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厚重面纱掩盖不住热望(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8日 11:53 南方都市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纳各西墓地在设拉子城郊,大流士和他几个亲属的巨大十字形陵墓次第排列。纳各西墓地在设拉子城郊,大流士和他几个亲属的巨大十字形陵墓次第排列。
设拉子的伊玛姆纪念馆全部以镜片装饰内墙,华丽炫目如水晶宫殿。一身黑袍的女性在男女分开的大厅里礼拜、静思。  设拉子的伊玛姆纪念馆全部以镜片装饰内墙,华丽炫目如水晶宫殿。一身黑袍的女性在男女分开的大厅里礼拜、静思。
适逢“阿苏拉节”,伊朗人在亚兹德街头参加纪念活动。适逢“阿苏拉节”,伊朗人在亚兹德街头参加纪念活动。
德黑兰地毯博物馆里收藏的波斯地毯珍品。德黑兰地毯博物馆里收藏的波斯地毯珍品。
在伊斯法罕,阳光从清真寺的窗花里漏下来。在伊斯法罕,阳光从清真寺的窗花里漏下来。
亚兹德的夜晚,就像《一千零一夜》里的童话场景。亚兹德的夜晚,就像《一千零一夜》里的童话场景。

  “我不曾记得造访过哪个国家的人民,会这么急切地接待你,铺上波斯地毯,把你当成家中的一分子。”——TonyW heeler

  初见伊朗

  不断被陌生人拦下要求合影

  LonelyPlanet创始人T onyW heeler在游览了一些被西方国家认为是“全世界最专制、最危险”的国家后,撰写了一本名为《险恶之旅》的书,纪录了他在这些国家的旅程和体验。伊朗是其中的一章,但Tony在书中并没有太多地渲染这个国家有多“险恶”,反而明显地流露出对它的喜爱:“我不曾记得造访过哪个国家的人民,会这么急切地接待你,铺上波斯地毯,把你当成家中的一分子。”又或者这一段:“在亚兹德旧城的一条狭窄巷道里,有三位老妇人自在地坐在路边吃西瓜,当我走过时她们也给了我一片。”

  中国人在伊朗受到的待遇似乎还要更欢乐。从我到达德黑兰的第二天开始,就不断被陌生而热情的伊朗人拦住要求合影,他们总是在听到“来自中国”之后就眼睛一亮,然后说:“啊!中国!非常好!”于是,尽管我就像老外在中国老被拉住合影一样地摸不着头脑,还是拍下了很多与陌生人的合照。更有趣的是,伊朗人很喜欢找旅客尤其是中国旅客聊天,有时可能只是为了练习他们的英语———天知道为什么像我这么蹩脚的口语也会被视为练习的对象。所以,当有天在伊玛姆纪念馆和当地一位少女聊了几句之后,她盛情邀请我和同伴去她家里做客时,我就一点也不惊讶了。也许波斯人的血液里就是永远流淌着桀骜不驯和对自由的热切,就像城市挡不住苍鹰飞越高空的翅膀,厚重的面纱也掩盖不了他们对生活的热望。

  行走印象

  面纱

  吃饭时,得腾出一只手来按住头巾

  作为一名女性游客,面纱恐怕是我在伊朗最大的困扰。从飞机落地的一刻起,我就被告诫必须开始戴上头巾,把头发包住不能露出颈部,不管是吃饭、如厕等等,只要在公共场合都不得摘下,否则就会招来宗教警察。于是每到吃饭的时候,我都不得不用一只手按住我总是摇摇欲坠的头巾,然后另一只手用餐。值得庆幸的是伊朗人对游客的要求相对比较宽松,我不至于要把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严实的黑袍子里,还可以露出脸部甚至刘海,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把食物送进嘴里了———难道要把长长的面罩掀起来?或者使面纱泡进汤里?

  不过在伊朗呆了几天后我就发现,很多时尚的、尤其是年轻的波斯女郎也跟我们穿戴得差不多,她们戴着各种材质、各种颜色的头巾,时髦的牛仔裤、长裙、高跟鞋很常见。只不过这些女孩明显比我更懂得摆弄她们的头巾,她们总能找到很好的方法把头巾包成一个优雅又安全的形状,既不触犯传统,又能表现女性的柔美与性感。除此之外,还是有不少女性忠实地把自己包裹进黑色罩袍。于是无论在德黑兰、亚兹德还是设拉子,总是能看到街上有整件黑袍子、裤装短袍子或者包头巾加时装几种衣着的风格同时出现,而后两者出现的频率更高。面纱挡不住波斯美女们刀刻般的轮廓线条,更挡不住她们大眼睛里流动的光彩。伊朗艺术家玛赞·莎塔碧在她的漫画作品《我在伊朗长大》里是这么说的:“尽管她们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但经过练习,也能够猜出她们的身段,她们的发型,甚至她们的政治观点。显然,一个女人暴露出来的地方越多,她就越进步、越现代。”

  交通

  信号灯只是摆设,过马路要掌握诀窍

  没有哪个城市的交通能像德黑兰这么糟了,以至于所有描写德黑兰的文章都不可避免会提到这里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交通状况最差的城市。这里的司机开车充满侵略性,弯道永远不减速,马路上横七竖八挤满了笨重的公交车和乱穿的摩托车,以及不怕死的行人,交通信号灯就像摆设。因此,行人过马路在这里成了一件“充大胆”的事,如果你要过马路,最好使用“人多势众”的方法,聚集到一定的人数,逮着两个车之间的空隙,集体蜂拥而过,那些飞速行驶的车子反而有可能停下来。否则,你站在路边等上半天,可能也过不了对面。这里的汽车完全无视行人,行人也只能无视汽车,“大家都自己看着办吧”仿佛已经变成一种默契和共识了。

  饮食

  天天是烤鸡、烤鱼、烤牛肉、沙拉、米饭

  在伊朗餐厅吃第一顿饭时,富有当地特色的食物充满了诱惑:烤鸡、烤鱼、烤牛肉、蔬菜沙拉、洒着藏红花的米饭和烤得香喷喷的馕,色泽丰富,香气扑鼻,像足了我国的西北风味,大大满足了我的五脏庙。

  接下来,第二顿、第三顿、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到我们离开的那一天,我们的餐单都没有变化,永远是烤鸡、烤鱼、烤牛肉、蔬菜沙拉和米饭。难道伊朗人就只会做这几道菜?我们不死心地去瞄当地人的餐桌,跟我们一样;还是不死心,偷偷看人家的菜单,果然只有这么几样。肠胃受不了这么单调的旅客,最好提前做好自备材料加餐的准备。

  有可口可乐,及无任何酒精的“伪啤酒”

  不过对我这个“可乐主义者”而言,总算有一个好消息:在伊朗总是能喝到可口可乐!没错,是真正的可口可乐。这一点也让我非常好奇,在这样一个建筑外墙上堂而皇之地涂鸦着“美国去死”这种口号的地方,却又出售被正式授权的可口可乐……

  非可乐爱好者们则爱上了这里的“啤酒”,或者说他们没有其它的选择。在一个禁酒的国家里他们只能买到用麦芽酿制的没有任何酒精的“伪啤酒”,装在冒充的啤酒瓶里,还假模假式地倒在啤酒杯里,充其量过过嘴瘾,肯定千杯不醉。实际上伊朗不缺好酒,设拉子葡萄酒闻名全球,荒诞的是,现在你根本无法在设拉子(至少是公共场合)买到这种以产地命名的葡萄酒了。不过据说只要有门道的人其实还是能喝到酒的,TonyW heeler就在一名当地朋友的带领下参加了一个上流社区的派对,在那里喝了很多Efes啤酒,大醉而归。

  行走推荐

  德黑兰看地毯中的超级艺术

  德黑兰的交通虽然臭名昭著,但还是有不少值得一去的景点的,比如巴勒维国王的皇宫,里面有令人惊艳的镜宫,还能看到大片的绿地和雪山;或者伊朗考古博物馆,想了解波斯历史的话是必选之地。但地毯博物馆是我认为唯一不可错过的景点,我们在那里只停留了30分钟,但我完全愿意花半天时间呆在这里,慢慢欣赏这些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这个博物馆里收藏了1000多件16世纪至20世纪伊朗各地生产的波斯地毯珍品,记录了当时的社会生活、战争、人物等。大厅中央陈列着镇馆之宝———一条产自大布里士的古老真丝地毯,经科学家们考证迄今已有450多年的历史了,仍色泽鲜亮。

  波斯地毯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在原料选择、色泽调配、图案设计和编织技艺方面要求极其严格,堪称世界上最精细、最有收藏价值的地毯。据伊朗科学家考证,伊朗的地毯编织技术至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只是由于地毯多采用丝、棉和羊毛等材料制成,不易长期保存,因此现存的地毯珍品也就只有几百年的历史。波斯地毯的图案是用从天然植物、矿物中提取的染料印染后编织而成的,历经多年依然色彩艳丽,著名的波斯蓝和波斯红虽经数百年之久,也不褪色。而博物馆里的藏品图案都非常精美,甚至还织出了立体效果,令人有“此物只应天上有”之感,忍不住想动手抚摸。

  伊朗人把地毯视为传家宝,对伊朗人来说,名贵的地毯比黄金、钻石还要珍贵,甚至有钱人还将地毯和名画、古董一样作为保值品。它的价格很能说明问题,全真丝的波斯地毯要价至少在每平米2000美元以上。

  除了博物馆,德黑兰还有一种“公共艺术”足以让人们随时了解它的艺术品位和追求,那就是涂鸦。这里很多建筑的外墙都变成了艺术家们的天然大画布,各种大面积的古典、现代、前卫风格甚至带有政治诉求的涂鸦作品使德黑兰的街头就像一个无围墙的插画展览馆,供人随时驻足细看。

  ●其它推荐:巴勒维国王皇宫、伊朗考古博物馆

  设拉子

  打开骄傲的“万国之门”

  设拉子是伊朗的热门旅游城市之一,但我们在设拉子期间适逢“阿苏拉节”,很多景点关闭,我们只能远远地遥望了居鲁士大帝二世墓,还在门外瞻仰了两位伊朗大诗人萨迪和哈斐兹的陵墓。幸而位于设拉子城郊的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依然城门大开,我们得以见识古波斯文明的骄傲。

  大流士一世在公元前518年开始兴建波斯波利斯城,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大帝入侵波斯并焚毁这座城市。也有传说亚历山大大帝原先并不打算烧掉它,但一场宴会的酒后失控事件导致整座古城被烧毁。不过我对这个传说比较怀疑,据说亚历山大在古城焚毁前早就把古城清空了,遗址简介上写着他为了清空金库,动用了3000只骆驼和驴子来拉车———如果大火只是意外,又为何处心积虑地先转移粮草呢。

  如今的波斯波利斯仅余大门的石雕、一些石柱、柱宫的很多基座,以及残存的阶梯和浮雕。但宏大的规模和精美的浮雕仍可见昔日荣光,尤其是那些在中央阶梯上的浅浮雕,刻画着当年23个国家的代表列队,带着各种礼物前来朝贡:埃兰人献上的是一头母狮和两头小狮;大夏人送的是两只双峰骆驼;巴比伦人送的是水牛;信德区印度人的献礼是几袋黄金;还有衣索匹亚人的贡品是长颈鹿和象牙……更遑论古城的大门,虽然高大的城门雕塑已经被风化和人为破坏得看不清面目,但当年这里可是号称“万国之门”,可见波斯人号令天下的豪情与骄傲。

  题外一笔,波斯波利斯的门票居然只要5000里亚尔,折合约50美分没看错吧,50美分!大概相当于不到4元人民币!

  不过如果你对波斯波利斯遗址抱有很大期待的话,纳各西墓地将更能令你震撼。几个巨大的“十”字形陵墓里分别埋葬着大流士和他几个继承人及亲属,站在墓下看着高处洞开的墓门,不由得会想象神通广大的盗墓者们会如何攀爬上这高耸的陵墓?又如何通过各种神秘的机关把珍贵的随葬品一掏而空?无论当年征战沙场的统治者们如何叱咤风云,而且希望在死后仍然用伟大的建筑来宣示他的尊贵身份,千年过后也仅仅是留下一把黄土而已。

  ●其它推荐:伊玛姆纪念馆、居鲁士大帝二世墓、萨迪墓、哈斐兹墓、古兰经城门

  伊斯法罕

  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Tony Wheeler对伊斯法罕的评价是“光是这个城市就使伊朗之行值回票价”,因为你很难决定哪里是主要景点。这里有很多美不胜收的清真寺和教堂;朝阳带河上有11座桥跨越,其中5座是优雅的古建筑;伊玛姆广场有热闹的巴扎,可以把购买细密画和波斯地毯的行程安排在这里。

  作为一名建筑控,我扎进各个清真寺里就不想出来了。那些典型的蜂窝状装饰、线条迷人的穹顶、令人叹为观止的蓝色瓷砖、繁复浓重的天花图案,还有密室窗花里漏下来的阳光……我只看到建筑师的想象力在无所不用其极。遗憾的是最具代表性的伊玛姆清真寺正在装修,巨大的脚手架挡住了它同样巨大的蜂窝拱顶,我只好不甘心在缝隙中努力窥看。

  选购波斯地毯是游客在伊斯法罕的另一项必修课。太阳下山前我们被带到一间很大的地毯店,热情的店主给我们上了一堂波斯地毯扫盲课。各种等级的波斯地毯按材料、手工优劣次递展示,最便宜的是纯羊毛,中间级别的是羊毛加真丝,而最昂贵的就是全真丝的了,轻盈细密,在抖动间还能看到微妙的光影变化,确实是手工艺品的极致,当然价格也非常可观:一张5万美元!

  ●其它推荐:星期五清真寺、四十柱宫、皇家清真寺、33孔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