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火车开往纯真年代(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3日 11:28 时尚网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海德堡:火车开往纯真年代(组图)
广场上来往的学生男女无不言笑晏晏,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飞扬、潇洒和快乐。
海德堡:火车开往纯真年代(组图)
蓝袜,白裙,海边始终没有回眸的女郎。
海德堡:火车开往纯真年代(组图)
海德堡最多的就是书店,且小书店居多
海德堡:火车开往纯真年代(组图)
你没有感动,只因你不在梦中

  蓝袜,白裙,海边始终没有回眸的女郎。汽笛呜咽,不知那是不是,纯真年代最后的一首歌。Guten Tag, Heidelberg!海德堡是二战中德国惟一幸存的城市。

  在那么多辉煌美丽的城市里,盟军偏偏选中海德堡这个小山城免于被轰炸留做司令部,几乎可说是神迹。我听德国女朋友露易莎说,最后是一个美国将军用红笔圈定了海德堡。因为他曾经就读海德堡大学,并且在这里拥有了他的初恋,潺潺的内卡河水和那个德国姑娘使他一直无法忘情。

  在四面烽烟的战场上,将军提笔那一刻,内心如何温柔牵动,恐怕再也不能知晓。而我的心,却随这个动人的瞬间回到渐行渐远的那个纯真年代。古老的教堂钟声里,着蓝袜白衣怀抱书本走在海德堡大学的哲学小径上,和女朋友们在下午的咖啡馆高谈阔论,弹一手缠绵悱恻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似曾前世的生活,如片羽流光般一掠而过。

  火车抵达海德堡,我喃喃如入梦中。你好吗?海德堡。

  在这里吟诗,或者无所事事

  很难说是先有海德堡大学还是先有海德堡城。

  走出火车站,这个掩隐在绿树中的古老城镇,立刻便蔚我以无限遐想。远远山岗上那个锈红色的城堡,它可是铺着中世纪那种马蹄踏上去会“嗒嗒”作响的圆石子路?河上那座残旧的石桥,历经了教堂尖顶映射下的几度夕阳?德国,那么一个严谨、古板、厚重的国度,却留存着像海德堡这样浪漫写意的所在。

  所有旅游白皮书的住宿建议都指向老城区,老城区也是大学区,海德堡大学在我步入大学广场的刹那间以庄严甚至神圣的面貌出现在我眼前。我压抑不住心头的震撼,谢林、黑格尔和荷尔德林,真的曾在这里驻留过吗?我不自觉低头去看脚底下的石板,每一道风霜的痕迹似乎都是佐证。

  广场上来往的学生男女无不言笑晏晏,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飞扬、潇洒和快乐。我以有限的德语听力水平搜索着他们言谈间零碎的句子,贪婪地吸取属于年轻时代的空气。古老而年轻。海德堡大学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学,有着欧洲藏书最丰富的图书馆,培养了各个领域影响欧洲甚至整个世界的风流人物,但学术的自由和新锐又使它显得那么年轻。

  露易莎说一定要带我去看那部《圣经》,然后看看学生监狱。

  我看过许多种版本和语言文字的《圣经》,这一部,珍藏在玻璃柜中,注明说是1103年的手抄本。我饶有兴味地看着它的插图,篇篇古拙可爱,制作十分精美。展出古本《圣经》的地方就是海德堡大学图书馆,这里还有不少以软木制成的书,四个边角上钉着银钉,据说价值连城。

  而露易莎大肆渲染的学生监狱,倒并不如想像中那么神秘恐怖,虽然它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用来囚禁和惩罚犯错大学生的监狱。海德堡大学校方拥有这样铁腕的权力,却没有将之演化成血腥故事,据说当年被罚大学生也就是在这里关关禁闭,其间还可以探望和送食物,后来成为学生们聚会的乐园,纷纷要求进这里来“监禁”。房间很小,却仍配有独立的卫生间,墙上刻满了学生们的大作,自画像、文稿、家族标记和记时表无所不有。小小的空间,却充满了肆无忌惮的张扬情绪,是凝固了的青春,是短暂而美好的欢乐时光。

  蓝袜女郎式的生活方式也许正带领着另一种女性主义情结重卷欧洲,而海德堡恰好唤醒了全世界所有对纯真年代已经陌生的女人们。海德堡有着像露水一样澄澈的清晨。

  八时五十分,我来到那道传说中的爱情之门,被这个完美的废墟震撼,绝倒。欧洲从来不缺古堡,看尽无数或恢弘或华丽或诡秘的城堡,却没有一个古堡能在坍塌残缺的状态下,呈现出如此盛大的建筑魅力。

  蓝袜女郎生活重卷欧洲

  海德堡大学“哲学小径”的名声因当年黑格尔与好友常来此谈论哲学问题不胫而走,号称“欧洲最美丽的散步场所”。位于内卡河畔的入口花园里塑了个向上伸开的手掌,掌心写着:“H E U T E S C H O NPHILOSOPHIERT?”直译竟是“今天你哲学了没有?”我哈哈大笑,引得小径上跑过的金发帅哥愕然回头。

  在大学城河岸边,遇见一个只穿内衣晒太阳的女郎,栗色头发深睫毛,非常美丽。除了她之外,还有不少女孩子也这样,随意地半裸着晒太阳聊天,好像在塞班岛的沙滩上。女郎叫萨米娜,在柏林做律师,每年两个假期她都会来海德堡小住。海德堡使她有回到昨日的感觉,虽然自己的大学时代并非在这个19 世纪般古老幽静的小城中度过,但这里“能让人静下心来读一首诗,下午自在地和女伴们去喝茶或者在草坪上闲坐,评论电影和政治,过一种缓慢而优雅的生活。”

  就像英伦学派那样的生活。我说,她点头道:“女人应该以自己的方式优秀,而不是以社会要求男人的方式。”蓝袜女郎式的生活方式也许正带领着另一种女性主义情结重卷欧洲,而海德堡恰好唤醒了全世界所有对纯真年代已经陌生的女人们。

  多年前,有部老派爱情电影《学生王子》(The StudentPrince)曾在海德堡拍摄。一个欧洲王子因为要继承王位而最终失去学生时代的恋人。萨米娜问我,还记不记得片中马里奥兰沙的声音?他是五十年代的歌王,雄浑柔情迷倒无数少女。我茫然摇头。不看纯情电影已多年,离开爱情也多年,浑然不理解那种酸楚的情怀了。

  萨米娜执意拉我补这节海德堡的影像课,并说晚上老城区的咖啡馆有个沙龙,全是海德堡的女学生和教授,“有非常棒的苏格兰威士忌。”我笑了,意气风流俱往矣。亲爱的,你没有感动,只因你不在梦中。她温柔地说。

  你没有感动,只因你不在梦中

  八时五十分,我来到那道传说中的爱情之门,被这个完美的废墟震撼,绝倒。欧洲从来不缺古堡,看尽无数或恢弘或华丽或诡秘的城堡,却没有一个古堡能在坍塌残缺的状态下,呈现出如此盛大的建筑魅力。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门。一道没有了城墙的城门让这座晨光中的古堡有几分凄清的意味。门原来叫做伊丽莎白门,是佛烈德利希五世为了庆祝伊丽莎白皇后生日而下令完工的礼物。1615年时,一个男人送给一个女人的礼物,让我想起《倾城之恋》里面那堵墙,苍穹间的一切都摧毁了,繁华不在,文明湮灭,这道门却依然矗立在这里。而现在,无数男女在这道门下合影留念,据说可得美满姻缘。

  如何告别,如何离开,统统不记得,却还记得那种浪漫。无关风月,却暖人胸膛,就像海德堡的诗和传说。

  美满。姻缘。德国的晴天湛蓝几近不真实,靠在古罗马式的廊柱旁,我会心微笑起来。

  爱好严肃艺术的人会对城堡里的药学博物馆和美术馆感兴趣,我却别有钟情,一进大门就问路直取地窖。这里地下埋着一个号称世界最大的橡木葡萄酒桶,直径有3 米之大,引人浮想翩翩。桶里的酒曾被派作什么用场?——嫁女儿,送儿子?或者仅仅款待王公贵族?

  地窖里没有想像中幽深,倒像库房,比较肃穆。我一面啧啧称赞,一面径直爬到巨大酒桶上体会22 万公升的藏酒就在脚下的感觉。空气里充满了酒不醉人的味道,贵族的任性和奢华,便是在诸如此类的载体中世代相传的吧?

  说起来,海德堡的确是个小地方,从城堡下来到市集广场的旧桥桥头,根本没有花太多时间。一路穿越老城区,海德堡大学的各个学院就散布在城区里,走在街上多见的还是年轻人,随便地就坐在街边的台阶上看书,好像坐在图书馆的长椅上一般自然。

  我发现海德堡最多的就是书店,且小书店居多。和国内小书店的惨淡经营相比,海德堡的小书店真是欣欣向荣,他们的书不但多且还偏门,什么种类都可以买到,有个专门卖摄影书籍画册的书店里,我甚至淘到了走遍整个欧洲都没有买到的一本摄影集,珍重地放进行囊里。

  “我的心失落在海德堡的夏日中?”

  最繁华的Hauptstr大街上全部是餐馆和礼品店,显见是专做游客生意。街道风格沿袭了德国式的古朴浪漫,似格林兄弟童话中的小城镇。我在一家礼品店门口滞留很久,有个烛台精美得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但价格昂贵。店主是个上了年纪的德国绅士,看我背着摄像机可怜兮兮地兜了N圈,就说如果东方女孩愿意和他合影,烛台可以便宜些出售。顿时大喜。

  六点整,下起了蒙蒙细雨,独自踯躅到教堂广场的长椅上等待敲钟的时刻。一个德国小伙子过来坐在身边,自我介绍说他叫汉斯。“德国男人好像没有更多的名字,除了汉斯和约翰”,我这么说的时候他笑了。金色眉毛,金色头发,口音不太准的英文,说“一起坐会儿”而不是问“我是否能够坐在这里”,标准的德国男人。

  我们坐在沾着点点雨水的长椅上,静静地体会钟声从四面八方淹来。汉斯告诉我,只有在海德堡和慕尼黑还保留着这样的教堂钟声。我点点头,一个星期前,陪我在慕尼黑听钟声的,是一朵大大的粉红色糖泡泡。他从头到尾没有问我来自何方,他很会笑,会背诵歌德的“我的心失落在海德堡的夏日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聊天对象。

  雨十分轻柔,雨中的海德堡像一幅水粉画晕染开来,身畔汉斯的笑语声似乎离我很远,但温暖之感却在此时涌上心来,不知为何,我觉得难以言喻的浪漫。

  TIPS

  海德堡旅行贴士:

  ●交通:从德国的杜塞尔多夫搭火车可到达,沿途可饱览莱茵河美景。

  ●住宿:海德堡每年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前往游历。10 欧元左右的青年旅舍常常爆满,宜提前预订。青年旅舍干净而设施齐全,可以做饭,离老城区有15 分钟的车程。

  ●美食:这里有种类繁多的香肠和火腿,配面包一起享用。老城区也有一两家中餐馆,一份套餐在3~5欧元,味道还不错。

  ●购物:Hauptstr 大街是最热闹的街道。这里主要售卖一些传统工艺的银器,或者有民族特色的什物,都相当精美,但价格较贵,很难杀价。老城区的书店隆重推荐,除了德文书籍,也有不少英文印刷品,种类非常齐全。

  ●安全:因为是大学城,所以治安很好,遇到困难求助路人会得到极热情的帮忙。海德堡虽是老城,但因为大学的缘故使它毫不沉闷,晚上的咖啡馆和酒吧也相当热闹。但建议单身女子还是结伴出游比较好。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