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三万亿旅游投资规划受质疑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06日 10:21 中国经营网

  经济发展的新引擎or侵蚀生态的“大跃进”

  贵州三万亿旅游投资规划受质疑

  编者按/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的贵州,其生态旅游资源虽然十分丰富,但生态环境却十分脆弱,其部分地区石漠化现象十分严重。这样的省情,让贵州经济发展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十分落后的状态,为了改变这种现状,贵州现任执政者希望奋起直追,创造“贵州速度”,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贵州3万亿元生态旅游投资出炉。然而,这样的高速投资是否符合贵州的省情仍然值得商榷。贵州这样的欠发达省份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本期我们将对此深入探讨。

  多彩贵州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近日,贵州一个关于3万亿元的旅游投资规划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这个数字,是7月23日从贵州省人民政府、国家旅游局和世界旅游组织联合编制的《贵州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期成果研讨会上传出的。

  此《规划》一出,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质疑,2011年财政收入才1300多亿元的欠发达省份,其高达3万亿元投资额度,钱从哪里来?贵州是否要换经济增长新引擎?这么大投入是否会引发贵州生态旅游资源的过度开发?

  3万亿从何而来?

  贵州高调做《规划》制造概念,还有两个目的:一是向国家要政策、要资金;二是为了吸引投资商。

  据了解,根据《规划》,贵州将“全省上下一起来办大旅游”,88个县都要推出一个旅游项目,形成国家级重大项目10个、省级重大项目50个、省级重点项目200个,投资总额达到32479亿元。

  此《规划》一出台,便引发外界质疑:难道贵州在搞地方版的“4万亿”刺激计划?

  在经济下行的今天,地方政府巨额的投资规划自然格外引人关注。

  一边是3万亿元的巨额投资,一边是去年财政收入才1330亿元,与贵州的现实情况形成巨大反差。

  钱从哪里来?这是社会最先质疑的问题。

  7月30日晚9点半,贵州省旅游局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2万亿~3万亿元投资计划的数据是未来10年全省旅游投资的需求额度,并澄清,这些投资不是由财政出钱,主要是引入社会资本投资,通过招商引资等举措筹集。

  据了解,旅游业是大投入、大产出的产业,没有一定的资金投入,就难以形成旅游的规模和品牌效应。同样,没有一定的基础设施配套,旅游招商引资工作也将受到严重影响。

  有观察人士认为,贵州若实现3万亿元的目标,无非是通过举债和招商引资两个主要手段,但前期必须需要贵州先拿出真金白银来投入,比如用一万亿元的资金来撬动2万亿元的资金,但这对贵州这个“穷”省来说恐怕是件艰难的事情。对于该人士的分析和质疑,贵州方面并未给予记者直接答复。

  记者了解到,在贵阳周边,一家休闲度假企业开发了一个几百亩的农业生态旅游基地,其项目包括牧场、高尔夫等观光项目,但这家企业也面临缺钱的难题,需要从外部引入近百亿元资金。

  但由于地方财政薄弱,对旅游企业的支持十分有限。贵州旅游项目对企业的吸引力有限。记者了解到,此前基本谈妥的海航入股黄果树旅游景区事项,目前也因海航自身方面的原因而退出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可能与投资回报问题有关系。

  旅游策划专家、北京创意村营销策划公司董事长陈放认为,是不是真的值得投资是一个问题,此外应该注意,很多企业投资的实质是为了房地产。但即使是开发房地产,贵州也不可能消化得了这么大的盘子。

  对上述质疑,贵州省旅游局副局长李三旗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解释:“3万亿元肯定不是政府投资,而是在摸底全省旅游资源之后,汇总筛选出来的项目投资额度总和。”

  他介绍,此次重新做旅游规划,一是为了适应新形势和新市场。二是为了落实2号文。三是为了更科学地指导旅游投资。

  他所说的“2号文”是指,今年1月份国务院正式出台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2〕2号)。2号文为贵州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政策机遇,提出了“文化旅游发展创新区”的战略定位。

  对于一些人担心招商引资难,李三旗回应说:“现在找我们的投资商很多,因为规划没有做好都压着。现在不是钱少的问题,社会上闲钱很多,而是缺少项目。”

  根据国家旅游项目管理系统不完全统计,上半年贵州省在建旅游项目90余个,总投资额首次突破1000亿元,达1199.7亿元。

  但尽管如此,政府投资也是必要的,比如一些基础实施项目。如果没有政府投资,就很难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李三旗坦陈,贵州是穷财政,现在还靠中央转移支付。对于这些项目该政府做的政府一定要做,可以交给市场的一定让企业去做,不与民争利。

  目前,每年贵州省财政专项给旅游的经费才1000多万元。“主要靠中央支持,我们提的是大旅游概念,比如国家扶贫移民的基金、生态建设基金、农业基金、新农村建设基金等一些基金可以用一部分在相关的项目上。”李三旗说。

  有观察人士认为,贵州高调做《规划》制造概念,还有两个目的:一是向国家要政策、要资金;二是为了吸引投资商。

  贵州希望中央层面能够出台类似海南省“国际旅游岛”的政策,加大支持力度。在王志纲工作室北京战略策划中心总经理任国刚看来,“如果要批的话,就像当年成渝一起批城乡统筹区一样,云贵一起批,有云南垫底,不会失败的很惨。”

  “3万亿元的投资容量就算到2020年完成,平均下来一年也得3000多亿元,加上目前已有投资规模。贵州的GDP一两年内还不得上两万亿元?这不太可能。”一位做旅游策划的专家反问记者,他此前给一个县做了10亿元规模的产业园的规划,县领导好大喜功,对外却称100亿元,后面也没有招架得住。“《规划》能否落实是一个问题。”

  谁是贵州经济新引擎?

  “此前我国走的是‘先污染,后发展’的发展道路。到贵州了,你让它重保护慢发展,这样也可以,但关键是谁来对其慢发展进行生态补偿?”

  2号文发布之后,旅游业在贵州从支柱产业的定位变为战略性支柱产业。

  贵州省第十一次党代会再次确立“加快建设旅游大省、旅游强省”的发展目标,进一步强化旅游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

  事实上,支柱产业有两个重要特征,一是发展速度较快,二是对整个经济有引导和推动作用。那么是否意味着旅游将替代工业成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长期以来,贵州工业实力弱、比重低的问题十分突出。在过去的两年中,通过“工业强省”和“城镇化带动”战略,以“投资强烈拉动”的模式带动了贵州经济的超快增长,这也被称为“贵州速度”。“十二五”期间,贵州省希望继续保持高于过去、高于西部、高于全国的“贵州速度”。

  2011年,贵州固定资产投资额达5100亿元,增长60%。同年贵州实现GDP 5701.84亿元,增长15%。今年上半年,贵州省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总投资50万元及以上的城镇、农村非农户和房地产开发投资)达3463.8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0%。贵州省GDP以14%的速度领跑全国。

  工业要发展,旅游也要发展,两者都需要基本的要素——土地。而目前贵州通过“向山要地”获得的土地资源面积已达园区建设用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

  贵州是中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河流密集,90%的土地面积是山地,而且是分散在各处。“向山要地”是贵州走工业化道路面临土地资源紧缺问题时,率先想出的解决办法。

  在飞机降落贵阳前,从机窗往外可以看到,多处山头正被“开膛破肚”,削为平地。作为一个群山叠翠、空气清新,主打“爽爽的贵阳”的城市,这种印象给人的却是一种不爽的感觉。

  而“向山要地”,就必然要破坏景观,例如公路上经常跑的是大货车,这也会让贵州主推的自驾游乐趣大打折扣。

  这让很多人认为,要工业还是要旅游?会成为贵州二选一的选择题。

  而对此,李三旗一直强调,发展工业和发展旅游并不是一对矛盾。发达国家工业占比很低,在一些大城市旅游基本上都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产业,此外,很多工厂都在做工业旅游。如果茅台酒的工业旅游做起来了应该会成为一大景点。

  李三旗有一个观点,“旅游业,景点是吸引力,线路是竞争力,旅游服务业才是生产力。过去来贵州旅游的客人没有东西可以带走和地方消费,说明潜力很大,企业可以做工艺品,可以发展服务业。”

  他还转述贵州省一位领导的话:“在贵州,不抓住旅游就没有抓住经济的要点。”

  如果这一战略得以确立的话,那么旅游业将承担起贵州新引擎的重任。但旅游能行吗?

  “十一五”以来,贵州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速达34.3%。2011年,贵州旅游业增加值仅占全省GDP的7.1%。据测算,今年上半年全省旅游业增加值可达240亿元左右,约占全省GDP的7.5%,旅游业增加值在全省第三产业增加值中所占比例达17%左右。

  对此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尚处于工业化中期,贵州这样的欠发达省份更不应该放弃工业,单靠旅游单一支撑“贵州速度”是不现实的。

  任国刚表示,贵州发展旅游产业也可以保护生态。“此前我国走的是‘先污染,后发展’的发展道路。到贵州了,你让它重保护慢发展,这样也可以,但关键是谁来对其慢发展进行生态补偿?”任国刚因此认为,贵州还是要因势利导,多元发展,这可能才更科学。

  旅游开发是否过度?

  生态旅游在国外原本是指小众的休闲方式,现在国内把它当做大众产品来开发,很多情况下就把当地环境破坏了。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百步不同土”,贵州拥有复杂多样的自然环境。加上独特的民族文化、史前文化、红色文化,可以说贵州拥有非常丰富的旅游资源。但这是否就意味着贵州的旅游资源可以大规模无限制地开发呢?

  贵州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研究员、贵州省旅游经济研究所所长肖进源前几年就建议,贵州要把旅游业当做优势产业和支柱产业来发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贵州喀斯特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目前已经出现了石漠化现象。

  然而当下,把旅游业作为战略性支柱产业来发展,3万亿元资金砸下去,环境受得了吗?多位参与《规划》研讨会的专家告诉记者,他们对此有些担忧,“手笔确实有些过大。”

  陈放表示,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要修公路,公路通了之后可能会破坏这种原生态的景观,反而把景点给毁了。要考虑的是如何保持好这种原生态。

  “如何平衡原住民与旅游开发公司的利益,平衡工业和旅游的关系,这些都是旅游开发过程中应该面对的问题。”肖进源表示。

  “确实这是世界性难题,我们正在尝试给出解决方案,比如我们在村寨外建旅游综合服务体,主要是为了改善游客的吃住等需求。提出1+1,1+N,或者N+1的模式,即一个旅游综合服务体和村寨的关系。同时,不能承包村寨,让村民当演员,而是让他们真实地生活在村寨里,或到综合体上班,或种生态蔬菜,或做手工艺品。”李三旗说,过去确实在贵州出现了一些不好的情况。

  对于如此大规模的开发生态旅游,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也表示:“国内把经念歪了。生态旅游在国外原本是指小众的休闲方式,现在国内把它当做大众产品来开发,很多情况下就把当地环境破坏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