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体验罗马式生活(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13日 15:22 时尚网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阿尔卑斯:体验罗马式生活(组图)
古罗马人过着激烈的生活
阿尔卑斯:体验罗马式生活(组图)
瑞士的温泉各有特色
阿尔卑斯:体验罗马式生活(组图)
温泉
阿尔卑斯:体验罗马式生活(组图)
餐厅里有吉卜赛人在拉小提琴,音乐声带有明显的奥地利味道

  总体而言,古罗马人过着激烈的生活。罗马人爱征战,亦爱享乐。攻城掠地,倘若沙场幸存,便一定需要酒池肉林、歌宴漏夜来补偿这危险而极端的生活。在这个意义上说,古罗马人自然而然就有了“活在当下”的生命哲学。他们所到之处,若发现温泉,则必大肆利用并分享与帝国其他区域之居民。那时没有BBS 和微博,若有,则每处温泉的微博必定粉丝众多。

  如果一个“ 温泉控” 想轻易在欧洲发现有古老传统的温泉所在地,一条捷径就是从地名来判断。法语里后缀有“Les Bain”的,必是温泉,如爱克斯莱班(Aix Les Bain)和最著名的温泉小城依云(Evian Les Bain)。德语国家中有Bad(洗澡)的则也是温泉城市。奥地利和瑞士都有城市名为巴登(Baden),均是高端温泉小镇。瑞士之洛伊克巴特(Leukerbad)共有22 家室内、室外温泉浴池,是阿尔卑斯山最大的高山浴场中心,歌德、大仲马、莫泊桑等文豪都光顾过这里。

  邻近达沃斯之巴德拉格斯(Bad Ragaz)则是更为高端的温泉小镇。参加达沃斯论坛的很多元首和领导人会下榻此处。当然,德、奥、瑞国家最有贵族传统的温泉小镇乃是德国南部之著名小城巴登- 巴登(Baden-Baden),这边的温泉如此之好,以至于大家要把洗澡这词儿重复两遍。在意大利语里,地名里有Bagni,则必定此地有温泉。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和瑞士、奥地利交界处的波密欧(Bormio)便有温泉名为新温泉(Bagni Nuovi) 和老温泉(Bagni Vecchi)。

  造访波密欧最好在冬天,滑雪之余,便是在新温泉望着四周白雪,眺望阿尔卑斯山,那白雪中散发出的腾腾热气,石瓦屋顶一直是我记忆深处的定格画面。

  要多谢阿尔卑斯山一线丰富的人文与自然活动,来到这里的人永远不愁找不到愉悦自己的方式。这些因温泉而著名起来的地方日渐繁华——夏天各种山地活动此起彼伏,冬天是滑雪者们的狂欢,很多温泉浴场都会请来顶尖DJ 打碟,嬉游到凌晨。无论在哪个季节,这些抚慰人身心的温泉都深受人们热爱。比如在奥地利的希尔史图伦(Heilstollen)温泉水,就是由数千年来渗入2000 米以下地层里的雨水构成,这些含丰富氡气的温泉水由石缝中渗出,由一个深藏地下的矿洞内被引出来。

  并非所有放射物质都有害,这里温泉水中的氡在洗浴时进入人体,这些微弱的射线能穿透人体的深层组织,可以改善动脉硬化,治疗高血压,降低血脂,有调节心脏、血管系统和神经系统的功能,对人体健康大有益处。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此地在冬季会如此热门——除了热爱滑雪运动的老老少少,还有大把温泉的拥趸。

  瑞士的温泉各有特色,除了瓦尔斯、巴登之外,最著名的温泉大概要数洛伊克巴德。其规模巨大,比如最好的一些温泉都在瑞士、奥地利、意大利、法国的交界。除了前面所说的这些,还有法国的依云、意大利的奥斯塔峡谷;当然,奥地利更为重要,早在150 年前,奥地利学者塞巴斯蒂安·克奈圃(Sebastian Kneipp)在用水作为重要方法治疗身体疾病方面,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上奥地利州,至今还有重要的克奈圃SPA,至今可以提供多达140 种克奈圃温泉治疗手法。凡此种种,意大利南蒂罗尔州的梅兰温泉却是其中最令我难忘的一处。

  日子很快就到了秋天。夏天勾留时间很长,走得却是毫不留恋。到了分割的那个点,空气忽然变得很脆。暑热全无,仿佛被人“噗”地一口气吹灭。很多年的秋天,我例行会到阿尔卑斯出差。开车在秋野里的阿尔卑斯山,白天是心旷神怡,满眼秋色。夜晚的秋凉和清冷的夜气让人顿生寥落之意。

  一个人旅行到了阿尔卑斯的深山里面,会在一个明亮清冷的秋夜,忽然感到无边寂寞。第一次去梅兰(Merano),也是秋天。从奥地利开车过去,看了下地图,向南1 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意大利南蒂罗尔。说走就走,开车上路。这个地区以前曾是奥地利的领土,一战以后割给意大利,但是仍然保持相当的自治权利,德语可以通用。这个自治大区意大利语叫上阿迪奇(Alto Adige),德语区国家的人依然把这里叫南蒂罗尔。反正你是在意大利。这点确定无疑。虽然是在意大利,然而传统奥地利甜点——苹果派(Apfelstudel)是每家餐厅的保留菜式,令人胃口大开。何况还有一直心心念念着的温泉酒店——梅兰。

  我可以安分地把Merano,这个南蒂罗尔山里的温泉小镇写成“梅拉诺”。不过德语叫“Meran”,这里又是鲜花盛开的美丽山城,“梅兰”应该是更适合的名字。下午到达小镇。山中空气清凉,黄叶撒落一地,有些黄叶也落入仿如小溪的清澈河流。西帕里奥河从阿尔卑斯山泉发源而来,安静地穿越梅拉诺市区。

  来这里,很大部分是为了这里闻名遐迩的温泉,以及早就想看的马蒂奥·图恩设计的温泉馆建筑群。这里的温泉是茜茜公主的钟爱之所。在德语地区,梅兰非常著名,很大部分原因要感谢奥地利的茜茜公主(Sissi),她在梅兰的劳特曼斯朵夫城堡(Trauttmansdorff Castle)度过了1870 年及1889 年的冬季。她为了疗养前后总共造访梅兰5 次,使得梅兰从此在国际上闻名遐迩。我对设计师马蒂奥有兴趣。他是后现代建筑运动“孟菲斯小组”的创始人之一。看过他在汉堡的赛德酒店(Side Hotel),看过他另外赢得大奖的阿尔卑斯山度假村作品威基勒斯山度假村(Vigilius Mountain Resort), 我迫不及待要去看他设计的梅兰温泉馆。

  他作品里简洁的线条,优雅低调的灯光系统,出人意料而又点睛的装饰,让人每次在这样的氛围里停留期间都倍感贴心。威基勒斯山度假村的禅意和运营理念,已经让设计界和旅馆业界惊叹。当天,同样由他设计的史蒂根伯格酒店(Steigenberger Hotel) 已经订满,我只好入住了温泉馆对面的设计酒店“极光”(hotel auroa)。却不知阴差阳错,在这个极少中国人知道的意大利小镇,偶然到此的浙江商人陈永辉和偶然到此的我,偶然地下榻了同家酒店。

  第二天吃饭时,又在福斯特啤酒馆(Brewery Forst)偶遇。梅兰的餐厅融合意大利美食和奥地利的阿尔卑斯山区特色。Gnocchi 土豆面疙瘩这种典型意大利北部面食则更多加入了山区特色,昂贵山珍Puccini 野菌、野猪肉都可以成为配料,菜式酱料浓郁,奶酪出色,红酒酒体丰厚,绝对别有风味。体现奥地利和意大利混合特色的餐厅,大概非福斯特莫属,这是个啤酒馆,供应德奥系最地道的啤酒,同时意大利式的Risotto 和米兰猪排一样不少,提醒我此刻身处意大利而非奥地利。

  我喜欢这样特质交融的餐厅,餐厅里有吉卜赛人在拉小提琴,音乐声带有明显的奥地利味道,话语声大半是德语,带着奇妙的坚硬质地。如波涛一样拍打我的意识,缓缓袭来,倏然退去,如同这餐厅里混合不知身处何处的菜单选择,让人感到一种陌生的幸福和安宁。 走出餐厅,这种安宁的情绪会因为四周绵延的雪山和如香槟般清新的空气得以确认。

  马蒂奥设计的温泉馆,色彩沉着用大大的玻璃和大量的原木、褐色石材,隔开室内室外两重天,彩色的装饰吊挂在室内,仿如一个个太阳,平添一份温暖。他出生在南蒂罗尔首府波森,是地道大山的孩子,也可算梅兰乡里。

  要再晚些来,等第一场雪下,可以在外面的温泉池里,边看雪花落下,边享受梅兰温泉之乐。梅兰的温泉质量非常之好,泡完后皮肤明显爽滑,精神大振。那天在室外的温泉,我们聊得很投机,也多少受了深山中温泉落雪下这酒店四周的温情调调的影响。以至于自己多次暗下决心要再次拜访。再去梅兰,是途经波森的春天。无论如何要去泡一下温泉。夜气慢慢有暖意,那次的温泉,那天的晚饭,充满欢笑和酣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