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大学城“无用之用”(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16日 12:02 商务旅行杂志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海德堡大学城“无用之用”(图)
海德堡大学城
海德堡大学城“无用之用”(图)
海德堡

  覃羿彬

  大学城是一个已经被中文滥用的词语。但对于这座令歌德把心遗忘之城,这个称谓当之无愧。海德堡(Heidelberg)尽管未能保住她那个曾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城堡,但却在二战中幸运地逃过战火。这座城市因为大学而秉承的开放特质也由此得到完好保留。也许有人会质疑这座城市的经济重要性,但当每个城市都追求经济之路,无视“无用之用”的价值,则这个国家的前景又真的能光芒万丈吗?

  “大家总是问,大学在哪里?”当和我一道沿着内卡河(Neckar)漫步,眺望对岸的哲人之路时,在海德堡生活了十多年的陈亮如是转述华人到访此地时的最常见问题,“我的回答是,这座城市就是大学。”

  确实,海德堡大学的身影在这座城市无处不在。在老城所在的南岸,大学的食堂就位于中世纪修建的庞大火药库,尽管学生们可能对Kn?sel咖啡馆更情深意切,这里自1863年开张以来一直是学生们结社议事,又或是嬉笑怒骂的场所,墙上满布着他们留下的剪影。至于Kn?sel巧克力著名的“学生之吻”剪影品牌,更已成海德堡的标识。

  这里的一切都与学生密切相关。离开Kn?sel咖啡馆走上主商业街,数步之遥便能抵达学生监狱。这一于18世纪弃用的古怪场所,用于惩治那些犯了大过失的学生(哦不,我们在谈的可不是什么走上街头抗议的罪名,而是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又或者自海德堡的老桥纵身跃入内卡河的这种出风头行为,在保守而严厉的大学规矩中,这些英国人可能会用“充沛热烈的感情”来委婉代指的毛病都属于严重不检点)。可想而知,进监狱变成了好出风头者的时髦之举,何况在海德堡读书的,大多都是非富则贵的年轻人,天性就蔑视权威。他们留下的遗产,是满墙满壁的涂鸦和讽刺漫画。

  这种自由浪漫的精神滋养了整座大学,或者说城市本身。在海德堡大学的图书馆,陈亮告诉我每个人都能在其中阅读和借阅图书,因为海德堡人相信知识应该是开放的。

  而海德堡也给予了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自由。本来在海德堡修读法律的舒曼,可以说是个极为懒散的法律系学生,但他在海德堡得以选择进入音乐界,尽管当时的社会未能善待这位人生动荡而性格敏感激烈的年轻人。

  要理解海德堡大学的开放精神,或许需要前往其行政总部一探究竟。在距离海德堡大学红色的图书馆100米之外的广场,便是这座低调的总部。推门而进,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大学的格言“semper apertus”,这句拉丁语意为“永远打开的书本”。相应的,放置在大堂的大学期刊就陈列于书架上,任何人都可随意取阅或带走。走上楼梯,一幅幅黑白的人物照片提醒着每个人,这座开放的大学已经培育了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而进入这座建筑的老礼堂,这座大学为之骄傲的历史和传统便展现眼前。礼堂的天花上绘画着代表神学、医学、法学和哲学的四女神,这是海德堡大学的缘起和最初开设的四个学科,讲台上方的壁画,则描绘着海德堡人欢迎代表智慧的雅典娜女神凯旋而来。

  不得不感叹神圣罗马帝国在600多年前继布拉格和维也纳后,选择于海德堡兴建第三所帝国大学的远见。这所大学尽管也经历过中落之困,但19世纪以来包括黑格尔、本生、韦伯和霍尔姆霍兹等杰出人物重振了这座城市的声誉,“如今,这里生活的13.5万人中,有2.8万人是大学生,海德堡仍是当之无愧的大学城”,陈亮补充说。算上为大学提供服务的人口,则将占海德堡60%-70%的人口,这座大学城有80%的就业均来自服务业。

  在文科的传统之外,海德堡的学术领域也在不断扩展。登上令海德堡闻名遐迩的城堡,便能一窥这座大学城的今貌。在南岸聚集的是包括文学、哲学、历史在内的一众文科学院和阶梯教室,而在更为年轻的北岸,则吸引了包括物理、化学在内的众多理科学院落户,这些新兴的理科学院已将其研究机构扩展至哲人之路的尽头、海德堡的西北角,而那里原本是市郊地区。新兴学科又为海德堡带来了ABB、MLP等全球知名企业的进驻,如今这个在莱茵河区域益发繁盛的小城市已经有足够财力展开这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旧城改造项目。

  在散发着残破之美的城堡望海德堡的全景让我额外百感交集。这个被法国军队焚毁的城堡早在数百年前就变为废墟,海德堡人对此选择了极耐人寻味的复原方式——只按原样重建了巴洛克风格的弗里德里希官,而原样保持其余的残缺建筑。“当时海德堡人有过争论,到底应该全面重建还是就将废墟本身保留下来,而这个看似折衷的选择,最终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意,因为这能让后人理解这座宫殿曾经的辉煌美态,但同时又提醒众人历史本身应得到尊重,即使这段历史遗憾重重。”陈亮说。

  要把这个选择拔高至城市对自身的自信可能过誉,毕竟海德堡的历史也被反犹主义所玷污过,让这座崇尚自由多元的大学城事后不知所措,但是,看着在这里求学的年轻面孔中越来越多的黄色皮肤,我相信那一页已经翻了过去,而书本确实仍然打开着,等着下一个600年的阅读史。

  谁知道呢,今天在海德堡求学的芸芸学子,明天便四散于德国乃至世界各处,若他们真的是雅典娜的信徒,也许能为世界的各个角落送去一缕海德堡的自由气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