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想象之外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8日 14:01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杨婷婷

  世界近日再次被扯入种族话题之中,一部讲述美国黑人女性在上世纪60年代遭遇不公平待遇的影片《HELP》成为今年奥斯卡奖的大热门。今天,美国黑人的女性已经有了更多职业选择。但在黑人的故乡——非洲,“帮佣仍然是大部分黑人女性最体面的职业。”

  华裔商人Rebecca开着她的旅游车,在带我们从开普敦市中心前往VEGEN LEGEN酒庄的途中,跟我们聊起了这些黑人帮佣。Rebecca是吉林人,十多年前全家就已移民南非,起初只打算把开普敦当作跳板,最终目的地是欧美,后来发现当地全年气候宜人,就一直呆了下来。如今,Rebecca已经拥有了令人艳羡的生活,开普敦房产数套,儿子在当地颇为昂贵的私立学校念书,家中常年雇佣着黑人女性帮忙打理家务。她不是个例,在开普敦生活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过着富裕的生活,用Rebecca的话说,“开普敦的中国人买车只有两个选择,奔驰或者宝马。”

  在阔绰的中国商人家中工作的黑人女佣,他们的工作和《HELP》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收拾家务,帮忙照看小孩,除了这些他们似乎也不会做别的,14岁左右的黑人少女,从小就被母亲教育学习未来如何和雇主相处,怎样才能做出更可口的饭菜。和电影不同的是,至少目前,没有人敢用歧视性的语言直接称呼他们。

  虽然南非在1991年已经废除了种族隔离政策,但这个实行了半个世纪的政策影响深远。至今,黑人、白人以及其他有色人种(黄种人、印度人等)仍然居住在不同的区域,从开普敦机场出来不久,便能看到一片紧密相连的棚户区,这些矮小单薄的房子间距极窄,区域外围被各种垃圾环绕,这种贫民窟里则分布着一些连接城中和郊区的铁路,每天天刚亮,“黑婆”们就要收拾行李进城工作。经过黑人住宅区再往前行驶一段时间,便是伊斯兰教徒的居住区域,而那些建在开普敦城中最好位置,大学附近又拥有极好绿化以及大花园的,就是白人和富人们的家。

  就城市外观而言,开普敦绝对不算贫穷,在英国数百年的殖民过程中,这里修建了质量相当高,路线相当长的公路,基础设施建设也还算完善。城中的威斯汀酒店拥有和巴黎、伦敦一样的设施,维罗利亚海港边的西餐厅从装潢到消费都和上海这样的城市相差无几。2010南非世界杯前政府修建起的两层楼的大型购物中心里,一样有路易·威登和HUGO BOSS这样的世界奢侈品牌。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地方多数时候只能在服务员身影中看到黑人的影子。黄种人在开普敦街头独立行走,不多久身边就会跟上来两个伸手要钱的黑人。听到有中国人来,他们往往会格外兴奋,“流动的取款机”是当地人私下给中国游客起的外号。

  大多数黑人贫困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方面,南非已经比其他非洲国家进步得多。至少,自从国家1994年独立以来,一直在逐步增加社会福利方面的公共开支,这得益于南非出口矿产资源换回的惊人利润,政府安抚穷人的同时也收买了他们的选票。如今,南非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们已经占到半数以下,达到42%左右。他们做得不错,但反过来看这个数字,依然有些吓人,南非之于非洲,相当于美国之于全世界,南非的国民生产总值占据了整个非洲大陆的1/4,却依然有接近一半的人处在贫困线边缘,你可以尽情想像,其他类似津巴布韦这样的非洲国家在经历怎样的经济崩溃,电影《上帝也疯狂》里描述的充满饥饿、流离失所、暴力威胁和侵犯,以及疾病是多么的真实。

  和中国一样,南非是一个贫富差距极大的国家。以游客身份去南非,体验到的是已经面谱化的舒适路线,世界第八大自然奇迹的桌山、五百年来自然景观没改变的好望角,以及非常漂亮的海岸线、约翰内斯堡的太阳城,以及开阔的草原上奔驰的各种动物,这些都是必修课。旅行团出于安全考虑,会有一系列禁令,游客在晚上尽量不要离开酒店、不要独自在街上行走。自由行的我们,选择多一些,当我们在非洲之傲的豪华列车上享受不限量供应的葡萄酒时,铁路沿线小村落的黑人小孩用充满向往的眼神望着我们,有些游客把列车上供应的熏肉点心扔向他们时,他们捡起来时毫不犹豫。

  帝国主义的鼻祖 Cecil John Rhodes曾经设想在非洲能有一条铁路从开普敦直达开罗,在今天已经实现。这条被用作奢华游的路线和民生关系并不大,非洲这几十年没有充分发展留下的最大耻辱之一,就是这个大陆的交通基础设施状况没有得到改进。在上世纪40、50年代之前,当地的铁路是由殖民主义者修建的,而整个大陆在过去半个多世纪,唯一的新铁路是中国人建设的。富饶的非洲需要铁路将各种资源运向港口,但如今,很多国家的港口、铁路都瘫痪了,南非是非洲大陆上仅余的正常运转的国家。

  在南非记者莫列齐·姆贝基眼里,整个非洲已经停滞了40年,而未来也许将继续停滞,虽然南非已经在过去成功地工业化过一段时间,但目前也有了去工业化的倾向,而这必将导致南非普通人越来越贫穷。南非的制造业已经从1990年的25%跌到今天的16%,南非经济已经越来越倚赖于原料出口,矿物的确是上帝对于这块大陆的恩赐,钻石和铂金等等都为南非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在出口的过程中,他们能以较高的商品价格出口原料,增加提成费,但是这仅仅富裕了靠攫取国家收入为生的国家官僚资产阶级的地位,这些官员以过去白人的生活方式为基本目标,莫列齐·姆贝基说“这个国家公务员的不称职早就已经恶名远扬,更不用说腐败了。”

  黑人并不安于贫穷,但他们也无能为力。南非的民族英雄曼德拉成为总统上台后,采取了黑人经济强化政策(BEE),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拯救黑人的运动,但在温妮·曼德拉(曼德拉的前妻)眼里,这与事实相去甚远,“这不过是个笑话,这是本地白人资本家耍弄的伎俩。他们专挑温顺的黑人做伙伴,而那些经历过斗争和流血的人却一无所获,依旧住在棚屋里,没有电,没有卫生设施,也没有受教育的机会。”

  Rebecca对黑人之所以贫穷又朴素的判断,“在这个国家,经济还是由白人控制的。白人有技术,懂管理,受教育程度高。而黑人呢,很多人根本不念书,只能做一些熟练的体力活儿。”她说得没错,开普敦大学在历史上作为剑桥大学分校,是南非最好的大学,但这个学校培养出的黑人毕业生,多数人才都流向了欧美。广大的黑人阶层既不能进入特权统治阶级,也因为缺乏知识和经济寡头公司绝缘,而南非近些年除了矿石原料的出口,又不断进口来自亚洲的廉价的生活用品,服装、家具、电器等等,这也让仅能从事制造业的黑人无事可做,从而造成了黑人多数处在广大的下等阶级。在开普敦码头的water front商业区里,随处可见卖艺的黑人,在我们眼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在南非却常常成为一家的支柱,至少,当帮佣的收入既稳定也不算太低。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