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华酒店热潮涌动 三亚或成迪拜第二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3日 09:56 福布斯中文版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一旦轰然坠地,动静最大的肯定是那些惊世骇俗的建筑,而中国开发商和资金充裕的跨境机构投资者则似乎是在嘲笑世俗,全球旅游市场在他们看来,也只不过是面向福布斯亿万富豪的利基市场罢了。

  国际酒店企业正斥巨资用超现代化酒店装饰中国的海岸,使其让人联想起迪拜的天际线。不可否认,中国正像其他亚太国家一样日渐富裕起来。但中国人有没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来供他们年复一年地在南海边上的五星级豪华酒店里旅游度假呢?富裕的日本人可不可能厌倦了夏威夷和澳大利亚游,转而前往三亚品,在餐后品上一杯云雾缭绕、如梦似幻的鸡尾酒?精致细腻的美食加上海滩边的中国调酒师,不亦乐乎。

  喜达屋酒店及度假酒店国际集团(Starwood Hotels and Resorts Worldwide)不过是在跟着钱走,但钱是善变的。2011年喜达屋计划兴建的酒店中有61%将坐落在亚太地区,猜猜有多少将位于中国?近50%。据该公司2011年的年度报告,去年,喜达屋28%的管理费用来自亚太地区,33.8%来自美国。

  凤凰岛是中国南部城市三亚海岸外的一座人造岛屿。人造岛屿,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

  眼下,一大批开发商正在建设一座游艇码头以及一座模仿帆船形状的迪拜阿拉伯塔(Burj Al Arab)的建筑。阿拉伯塔号称世界第四高酒店,其所坐落的朱美拉岛(Jumeirah Island)是地球上最大的人造岛屿。模仿迪拜?这是否不太吉利?但那些大型连锁酒店似对此不以为意,它们投资正酣,试图从该地区戴着劳力士、投资着对冲基金以及拥有三处或以上住房的社会顶级人士的旅游消费中分一杯羹。根据业内研究公司深圳华美酒店管理顾问(Hotelsolution Consulting)的数据,2010年1月的酒店经营成本还是每平米1.8万元人民币,而如今这一数字已经涨了三倍以上,达到每平米8万元人民币。

  周二,华美顾问首席知识观赵焕焱在接受《中国日报》(China Daily)采访时表示,这并不是因为开发商过度乐观这么简单。

  “有些时候,他们兴建高档酒店是为了提升同一开发项目中写字楼和住宅区的售价,”他告诉该报,“而有时则是应当地政府的要求,目的是提升城市形象。这样一来,即使酒店效益不佳,办公楼及住宅的销售和出租带来的收益也足以弥补损失。

  五星酒店能巩固当地作为旅游胜地的影响力,这一点被地方政府看在眼里,他们有充分的理由鼓励房地产开发商建设酒店,并吸引国际酒店连锁来运营这些地产项目。但游客会不会纷至沓来呢?

  赵焕焱表示,2011年,阿姆斯特丹、柏林、汉堡、慕尼黑和巴黎的酒店入住率为75%左右;伦敦为85%。中国三、四、五星级酒店的入住率在60%左右。中国与富裕的西方国家还相去甚远。它的目标消费者应是澳大利亚、日本等亚太地区的客户,只有在这个范围内,游客坐飞机往返的耗时才不至于吞没度假时间。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旅游经济学专家魏小安在2011亚洲酒店论坛上表示,中国酒店业泡沫已初现端倪。“城市酒店商务酒店肯定是结构性过剩,但主题文化酒店、度假酒店和经济型酒店应该是未来三个比较好的投资领域。”他表示。

  再回到迪拜。进入新世纪后的大部分时间,迪拜开发商都忙于建造世外桃源般的地产项目,以供富有的吟游艺人、阿拉伯的基金经理以及当地的酋长们消遣享受。而上周有经济数据显示,迪拜至今仍未从2009年的房地产泡沫破灭中恢复过来。

  迪拜激进的建设热潮导致供过于求,至今仍有成千上万新的住宅和商业地产单元有待进入迪拜房地产市场。价格较2008年已经下跌了近70%。迪拜太小,所处的地域不够西方化,没人愿意在这里肆意享受沙滩时光;欧洲人的家门口就是地中海;而对于美国人而言,除非他们被派在中东工作,否则宁愿将旅游预算花在嘉年华邮轮、迪斯尼度假上,或像自助游爱好者,花几天时间在亚马逊丛林搜寻水怪,再到巴西弗洛里亚诺波利斯(Florianopolis)派对狂欢,畅饮卡依冰林雅(caipirinhas)。

  话题回到三亚,那里的政府官员正在试图将海岸线变成中国的里维埃拉。计划兴建的五星级度假酒店数达40家,全部散落于海棠湾绵延19公里的沙滩海岸线上。据报道,其中一半将于2015年前开门营业,使当地的酒店数量几乎翻番。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