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言中:为老北京旅游设计形象大使(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6月29日 10:02 新京报
钟楼怪叔叔,魅影叔叔,欢迎来钟楼玩儿!可是你们的女朋友不在这儿喔……钟楼怪叔叔,魅影叔叔,欢迎来钟楼玩儿!可是你们的女朋友不在这儿喔……
瞧!现在有戏看多好!从前只有大米呢……沙燕儿瞧!现在有戏看多好!从前只有大米呢……
  沙燕儿像纸鸢般盘旋天际,永远守护着朋友的燕儿精灵。热情永不冷却,有探险精神,能带朋友穿越古今。  沙燕儿。像纸鸢般盘旋天际,永远守护着朋友的燕儿精灵。热情永不冷却,有探险精神,能带朋友穿越古今。
京妞儿京妞儿。每一个细胞都爆发着热情的好客俏丫头,爱吃能吃又仗义,最爱与周遭的朋友们分享研究美食。
小胖儿   爱玩耍的小胖儿,精通各种童玩,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喜欢呼朋引伴共享欢乐。小胖儿。爱玩耍的小胖儿,精通各种童玩,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喜欢呼朋引伴共享欢乐。

  萧言中的漫画幽默搞怪,将压力与困惑、荒谬与无奈消解于无形。他还广泛涉足舞台剧、话剧、音乐剧、平面设计、写作等多领域,被称为跨界人士。

  受东城区旅游局的邀请,萧言中为皇城旅游节设计形象大使。6月26日,皇城旅游节开幕,他携自己的漫画《皇城漫游手册》为老北京文化旅游做宣传。精心设计的三个形象大使——“京妞儿”“小胖儿”“沙燕儿”,在老北京里领吃带玩,穿越古今。15幅作品里,时不时也露出创意的小灵光。萧言中说,北京之旅让他更接地气,对这座城市的历史现实,也领悟了更多。

  穿正装的漫画家

  山羊胡,辫子,黑框眼镜,赛车服款的T恤,认真吃湘菜,时不时擦汗。工作完的短暂休息,萧言中看上去很放松。

  然而,在皇城旅游节召开前一晚,他还是紧张起来,应主办方要求,特意去买了有领子的衬衫。“看上去正式一点,虽然实在穿不惯。”大家笑起来,都知道他害怕正装。

  席间他聊起上世纪90年代关于衣着的趣事,20多岁的萧言中去法国参加动漫节。临行前,文化局官员看他向来一身运动休闲,提醒他,一定要带正装啊。第二天他一身西服出现在现场,结果一看,满场漫画家们都是朋克造型……他像个怪物,时不时有人跑过来找他点餐,以为他是餐厅服务员。次日,他吸取教训,“穿着要有中国的特色”,于是问琼瑶剧组借来一身长袍,还特意裹上一条五四青年式的白围巾,引发了大量围观合影。人气大涨后心情变好,上大巴时非常客气地谦让,最后一个登车,一抬脚,摔了一跤,车里众人忍着笑。然后爬起来,又踩着衣服的前襟摔了一跤,这下谁也没有忍住,爆笑起来。原来他完全忘记了穿长袍要掀起下摆。第三天,人们都认识他了,兴致勃勃地招呼他,都很好奇,这次他会是什么造型呢?

  “正装太可怕了”他想,这事儿多多少少给他留下了点阴影。后来,当晚皇城旅游节开幕,三个形象大使被推了出来,镜头前的萧言中穿着他带领的休闲正装,忍不住笑得像个孩子,艺术家的真性情正装是盖不住的。

  形象大使:管吃带玩穿越

  萧言中曾在过去四年间探访二十多个国家,这次受命于东城区皇城旅游节的邀请,为其设计形象大使,宣传皇城旅游资源,属于自己的兴趣所在。

  从4月份至今,从同东城区旅游局开始沟通加上采访加上创作,耗时两个月,顺利完成。在自主设计的过程中,萧言中走街串巷接了北京的地气,他的经验告诉他“用角色引领旅游,进而将足迹、美食走入故事,就是一段可以回味的丰富之旅。”

  在东城林立的景点美食中,他收起贪婪的创作欲,决定用管吃带玩的方法来串起老北京故事。设定了一男一女两个有中国元素,又看上去让人想亲近的角色,“京妞儿”和“小胖儿”,一个“管吃”,一个“带玩”,把古老的北京,用热热闹闹的青春眼光打量了一遍。

  北京是个历史底蕴深厚的城市,管吃带玩不够,这座沿着中轴线铺展开来的城市,但从外在建筑的视觉角度看,就充满了神秘。对北京悠久的历史,他觉得像谜。天坛,地坛,长城,南锣,后海,故宫的背后藏有什么故事?在老北京四合院门口向里探头探脑,冷不丁性格耿直的北京人一句话扔过来“你干嘛呢”?东南西北中,什么树不能种,什么东西不能吃,过什么节有什么讲究,萧言中举着相机和老大妈聊天,试图以一个旅人的视角,融入这城市的历史文化。于是在5月底6月初,他又设计出了一个能穿越古今的“沙燕儿”的形象,感受到了老北京的文化后,他想,就该是三个角色,如果对方不要,“就算我送你的”。

  一直以跨界创意人自居的萧言中说,在北京的历史文化面前,心态必须放柔软,在骑三轮的车夫那里感受老胡同的故事,从焦圈儿豆汁儿里品出家常来。他不是历史学者,未必要深刻伟大,他觉得重要的是感受,一个普通人,不了解北京的普通人,能通过他的形象大使,在愉悦中慢慢地感受到北京的点点滴滴。

  ■ 对话

  用中国元素加中国形象设计

  新京报:你为东城区皇城旅游节形象大使设定了三个漫画角色,分别出于什么考虑?

  萧言中:北京很有历史文化底蕴,所以我希望用中国元素中国形象,而且最好是看上去让人容易亲近的孩子,于是用了“京妞儿”和“小胖儿”,看上去就像胡同里长大的孩子,随处可见的。他们一个管吃,一个带玩。我考察了北京当地的景区,采风后,决定加上沙燕儿。

  这个城市有太多历史故事,必须有一个角色体现出北京穿越古今的特色。而且三个人的关系从戏剧张力角度来说,是既比较平衡,又容易碰撞出火花的。

  新京报:几年前,你就开始把市场重心向大陆转移,这次的皇城旅游节意味着你和大陆的合作进一步加强,如今,你是否依然认为大陆漫画的发展潜力比台湾要更大?

  萧言中:台湾政党更迭制度的特点导致一些产业政策不能长期坚持下去,效率较低,且没有安全感。而大陆的一些文化政策具有一定稳定性,因此我还是看好大陆漫画的发展前景的,虽然不管台湾还是大陆,比欧美日本还差很远。不管怎样,动漫都是一个人的产业,要有能称为品牌的优秀漫画家,也需要团队创意的合作。动漫不能独自成立,这样很难。

  新京报:什么样的阅读影响了你?喜欢什么样的漫画?

  萧言中:当对人生产生怀疑的时候,会读老庄或者湖滨散记。一直爱看武侠,更爱诗词,中外诗词都很爱,喜欢读雪莱、福楼拜、拜伦,我觉得诗歌里面承载了很多信息,很多画面感。

  我是看着《粉红豹》长大的,最爱的漫画还是史努比,一画50年,这样的漫画家需要很多智慧和坚持。加菲猫我也喜欢,但是史努比在小细节中更加有童真和人性温度,少一些恶质我觉得作者和我一样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雅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