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仰光:心事重重的城市(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2日 11:49 南方人物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前往夜总会的女孩,在仰光很少见到穿短裙的女孩,夜总会也屈指可数前往夜总会的女孩,在仰光很少见到穿短裙的女孩,夜总会也屈指可数
清早沿街托钵乞食的僧人,僧人们每天过午不食。缅甸是佛教国家,很多男人都有短期出家的经历,缅甸男性一生中一般要剃度两次,进入寺庙做短暂修行,未满20岁称作沙弥,20岁以后称作比丘  清早沿街托钵乞食的僧人,僧人们每天过午不食。缅甸是佛教国家,很多男人都有短期出家的经历,缅甸男性一生中一般要剃度两次,进入寺庙做短暂修行,未满20岁称作沙弥,20岁以后称作比丘。
手拿电话簿的女孩脸上涂着黄香楝粉,这种天然植物粉脂是缅甸人常用的护肤品,具有防晒驱蚊作用手拿电话簿的女孩脸上涂着黄香楝粉,这种天然植物粉脂是缅甸人常用的护肤品,具有防晒驱蚊作用
午夜,南街小巷里的青年午夜,南街小巷里的青年
昔日英国殖民时期的建筑如今布满斑驳,这些建筑总能让人想起某部老电影里的画面昔日英国殖民时期的建筑如今布满斑驳,这些建筑总能让人想起某部老电影里的画面
仰光一家西餐厅,来此乞食的比丘为虔诚的女服务生诵经祈福仰光一家西餐厅,来此乞食的比丘为虔诚的女服务生诵经祈福
昂山将军大街,往市场去的小商贩昂山将军大街,往市场去的小商贩
晨光里的Mahabandoola大街晨光里的Mahabandoola大街
等生意的出租车司机等生意的出租车司机
立交桥下的露天服务,人们在汽车尾气和隆隆的噪音中享受着挖耳朵和捏脚带来的舒坦立交桥下的露天服务,人们在汽车尾气和隆隆的噪音中享受着挖耳朵和捏脚带来的舒坦
仰光河上的码头搬运工人仰光河上的码头搬运工人

  图/姜晓明 文/杨潇

  新鲜的空气来了,可是氧化的过程也开始了吧,去和这心事重重的城市交谈吧,在它变成疯狂的商人和掮客之前。

  这是昂山素季获释一周年的新闻发布会,初获自由的缅甸媒体和持旅游签证入境的外国记者,涌入全国民主联盟促狭的总部。人们围着她,形成一个巨大的蒙古包,里面只听得见嗡嗡声和快门声,有台机器似乎一刻也不能停,“啪啦啪啦”从始至终。一丝风也没有,而提问者热切的语气显然进一步增加了温度,“夫人”也好几次用纸巾擦拭额角的汗水。摄影师说,发布会进行到一半,他挤出人堆透口气,发现那蒙古包外,民盟的工作人员坐在各自位置上,都在听昂山素季讲话,但也各自心事重重,人们根本注意不到他在拍照,他在他们面前穿行,就像一个透明的人,“那场景就像电影一样。”

  这或许也是今日仰光的写照,一家报纸在头版用巨大的通栏英文标题写着“WELCOME,HILARY!”(欢迎你,希拉里!)23年来,这座城市第一次如此渴望变革,但近五十年的封闭令它放不下自己的疑惧与小心。在更大的变化之前,去看看这部真正的电影吧,看看那些斑驳的殖民地建筑,热带藤蔓植物在它们的表面恣意生长,人们在它们的外面讨论是不是该建一个Shopping mall,有的已经搭上了脚手架,令人担忧翻新后会不会变得像市政厅一样无瑕又无味。看看那些神圣又世俗的佛塔,去佛像前点一炷香,献一次花,浇一次水,在早晨的凉风里,跟着化缘的僧侣走街串巷,听小沙弥在每一家店铺门口唱念。看看那些腼腆微笑的人们,那些心怀憧憬的人们,去尝尝那些头顶着的、手抓着的绿色、金黄色、白色的小吃,到昂山将军市场给自己挑一件手工罗衣,踩着这个城市的步调,慢吞吞地去Bagan Bookshop翻看它常被涂抹的历史。

  新鲜的空气来了,可是氧化的过程也开始了吧,去和这心事重重的城市交谈吧,在它变成疯狂的商人和掮客之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