙嘴已经变得“名不副实”——70%已经被森林覆盖。但即便25%的沙丘,也足以构成壮观的景致。将车停止在公路旁边,先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一座绵延无尽,超过50米高的沙丘便出现眼前了。沿着沙丘有方便行人行走的木栈道台阶供行走攀爬,而高处还有一个视野很好的观景台。从这里向下眺望,波罗的海以及其跟前的沙滩就像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与我对视。北方的海原本就缺少阳光与色彩,又是在接近冬日的时候,不仅所有的服务设施早人去屋空,还被阴云笼罩,加之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没有常见的碧海蓝天,但这才更有北方大海的气质。

  我顺着栈道下到海边沙滩上,想试着在地上找找,是否有被冲上岸的琥珀。早就听说在这个盛产琥珀的国度中,波罗的海边是最容易寻到它们身影的地方。因为波罗的海海床下埋藏着大片远古时代的森林树木化石,而琥珀就是树脂化石,由于它重量比海水轻,所以通常在一阵大风之后就会浮出水面,最后被冲上岸。我努力寻找,但最终一无所获,看来捡到琥珀的故事只是美好的传说,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却无意发现一个刚刚被冲上岸的漂流瓶,玻璃瓶身在阳光照耀下发出耀眼光芒,瓶里有张字条,用不知哪国的语言,写着无法看懂的文字。

  Where to go?

  展开“寻梦之旅”

  2011年11月5至6日,威斯汀天梦之床“寻梦之旅”中国路演活动率先亮相于广州大剧院,随后移师至深圳、合肥、南京等地。在天梦之床“寻梦之旅”中国路演进行的同时,威斯汀品牌也大举拓展中国市场。未来三年,将会有11家全新酒店加入其现有13家颇受赞誉的酒店之列。新酒店将分别亮相于西安、宁波、厦门、长白山、三亚、海口、太原、重庆、青岛、温州及九龙山。

  回味15年醇酒之旅

  今年富隆国际葡萄酒文化节让广大葡萄酒爱好者于11月10日在广州一同回味15年醇酒之旅。

  持续一整天的文化节精彩纷呈:采用文化讲座+品鉴沙龙+晚宴的联合模式,通过一天的活动向消费者普及葡萄酒饮用文化,学习葡萄酒品鉴的基础知识。今年葡萄酒文化节正值富隆十五周年庆典,更新添了高峰论坛和葡萄酒精英选拔赛等新元素,让文化节的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圣诞马槽雕塑抵港

  克拉科夫圣诞马槽雕塑(Szopka KRAKOWSKIE),为波兰经典的圣诞节工艺品,在波兰有600年历史。“Szopka” 即圣诞马槽雕塑,灵感来自波兰古城克拉科夫的教堂建筑物,色彩丰富,结构巧妙,今年圣诞节,香港上水广场首度将波兰传统圣诞文化及珍贵艺术品带来香港,并化身成波兰古城,中庭耸立著名的圣十字教堂,并展出被誉为“马槽雕塑之父”的当代马槽雕塑家大卫·慕德的克拉科夫圣诞马槽雕塑。在血拼奶粉和名牌之余,也不要忘记欣赏一下这些瑰丽的波兰圣诞雕塑。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