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米町:冲绳的中国印迹(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08日 12:00 南方周末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72岁的冲绳县知事仲井真弘多是华人的后裔。在他爷爷那辈,冲绳人一半去东京念书,一半去北京,到了他这辈,另一半去了美国了,也有一些选择了台湾的大学。他正在学中文,想考北京的大学,担心报考的人太多,考不上。

  在冲绳,姓“仲井真”的都是蔡姓福建人的后代。蔡氏先祖在十四世纪末期,奉明朝洪武帝之命,来到琉球定居。他们中有的是舵工,有的当翻译,成为琉球和明朝的外交使者。

  同时来到琉球的还有郑、阮等三十六姓的人家,他们住在今天冲绳的省会那霸市西北部,当地人叫那个地方“久米村”。

  久米村现在还有孔庙,供奉着孔子和他四大高徒的画像,画像是十七世纪中期一位蔡氏先人向明朝进贡时,从曲阜带回琉球的。这里每年还举办祭孔大典。同一个院落里,还供奉中国民间道教最高神明的天尊、中国沿海一带信奉的妈祖和关帝像。在升学阶段,来孔庙朝拜的当地人不在少数。平日里,这里更像一处遗迹。

  另一处跟中国有关的遗迹在那霸的首里城。这座琉球王国的王宫在二战中毁于一旦,战后重新建成。它的南殿很有中国特色,是古时琉球国王接待来自中国朝廷官员的地方。正殿二层挂有三面中国皇帝的御笔匾额的复制品。这些匾额都是中国皇帝祝贺琉球王朝举办盛事的御笔题字,琉球并入日本版图后,被移出首里城正殿,后来被焚毁于冲绳之战。

  仲井真弘多2010年跑到福建寻根,只找到部分族谱,向专家询问其它线索,没有找到答案。他下一辈的久米村人,对中国故事更加陌生。南方周末记者问起现在还保留哪些中国的习俗,郑姓后人、空手道明武馆的教练八木明人说,很抱歉,我说不出来哪些是中国的。

  “可以去菜市场看看,吃的东西都跟中国很像。”仲井真弘多说。

首里城每天都有中学生来参观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首里城每天都有中学生来参观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
座间味岛上的庆典活动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座间味岛上的庆典活动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

  英雄还是元凶

  久米村人在冲绳风生水起的年代,距今已有三百年。

  他们来到琉球,自成一聚落,生活方式、语言都和琉球人不同。琉球人用草或者木板盖房顶,久米人的屋顶是瓦片;琉球人席地而坐,久米人家中都有交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除了有和名,还有唐名。

  因为来自中国,久米村人很受琉球王廷的厚待,加之从事贸易,经济殷实,重视教育,很快成为琉球国的上流阶层。他们开办了琉球第一家公立学校明伦堂,在当地掀起学习儒学的风潮,汉学一度备受推崇。

  不少久米村人被派往中国学习,学成归国后在朝廷里做中琉交往的差事。蔡氏、郑氏的两位先人——郑迥和蔡温,就是经由此途,先后当上了琉球王国最高行政长官——三司官(仅次于国王,负责国政的三名宰相之一)。

  郑迥十六岁作为官生前往明朝,在国子监学习了六年,归国后在琉球王廷主管琉球向中国朝贡之事。六十七岁时被琉球国尚宁王任命为三司官。

  在那之前,日本的萨摩藩派人到琉球,要求琉球向日本纳贡,郑迥坚决反对。1609年,萨摩藩三千精兵挥师南下入侵琉球。郑迥率兵抵抗,面对战斗力数倍于己的萨摩军,最终孤力难支,连同琉球国王尚宁及王室贵族百官被俘至萨摩。

  此后的故事有很多版本。据中国人的讲述,到了萨摩后,尚宁王及各王子被逼在降书上签字,郑迥拒不妥协。萨摩藩主大怒,命人架油鼎。郑迥威武不屈,历数萨摩人的恶行,藩主恼羞成怒,命武士挟起郑迥投入滚沸的油鼎中。日本史书上说,他在被俘不久后被斩首。

  郑迥的身后名充满争议:民间有人尊他为维护琉球主权的英雄,《中山世谱》把他写成祸国殃民的元凶。

  久米村的孔庙每年会举办祭孔大典。升学阶段来孔庙朝拜的当地人不在少数。 (久米崇圣会/图)  久米村的孔庙每年会举办祭孔大典。升学阶段来孔庙朝拜的当地人不在少数。 (久米崇圣会/图)
  首里城外招徕买家的小贩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  首里城外招徕买家的小贩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

  蔡温的际遇比郑迥好得多,在现在的冲绳历史教科书中,他是对琉球贡献甚巨的正面人物,甚至被推至“独步琉球古今”的政治家之列。

  蔡温十几岁时在中国和琉球的官方交往中担任翻译。27岁时他被尚真王派往福州,学习风水、农业、地理等知识。回国后,蔡温当上了皇太子尚敬的老师。尚敬继位后,他被封为国师。这是琉球国历史上第一次设国师的名衔。

  凭着国王对他的极度信任,蔡温在仕途上平步青云,47岁就当上了琉球国的最高行政长官——三司官。在朝廷任职的几十年间,蔡温兴修水利,提振农业,开办教育,干了不少实事。他还领受王命修订了琉球官方史书《中山世谱》。

  琉球王室最看重的是蔡温和清朝沟通的能力。当时,琉球已受到日本萨摩藩入侵,一方面向日本朝贡,一方面还要跟清朝搞好关系。蔡温熟知和清朝交往的套路和礼数,是琉球和清廷交通的不二人选。他曾为三代琉球国王渡唐,请求中国皇帝的册封。

  久米村人对琉球的影响,集中在中琉贸易最兴盛的时期。1879年,琉球并入日本版图,成为日本的一个县——冲绳县,天皇制进入冲绳,冲绳和中国完全中止了朝贡贸易关系,久米村人失去了发挥的舞台。教授汉字的久米村人像文盲一样,找不到工作,只能从事体力劳动或者转业当农民。

  明治废藩置县的第二年,陆续有亡命到清朝政府求救的琉球人,其中出身久米村的不在少数。这种与日本政府为敌的行为,更让久米村人的社会地位急转直下。明治政府改革琉球王国时代的公务人员俸禄制度,大部分久米村人归在外交官一类,所得俸禄较前大幅减少。他们的中国姓名(唐名)也被日本姓名(和名)完全取代。

  二战后美军托管冲绳期间,美国文化风行,直到冲绳复归后,复兴琉球传统文化的呼声渐起,在这个过程中,久米文化才得到重视梳理。明治维新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久米村人后裔,开始在公开的场合承认自己的祖先来自中国福建。

  空手道黑带、刚柔流传人八木明人,也是空手道电影《黑带》的主演。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  空手道黑带、刚柔流传人八木明人,也是空手道电影《黑带》的主演。 (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图)

  从唐手到空手

  仲井真弘多说,他走上从政之路,多少也受蔡温的影响。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日本政府的通商产业省工作,先后当过冲绳开发厅冲绳综合事务局通商产业部长、民营化前的冲绳电力理事等职务。

  他的父亲就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在当地更有影响。很多人听着他父亲用琉球语播报的新闻节目长大。

  “父亲会教育我们要尊敬长辈。”仲井真弘多说,“他们那时候还有中国文化的教育,我们就完全没有了。”

  孝顺父母、尊敬长上,是明太祖颁布的六谕中的内容,久米村人程顺则清朝到中国时把它带回琉球,同时也献给江户幕府,用于学校教育。《六谕衍义》此后成为日本人的道德基础,程顺则因此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在冲绳也有功德碑。

  程顺则当时奏请修建的明伦堂,现在每周也会开办儒学的讲座,但已不再承担主要教育的功能。

  在日本空手道刚柔流传人八木家的明武馆,记者看到了仲井真弘多的父亲和刚柔流第二代传人八木明德的合影。年轻的八木明人对跟中国有关的陈年旧事一脸茫然。道馆里却有不少中国的印迹。

  每次进馆练习空手道之前,八木明人都向道馆正中间爷爷八木明德的照片行鞠躬礼。照片的上方挂着用毛笔书写的汉字行书:“奥妙在于练心。”两旁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法刚柔吞吐,身随时应变;下联写着,人心同天地,血脉似日月。

  八木明人的父亲八木明达说,对联上所写就是取自中国的拳法古书。空手道刚柔流的创立者宫城长顺从中取了“刚柔”二字,作为这一流派的名称。他告诉记者,刚柔流的宗师正是从中国福建那里学习了武术,回到冲绳后创立了这个门派。刚柔流中的柔术的使用,就来自于福建白鹤拳的“转掌”。

  空手道的前身“唐手”,据说是久米村人带进来的中国武术,和当地的格斗术相结合而形成。八木家的先人郑迥,相传就是“唐手”的高手,被俘时几名武士合力才将他制服。

  说起跟中国的渊源,老八木比他的儿子稍有感触。他说,空手道有一项传统延续至今,前六个月不会教练习者招数,就是从中国的武术师傅学到的。“这个阶段考验人格。”八木明达说,他现在也这样教导弟子,如果发现弟子的修养跟理想有差距,不会继续教深入的东西。

  八木明达在冲绳开有多处道场,按照刚柔流门派的规矩,八木明达已经把全套拳法教给他的儿子八木明人,常常陪儿子练武,在道场里给儿子修正拳型。他认为,习武的精髓在于人格的相互砥砺。

  老八木还是中国象棋的好手。他给记者展示了他在当地象棋比赛中获奖的证书。现在,他执掌的刚柔流在全世界都有分部,北京、广州也有道馆。他去过台湾、香港,但从来没到过中国大陆。

  “冲绳人的根和日本其它地方的人一样,都混合了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的血统,普遍的观点认为,我们就是日本人。”仲井真弘多说。

  他记得,小时候还跟中国人一样过清明节,在坟前边吃边听三线,祭祀的贡品也跟中国一样,很多烹调方法都跟福建人一样。“现在过清明节一类的习俗渐渐淡去,孔子相关的祭祀也越来越少。”

  提到空手道刚柔流的历史,下一代刚柔流传人八木明人笑笑说,“我不清楚,还是问我爸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