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迪拜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09日 11:25 南方人物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谍中谍4》中,汤姆•克鲁斯近三十分钟攀爬哈利法塔的镜头,亮瞎了整部电影。看阿汤哥单手攀玻璃耍帅,我脑子里不断闪过不久前在塔下看到的那个工地——828米高塔的对街,正在开挖的工地大概五米深,异常刺眼。

  我有些恶毒地想,他单手吊着,可别把这建在黄沙上的塔给吊垮了。

  如果不是那片黄沙,谁也不会记得这是个建在沙漠中的城市。这里是迪拜,“奢华”是它最精确的标签。这里有最高的塔、最大的商场、最神奇的人工岛和一众异想天开的建筑物。新城区由一条12车道的大道贯通,路太宽,显得车流稀稀拉拉,一路几乎见不到行人。新奇建筑直耸云霄,飞碟一样的轻轨站让人产生错觉,以为来到未来世界。

  迪拜是奢侈品爱好者的最爱。商品完全免税,到了一年一度的“迪拜购物节”,平时高高在上的名牌更以不可思议的折扣让人疯狂。当然,除购物外,迪拜有的是办法让你尽享奢华。你可以付两千多美元,搭40分钟的专属直升机绕两个人工棕榈岛和世界地图岛转一圈,让导游给你指指布拉德•皮特一家买的那个形似埃塞俄比亚地图的小岛。还可以花一晚近一万的价格入住著名的帆船酒店,或者穿上西服、坐在亚特兰蒂斯酒店的水族餐厅和奇形怪状的鱼共进一顿起价1000美元的晚餐。

  迪拜给中国人的过境签是96小时,我不愿意全部花在围观豪楼豪车豪包豪表上,于是乘轻轨、地铁、出租和迪拜河上的摆渡船,从朱美拉棕榈岛穿城而过,走进迪拜最古老的贸易区Bur Dubai的街头。这里是另一个迪拜,熙熙攘攘的人群跟路边小摊主用手势讨价还价,空气中混合着汗液、食物和皮革的味道。吃着用面饼和烤肉裹成的shawarwa,,我才真正感觉到,奢华和光鲜的另一头,迪拜竟也拥有质朴的亲切。

  名气不小的黄金市场里,各种金饰地摊货般随意摞成堆,瓦数巨大的灯泡晃得人睁不开眼。客人走走停停,忙着跟全球最大的金指环合影。裹着沙丽的印度女人也成群结队围着摊贩摁着计算器。

  香料市场在贸易区另一端,阿拉伯的香料颜色艳丽、味道刺鼻,破败的小街巷里,走不到十分钟就可以见到门口摆满鞋的清真寺,鞋的主人们正虔诚地向真主祷告。

  映着蓝天白云和岸边的高楼,迪拜河里荡漾着当地最廉价的木头摆渡船。一元一次,粗陋得连板凳都没有,所有人坐在船中间的一个大箱子上,在马达的轰隆声中驶向对岸。包含了迪拜博物馆的Deira老城区是迪拜最富阿拉伯风情的地区,城堡式的建筑和手工制作的尖头羊皮鞋,提醒着游客们这个印度洋海港城市的文化根源。

  五十多年前,迪拜发现了储量惊人的石油,而后迎来了令全球瞩目的经济腾飞。原本只覆盖迪拜河两岸的小渔村,发展为今日的Bur Dubai、Deira两个城区。

  同时,跟全世界各个角落一样,迪拜当地人也正经历着文化认同的阵痛。外来人口占九成以上,出现在迪拜街头的当地人少得可怜。着白袍、裹头巾的阿拉伯男人开着美国跑车,音响里放的是最新的美国摇滚乐。女人们仍然一身黑纱,但已经很少有人蒙得只剩下一双眼睛。

  更多的时候,当地女人一手戴卡地亚限量手镯、一手戴劳力士镶钻金表,挎着香奈儿,坐在人来人往、金碧辉煌的Dubai Mall 大厅,手捧一杯来自法国连锁甜品店的下午茶。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