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化试验:特区中的特区(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6月18日 10:29 南方周末
  在依山面海的岭仔村,遍地垃圾没人收拾,房屋残破无人修补。村民们并不着急,他们很快要搬到城里去了。按计划每人四十多万的安置费,对他们而言是笔诱人的财富。 南方周末记者❘陈一鸣❘摄  在依山面海的岭仔村,遍地垃圾没人收拾,房屋残破无人修补。村民们并不着急,他们很快要搬到城里去了。按计划每人四十多万的安置费,对他们而言是笔诱人的财富。 南方周末记者❘陈一鸣❘摄
  俯瞰黎安。黎安就像一张白纸,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 南方周末记者❘ 陈一鸣❘摄  俯瞰黎安。黎安就像一张白纸,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 南方周末记者❘ 陈一鸣❘摄

  ◤深圳是经济特区,而海南想建立的是文化特区。用特殊的自然资源和特殊的制度资源,展示“新型的中国文化”。而这个特区的样子,10年以后见分晓。

  南方周末记者 陈一鸣 发自海南

  三亚市东50公里,陵水县的黎安镇默默无闻。时间仿佛仍停留在1990年代初期。临近镇子,路边的每棵芭蕉树上都贴着“男科”、“妇科”的小广告,镇子中人们在自家房前的荫凉地嚼着槟榔,抽着水烟袋。有时飞机低空掠过,震撼轰鸣,村民习以为常,头都不抬一下。

  在海南省的规划里,10年后,这里将是一座“世界级的海滨文化新城”。

  杨晓民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巨幅地图,65平方公里的“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一览无余。“我们正计划面向全球为这座城市征集一个名字。”试验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杨晓民说。他常常对着这张地图向来访友人推销他对未来“文化天堂”的想象:

  假如你是内地IT精英,一心想当中国的乔布斯却苦于政策束缚,到黎安来。办网站也好,搞动漫也好,这里的新媒体总部、智库信息园可以承载一切你敢于想象的创新。

  假如你是内地艺术家,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灵感渐渐枯竭,到黎安来。专门为艺术家开设的工作站,如果你水平够高名声够大,就可能受邀驻站创作。名气不够也不要紧,你可以在艺术家长廊里修身养性,参加艺术沙龙,还可以带着作品在“文化MALL”里试试身价。

  假如你是内地文化人,志在做出超越常规、利国利民的事业,到黎安来。做出版,搞电影,“凡此种种,要么不干,要干我们就都争取与世界接轨。”杨晓民说,“我们将建设世界私人收藏展览馆群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奥林匹克名人堂、世界汽车文化博物馆、南海博物馆、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南海基地等等,争取最大限度地展示人类文明的成果。”

  哪怕你只是爱吃爱玩爱消费,这里会建有最顶级的海洋公园、奢华的度假酒店、高端娱乐中心、国际会展中心、亚洲最大的免税购物城……

  从原住民到合格的公民

  从黎安制高点老猫岭上俯瞰,黎安镇辖下的半岛犹如一把伸向海洋的巨型船锚,把海面分成两个潟湖港湾——黎安港和新村港。半岛中间山脉连绵起伏,山脚下是森林、田地、沙滩、海湾、潟湖……

  眼前的“先行试验区”近乎是一片荒地,红泥土路像血管一样在绿色的海洋中蔓延。山脚下偶有大片土地,都是沙土,当地人用来种西瓜。

  在依山面海的岭仔村,遍地垃圾没人收拾,房屋残破无人修补。一位李姓中年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不着急,很快就要搬家了。“以后进城了,孩子就能多学点东西了。”这位父亲充满向往地说。

  试验区拆迁涉及两万四千多人,拆迁、安置费达百亿元人民币,落实到人头,每人可得四十多万元。对当地人来讲,这是笔诱人的财富。住进高楼做城里人的前景,使黎安镇充满躁动的气息。

  杨晓民是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得主,曾任职中央电视台多年,制作过大量人文历史纪录片。他详细调查过当地的历史和民俗。

  岭仔村是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村庄,早在北宋初年,村民的祖先便从福建迁到海南,走到不能再走的时候,决定在北靠后头岭、南向黎安港的山脚下落户。

  村子南面立着“岭仔村后头岭禁碑”,禁止任何人在后头岭烧山、砍柴、采石,甚至连捡干柴都不允许。后头岭阻挡着海风和海浪,护佑一方水土,村民尽管不知道环保这个词汇,千百年来却靠家族礼法严格实施着环保法则。

  尽管风景绝美,但历史上黎安确实生存艰难,几乎无人垂涎,属于中原政权的神经末梢地带。黎安自古就是黎族聚集地,直到明代后,汉人才大量迁来。定居在这里的汉人为感谢黎族同胞,修建了纪念黎婆祖的庙——黎庵,每年三月三,当地村民都要到此祭拜黎婆祖。黎庵由此得名,1949年后更名黎安。

  黎安还有近千户“疍民”。半岛西侧新村港的海面上,漂浮着木屋一样的木船,俗称“渔排”。渔排之间水路纵横,每家周围都用鱼网隔出几个巨大的网箱养殖区。相传疍民祖先为越人,为逃避战争一路南下定居于此,以船为家,以渔为生,没有特殊事情基本不上岸。船只外形酷似漂浮在海上的蛋壳,因此得名“疍民”。

  现在渔排也是风景点,疍民顺应形势开起大排档。“猴岛渔排”张贴着姜昆、赵本山等明星的照片。老板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出海打鱼,出门就是越南、菲律宾,前几年还有美国军用飞机迫降在陵水军用机场,“国防一定要搞上去!没有国防就不敢开发,不开发就世代受穷!”

  对于大开发以及未来的城市生活,当地人大都充满憧憬。杨晓民说,新城市将建起三个风情小镇,安置当地居民。“农民、渔民转化为市民,需要文化整体升级,需要社会治理改革,比如在试验区内进行基层民主选举、基层社会组织再造等试验,最后把原住民塑造成合格的市民、公民。试验区是他们的幸福家园,不能让他们变成故乡的陌生人或旁观者。”

  特殊的自然资源,特殊的制度资源

  试验区的计划是:“三年成势,五年成形,十年成城”;志向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文化产业集聚区”。近几年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纷纷出台文化产业区,仅深圳就有着近50个文化创意园区和基地。在远离文化中心区域的海南建设“全国规模最大、最高端的文化城市”,海南人手里究竟有哪些底牌?

  从蓝图上看,新黎安的“文化天堂”不仅集中了全国数百个文化园区的创意,甚至有拷贝或超越世界各地著名文化地标的企图。杨晓民说,试验区是未来国际旅游岛的缩影,它承载着国际旅游岛先导区的作用。

  海南省委省政府将全部权力下放给试验区。它是海南也是全中国开放度最大的一块试验田,国家赋予海南国际旅游岛的一系列特殊政策,这里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工作团队组建上,从一般工作人员到厅级干部,试验区都能面向全球公开招聘。

  黎安就像一张白纸,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就像墨西哥的坎昆一样,新黎安将是面向南海、政府主导、规划先于建设的中国文化之城。”杨晓民说。

  打造一座文化新城,让不以文化见长的港澳地区相当紧张。他们担心,“先行试验区”以发展文化之名,行“自由贸易岛”之实。香港担心海南免税购物,澳门担心海南发展博彩。

  试验区享有开设“离岛免税店”的权力。游客可以在特许免税店里买到与原产国价格相当的化妆品、奢侈品等进口货。继日本冲绳、韩国济州岛和马祖、金门之后,海南已经成为全球第四个实施离岛免税政策的区域。

  彩票也是真的。试验区可以开设搏击、赛车等“即开型彩票”。至于赛马等让人浮想联翩的项目,杨晓民的回答是:“我们将大胆稳妥地探索体育赛事和彩票结合的旅游产品,但每一个敏感性项目的落地,还需要履行大量的行政审批手续。”

  杨晓民说,试验区正在推动组建中国第一家邮轮公司,最迟2012年12月开通西沙旅游航线。“省政府赋予先行试验区西沙旅游航线的专营权,这是基于南海问题复杂性的考虑。”

  先行试验区10年内投资规模将达1500亿到2100亿元,先期投资250亿元,主要是完成市政交通、园林绿化等基础设施建设,然后再进行大规模招商。

  对试验区演变为巨型地产开发项目的外界疑虑,杨晓民解释说,试验区的规划、基础设施、城市建筑风格,甚至天际线设计,都由试验区管委会独自完成。主要建筑的功能已经事先确定,严禁投资者私改项目性质。一块地确定为“非遗”博物馆用地时,拿下这块地的开发商只能建设非遗博物馆,不能改变用途,也不能私自塞进别的东西。

  黎安北纬18度的热带自然禀赋独一无二。“中国至今缺少诸如坎昆、普吉岛、巴厘岛、马尔代夫、迪拜这样有世界影响力的旅游目的地。利用特殊的自然资源、特殊的制度资源,向世界展示一种新型的中国文化,为未来中国提供一种健康美好的文化生活样本,新黎安责无旁贷。”

  杨晓民坦言,海南建设文化新城的最大挑战是文化创意人才的匮乏,新黎安必须在胚胎阶段就着手塑造城市的文化基因。这座尚在纸上的文化新都,将向世界展示什么样的“新型中国文化”,仍是建设者必须回答的问题。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