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阳光满城(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14日 14:53 《世界》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小城的7月底,有一个中世纪风格的城市日—Medieval Festival,这个节日,相对于小城的历史,简直算是一个新生婴儿。据说在1992年,当时一些有热情的人,希望这个建于15世纪的中世纪小城在时光流逝里遭到毁坏的情况,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所以倡导并创立了这个节日。不管如何,只要想一想街头上回荡着动人的音乐、街头戏剧,成千上万的艺人、居民、公主、骑士等等各式人群,身穿中世纪漂亮而明艳的服装,且歌且舞,穿行在大街小巷中,总是一件让人憧憬的事情。

镶嵌一面巨大的奢华表盘的钟楼是小城的中心镶嵌一面巨大的奢华表盘的钟楼是小城的中心

  不过,保拉姑娘的话让我相当郁闷,今年的Medieval Festival,还要过一个多星期才举行,我显然是来得太早了。

  保拉姑娘偏偏在一旁火上浇油。真可惜,要是你们错过了这个节日多可惜啊,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锡吉什瓦拉的每一条小街小巷,会被音乐家啊、工匠啊、还有英俊的骑士和美丽的姑娘们挤得满满的,很多很多的街头表演,什么话剧、音乐会、舞蹈、电影、中世纪诗歌朗诵,热闹极了,就像……最后,保拉姑娘总结道,就像中世纪记忆的复活,所以,你们一定要呆到那个时候哦。

  由于签证有效期的限制,我没法儿在罗马尼亚待这么久,保拉姑娘的描述,让我相当纠结。

  好在,锡吉什瓦拉老城,本来就是一幅中世纪木刻版画。时光飞速倒流,特兰西法尼亚曾是罗马的殖民地,罗马帝国衰落后,几经易手,13世纪时,彪悍的蒙古人,横扫了特兰西法尼亚,鉴于这曾经的屈辱,特兰西法尼亚人,在城里建立起了一座座要塞,最著名的有7座,这就是“七城” (Siebenbürgen)—特兰西法尼亚德语名称的由来,锡吉什瓦拉就是其中的一座。

在Medieval Festival时,小城艺人们纷纷装扮成公主、骑士,挤满大街小巷在Medieval Festival时,小城艺人们纷纷装扮成公主、骑士,挤满大街小巷

  从那时候起,这坚固的城墙,似乎能够抵挡得住时间的侵蚀,而锡吉什瓦拉,也就懒得再去改变什么。城墙还是那个城墙,城堡还是那个城堡,原来的 14座防御塔,如今还有9座屹然伫立。制绳塔、镀锡塔、制革塔、制皮塔和裁缝塔……依旧历历在目,最显眼的,当然就是那个大钟塔,高达64米,色彩绚烂的屋顶和灰扑扑的塔身,对比鲜明,一看就不是一码事儿—大钟塔曾经发生过火灾,后来的奥地利人就把屋顶建成如此风骚的样子。

  钟楼高大古旧的墙体上,已经被时间褪色得斑驳,却镶嵌着一面巨大的奢华表盘,你看时间,本身是多么矛盾啊,一方面让世界变得沧桑黯淡,一方面又让世界变得光鲜生动,那么,你又怎么祈求爱和欲,只能带来快乐呢?

  钟塔上最好玩的,当然要属那个大钟,大钟旁边有7个木头人像,周一的戴安娜(Diane)、周二的马尔斯(Mars)、周三的玫库尔 (Mercury)、周四的朱比特(Jupiter)、周五的维纳斯(Venus)、周六的土星(Saturn)和周日的太阳(Sun),到了它们的各自的时间,就轮番出来。最顶楼长廊的木制扶手上,钉着许多铜制铭牌,朝着不同的方向,标明了锡吉什瓦拉与世界各地之间的距离,北京7007公里,这真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锡吉什瓦拉的世界,在我的时间之外。

  没能在小城最热闹的Medieval Festival时候来到这里,是一个遗憾,不过小城的人和事,小城那岿然不动的静好岁月,让我轻而易举地就撞上了中世纪时光。

明媚的阳光让人很难把锡吉什瓦拉与“吸血鬼的故乡”联系起来明媚的阳光让人很难把锡吉什瓦拉与“吸血鬼的故乡”联系起来

  阳光满城

  SUN EMBRACEs the LITTLE TWON

  到达锡吉什瓦拉是一个清晨,太阳才刚刚醒过来,火车悄然停在锡吉什瓦拉站台上时,时光似乎也停住了。小小的火车站,岁月斑驳了墙和停靠在铁轨上的火车,火车站的一侧是高高的青山。罗马尼亚老大妈,头上包着花纱巾,松弛了身躯在长椅上打盹,就像我们在罗马尼亚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光阴一样。彩色蒙了灰,阳光却很好,这座中世纪的小城,如逝的光阴,让人有点儿迷惑,站在站台上发愣。在小城下车的旅客不多,其中,一对老夫妇,老太太穿了大花的连衣裙,老头儿穿着宽大的灰夹克,以为初来乍到的我正不知所措,蹒跚着走过来,用蹩脚的英语打了一个招呼,指着出口方向,示意我跟着他们走。想多享受一下遇到的这个光阴拐角,于是举起手中的相机,做了做要拍照的样子,老夫妇明白过来,挥挥手祝我好运。

  信步走出火车站,一条不宽的小马路,有几辆出租车等候着,一排矮矮的绿的、红的尖顶小民房,什么都是小小的小城感觉。上了的士,才突然想起,刚从法国、德国、匈牙利一路过来的我,还来不及换罗马尼亚货币呢,急忙和司机解释,司机一点儿英语都不会,茫然地看着我。想了一想,拿出一张欧元,连比带画地问他收不收?司机却以为我在问价,笑着指指计价器,我没辙了,管它呢,先到了城里再说吧,没想到了酒店,一打表,出来张小纸条,上面列着欧元,罗马尼亚列伊两种价格。罗马尼亚虽然还不是欧元区,但是罗马尼亚2007年成为欧盟国家,这个欧罗巴的孤儿,终于回归了欧洲的记忆里。出租车跑了10多分钟,的士费1欧元,让刚从欧元区过来的我有点儿怀疑,是不是计价器出了问题?

安静、古老、神秘莫测。小城的时光停驻在了中世纪安静、古老、神秘莫测。小城的时光停驻在了中世纪

  既然说到罗马尼亚的司机,可一点儿不像它慢悠悠的时光。记得从锡吉什瓦拉租车去布拉索夫时,双车道的柏油路上,所有的车都是争先恐后,一路上喇叭声响个不停。我的司机,几乎是贴着人家的车身,一辆接着一辆疯狂地超车。偶尔,悻悻地看着后面一辆更猛的车子强行超越了我们,扬长而去,便愤愤地说, “你看,那辆车多crazy!”

  德古拉大公出生地不远就是小巧迷人的Piata Cetatii广场,曾是交易市场和工艺品集市,不过,像公开执行死刑、钉桩刑罚以及审讯巫婆也都是在这里进行的。这儿现在是老城的中心,环绕着广场都是餐厅和酒店,每天都坐满了晒太阳发呆的人。Piata Cetatii广场的气氛和煦极了,室外的桌子上永远盛开着小小的花朵,游客们甚至大白天就端了啤酒,坐在阳光下喝个没完,喝醉了也不要紧,这个小城反正也没多大,步行一圈最多也就三个小时,步履匆匆也去不了哪里。可奇怪的是,总有不少的人,一来就住上好几天,每天就在这里把时间给唏嘘过去了。

  那么小城的居民呢?看看二楼的窗台,搁着一双双惬意的脚,当地人就这么享受着自己随意的生活。

  德古拉大公家的隔壁,开了一家画廊,经营画廊的是一个老太太,儿子是本土画家。画廊其实就是专门出售儿子的作品,可是老太太,似乎对在门口晒太阳聊天,比卖画更有兴趣,来买画的人,常常被她堵在门口一聊就是半天,这是锡吉什瓦拉店主们的常态。钟楼再往东边儿走,一栋很大的老房子眺望着山下的城,里面是一家艺廊,主人在一个角落玩电脑,写写画画,来了客人就自己随便看看,若是有兴趣,他倒也是愿意和你聊上半天与买卖无关的事儿,似乎生意倒是成了副业。

  小城色彩缤纷,比小城更色彩缤纷的是那些鲜花,肆意的在小城的每个角落—从地面到空中——开放着。更肆意地是,小城里无处不在的音乐,广场或是巷子里,中世纪音乐或是古典音乐,和谐地奏着小城的乐章。在锡吉什瓦拉,各色的鲜花是最盛大的装饰,从阳台、房檐到餐桌上,我一直在琢磨,那些一盆盆一丛丛怒放的花,是怎么保持住盛放的姿态的呢?

  罗马尼亚是大陆性气候,冬天雪下得很大。所以这里都是大屋顶,几乎占了房子高度的一半。就在这些橘红色的屋顶上面,牛眼窗被开成了橄榄形,远远望去,仿佛是一颗颗单眼皮的大眼睛,调皮地窥视着外面的世界。大屋顶之下,每一扇阳台和窗台上,都毫无例外地种植着娇艳的花草,一缕缕温情的音乐就是从鲜花的后面,轻轻地飘出,打动着每一个路人的心。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小城?神秘莫测,时间好像没有醒来,却非沉寂。没有睡眼惺忪的时光,缓慢悠闲,透明、柔软,明明清晰可见,却触摸不到。

  Tips

  这里不仅是吸血鬼的暮光之城,更吸引人的是它的中世纪氛围和众多的节庆活动。这里的万圣节格外特别,届时将安排根据小说中德古拉的线路而安排特别的旅程。而对于音乐爱好者们来说,乔治?埃涅斯库古典音乐节以及全国范围内长年不断的民间及舞蹈节也让他们心驰神往。而每年7月的中世纪工匠艺术节,是小城最迷人的时候。此外,这里每个月的活动都是精彩纷呈,从1月份的国家文化月开始,电影节、布鲁斯音乐节、爵士乐节,几乎每个月都有重大的活动,游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适当的时间来访。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