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途说的三重泰国印象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02日 11:34 南方都市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肖剑(在读博士,英国)

  朋友要去泰国当志愿者了。她问我:“你去过泰国没?”我回道:“还没。”可心里已经默默勾勒出道听途说来的泰国印象。

  初次和泰国近距离接触,是在荧幕上。某次和朋友去伦敦看戏,票没订上。正在我们沮丧游荡之际,惊喜地发现泰国新片《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正在上映。这部电影在当年获了戛纳大奖,好评如潮。我们如获至宝地冲进了电影院,生怕又抢不到票。可影院里并没有想像中的人满为患,观众只有坐在最后一排的窃窃私语的情侣,以及一个穿着花裙子、头发花白的老奶奶。

  田野、树林、竹床、黝黑的皮肤,泰国的热带风情就在影像中扑面而来。和湿热的气候相对的,却是缓慢的电影节奏。电影开场不过十分钟,我听见了呼噜声,原来朋友已经睡熟了。再看后排的情侣,已经开始了激吻,只剩下我和花裙子奶奶还在坚守。我至今还记得影片里的猴灵,它那可怖的眼睛,伴随着呼噜声、唇齿相击声在暗夜里闪闪发出红光。泰国初印象之于我,就是热,催眠以及阴森。

  我的第二次泰国印象,可以称为“深入版”。不久前和朋友参加白人老师的太极课,直到圣诞夜聚餐,我们才一边吃着泰国菜一边发现,老师的老婆原来是泰国人。她在冬夜里穿了一条裹身花苞裙,显露出妖娆的身材,毫不惧冷。聊天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位浓妆艳抹的夫人已经三十五岁,而且才结婚不久。

  言谈之中,朋友无意间透露自己25岁,且刚结婚。夫人顿时惊叹道:“这么年幼,就结婚了哇。”我听了当场喷饭,而朋友更是泪眼婆娑。她谈起自己是在父母怎样的威逼利诱下,经历了多少次狗血的相亲,才险过婚姻难关,没有被冠上“剩女”之名。夫人听了大惊失色,从没想过婚姻在中国是如此一场恶战。我们问起泰国普遍情况,夫人一边说泰国女孩晚婚正常,一边暗示自己对晚婚有多自豪。于是我对泰国的印象瞬间大逆转:妖艳,开放以及轻松。

  升级版的泰国印象来自于几个月之后的一个故事。朋友W有一个单身同事,60多岁在泰国有了艳遇。他在泰国旅游时,恋上了来自乡村的年轻女导游。闪婚之后,老头子留在了乡村,英国反而变成了度假胜地,公司也不常去了。

  老头子身强体壮,年纪虽大,却在泰国乡下乐滋滋地干起了体力活。他常年为妻子、妻子全家以及全村人种田、修房子、盖房子、拆房子。他的积蓄多,英镑又值钱,于是这位全面包揽各种开销、各种劳力的老人成了异域来的神。

  我的印象又改观了:原来生猛,才是属于泰国的形容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