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在普罗旺斯(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3日 11:41 中国城市旅游杂志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微醺在普罗旺斯微醺在普罗旺斯

  文/本刊记者陈思佳    图/法国旅游发展署

  我是一个匆忙的都市人

  我享受着繁华

  失去了健康与宁静

  我哈欠连天,没有胃口,脾气暴躁,没精打采

  还有轻微的妄想症

  突然间,我想逃,远离这一切……

  我找到了普罗旺斯

  在这里静静地度过了一年

  我是幸运的,在别的地方,也许你只是一个观光客

  但在这里,我感到悠然自得、无怨无悔、喜悦满怀

  感谢上帝

  让我与普罗旺斯同在

  ——《普罗旺地的一年》彼得·梅尔

  生命之中,常常会有个不经意的偶然,碰触到你心底最柔软的温暖。

  午后,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街上,一个人闲庭散步地走在街上,肆意地欣赏这个城市的美好。走累了,找一间咖啡屋,一杯咖啡,一本杂志,听着轻柔的音乐,沉浸在一个完美的午后……

普罗旺斯的日子慵懒、舒适而平静。住在这里,不看手表,不计算时间流逝,只倚靠院里的树影移动来计算时间。  普罗旺斯的日子慵懒、舒适而平静。住在这里,不看手表,不计算时间流逝,只倚靠院里的树影移动来计算时间。

  院子里偶尔传来蝉鸣,花丛间蜜蜂低吟,一丛丛薰衣草的淡淡香气弥漫在空中,温暖的阳光让人沉醉……

  彼得·梅尔是在一个圣诞前夜来到普罗旺斯。随后他在《普罗旺斯的一年》一书中写道:“这一年的记忆是由一顿午饭开始的……”普罗旺斯圣诞前夕的这顿午餐对彼得·梅尔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普罗旺斯改变了他的生活。

  以往在彼得·梅尔的生活中,圣诞意味着“过度并且千篇一律的应酬”,而在普罗旺斯,一顿平静却富有独特风味的大餐将彼得·梅尔与普罗旺斯紧紧地联结在一起。

  彼得·梅尔曾经这样形容普罗旺斯:“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地方能让你这样愉快而充实,即使不做什么事情。”“樱桃开始红了,葡萄藤也覆盖上了喜人的嫩绿色新叶……轮子在地面摩擦出有规律的声响,载着我们从一丛丛迷迭香、薰衣草或百里香的气味中飘过。”光是看到这些文字就觉得美好。

茂盛的紫色薰衣草田,在高低起伏的田园里绽放,在微风中打开代表着浪漫的符号,好似那种最安静深沉的思念,最甜蜜惆怅的忧伤。仿佛藏身于深爱者心中最温暖而又忧伤的感觉。  茂盛的紫色薰衣草田,在高低起伏的田园里绽放,在微风中打开代表着浪漫的符号,好似那种最安静深沉的思念,最甜蜜惆怅的忧伤。仿佛藏身于深爱者心中最温暖而又忧伤的感觉。

  午后,坐在阳台的凉椅上,微风轻轻拂过耳畔,在耳边细语,低低的浅笑着,好像诱人的精灵一般,手中的书随意翻开着,一切的一切依稀仿佛是画中描绘得那样和谐、美好……书看累了,抬头放空休息,可以看见漫山遍野的紫色薰衣草肆意地绽放着,随着风自由自在地舞着,好似抛却了凡世中的所有烦恼。

  每当这个时候,我会穿上我最心爱的裙子,只身一人,行走在一片美丽的紫色花海中。这个时候的空气都是那么地独特,我感觉自己随时也要弥散在这空气中。生活中所有的不快被我通通抛于脑后,我只想放慢自己追逐时光的脚步,傻傻地笑着,仿佛回到小时候那般自由自在。

  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站在花丛之中,我喜欢在微风之下的花儿轻轻拂过我的手那种感觉,然后我会肆无忌惮地开怀大笑。现在,站在一片紫色的薰衣草海洋中,我轻轻地闭上眼,用心感受着大自然为我编织的梦境,然后,心灵好像被某样东西重重地叩击了一下,睁开眼,阳光显得微微有些刺眼,这才发现,幸福可以如此这般简单。

  薰衣草是人脑海中的一抹记忆,闻着薰衣草的淡淡清香,就可以知道自己拥有着多么大的幸福,看着天真的小女孩在花丛间蹦跳,就好像普罗旺斯的天空一般惹人喜爱,我知道,她们采摘下来的并不止是鲜花,还有对于生活的感谢和幸福。

薰衣草的香味纯粹,就像孩提时代的心灵一般无瑕,在纯真的年华里没有奢华,没有妖艳。薰衣草的香味纯粹,就像孩提时代的心灵一般无瑕,在纯真的年华里没有奢华,没有妖艳。

  随风飘过的是薰衣草淡淡的清香,没有玫瑰花那么浓烈,不似百合花那般暗雅,有的只是绵长、隽永,好似遥远而又模糊的记忆,抹也抹不掉;又好似淡淡的月光下,清幽的小提琴流淌出来的音乐;更似一个未完成的梦,醒来只有化也化不开的惆怅……这种独特的清香,总是与忧郁相连,如同清晨的丝丝细雨,秋后的淡淡月光,隔着千山万水的思念……

  捧着一束薰衣草,看着不远处的恋人立着长相厮守的约定。

  喜欢一些花草,大多是被花儿的名字或颜色或花语迷惑其中。想来自己亦是幼稚之人,曾一度迷恋薰衣草,只因它美丽而又悲切的花语:等待爱情。

  很久以前,普罗旺斯有个美丽的少女。一天,她冒着严寒从山谷中采了一捧待放的花苞,在归家途中,遇见一位腿部受伤的青年旅人向她问路。青年俊俏的脸庞,热情的笑声,占据了她的一颗心。自此,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让青年留在家中养伤。

  日子一天天过去,青年的腿伤渐渐好转,而两人再也分离不开了。眼看青年就要离去了,少女不顾家人的反对,也要随着心爱的人去往他开满玫瑰的故乡。

据说,薰衣草的香气会让鬼怪现形。据说,薰衣草的香气会让鬼怪现形。

  村中的一位老奶奶在少女临走前给了她一把刚刚展瓣的薰衣草花,让她试探青年是否真心。 据说,薰衣草的香气会让鬼怪现形。

  清晨,青年牵起少女的手,他们要上路了,少女将藏在身上的薰衣草花丢在青年身上。这时,青年突然化作一团紫色轻烟幽幽地飘走了,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他的声音:我就是你想远行的心啊。

  这样,就只留下少女孤单的背影,还有伴随她的悲伤与惆怅。没过多久,少女也不见了,有人说,她着跟着花香寻找自己的意中人去了,还有人说,她也被青年幻化成一缕轻烟消失在了山谷中……

  在普罗旺斯的民间有个习俗,用薰衣草来熏香新娘的礼服。他们一直坚信受到薰衣草祝福的婚姻才会幸福长久。

其实,喜欢普罗旺斯不一定要用很浓重的语言去描绘它其实,喜欢普罗旺斯不一定要用很浓重的语言去描绘它

  其实,喜欢普罗旺斯不一定要用很浓重的语言去描绘它,因为这样反而将它原本自然的面目蒙上一层名利的雾气,同样也不一定每天站在薰衣草丛中发呆才算是表达对它的热爱,只要把在这里经历的每一件事牢牢记住,偶尔抬头,看见一缕阳光,一幕蓝天的时候可以想起它便足够了。

  那些沉迷在这样一个境地的旅行者们,因欣喜而变得呆滞的眼神,无不透着感动的光芒,与黑白电影片定格在一起。曾经那些长相厮守的爱情,如今被葡萄酒染成了殷红色,交织着薰衣草的淡淡清香,记录在这片风花雪月之上。

  曾听过一个爱情故事:广阔的天空把蓝蓝的身影投放在蓝蓝的湖里,交汇的蓝愈发地浑厚幽深,夹杂着天空的明,掺和着湖水的深,蓝天与湖水的眼神在那一刻相遇!它们在彼此的眼中找到了深邃的蓝,那是它们灵魂共舞的颜色,那是它们心灵仰望的源泉!像是一汪深不可测的碧潭,卷着圆圆的漩涡,在湖与天之间,相互吸引,相互探望……

  天空与湖水相爱了。他们的爱在微风里发芽,在阳光下成长,在暮色中绵延,像高山流水那般纯洁,像和风细雨那般自然。

  然而由于天各一方,蓝天与湖水最终只能远远相望。

  有的时候,我总觉得到最后,旅行成了与自己一场华丽的相处。与自己无关,与旁人无关。

  穿行在花田中,仿佛就像穿越一片麦田。

  在我的眼里,他们是风景,在他们的眼里,我却是过客。

  普罗旺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夏天,满山遍野的薰衣草令人着迷。当地人把深紫色的花束插在一切让他们觉得美丽的地方:自行车把、屋檐、窗边、发际间、少女的裙边……整个山谷弥漫着熟透了的薰衣草香,阳光和鲜花,金色和紫色的完美结合。

  法国诗人罗曼·罗兰曾经说过:法国人之所以浪漫,是因为它有普罗旺斯。

  “如果爱上你,是我今生无法逃脱的宿命,那我选择束手就擒,俯首称臣。如果读你,看你,恋你,爱你,是我今生注定的课题,那么我必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们原本如此地陌生,如此地不相干,我们原本各走各的路,各看各的天空,不应该有交集,我们是不同象限里的点线面,却在超越时空的领域里莫名地相遇,我们原本可以各自走开,但却将目光紧紧地停留。你回头看我,我回头看你,就那一眼,造就了一场永恒……”

  若时光可以倒转,那些有着优雅举止的王子是否此刻正牵着属于他的公主在大理石上翩翩舞蹈呢?两人快速地旋转着,微笑着,体验恋爱的美好。那些年迈的国王是否此刻正搂着自己的皇后在高座之上开心地大笑着,就好像撕裂了的天空一般豪迈。

  慢慢年华逝去,英俊的王子变成曾经的国王,娇媚的公主也已成为苍老的王后,然而,当舞池的音乐响起,他们依旧翩翩起舞。

  如今当我站在这片残垣败瓦之上,细数着人生百态,漫步走过古堡,手中红酒如血般艳红,一如点在贵族小姐那唇上的一抹胭脂,随后便滴落到已消逝的历史之中,独看曼珠沙华孤独地绽放。

  曾经的人们是否也曾沉醉在香浓的葡萄酒中,然后不知所措地迷惘,犯下一个又一个正确的错误,然后在满天星空下毫无顾忌地微笑,陷入到深深的泥潭之中,然而却依然死守着那座曾经为人们带来幸福的城市呢?

  闭上眼睛,仿佛听见了可爱的牧羊人在古堡不远的山坡上唤着羊儿归家的声音,然后,仿佛看见了住在古堡中的那个美丽多情的公主,她是否会知道到牧羊人对她的思念,她是否会发现自己对牧羊人的爱慕?然后祈求上苍可以打破他们彼此间身份的禁忌,让彼此可以得到丘比特爱神的眷顾,在夕阳下许下不变的诺言,即使天边划过的流星告诉他们这段感情没有永远。

  这样的爱情在13世纪的时候定会引来轩然大波,但当时间回到这个21世纪,却早已成为书中的一个故事,那些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着,仿佛梦境一般,醒来便已消失不见……

普罗旺斯好似一首爱的诗歌,任何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不可能不会为之动容。普罗旺斯好似一首爱的诗歌,任何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不可能不会为之动容。

    记忆是一种温度,一幅画面,一段往事,一种味道。普罗旺斯好似一首爱的诗歌,任何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不可能不会为之动容。

  然而,普罗旺斯不是激情四溢的,如同薰衣草的香气,没有妖艳,没有奢华,只有淡淡的清新。

  夕阳西下,望着远处天空尽头的厚厚云层,想起一句话:心里藏着一个人,天涯海角都要带他走。

  为自己倒上一杯法国茴香酒,然后浅酌,在微醺中感受慵懒、恍惚的生活。

  酣畅却又恬淡,随心所欲。

  慢慢发现,这种气息蔓延到身边的每一个角落,继而在心底慢慢沉淀。就像来到普罗旺斯。

  是的,这,就是普罗旺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