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铁轨上的九州真味(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19日 14:17 新旅行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铁轨上的九州真味铁轨上的九州真味

  眼帘下已是日本的南端诸岛,碧海青山,郁郁葱葱的杉树齐整得仿佛人工种植,再下降,便看见浓绿间火红的枫叶或金黄的银杏——九州鹿儿岛机场已经到了。

  天真是好。太阳明晃晃地照下来,晒得人脸都热了,哪有一点12月的样子?空气却清爽润泽。就像迎接我们的JR(日本铁路集团)九州铁道株式会社上海代表处的所长相良周平先生,热情又温柔。相良先生一副娃娃脸,笑起来一连串咯咯声,乐不可支似的,他的祖父曾在满铁(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做事,恰巧摄影师的祖父也为满铁服务过,猜不出前世的故事,今生的两个后辈在机场笑着握手。

山与海,在鹿儿岛相依相融山与海,在鹿儿岛相依相融

  端坐火车上观望火山喷发,恐怕是难以再得的经历

  鹿儿岛中央站至指宿站的“指宿玉手箱”号2011年3月一面世就受到热捧,命名的灵感来自本地“天上才一日,世间已千年”的神话传说:渔夫浦岛太郎因救下了龙宫中的神龟,得到龙王女儿的款待,临别之际获赠玉手箱,龙女告诫其不可打开玉手箱,太郎归家后,发现旧相识都已不在,困惑之际打开箱子,“手箱喷出一股股蒙蒙白雾,他的一头黑发,瞬间变成了白发。”列车进站后车门上部喷出的白色烟雾,据说是模仿浦岛太郎打开玉手箱时里面冒出的白烟;车身半黑半白,一方面比喻黑发与白发,另一方面也有喻山比海之意。

  山与海,在鹿儿岛相依相融,尤其那座蓬勃活跃的海上活火山——樱岛。1914年那次是它史上最大规模的爆发,喷薄而出的熔岩蔓延到大隅半岛,将樱岛与半岛连接起来,但因撤离及时,伤亡极少。以前樱岛每年不过喷发100多次,自去年开始突然极为频繁,达到800多次,就是说,每天都得来上那么几次。端坐火车上观望火山喷发,恐怕是难以再得的经历了:就见一股浓黑的烟涌起,直蹿过一丛白云,散成一朵层层叠叠的大蘑菇云,无声,连一声闷响也未听闻,好像默片里的礼炮,没有丝毫威胁感。

  列车开动起来,日式庭院里剪成云朵形状的杉树一晃而过,漫画意味十足的店铺招牌变成了流动的广告,在眼前不停地播放,海湾中逆风而上的海鸟身姿灵动,也为海面增添了几分灵气……在林林总总的美景之下,眼睛已然不够用了。

另类沙蒸温泉另类沙蒸温泉

  我们走的是鹿儿岛—指宿的往返路线,先在指宿下了车,到一家名为“砂乐”的温泉会馆体验闻名许久的另类沙蒸温泉。因指宿海边沙滩下有温泉水流过,当地人便渐渐探索出像泡汤一样用混合了温泉水的沙子盖住全身的理疗方式。我们换好浴袍后,被带到海滩边的一片黑色纱网下,脱了鞋,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地中,一位老妇用白色的毛巾裹住我的头,示意我仰面躺入她刚挖好的长方形浅坑中,于是我像樱岛的大萝卜一样被种下。当温热的沙子盖满全身,我感觉到血脉的涌动,在海浪声中仿佛回到童年,被母亲抱着轻轻摇晃。15分钟的理疗结束时,还真不舍得起身。会馆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采用仰卧姿势,不必像桑拿浴那样考验肺活量和体力,几乎所有体质的人都可以尝试,体会一番“砂乐”。

  回程依旧观山看海,再见优美的锦江湾和樱岛,我们已回到鹿儿岛。仙岩园自是必去的所在。仙岩园为萨摩藩主岛津家族的渊源之地,鹿儿岛古称萨摩国以及大隅国,得地理之便宜,是日本较早接触世界文明、与海外进行交流的窗口。萨摩藩曾是推翻幕府统治的主力,明治维新“三杰”中,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皆萨摩人。

  萨摩第28代藩主岛津齐彬也是引进西方技术的领军人物,19世纪50年代他兴建了日本第一座制造机械的工厂(被誉为“明治维新的原动力”),旧址在仙岩园西侧,名为“尚古集成馆”,而进仙岩园院门不过几步,就见到曾用于铸造大炮的反射炉旧迹和仿建的铁制大炮——19世纪末,在外来冲击中摇晃的中国,终遭这奋勇崛起的邻国一击——历史的碎片不经意间便探出头来。

顺着火山石铺就的小径慢行,色彩渐渐丰富。顺着火山石铺就的小径慢行,色彩渐渐丰富。

  顺着火山石铺就的小径慢行,色彩渐渐丰富。各色菊花被柳枝盘成凤尾模样,或做成路边盆景,迎来送往。附近草坪上立着菊花和杉树枝扎成的齐彬及笃姬的像,在此取景的大河剧《笃姬》风行全国,让仙岩园更加家喻户晓。

  秋意正浓,越往里走,秋色越浓得化不开。曲水庭边,山茶花开得正艳,风吹过,粉色的花瓣纷纷落在青苔的石阶上;御庭神社掩映在树林修竹中,建筑虽简朴,旁边却是红得耀眼的枫树,不成画也难;保津川的水清得透底,蜿蜒着穿过庭院;有穿着和服的日本女子走过来,背后是阳光下叶子透亮金黄的银杏树,木屐踩过一地的落叶,仿佛树上的倒影。以致我的脑海里全是日本俳圣松尾芭蕉的俳句,神社、山间、樱花林……

  仙岩园最壮观的设计在中心建筑宫殿区的入口。游人一进去,便与传说中的樱岛豁然相对了:它悠闲地卧于锦江湾中,头上缭绕的一丛白云经久不散,脚下绵延开的草坪似乎与海水相接,恍若一步就可登山。不禁要赞叹起设计师的高明来。仙岩园之“仙”不在人工雕琢,更赖借景自然,仿佛中国水墨,山川沟壑全蕴于胸,运笔勾勒似随意间。在这园林中,我又有幸重温了好几次火山爆发的胜景。

  山谷中狼烟四起,空气中充满了硫磺的味道,竟如地狱一般  山谷中狼烟四起,空气中充满了硫磺的味道,竟如地狱一般

  山谷中狼烟四起,空气中充满了硫磺的味道,竟如地狱一般

  从百年老站嘉例川出来,便进入鹿儿岛县最受自然恩宠之地——雾岛,绵延的群山横跨鹿儿岛、宫崎两县,温泉众多,水汽蒸腾,名符其实。在日本的神话传说里,雾岛的高千穗之峰是天神降临创造日本的神圣所在,如今的高千穗山上伫立着雾岛的象征——雾岛神宫,朱红的山门和大殿在参天古树中华丽而庄重;身着白衣红裙的女子在神殿前的棚子中制作手信等祈福的物品,低垂着头,专注而虔诚;神社院内800多岁的老杉树下,一群老人仰头观望高不可攀的树顶,被称为“御神木”的它是整个南九州杉树的祖先。

  作为日本最雄伟的国立公园,雾岛拥有火山口、湖泊、温泉、高原等各色景观,此时正是赏秋的佳季,小巴盘旋而上,两侧火红的枫叶在雾气的浸染中几乎滴得出血来。路面干净得如水洗,两旁树下的落叶仿佛花色的毯。难怪坂本龙马(明治时代的维新志士)的新婚蜜月旅行要选在雾岛,他疗伤的盐浸温泉坐落于一处山谷中,如今开辟的公园就以此命名为龙马公园,园前山上层林尽染,桥下水声潺潺,清澈得看见水底石头上的青苔;雾岛神宫边小小的犬饲瀑布如一条白练从山石的缝隙中蜿蜒而出,水流不大却源源不绝,据说每年5月会从清流中涌跳出鱼儿来;另一处丸尾瀑布壮观得多,远远地就听见水声隆隆,集合了水流上源林田温泉和硫磺谷温泉之精华,从23米的高度跌落,聚成一泓温润如碧的池水,沿着山石,一路跳跃着向下流去,由于温度高,所以附近烟波飘渺,宛如仙境。

  离下榻的岩崎酒店还有一段路程时,忽见路旁的山谷中狼烟四起,鬼魅异常,空气中充满了硫磺的味道,竟如地狱一般。不知18世纪迷路的勇士初见此景是何感想,但因此发现了一处温泉疗养胜地却是造化使然。19世纪,鹿儿岛藩主岛津忠义在此建起避暑山庄,古旧的石墙今日仍在。酒店后山的绿溪汤苑久负盛名,景色美极了,沿着一池池温泉旁的小路向山里走,雾气聚拢又散去,溪水一会儿冒出来,一会儿又隐身不见,诱惑着人去曲径寻幽,山石上覆满茸茸青苔,深红浅黄的落叶自成油画,树上有浆果掉下来,多汁而甘甜。

  晚餐过后前往绿溪汤苑,几分钟后就见一处山中木屋,下面足足8个露天温泉池,山石围就,高高低低,错落有致,仿佛浑然天成。为了换衣服方便,我选了离木屋最近、最大的池子坐进去,立刻被温暖包围。周围渐渐安静,只听汩汩的水流声和树叶的微响,夜空无垠,天地间的一条肉身好似微尘,尽可交付出去。回了房间却免不了俗世女人的自爱自怜,窃喜皮肤真的改善许多,想起汤唯的那句“神仙水”广告:“皮肤滑的啊。”最好的神仙水,是来自自然的恩赐。

  在泡汤与游山玩水间,我最惊叹日本对水源近乎崇拜的爱惜。盘桓数日,竟未见一条浊水,无论酒店还是神社山间,几乎都可直接饮用,且据说富含多种矿物元素。我们此行的另一站,位于九州中部熊本市阿苏郡的白川水源,是一级河川“白川”的源头,入列日本环保署“名水百选”,据说古时熊本县一带本称为白川县,可见其地位。数百年来,来自山涧的清洌泉水一直为肥后平野地区的居民提供主要饮用水及农田灌溉用水,站在泉边,可清楚看到涌动的水泡,据说积存量高达每分钟60吨。周围环境清雅,除了祭祀水神的神社,并未见特殊的围挡或人工保护设施,大概是本地人自律。泉边有水瓢,方便来人取用,更有人特意自带容器盛水带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