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客门”背后的国际旅游岛坎坷路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2日 10:48 新京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宰客门”背后的国际旅游岛坎坷路
1月23日,两名外籍女士在三亚等候出租车,该市出租车2000多台,无力应付数十万游客。
“宰客门”背后的国际旅游岛坎坷路
三亚凤凰岛位于三亚湾路国际客运港区,是该市地标。星级酒店存在重复建设等问题。

  关注焦点

  因为宰客风波,海南岛成为举国关注焦点。

  这座海岛成为“国际旅游岛”后,出现一系列怪现象。当地出租车少,三亚2000多辆出租车,难以应付数十万的游客;黑摩的、海鲜店、水果贩均有宰客现象;提升为国际旅游岛后,岛内地产价格飙升,违建被当商品房出售,最高的违建达20层;10座高档酒店在海棠湾同时兴建,旅游地产重复建设严重。

  海南省人大在去年年末提交一份报告,指出国际旅游岛发展中的各种问题。

  它四周环绕着大海,鸭梨形状。岛上人口800万,大片的椰子林里,掩映着各式各样的火山口和连绵不绝的银色海滩。

  海南岛,因为一场宰客风波,成为今年春节的关注焦点,被举报三个菜4000元,一条鱼6000元,数以万计的网友讨论着这座海岛上的宰客现象。

  国务院批复海南关于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已两年有余。在国家的支持下,这座海岛正经历着巨大变化。

  海南大学旅游学院博士生教授赵全鹏说,岛上发生的有些事,让人感到迷惘,“打个比方吧,金庸的小说里常有被一下注入无穷内力的普通小伙,现在海南岛就这样。”

  海南省人大在去年年末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说,四大限制严重制约了国际旅游岛的发展。这表明国际旅游岛的现实和理想之间,还存在差距。

  宰客刀,林林总总

  游客反映,买海鲜被短斤少两;买水果,箱子被灌水泥;去年前9个月海南展开5次整治

  27岁的王晨龙是一位背包客。一周前他来到海南,希望享受这里的阳光和海滩。他拒绝和旅行团同行。“你知道的,”他说,“他们只想赚你的钱”。

  去年12月17日,离开海南岛时,王给自己的朋友发了一条短信“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四天来,这位独自旅行的小伙子经历着各式的烦恼,从海口到三亚,绵延300余公里从未间断。

  热带水果和海鲜曾是王希望在海岛尽情享受的东西。三天后,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集销售和加工于一体的板桥海鲜市场,王经历了各种宰客。第一天,海鲜小贩以三百块的价格卖了他2斤石斑鱼和一斤半对虾。可在海鲜加工店老板的秤盘上,鱼和虾的分量整整少了一半。

  第二天,对他动刀的是海鲜加工店的老板。

  “一、二……七”他边数,边对老板大喊,“这二斤重的鱼咋就剩了七小块……连鱼头也少了一多半。”

  热带水果大餐也是遥不可及。

  超市椰子8块一个,不比北京便宜多少。批发市场价格虽然便宜,但分量永远不准。路边挑着箩筐的小贩卖莲雾,卖给本地人,每斤12元,卖给游客,每斤28元。

  对于王的遭遇,一位李姓先生并不惊奇。他说:“前不久我在市场买了一箱橘子30斤,回家发现箱子重8斤,夹缝里灌了水泥。”

  相比上述情况,游客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国际岛口号一喊,酒店的价格就像坐了火箭一样往上蹿。

  李大河来自河南周口。他站在保亭县七仙岭温泉区的一家酒店大堂,盯着近千块的房间标价发呆。身份证在手里转了几圈后,他领着一家六口离开。“玩不起喽,”他边走边说,“前年(旅游岛还没宣布)一晚才330元。”

  王晨龙不在乎钱,他以650块每天的价格在三亚大小洞天景区,订了一间木屋。木屋位于海边,掩映在成簇的叶子树下,四周开满红色鲜花。木屋推门见海,隆隆的海浪包裹着一切,对此王很得意。

  不过,他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首先,当夜幕降临时,他发现没得吃,除了酒店提供的天价烧烤普通肉串八块一串。

  接下来,当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洒进木屋时,大队的蚊子从裂着口子的地板下钻了出来。屋内没有蚊香,反击持续到凌晨。最终,王选择屈服,用棉被把自己裹了起来。

  “要水没有,要牛奶就收钱,”次日清晨王站在餐厅发起了脾气。他的眼皮肿着,他吼道,“除了要钱,你们还想过啥?”

  类似上述的事情,在海南有很多,为此负责整顿市场的海南旅游委的官员们很忙。仅2011年前9个月,官员们展开过五次大规模整治,期间70家旅行社被查处。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海南旅游发展委员会整顿旅游市场期间,先后有25名游客在同一餐厅发生食物中毒事件。

  “很多商家只把国际旅游岛当成揽客的招牌。”一位参与调查的官员说:“他们只想着赚钱。”

  TAXI少,黑摩的盛行

  春节黄金周,三亚旅客吞吐量达34万,该市出租车只有2000多辆,应付游客捉襟见肘

  记者在三亚凤凰机场的出口处,有几个“热情”搭讪的师傅上前询问:“打车走吧?”

  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些主动拉客的多是“黑车”,上车时告诉你比正规出租车便宜,上车了就“宰你没商量”,至于宰多少则“看人下菜单”,少则几十,多则上百,投诉也没用,没有工作人员管。

  据这位师傅介绍,机场出租车司机中通常是“三分天下”,分为各地帮派,其中以主要居住在凤凰机场附近凤凰村的势力最强,如果宰你你不掏钱,对方就立刻“一起上”,经常有打架事件发生。

  “飞机每天从早落到晚,可是出租车数量并没有增加,机场有时等着打车的人要排好长好长的队。”一位机场工作人员表示,三亚有2000多辆出租车,刚刚过去的春节黄金周旅客吞吐量达34万,出租车根本不够用。

  市区出租车更为稀缺。记者在市中心的临春河路马路边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打到出租车。

  因为出租车稀缺,市区黑“摩的”非常多,市中心范围内价格大概在10元左右。

  一位“摩的”师傅告诉记者,出租车司机都跑到高星级酒店和景区去拉客人,可以拿“回扣”,其中,拉去海鲜店的回扣最高,在20%-40%之间。

  一位旅行社从业人员表示,三亚的交通状况其实是政府不作为的结果,2011年,三亚的过夜游客达1千万,4成为散客,如果按照每个游客在三亚停留四天计算,就是4万人,即使有一半人在酒店里晒太阳,那至少还有2万人的出行需求,2000多台出租车根本不够用。

  对此,三亚市旅游协会副会长张扬表示,解决旅游车辆是缓解市民出行和游客出行难的关键点。

  “违建王”,20层楼高

  国际旅游岛获批,岛内房价飙升,有人把违建当商品房销售;海南不断开展违建整治

  什么是国际旅游岛?标准是什么?一位来自三亚的导游说,“我们根本不知道,除了硬件越来越好,很多人并没有方向,大家想的永远都是,怎么花最少的力气赚更多的钱。

  “你永远不会为没有新闻犯愁。”海南特区报的一位记者说。

  国际旅游岛获批后,岛内房价飙升,违章建筑也与日俱增。为此,海口市展开一场打击违章建筑的行动。结果,违章建筑越打击越多,五花八门的怪事越来越多。

  比如,一些人把违建修成了十层高的塔楼,当商品房销售;还有一些人发现违建建歪了,也不拆,反而打着红条幅,请来施工队,用六个直径近半米的千斤顶把楼顶直了,接着用。

  据调查此事的记者回忆,修建违建的人都有背景,越是接到城管队的处罚通知,施工速度就越快。为了震慑违建歪风,相关部门曾对两栋17层的违建进行爆破处理。

  不过没多久,一栋违建纪录就诞生了。位于市区坡博村的20层高的违建海王大厦“竣工”了。

  据海口市的一位检察官说,经调查很多违建都有负责查处此事的城管局官员,参与其中。目前,已有数名官员因此获刑。

  孙志平是新华社的记者,他把上述情况总结为城管部门“悬空”执法,他们把“铁拳行动”变成了“纸拳行动”。

  即便在民间,对短期经济效益的追求也达到了一种艺术境界。

  就拿困扰海南岛多年的公共厕所问题来说,几年前,为提高岛内的硬件水平,海口和三亚两个主要城市修建了一批公共厕所。

  可没过多久,海口市投资一百万的一间星级公厕,因收不回成本,遂将2楼变成了茶餐厅;三亚修建的一系列厕所也变成了小卖部和售楼接待处。

  “为啥要改用?赚钱呗。”一位当年承包公厕的老板说,后来被媒体曝光后,公厕才恢复原来面貌。

  五星级酒店“扎堆”建

  10家高星级酒店曾在三亚海棠湾同时兴建;迟福林说海南不能一味靠地产拉动经济

  海南省人大在调研报告中,指出另一些问题:目前建设国际旅游岛存在规划衔接不够、低水平重复建设等现象。

  比如,在被定为国家级海湾的三亚海棠湾,就创下了一个世界酒店建筑史上的奇迹:10家高星级酒店同时在此动工兴建,起步就是五星级以上的酒店。

  赵全鹏看到,五星级酒店扎堆海南,其风光背后,潜伏的是行业危机,“需求过剩,导致恶性竞争并浪费资源。”

  赵全鹏分析了一组数据,2010年,海南共接待国内外游客2587.34万人次,其中入境游客的比重仅为2.56%。

  而国际上许多著名的旅游岛屿,接待的主要是国外游客,入境游客占接待游客总数的比重都在60%以上。

  赵全鹏说,“这显然是和国际岛理念不符的。”

  海南大东海旅游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是海南省旅游业的上市公司。它也感受到了同质化竞争的危机。

  国际旅游岛政策前后,让这家公司的业绩坐了一次过山车。

  2010年也就是旅游岛落地第一年,公司创收68.10万;截止到2011年9月30日,公司的盈利指标则变为-545.28万。

  该公司的年报中称,“随着全国各地旅游景点的不断开发,游客的不断分流,以及三亚不同档次新建酒店的不断崛起,三亚旅游服务市场呈现饱和状态,经营竞争极其激烈。”

  迟福林是最先提出国际旅游岛概念的专家。他说“目前国际旅游岛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让海南岛在各方面与国际接轨,而不是一味依靠地产拉动经济发展。”

  赵全鹏认为,国际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土地和房地产高速飞涨,这在很大程度上带有投机性质,已经脱离旅游房地产本身。

  海南面临四大转型

  迟福林在海口的一次主题演讲中提到,海南国际旅游岛面临四大转型,如能完成它将成为全国人民的四季大花园

  吴玉峰是80后,大学毕业后考入海南省委工作。他原本的梦想是“买套房子”。当国际旅游岛获批后,他发现,梦想离自己越来越远。

  2008年海口房价3000多一平米。国际旅游岛获批后一个月,每平米均价升至6000元。彼时,海南省为抑制房价,暂停批地,暂停商品房建设。不料,房价应声狂涨,直接冲至万元以上。

  对于每月工资3000元的吴玉峰来说,买套90平米的房,不吃不喝也要三十年。

  2010年是国际岛建设后的第一个整年。据海南省财政厅统计,这一年全省地方一般预算收入271.11亿元,增长52.1%,增速全国第一。

  李春红是海口市的原住民,对于海南的变化,她的感受是,三块钱的椰子变成了八块,以往几毛钱的生菜也涨到了四块。

  刘坤是当地海南特区报的记者。她说,类似李春红这样的人在海口有很多,为此报社专门开辟了“暖冬”版面。

  这一版面,用来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愿望。“有些人想有一双鞋,还有些人想能在炒菜时放些油。”

  去年4月30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海口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海南国际旅游岛面临四大转型和挑战。

  第一,消费升级或者消费提升与消费转型。第二,服务业的发展与服务业的转型。第三,城市化发展与城市转型。最后,绿色增长和绿色转型。

  迟福林说,“我这里提出这四个方面的转型做好了,我想海南岛就会成为全国人民的四季大花园。”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