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在草原上早餐(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16日 14:19 南都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肯尼亚:在草原上早餐(图)
在草原上早餐

  当你在喝咖啡的时候,能看到河对岸的狒狒;当你拿起一个小牛角包时,一只鲜艳的紫胸佛法僧在头顶飞过;请拿起香槟,庆祝草原上的太阳,刚刚升起。

  文/图_雷发林 林倩

  每天,在日出前起床,坐着敞篷路虎出发到草原,等着太阳慢慢露脸,等着草原上的动物慢慢苏醒,邂逅。最后,再找一块开阔的有美丽风景的草地,或者是一块狮子豹子待过的巨石,再从车里拿出备好的折叠座椅,铺上鲜艳的桌布,摆上自己制作的蛋糕、面包、鸡蛋、水果,倒上咖啡红茶,铺展开蓝天白云下的露天草原早餐。

  在草原上

  1960年,乔伊·埃顿森(Joy Adamson)出版了《生而自由》(Born Free)的自传,记录了自己和丈夫乔治·埃顿森抚养母狮Elsa成长并放归森林的故事,引起轰动。1966年这个故事拍成了电影,而Elsa’s Kopje的草原早餐之旅,正是要寻找当年乔治在这里最早扎营的地方,还有纪念母狮Elsa的墓碑。

  早上六点,醒神的咖啡和手工烘烤的曲奇被准时送来。卷起纱帘,沐浴晨光的梅鲁平原就在Elsa’s Kopje酒店的悬崖房间之下。其实整个Elsa’s Kopje在五点半日出的时候就醒了。营地里的非洲啄木鸟,住在山边的猴群,没有尾巴的蹄兔一家子,都栖在房间外的老树上,等着好好晒太阳。

  这个建在Mughwango小山上的酒店,以《生而自由》中的母狮Elsa命名。一共只有十间茅屋,全部沿着悬崖峭壁上的岩石曲线而设计,获得过最佳狩猎指南的“最佳非洲狩猎物业”的奖项。

  六点半,向导菲利普带着我们步行出发。离酒店不远的一株金合欢树附近,就是乔治最早扎营的地方。这位出生于印度的英国人,终生提倡保护野生动物。他和妻子Joy不仅在此和Elsa同吃同睡同玩,还为放归草原后的Elsa抚养了三个子女。几十年过去了,当年乔治扎营的用具还长埋于此,周围的野草野花长了一季又一季。菲利普说,故事的最后,那头狂野又美丽的母狮Elsa,是在乔治的怀里死去的。

  去往Elsa的纪念墓碑需要一个小时车程。越野车路过一条又一条小河,不断地惊飞一群群在河边的小黄蝴蝶。这些小河流,奔涌在梅鲁平原上,成为所有生物赖以生存的水源。因此Elsa’s Kopje的十间茅屋都以河流名来命名。此季的梅鲁平原,雨水丰沛。它以完全不同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粉红花海,带来看动物之外的惊喜。这种小花叫 Digera muricata,独枝纤弱并不起眼。但开成一亩亩花田之后,晨光里绒绒飘摇的粉色让草原明媚得如同春天。

  路过这片花海,就来到Elsa的纪念墓碑。墓碑位于两个保护区的交界处,藏在森林里。浓绿老树浪漫野花,也抹不掉墓碑边的小河流水带来的某种惆怅。尤其碑文上刻着乔治为Elsa写的诗:“风啊,你是天上的孩子,月夜里深深照拂过孤石。风啊,你是天上的孩子,秘密是你的方式”。当年埃顿森夫妇将 Elsa放归草原,却想不到它会回来看望他们,并把子女托付给他们抚养。人与动物之间的信任,在肯尼亚这片土地上演绎了爱的传奇。

  完成寻找Elsa墓碑之旅,菲利普就在这片林子里铺展开这一天的早餐:古老的英式野餐箱,齐整地收纳了银质的餐具和餐食。热腾腾的咖啡、牛奶和茶,依然冰冻着的黄油,大厨一早就煎好的香肠和培根,手工烘烤的面包和蛋糕,还有煮鸡蛋、酸奶和香蕉……一样样铺陈在鲜艳的格子布上。

  草地上露水未干,有狒狒在河对岸的树枝间跳着,紫胸佛法僧娇艳地一飞而过。喝着咖啡在这片丛林里闲逛,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

  在热气球上

  每人425美元的草原热气球之旅,对许多人而言都是一个奢侈的梦,可那份升到高空中看草原日出、俯瞰壮阔草原风光以及奔跑的动物世界的心跳回忆,就足以铭记一生,何况还有专门大厨和服务生伺候的露天草原香槟早餐作为完美的结束。

  凌晨6点,我们一行12人分乘两辆越野车抵达草原上的指定地点,天还只是蒙蒙亮,热气球已经完全展开,工作人员正在做加压点火升空的准备。

  来肯尼亚旅行,看动物是头等大事。而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则是看动物最著名的地方。面积达1800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内,约有95种哺乳动物和450种鸟类,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电视节目《动物世界》中的许多镜头拍摄于此。

  因此能赶上一年一度的动物大迁徙,也成了大多数旅行者的梦想,而乘着巨大的热气球从1000米的高空俯瞰漫山遍野的角马、斑马大迁徙,则可以说是梦想中的梦想。一趟肯尼亚之旅至少也要2万元左右,而如果要乘坐热气球,则还要加上425美金/人,而这,也只是一个小时的飞行,旺季时还很可能预订不到。

  度假村里没有电话、网络,所以一大早4点半,酒店派专人来敲门Morning Call, 5点半,出发前往热气球基地。

  一般一个吊篮可以乘坐14个人,包括中间的机长和一个助理,另外12个人便分乘两边,也会按人的体重大小比例来站位。

  起飞时,我们都紧紧拽住安全绳。气球随着自然风的节奏缓缓上升,不远处,一个个彩色的热气球正在准备中。飞到高空时,太阳也升起了,金色阳光渲染着天边的云彩。

  随着热气球的慢慢飘移,越来越多景象进入眼帘。先是看到一头母狮在追咬猎物;然后是成群结队的角马、羚羊、斑马和大象;最多的就是成群的角马和小巧的汤普森瞪羚,从空中看成千上百只灰色角马以及色彩鲜艳的羚羊在暗绿色的草原上奔跑,也是一道壮观的景色。

  经过一个小时的平稳飞行,热气球在广袤的大草原上着陆。而司机也早已开着越野车在此等候着了。车子在一片空寂的金黄色草原上停了下来,机长以香槟庆贺我们凯旋,并给每个参加者颁发一张精美的飞行证书。

  等我们回过神来,丛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长长的西餐台上摆好了刀叉碗碟,穿戴整齐的黑人厨师为我们烹制煎蛋,还有丰富的面包、香肠、蛋糕、水果和咖啡提供,戴着雪白厨师帽的大厨及数名黑人待者在四周殷勤环侍,那感觉,奢侈得一塌糊涂。425美金买一份想起来就心跳的回忆,这钱掏得心甘情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