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窗正式启用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8日 14:58 南方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南方日报讯 (记者/陶达嫔 彭文蕊 通讯员/周小莉)手工捏面人、现场绣广绣、当面解说西关打铜工艺……沉寂了一年的中山四路原儿童公园临街骑楼摇身一变,成为“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窗”,并在广府庙会期间投入使用。

  据介绍,广府“非遗之窗”启用首日,共有包括广彩、广绣、牙雕、面人、玉雕、广州戏服等在内的21个非遗项目及民间手工艺项目得到展出。昨日,多位国家级工艺大师亲临现场展示技艺,与老百姓面对面互动,而前来观看的市民,则将整个非遗展区围得水泄不通。

  经典“捏面人”再现街坊热捧当场抢购

  “叔叔,这个孙悟空25块钱卖给我好不好?”

  “叔叔,给我张名片吧,下次我想要面人了就打电话找你。”

  “哇,十多年没见过捏面人了,师傅,给我捏4个!”

  ……

  一根长棍支上两个横架子,再在旁边铺一块板子用来放道具,这就是捏面人的师傅张民忠的“非遗”展示台。昨天上午,就是在这简单的展示台前挤满了来看热闹的大小朋友,有买面人的,有索要名片的,还有来怀旧的。孙悟空、猪八戒、唐僧、蜡笔小新、哆啦A梦、皮卡丘等大家熟悉的中外卡通人物整齐地挂在支架上,大的每个30元,小一点的每个20元,而如手机吊坠一样大小的则卖10元一个。“捏龙最费劲了,捏一个要四十多分钟。”张民忠说,整个上午他只捏了二十来个面人,虽然路过的人都觉得有点贵,但生意还不错。

  就在记者采访的同时,一位何大姐迫不及待地喊了声,“给我捏一个猪。”何大姐说自己是在越秀区仓边路长大的,小时候还能看到捏面人,后来这门传统技艺越来越少见,自己大约有十多年未见着有人捏面人了。昨天赶来逛庙会的她看到捏面人摊后,兴奋地给自己的女儿买了三个,还专门要师傅现场捏了一个自己的属相,这位大姐说看见捏面人就想起自己童年的事情。

  市民惊叹广州剪纸技艺

  同样出现人挤人场面的,还有广绣、西关打铜、剪纸、草编等民间手工艺项目的展台。现年70多岁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少芳,还在现场穿针引线绣起了广绣,引得市民连口称赞。

  在剪纸摊前,中国剪纸艺术大师李秀枝告诉记者,大多数人都认为剪纸是北方的传统工艺,而看到她作品的市民也都惊叹“原来广州的剪纸也这么美”。记者看到,一张A4纸大小的剪纸,不仅被李秀枝剪成了喜字,上面还有福、寿的字样和富贵花、连理及鸳鸯等图形。

  “我来广州快50年了,第一次在广州看到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剪纸。”来自河南的刘姨指着一幅长2.5米宽1.5米的《丹凤朝阳》剪纸向记者说道。李秀枝告诉记者,这张大的剪纸,加上构思的过程,共花去她和丈夫近8个月的时间。

  “小朋友一路逛过来都觉得很新鲜,她虽然还不能了解这些工艺,但至少知道了广州有这些传统技艺,也让她体会一下父母的童年。”带着孙女过来逛庙会的苏先生告诉记者,上午九点钟他就过来,买不买东西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想开阔小孩子的视野,让他们亲眼见一见这些民间手工艺。

  链接

  百名徒弟仅十人坚持 广彩大师盼传人

  南方日报讯 (记者/陶达嫔 彭文蕊)广州作为一座拥有2200多年历史的城市,市内非物质文化遗产十分丰富。广彩、广绣、牙雕等具有鲜明广府特色的民间技艺备受推崇,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窗也致力于为民间手工艺提供一个保护的平台。

  但记者在昨天的采访中发现,不少非遗大师仍对当前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传承过程中出现的后继乏人、资金缺乏表现出了担忧,希望社会能够加大对非遗的宣传和扶持力度。而一些非遗大师的后代,则亲力亲为,开始借助网络,努力拓宽非遗的生存渠道。

  广彩大师望大力宣传手工艺

  “我最担心的还是后继乏人。”谈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困境,广东省工艺大师许恩福对记者说,前前后后他带了100多个徒弟,而真正坚持到现在还在做广彩的,只有10个人。

  许恩福说,每年都有人来他这里学习广彩,但学习的效果却很不理想。“有些人只学2-3年,学习了简单的做法后就放弃了,而要学精学透,没有10年8年是不行的。”不过令许恩福感到欣慰的是,一度反对继承父业的女儿,不但主动跟着他学广彩,而且已经可以独立操刀了。

  “宣传很重要,要让年轻人知道,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许恩福以他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他的女儿就是近年来看到大量关于广彩的报道后开始跟他学的。

  为推广西关打铜传承人拟将非遗推上网

  铜碗、铜锅、铜筷子……在现代人家里,铜器早已不是日常用品,而在旧时西关,这些却是大户人家必备的生活器皿。

  一个仅供一人饮用的铜茶壶480元,一个黄铜碗130元,一样规格的紫铜碗要160元……在打铜技艺的“档口”前,西关打铜佬苏广伟的儿子苏英敏告诉记者,行内人一看工具和制品的表面,就知道是手工打出来的还是机械制造的。

  “手工打出来的铜,怎么样都会有些凹凸,不会太光滑。”苏英敏说,这些器皿之所以卖这么贵,是因为他们卖的是“手艺”,“传统手工艺成本高、出货慢,若也走物美价廉路线,根本无法维持。”价格虽然提上去了,但苏英敏仍然为手工打铜的前景担忧。“现在的手工打铜师傅非常难请,其中紫铜焊接师最为‘矜贵’,每月至少要支付过万元月薪才能请到。”

  为了能够将这项传统手工艺推向全国,苏英敏费了不少脑筋。他不仅将西关打铜的名片印制在了环保袋上,还准备将实体店搬上网。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